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夜冰依更想知道他們虎嘯學院那幾位沒有出場的人的實力是多少?

難道說,他們的實力更大嗎? 看來虎嘯學院這次是有備而來,實力不小呢。 比賽台上,青魚學院還並沒有認輸。 青魚學院的學生哀求道,「師姐,放棄吧。」 他們已經堅持不住了。 而冷青竹還在堅持。 「師姐,放棄吧,再這樣下去,他們可能會傷害你。」 然而事實上是,不是

難道說,他們的實力更大嗎?

看來虎嘯學院這次是有備而來,實力不小呢。

比賽台上,青魚學院還並沒有認輸。

青魚學院的學生哀求道,「師姐,放棄吧。」

他們已經堅持不住了。

而冷青竹還在堅持。

「師姐,放棄吧,再這樣下去,他們可能會傷害你。」

然而事實上是,不是冷青竹不認輸,其實是虎嘯學院那些人根本不讓她認輸。

這些卑鄙的小人!

「呵呵,我現在殺不了那個女人,就先拿你開刀,你既然來了,那就不要再下去了,下去,多丟人啊?」水碧碧悄悄望著冷青竹,陰森森的笑著。

然後她看了身旁的四個男人一眼,那些男人立即把冷青竹給圍了起來。

這些幻夢之境高手之間的對決,那場面,那氣勢,可是非同小可的。

要不是有高手長老們做陣,將四周用結界封了起來,恐怕比賽台早就被毀了。

那些尋常人更不要說看什麼比賽了。

然而看著是一回事,親身感受的人又是一回事。

虎嘯學院那些人把強大的靈力加註在冷青竹的身上,冷青竹頓時忍不住慘叫一聲,身上中了數劍!

「師姐,快走……」青魚學院那些小師妹們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直接上前抱住了那虎嘯學院幾人的腿,狠狠的掐著他們,不讓他們動她們的冷師姐。

她們一鬆手,這些人就會把她們的冷師姐給殺掉。

對她們,或者他們而言,冷青竹就好像他們的家人,他們的長輩,可敬,可畏,他們不忍心讓她受到傷害而不管不顧。 陳志凡當然對這些心裏有數,不會和領導置氣。

他雖然不知道小木盒子裏有什麼,可也能猜出是好東西,不過呢,他依然不想主動張口討要功勞,這樣在別人看來,也太急功近利了,他最近風頭正勁,真的沒必要什麼都想攬到自己身邊來。

而且他知道,屬於自己的,誰也搶不走!

所以他便說道:“我堅決服從組織安排!”

“這小子,有點意思,深得不爭就是爭的其中三味嘛。”吳光遠手指點着他,有些玩味的說道。

“是啊,這小子確實前途無量。”羅局像是想到了昨天晚上這小子的表現,大點其頭,深表贊同的說道。

接着吳光遠面容一肅,開會的衆人也都停止了說笑,然後他便說道:“好了,不開玩笑了,下面,我宣佈,授予陳志凡同志個人三等功的榮譽,中原區刑偵大隊集體嘉獎一次!”

其實按原本的走向,中原區刑偵大隊,是要集體吃掛落的,一個星期破不了這連環殺人案,媒體推波助瀾,鬧得人心惶惶,市局,分局上下都很被動,準備是要讓刑偵大隊背鍋的,具體到個人,就是葉詩瑜要倒黴,可是陳志凡一回來,力挽狂瀾,一天就破了這個案子,所以連帶着刑偵大隊這個集體,得到了一次嘉獎。

而這其中的關鍵陳志凡,則直接一個三等功。

周圍人看陳志凡的目光,就有些火熱了。

別看只是一個三等功,很多人可是幹一輩子,都可能得不到,雖然這獎本身看起來沒什麼好處,可實質上對升警銜,升職加薪都有很大的幫助。

陳志凡考上民警沒幾個月,就立了個三等功,簡直用前途無量來形容,也毫不爲過。

在熱烈的掌聲和恭賀聲中,陳志凡邁着有力的步伐,亦步亦趨,走到吳光遠他們的主席臺前,先向他敬禮,然後接過吳光遠手中的紅木盒,裏面裝的就是他的三等功獎章和證書。

吳光遠又拿出一個信封,交給陳志凡。

陳志凡一摸就知道是獎金了,憑厚度感覺在一、兩千元左右。

錢多錢少他並不在意,這三等功本身就是精神上的獎勵,物質獎勵只是走個形式,多寡並不重要了。

領完獎,陳志凡回到座位,然後就換羅局講了今天的結束詞,今天的這個具有表彰性質的會議,圓滿的落下帷幕。

可陳志凡卻沒走,不是他不想走,而是被分局的同志們拉着攀談。

今時不同往日,陳志凡從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小協警,變成了屢破大案,炙手可熱的刑偵大隊的一員虎將,所以開完會,很多叫來開會的、分局的民警、小領導都拉着他不讓走,在玩笑的話語聲中,逼着他傳授破案經驗,聊天套近乎。

