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夠貪心的!

不但要她的命,還想將宮家一洗而空! 宮清影渾身迸射出寒冽的殺氣。 紫藤仙草見不對勁急道:「丫頭,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在作死!」 宮清影換上夜行衣,戴著玉狐面具朝靈堂方向急速奔去。 靈堂里已不見葉沁柔的身影,內院、別院也沒有! 她微眯鳳眸,撒下數個影靈子,便施

不但要她的命,還想將宮家一洗而空!

宮清影渾身迸射出寒冽的殺氣。

紫藤仙草見不對勁急道:「丫頭,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在作死!」

宮清影換上夜行衣,戴著玉狐面具朝靈堂方向急速奔去。

靈堂里已不見葉沁柔的身影,內院、別院也沒有!

她微眯鳳眸,撒下數個影靈子,便施展著金蟬脫殼朝宮府外疾行而去。

不久過後。

宮清影出現在城南空巷,一座偏僻的宅院花園裡。

花園中看似黑燈瞎火,實則黑暗裡隱藏著三十個六階暗哨。

二十個五階明哨在屋檐下,嚴密守護著。

屋外、屋內的守衛加起來,差不多有百名五、六階武者。 重生纔不是救世主 隱藏在影子界的宮十九等影傀見宮清影出現,立刻起身便要走來。

宮清影急忙手勢示意,不能輕舉妄動。

她躍身出現在宮十九身側,低聲道:「情況如何?」

宮十九搖頭:「自從宮哲送來十箱金銀珠寶,便再沒來過!」

「宮哲已被曙傲天殺了!」宮清影雲淡風輕道。

宮十九微微一怔,喜笑顏開:「主人,太好了!我們又少了一個敵人!」

他瞥了一眼看向宅院正廳的方向,又回頭看向宮清影。

拱起雙手,略顯激動地向她請命道:「主人,等我們拿走這批財物,請允許屬下去捉拿葉沁柔那老妖婦!」

「屬下聽宮一說,在您很小的時候,她便派人刺殺您!刺殺不成,便讓人欺辱折磨,讓您痛不欲生!」

宮十九的聲音心疼中帶有濃郁恨意:「像這樣的老妖婦,屬下不但要將她氣得死去活來,還要將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宮清影輕笑道:「等我玩夠了,就交由你處置!」

「好!」宮十九激動道。

主僕二人說罷,便靜靜地隱匿在黑暗中等待著。

等了許久。

終於。

不遠處傳來一陣稠密的馬蹄聲,由遠至近,速度飛快。

院子里的護衛,急忙將別院後門打開。

一個戴著黑色紗帽、身穿同色斗篷、手提藍色長劍的女子走進屋子。

只見護衛們齊齊下跪道:「拜見郡主!」

「嗯!」

聲音雖小,但宮清影和宮十九還是能聽出,此人正是葉沁柔。

葉沁柔徑直進入正廳,正廳里沒有桌椅板凳,只有裝滿財物的木箱子。

她不悅道:「哲兒也太不小心了,我給他的乾坤袋呢?」

另外一名六階護衛急忙將藍色乾坤袋遞給葉沁柔道:「公子非要擺出來欣賞,屬下也不好阻攔!」

葉沁柔施法將所有木箱裝入藍色乾坤袋,並從袖中又拿出三個藍色乾坤袋遞給護衛。

低聲交代道:「你先帶兩個人去城北聚寶齋等著,待本郡主接到熏兒,自會與你們匯合!」

「是,郡主!」護衛接過儲物袋,朝葉沁柔行禮便轉身離去。

臨走時。

只帶走三名六階護衛,距離他們最近的數名影傀緊隨其後。

宮十九緊張地看著宮清影:「主人,是否要動手抓她?」

宮清影狠狠地瞪了一眼葉沁柔。

宮哲剛死,宮仁傅不在,若是葉沁柔再出事,難免讓人起疑。

而且宮家丟失這麼多財物,她總不能讓所有族人蒙在鼓裡!

「走!」宮清影倏地朝那名護衛的方向疾馳而去。

宮十九咬牙切齒地瞪著葉沁柔,雙手緊握成拳:老妖婦,你給我等著!

宮清影帶著宮十九等影傀,一直跟隨那四名六階護衛來到城北聚寶齋。

他們躡手躡腳地敲了敲門,漆黑的屋子便明亮如晝。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一名枯瘦的白須老者打開門,見是熟人,急忙將他們迎進屋。

