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了,自己肉身都快成帝了,卻還被震裂了虎口。

原來如此! 而此刻,孔天翔的神魂,猶如一頭縮小版的綠色孔雀,正站在空中,滿臉的驚恐。 他實在是無法相信,自己就這麼敗了,還敗的這麼徹底! 被人一拳砸碎了肉身,連神魂都暗淡了下來! 這,可謂是丟臉了! 「我不服!」孔天翔沉聲道:「若我不壓制境界,足以把你鎮壓!」

原來如此!

而此刻,孔天翔的神魂,猶如一頭縮小版的綠色孔雀,正站在空中,滿臉的驚恐。

他實在是無法相信,自己就這麼敗了,還敗的這麼徹底!

被人一拳砸碎了肉身,連神魂都暗淡了下來!

這,可謂是丟臉了!

「我不服!」孔天翔沉聲道:「若我不壓制境界,足以把你鎮壓!」

「呵,我求你壓制境界了?」李瀟戲虐道:「還不是你自己要壓制的,怪我咯?」

當然,李瀟也有信心,就算孔天翔不壓制境界,照樣也是一拳撂倒,不會有第二下!

芯片產業帝國 「真是丟人現眼啊,虧你還是明王的真傳弟子,實在是丟了我孔雀一族的顏面。」

就在此刻,又是一個綠髮少年走了出來。

其一出現,四周的人便沉默了下去,甚至空氣中,都出現了一絲壓抑感。

只因,此人乃當代孔雀一族的聖子,也是當代孔雀一族族長的親自,孔追龍!

孔追龍,皇者九重修為,但其戰力卻是非凡。

據說,當初孔追龍以皇者九重的修為,擊敗了一個道主!

並且,他深的孔雀一族的真傳,各種神技,功法,秘術,都被他掌握。

此人,可謂是真正的年輕一代的孔雀王!

「回去好好反省,好好磨練,莫要再丟了我孔雀一族的顏面。」孔追龍對著孔天翔說道,隨即上前一步踏出,站在了李瀟的身前。

「我能問個問題嗎?」李瀟看著孔追龍,不由皺著眉頭,看似一臉疑惑。

「問。」孔追龍說道。

「孔雀一族,都是綠色頭髮嗎?這……這看起來像綠帽啊,你們不覺得很尷尬嗎?」李瀟一本正經的問道。

這話一出,全場瞬間靜寂。

就連孔追龍都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難不成,孔追龍要告訴他,孔雀一族一直都視自己的綠頭髮為傲?

「這……我族一直流傳下來的。」

過了良久,孔追龍臉色很尷尬,輕語了一聲。

「按照你們這種修為,可以隨意變化自己的容貌,更可以更改自己的頭髮顏色,為何不改一下?」李瀟嘆息:「何必這樣為難自己呢。」

「我……我家裡人不讓……」孔追龍弱弱的說道。

「你都多大了,還聽家裡人的話?大家都是成年人,染個頭髮,弄個造型,這才好追妹子啊。」李瀟勸說道。

「還有,你這穿著打扮,怎麼也是一身綠的……」

「還有你這……」

……

此刻,李瀟嘚啵嘚啵的說了一大通,可謂是說的頭頭是道。

無效婚約,前妻要改嫁 而原本是來挑戰李瀟的孔追龍,更是變了個態度。

之前,孔追龍剛出現的時候,多麼意氣風發,敢叱喝孔天翔,更是讓空氣都變得壓抑。

但現在,他似乎忘了自己是來挑戰李瀟的。

只見他靜靜的站在李瀟身前,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對於李瀟說的話,更是不斷的點頭。

直到過去半柱香,李瀟揮了揮手,道:「我能教你的就這麼寫,你若是不想單身一輩子,就改改自己的髮型。」

「多謝李兄賜教。」孔追龍鄭重道:「若李兄有空,可來我孔雀一族做客,必定奉你為貴賓。」

說罷,孔追龍看似一臉滿足的樣子,帶著孔天翔的神魂,便是離去。

這一下子,四周的人懵逼了。

他們本以為李瀟和孔追龍之間,會爆發一場大戰!

可誰能想到,這一戰還沒打,就已經結束了。

而且,看孔追龍的樣子,分明是被李瀟給折服了啊!

「一頓鬼話,孔追龍居然就信了?」有人無語道。

「那不然呢?給你一頭綠髮,看你還信不信。」有人反駁:「孔雀一族也是夠可以的,都多少年了,還是一直保留著自己的綠髮。」

「說的也對,孔雀一族的男子,各個都長得英俊,卻很少有女子喜歡他們,多半是因為綠髮……」

……

此刻,不少人暗道李瀟說的很有道理!

而李瀟,則是眯著眼,目光穿過人群,看到了人群後方的一個黑衣少年。

從一開始,李瀟便注意到他了。

只不過,李瀟看到對方沒動靜,他也就沒做什麼。

但現在,李瀟能感覺到,這黑衣少年身上,已經出現了一絲戰意!

「這是誰?戰力很強!」李瀟暗道。

這黑衣少年,看似樣貌平平,背著一把巨劍,也不做聲。

但,李瀟能感覺到,此人非凡,戰力怕是極強!