歡聲笑語中,陳志凡在分局食堂吃過午飯,才得以回到刑偵大隊。

陳志凡嘚瑟的拿着裝着三等功的小木盒走進一組的辦公室,一羣在辦公室值班的隊員又是一陣恭喜。

陳志凡真的有點享受被恭維的感覺了,不管別人是否在拍馬屁,至少你的能力,得到了認可,這就很有成就感了。

坐在椅子上,端詳着桌上三等功的獎章,陳志凡沉浸在喜悅當中。

他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直到有人喊他,他纔回過神。

被人打攪到,陳志凡有些不爽,頭也不擡,也不答應。

直到來人叫了第二次:“陳志凡!”

這聲音?陳志凡猛地打了一個激靈,擡起頭,看到辦公桌那頭站着的,果然是葉詩瑜。

她柔順的黑髮紮了一個馬尾,身着警服,英姿颯爽,英氣逼人。

“你怎麼來了?不好好在家休息。”陳志凡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語氣略帶責備。

昨晚上倆人折騰的太狠,再加上葉詩瑜煤氣中毒的後遺症,所以早上根本起不來,陳志凡也叫她在家裏好好休息,可現在她又跑回來上班了。

葉詩瑜羞惱的瞪了瞪他,眨着眼睛示意他,陳志凡越過她的身體,看到江如嫣在,現在她看起來在認真看文件,可誰知道是不是裝的,其實是在偷聽?

現在是中午剛吃完飯,其他人還在休息,只有她一人在辦公室。

這小妮子,有點工作狂人的意思,應該是單身,要是有男朋友,絕對回宿舍煲電話粥去了,哪兒會這麼積極。

現在她在辦公室,真有點電燈泡的意思。

而且最主要是剛纔陳志凡嘴上沒個把門的,直接說出了葉詩瑜的行蹤,外人怎麼想?

你是怎麼知道葉詩瑜在家休息的?人家的行程你這麼清楚?

人家領導去找領導彙報工作什麼的也不是不可能,怎麼就你這麼清楚呢?所以陳志凡的話很有些問題,表現出的是,他倆的關係,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這也就解釋得通爲什麼對葉詩瑜的行蹤這麼瞭然了。

陳志凡意識到了問題所在,可他曬然一笑,也沒太當一回事,他覺得江如嫣這單純的小姑娘不一定聽得懂話語中內涵的意思,再說聽出來又怎麼樣,胡亂過問領導的私事,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葉詩瑜真的太過小心了。

“好吧,你可真夠勤奮的。”陳志凡攤了攤手,岔開話題。

“你都得表彰了,我還不趕快回來工作,大隊長的位置都要被你搶跑了。”葉詩瑜嫣然一笑,開玩笑道。

搶你的大隊長?算了吧,我一沒政治資源,二沒政治手腕,一輩子就當普通民警了,領導的位子有我什麼事?

陳志凡一想到自己的草根出身,就癟癟嘴,有點意興闌珊。

在華夏神州,他們這種人是不可能出頭的,即使天時地利人和同時存在,讓他出頭了,可也幹得是最苦最累最髒的活。

一如他和葉詩瑜的關係,他衝在第一線,拼命的破案,摘最大的果子的卻是葉詩瑜。

他對葉詩瑜倒沒什麼計較,可一想到因爲身份問題就決定了今後的高度,陳志凡就來氣,他語氣有些冷淡的說道:“放心吧,就是一百年,我也搶不走你的位子,我們這種人,一輩子就算打工的命。”

“討厭,人家和你開玩笑,你那麼認真幹嘛。”葉詩瑜不滿的嘟嘴。

我知道你是開玩笑,可我就是不舒服,不是針對你,我是說現在整個社會都是垃圾。 看到這一幕,冷青竹的眼中不由閃過一抹感動,然後她咬了咬牙,她不願意認輸也不行,拼盡最後一絲力氣,飛快的跳下了比賽場。

同時回過頭來,把自己學院的學生們的竹筒全部刺破,甘願認輸,保住了她的師妹師弟的命。

她們雖然這次輸了,但是以後還會提高實力,以後遲早會要報這個仇!

冷青竹直接跳了下去比賽台,結束了這場比賽。

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禁暗贊,青魚學院們的團結性可真是令人敬畏,比賽輸了又如何?人家有真情在,也很是讓人羨煞呀。

畢竟現在人人都為了利益,像這樣患難見真情的,哪裡有多少?