他謹慎地看了看屋外,才將門輕輕地關上。

白須老者右手掌燈,帶著四人朝內殿走廊走去。

邊走邊道:「四位爺,廂房已經為您們準備好,就在走廊的盡頭!」 五人徑直走到走廊盡頭,白須老者推開一間漆黑的屋子。

他疾步進入點燃屋子燭火道:「你們先歇息,如有事情,儘管吩咐!」

「嗯!」

白須老者輕笑出屋,輕輕地關門。

他轉身正欲離開,脖子上倏地一陣劇痛,便被人一劍封喉,死不瞑目地佇立在原地,如柱鮮血順著衣襟傾瀉而下。

四名六階護衛進入屋子,立刻將周圍窗戶關閉。

當他們回到客廳,便看見一個身穿夜行衣,戴著玉狐面具的男子,正悠閑自在地坐在圓桌邊飲茶。

四人『唰』的一聲拔出長劍,呵斥道:「你究竟是誰?」

宮清影呷了一口茶水,幽幽道:「交出乾坤袋,饒你們不死!」

「妄想!」四名六階護衛異口同聲,持劍朝宮清影急刺而來。

劍至宮清影面前,突然不受控制地收回,硬生生地搭在他們的脖子上。

四人嚇得大汗淋漓,驚恐道:「怎麼回事,手腳不受控制了?」

更令他們吃驚的是。

明明被他們各自收藏好的四個藍色乾坤袋,竟主動離開他們胸口的衣襟飄至圓桌之上。

宮清影拿起藍色乾坤袋掂量了幾下,嘆氣道:「唉!不是自己人,果然用起來不聽話!」

影力控制著長劍朝四名六階護衛喉嚨劃去,四道血口同時溢出鮮血。

四人面色驟變:「大俠饒命,求大俠饒命!」

宮清影將藍色乾坤袋放入隨身空間,想到他們對葉沁柔的稱呼。

便問道:「你們為何稱呼葉沁柔為郡主?」

「郡主,她……」一名六階護衛正欲開口,便被一支突如其來的銀色箭矢擊中。

銀色箭矢一箭四雕,刺穿四名六階護衛的腦袋,腦漿四溢。

帶著血漿的銀色箭矢調頭飛向宮清影,她急忙拿出噬魂劍擋過。

數招過後,銀色箭矢破門而出。

宮清影追了出去,已看不見銀色箭矢的蹤影,也不知到底是誰射來的?

她沉默地看著漆黑的夜空。

重生福晉求和離 葉沁柔是曙國首富葉富貴之女,當年與宮仁傅的婚事,還是曙太后做的媒。

如今,那些護衛稱呼她為郡主,這讓宮清影十分不解。

莫非,這其中出現什麼變故?

想到今晚出現在宮哲靈堂,那位姓董的黑衣男子,以及葉沁柔口中的『主上』,他們究竟是什麼人?

為何一心想要置她於死地?

宮清影眸光深暗不定,葉沁柔的事情似乎比想象中還要複雜。

須臾。

宮十九和其他影傀各自扛著巨大的包袱,從四周悄悄地聚攏過來,低聲道:「主人,已經洗劫一空!」

「嗯,快走!」宮清影冷酷地點頭,踮起腳尖躍至屋頂。

眾影傀緊隨其後,剛剛躍至屋頂。

倏地,不知是誰傳來一聲悶哼?

緊跟著,咣噹噹地脆響連連,響聲打碎靜謐的夜空。

「誰?」一道粗魯的呵斥傳來。

整個聚寶齋內霎時間燈火通明。

一連串的沉重步伐,伴隨著尖利的嚷嚷聲不斷傳來:「有竊賊,大家快抓竊賊啊!!!」

宮清影柳眉輕挑,朝那名掉下屋頂的影傀,彈出一根黑色綢帶:「走!」

「可是主人……」影傀不舍地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珠寶首飾。 剛才就是因為他背得太多,一時沒站穩腳跟,才不小心摔下。

聚寶齋的護衛已經出現在走廊入口。

宮清影隨手用黑色綢帶纏住影傀,輕輕一帶將他帶至屋頂。

只因她一時回眸,便有人看清楚她的面孔:「是玉狐!是她殺了陳管事,還盜走所有財物,大家快追!」

「對不起,主人!」影傀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急忙向宮清影道歉。

「沒事!」宮清影冷冷地瞥了一眼走廊上急速追來的護衛們。

轉身帶著眾影傀沒入影子界,並朝著雪影客棧的方向狂奔!

……

雪影客棧天字一號,宮清影坐在內廳的圓桌邊飲茶、吃夜宵。

客廳里。

宮十九、蒼鷹和數名影傀跪在地上,清點今晚拿回的戰利品。

那名礙事的影傀則跪在宮清影面前,死活不肯起來:「主人,對不起,是四七愚笨,求主人責罰!」

「真的沒事,你下去吧!」宮清影覺得暴露就暴露,沒什麼大不了的。

反正,山鬼幫所做之事,早晚會公諸於天下!

「但屬下丟了那麼多珠寶,就算賣了屬下也還不清啊!」宮四七心酸落淚。

綜影視女二號 「誰要你還了?」宮清影沒好氣地看著他。

悉心安慰道:「我們做這一行的,不能太貪,要給對方留有餘錢,以便東山再起!等他們賺得缽滿銀盆時,我們再去借點,這叫好借好還,也叫放長線……」

良久。

宮十九和蒼鷹等人,終於全部清點完畢,其他人等全部退走。

除大量珠寶首飾,還囊獲不少價值連城的陣盤、符篆、丹藥和寶物。

其中包括,一套可以自由進出結界陣法的梵音十七連環佩。

宮十九小心翼翼地打開紫檀錦盒,將梵音十七連環佩遞給宮清影。

只見十六個核桃大小、光滑玉潤的紫色玉佩,將一個紫色鳳凰形狀的玉佩圍繞在中間。

可以明顯地看到那枚鳳凰玉佩上,不斷四溢著紫色靈氣。

蒼鷹激動道:「主人,這就是傳說產至東州,可以自由進出任何陣法結界的紫玉鳳凰,聽聞就算是血脈結界,也不用放在眼裡!」

「這麼厲害?」宮清影頓時想起,當初曙傲然能夠進入宮哲的血脈結界。

莫不是,那傢伙身上也帶著類似的極品寶物?

她略帶欣喜地伸手去拿紫玉鳳凰。

蒼鷹和宮十九立馬阻止道:「主人不可!」

兩人同時抓住宮清影的白皙手腕。

宮清影指尖已觸碰到冰涼刺骨的玉佩,鑽心疼痛由指尖傳來。

蒼鷹和宮十九臉色驟變,緊張地看著宮清影道:「主人,您沒事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