紅倪上前一步,

「地字三號房出價七十靈幣,還有比七十靈幣更高的嗎?」 「七十一靈幣!」 紅倪剛想示意性的停頓一下接著開始倒數。 結果一個聲音就非常果決的打斷了她。 這個聲音來自大廳。 葉塵終於開始叫價了。 在他看來,別說七十靈幣,就是七百靈幣也遠遠到不了這卷殘陣的最高價值。

「地字三號房出價七十靈幣,還有比七十靈幣更高的嗎?」

「七十一靈幣!」

紅倪剛想示意性的停頓一下接著開始倒數。

結果一個聲音就非常果決的打斷了她。

這個聲音來自大廳。

葉塵終於開始叫價了。

在他看來,別說七十靈幣,就是七百靈幣也遠遠到不了這卷殘陣的最高價值。

即使是殘陣,價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當然,他也沒有七百靈幣可以出。真要到那麼多,他也就只能幹瞪眼。

那宇文柔弱也是有點吃驚。竟然還有人在加價,真是不識好歹了。

也沒管是誰,直接開口道:

「八十靈幣!」

這聲音中已經隱隱含著怒氣。是誰都能聽得出來。

也是在警告,別給臉不要臉。招惹七大家族的人!

但是葉塵卻是最遲鈍的一個,愛怒不怒,管我什麼事?

「八十一靈幣。」

懶散的聲音就如同錐子一般,狠狠地刺中了宇文柔弱。

「八十五靈幣!」

宇文柔弱咬著牙,恨恨的說道。

「八十六靈幣。」葉塵很是自如的跟上,但是也不多加,就加一個,誰跟你斗那個氣啊。

我沒錢,我就一個一個加,比你高就行。你有錢你使勁加唄。

宇文柔弱雖然名字柔弱,但卻顯然不是個好脾氣的人,更何況被整個家族從小慣到大。

一拍桌子,他就站了起來!

還真他么有人不知死活了?

他不在乎多花幾個錢,但這不是錢的問題!這是對他威嚴的挑釁!

「大少爺……這人……好像是葉家的那個廢物少爺……葉……葉……塵。」

旁邊有人小心翼翼地湊了過來。

宇文柔弱愣了一下,眸中閃著可怕的光芒。

此時往樓下一看,也是認了出來。

「是他?這廢物還真是個跳蚤!沒完沒了了還!出出風頭就可以了,還真以為自己還是個風雲人物呢?敢和老子斗!老子弄死你!」

然後想也不想的就要加價

「九……」

只是剛一張嘴,話還沒有說出來,另一道聲音就插了上來。

「九十九靈幣。」

那是一道……比他更高位置的,清麗的女聲。

這一道女聲,如同一盆涼水澆在了他頭上,他連忙甩了甩頭,坐了下來。

慢慢也冷靜了些。

這裡不是他們宇文家的地盤,他的頭頂上還有四個連他都要仰望的存在。

天字型大小房!這次來了四位啊!

深吸一口氣,他把心中的怒火都壓了下來。

天字型大小都叫價了,而且這九十九靈幣也是非常講究的。

那個意思就是封頂了,再往上喊就是不給面子了……

這時候他宇文柔弱弱自然不會再跟了。

他是囂張,但又不傻。混跡江湖,要是連這點意識都沒有,恐怕他們宇文家早就完蛋了。

他也坐不到今天的位子。

紅倪依舊保持著那不多不少的微笑,看了看天字型大小那邊,頓了頓說道:

「天字三號房的客人加價到九十九靈幣,還有人更高嗎?」

幾乎就在所有人都苦笑著搖了搖頭的時候……

那大廳里,再次響起了那個聲音。

「一百靈幣。」

葉塵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

但是依舊輕鬆地加上了一個靈幣。

這下,全場都愣住了。

這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不但敢和地字型大小的人物剛到底,現在還敢和天字型大小的人競爭?

其他幾個大人物也是一陣錯愕。

葉長龍都一臉蒙蒙的,不知道該如何評判葉塵了。

墨家墨辰本來一直雲淡風輕,這會兒也是愣了一下,隨即苦笑起來。

「這個人……真是看不透啊,到底是低調?還是囂張?怎麼感覺比以前更張揚和無所顧忌了?」

就連那朱家的房間里,也傳出一聲感嘆:

「囂張的很有內涵。」

……

拍賣台上,紅倪也是微微一愣。不過等了一會,卻並沒有等到天字三號再一次的叫價。也只能依照慣例問道:

「這位先生出價一百靈幣,還有出價更高的顧客嗎?」

宇文柔弱此時卻是有些殘酷的笑著。

這個廢物,果然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鄉巴佬啊!這種潛規則都敢打破,活該被人玩死。

不知天高地厚!