尤其是他的眼眸中,時常有劍意流轉,其身邊三尺範圍內,更是無人敢站著!

「確實不能小看大千世界,天驕妖孽太多,這個黑衣少年,怕是一個勁敵。」李瀟暗道,同時目光正好與這個黑衣少年對視在了一起!

(本章完) 大千世界,天驕如雲。

就如這個黑衣少年,李瀟居然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絲壓抑!甚至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與此同時,這黑衣少年也是眉頭微微一皺,深深的看了一眼李瀟后,居然轉身就走了!

這讓李瀟愕然,暗道這黑衣少年是怎麼回事?

明明顯露出了戰意,卻沒有出手,這就走了?

「那人是誰?」李瀟對著身邊的人問道。

「天劍宗聖子,夜長空。」有人回答道:「很強,據說修成了七竅絕劍,同境界中,幾乎無敵。」

「哦?夜長空?記住了。」李瀟點頭道。

對於這樣的人,李瀟自然是要記下來,這可是一個強勁的對手!

都說成帝路上,枯骨如柴!

想要成帝,便要踏著競爭者的屍體而行。

李瀟有種感覺,這個夜長空,今後多半會給他造成很大的困擾和威脅。

更甚至,會是他成帝路上的一塊絆腳石!

「還有沒有人來挑戰了?」

此刻,李瀟平息內心的情緒,看向四周的人,一臉不滿的樣子:「下了那麼多的挑戰書,現在就沒人挑戰了?」

「孔天翔都被你一拳打爆了,誰還敢找你挑戰!」

「我之前看到夜長空走了,估計也是沒把握能戰勝李瀟,那我等想必更是不可能了。」

……

眾人輕嘆,最強的幾個人,敗的敗,走的走,剩下的人也沒那個自信出手。

但,就在此刻,遠處一輪耀陽突然出現。

仔細看去,那是一個少年,渾身散發著神曦,髮絲上都帶著金光。

其凌空踏步而來,似一輪行走在世間的耀陽一般!

「搖光聖地,聖子搖光!」

「這聖地的人都出來了!?」

……

這一刻,驚呼聲響起,眾人提起搖光聖地,紛紛變色。

只因,這是一個很強的道統,底蘊深厚!

甚至有傳言,這個搖光聖地,若是出世,其實力,底蘊,絕對不會弱於當今的無道界!

只不過,搖光聖地,從古至今都隱世在小世界內,從來不參與大千世界的爭鬥!

可誰能想到,今日搖光聖地的聖子,居然出現了!

「他是為了什麼而來?為了夢如煙?還是單純的為了李瀟?」有人猜測道。

「不管是為了誰,搖光聖地的人出現,必定會掀起風波!」

……

而此刻,李瀟凝眸,盯著那如耀陽一般的男子,瞳孔猛然收縮了起來。

只因,從對方的身上,李瀟居然也是感覺到了威脅!

「真是變天了,前後夜長空,現有搖光,這兩人的實力,確實能與我抗衡了。」李瀟心裡驚嘆不已。

不過,若真的打起來,李瀟也無懼誰,更何況這搖光的境界,也和他一樣,都處於皇者一重。

「聽聞世間出了一個無敵之人,名為李瀟,是你嗎?」

此刻,搖光來到了山門處,站在了李瀟的身前。

其神色淡然,波瀾不驚,話語更是柔和,聽不出一絲塵世的味道。

似乎,其道心非凡,超然於世!

「我就是李瀟。」李瀟點頭道:「至於無敵,我可不敢當。」

「那倒也是,大千世界,強者如雲,有些人不想爭什麼名頭,故此也就沒出手。」搖光輕語,微微點頭,道:「你這人很好,不急不躁。」

「很好?」

「不急不躁?」

……

四周的人聞言,紛紛嗤鼻。

他們認為,或許是搖光一直都在小世界內修鍊,不知道李瀟在大千世界中乾的那些缺德事!

若是知道,想必搖光絕對不會這麼說!

至於李瀟,聽聞這話后,也是老臉微微一紅,略帶含蓄的笑道:「道友過獎了,我這人一向都是如此,不急不躁,不驕不傲。」

「……」

「……」

……

這一刻,眾人相當的無語。

「你不急不躁也就算了,還不驕不傲?你弄錯沒?」有人腹誹,對李瀟可謂是鄙夷至極,更是暗道李瀟可真夠不要臉的!

這種話都能說得出口!

但,李瀟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眾人明白,他們還是太小看了李瀟這張臉了!

「我不狂也不囂,做人一直都很低調,很謙虛。」李瀟輕語道。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狂傲囂張是你的代名詞!低調謙虛?你特么的連帝王都坑殺了!」

「神特么的低調謙虛!」

……

眾人腹誹,甚至有人被氣的噴出老血來。

但,搖光卻是信以為真了。

只見他點頭,道:「嗯,你得到了上蒼的認可,擁有了聖人果位,屬實不錯。」

「哦?你這都能看出來?」李瀟愕然。

須知,之前李瀟渡大道九毀,鑄造了聖人果位。

這果位,李瀟也不知道有啥用。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