他現在都能想象出天字型大小那位大人物的表情,一定是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了。

那一會兒這件拍品的價格一定是石破天驚,這是來自天字型大小的怒火!

情緒系統:夫人嬌養手冊 別說他已經是個被葉家捨棄的廢物,即使還是那個萬眾矚目的天才,在這些人眼中,也如同螻蟻!

我的霸道病人 那種狂風驟雨的打擊,他一個小小凡人,根本就承受不起!

「一百靈幣一次,」紅倪的聲音再次傳來。

「一百靈幣兩次。」

……

「嗯?」

突然間,

宇文柔弱感覺有點不對。

還不還擊嗎?什麼時候天字型大小的大人物都這麼好脾氣了?

「一百靈幣三次,成交!恭喜這位客人!」

而此時的葉塵,

也只是再次苦笑了一聲。

他已經猜到這個一開始就感覺挺熟悉的聲音是誰了。

這是故意賣給他人情嗎?

還真是……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啊。 而在天字三號房,那神秘女子也是笑了。

只聽她自言自語道:

「我的人也敢欺負,哼哼。小子,姐姐就順手幫你這一把。」

而神秘的天字二號房,除了那位站在後方一言不發的女子,另外兩人也是對視一眼。

「行啊這小子,人緣不錯嘛。剛想幫他一下。沒想到還被人搶先了。」

「姐姐,不會也有別人在給他當保姆吧?」

「你覺得還會有人和老闆一樣?」

「呃……不會有了。」

……

宇文柔弱腦海中也閃過了這個可能,這個天字型大小的人故意嚇唬自己,幫葉家那個廢物?

不過他隨即搖了搖頭。這種幾率太小了。可能只是叫價叫著玩的,是自己太小心了。

嘆了口氣,宇文柔弱就不再提這事。

雖然看那樣子是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但是在心裡他卻並沒有放下。

他不敢恨高高在上的天字型大小,但是那個敢不給他面子的葉家廢物,卻必須得辦了!

聽說,這廢物還代表葉家參加七大家族會武……哼哼。

……

且不說宇文柔弱,或者說天字型大小高高在上的人物。

拍賣會現場,在天字型大小房間不遠處,最高的位置,也是整個拍賣會視野最好的位置。

一個不起眼的房間里,三個人並肩而立,看著下邊火熱的拍賣會。

一個中年禿頂的男子,看似隨意的說了一句:

「嘿,這個小傢伙女人緣還真好啊,沒想到還有天字型大小的女人給他保駕護航呢。有意思啊,真是有意思。無情你說是不是。」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站在中間的那個黑衣少女,平淡的看了一眼下邊的葉塵,聲音中聽不出任何波動,只聽她說道:

「只是一個凡人罷了,無情並沒有過多關注。還是叔叔好興緻,這般無聊的拍賣會都能找到好玩的八卦。」

那中年男子有些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光頭,

「啊,哈哈,是……是嗎。對啊,你叔叔我我一直這樣的。就喜歡關注這些八卦。這天字型大小的女的,一定和那個男的有姦情!哈哈哈。」

說完之後眼睛不自然的看看別處,不再說話了就。

而另一側那個美麗的少婦,則是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看著窗外,良久一聲嘆息。

小房間里,又再次陷入了寂靜的氣氛。

落針可聞……

拍賣會,自然不會因為某一項拍品競爭激烈而產生影響,更不會因為誰的心裡不痛快就會停止。

七件靈階拍品結束,稍作休息。很快就開始了這場拍賣會真正的重頭戲!

雖然是地階拍賣會,但是想來地階的拍品也不會太多,真正的中心還是在寶階這個階位。

靈階一共七件拍品。而寶階則有十二種之多!

到了寶階的拍賣,雖然與大廳的「觀眾」們更沒有什麼關係,但是他們卻保持了比之前更飽滿的熱情!

因為紅倪的思維映射,在到了這之後的拍賣,明顯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

看那精彩程度,就如同一個個微電影般,讓人沉醉,讓人入迷!這去電影院看電影,也沒有這麼爽啊!

也可以看的出,紅倪在拍賣會之前真的是做足了準備。

每一項拍品,都進行了最細緻的了解和調查。

然後在腦海中不斷地演化,不知做了多少種組合演變,才有了今天的精彩!

這樣的拍賣會葉塵還是第一次聽說,恐怕也只有異能者協會的人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寶階層次的第一件拍品是一套符篆。

寶階一品「三千弱水符」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