大家忍不住為她們鼓起了掌,雖敗猶榮啊。

反倒是對虎嘯學院的人們指指點點,這些卑鄙小人,剛才還不讓人家姑娘認輸呢。

水碧碧望見了這一幕,氣得臉色發青,長長的指甲狠狠掐在手心。

真是氣死她了,本來她們贏了比賽,該受歡迎的是她們,卻讓這些人給佔盡了風頭,真是太氣人了。

「冷姐姐,你還好吧。」夜冰依將冷青竹給接住,看了看她的傷勢,發現她就剩下一口氣了。

冷青竹嘴角苦澀的扯出一抹笑來,搖了搖頭,「放心,我還撐得住。」

雖然比賽輸了,但其實她心中還是有喜悅的。

畢竟她們雖然輸了比賽,但是她們隊友之間的情意卻更加重了幾分,也是不小的收穫呢。

夜冰依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掏出了一個瓷瓶,「冷姐姐這裡是一些療傷的丹藥,你們吃了馬上就會好。

放心吧,就算你們現在變成這樣,待會兒,相信我,蛟龍學院的人,一定會比你們更加慘烈的。

這第五的位置,非你們莫屬哦。」

夜冰依承諾的道。

奪嫡 冷青竹點了點頭,沒有多說,因為她相信她。

很快,裁判大聲宣佈道,「下一場比賽由蛟龍學院對戰彩翼學院。」

終於該輪到她們登場了!

夜冰依興緻勃勃的向比賽台上走去,蛟龍學院的人卻先她一步,飛快的跳到了比賽台之上,似乎想要爭什麼光似的。

夜冰依微微一愣,隨即嘴角扯出一抹譏諷的笑,去吧去吧,待會有你們好看的,老娘不整死你們,我就不叫夜冰依!

蛟龍學院的一個人走到了比賽台上,他忽然還搬上來了一個巨大的石塊。

眾人和夜冰依都不明白他們要拿石頭幹什麼?隨後就看到那名男子,砰的一下——

把那塊巨石給擊的粉碎,直接變成了齏粉,隨風飄走了。

眾人都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對方是要給彩翼學院一個下馬威呀。

很快,那個男子便得意洋洋的看了夜冰依一眼。

南寧陽也走了上來,他給了夜冰依一個挑釁的眼神。

夜冰依反應過來,差點被他們這些幼稚的舉動給逗笑。

居然還有這樣示威的么?

她忍不住好笑,這簡直好像賣雜耍一樣,不過表現的還挺不錯的,她都想要和他們鼓掌了。

醫妃難囚:王爺請聽命 這麼想,夜冰依也就這麼做了。 手掌拍得呱唧呱唧響,「不錯不錯,很精彩,繼續表演啊哈哈哈!」又不收錢,還這麼精彩,她也樂意看。

身後的星塵兄弟頓時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

這女人居然把人家當猴子賣雜耍的看,哈哈哈哈哈……

聽到他們的笑聲,夜冰依回過頭來,淡淡的道:「星塵星光,你們去上去清理一下。」

兄弟兩人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l

然後不甘情不願的走了上去。

雖然一點都不想聽夜冰依的,可是沒辦法,他們的賣身契還在夜冰依的手裡呢,這卑鄙的女人。

看到星塵兩兄弟上場,其他的眼睛紛紛一亮,好生個俊俏的小夥子,長得還一樣。

他們彩翼學院的哪裡找來的這樣帥的小夥子,這應該是一對兄弟吧。

不良僞妻 不過看他這麼年輕,應該也不成氣候。

所以,蛟龍學院的人根本不怕星塵兩個放在心上。

心中甚至還得意的說道,看來彩翼學院真是沒人了,居然隨便找兩個毛頭小子就拉上來湊數了。

而在他們的背後,那些蛟龍學院的長老們則是一個個精神不佳,臉色黯然慘淡,個個面色慘白,眼圈黑黑的,看著好像經歷過什麼歲月痕迹,一夜之間又變老了很多。

其實這都是因為昨天晚上受到慕容大人那幾個兒子的騷擾。

他們不讓他們睡好覺,要不是礙於人龍王學院的強大,他們早就和他們鬧翻臉了。

沒辦法,他們只好今晚吩咐那些參賽的弟子們換一個地方休息。他們這些長老們繼續留下來參觀比賽。

在看到彩翼學院出來的兩個年輕小夥子,他們頓時嗤笑一聲,看來彩翼學院真的是沒有人了。

然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星塵兩

兄弟上台之後,對視一眼,渾身懶洋洋的甩了甩袖子。

然後平地里掀起一抹狂風,直接把比賽台上的石灰全部都給掃了出去。

「咳咳咳……」還好死不死得全部都飛到了他們蛟龍學院的人身上。

所有人瞬間齊刷刷驚震驚的瞪大眼珠子,這你媽也太厲害吧!!

任性老婆好V5 他們自己居然都可以生風——

比賽台上,此刻已經乾乾淨淨連一粒塵埃都沒有。

更讓眾人驚嘆的是,那些人呢?

蛟龍學院那些吊炸天的人哪裡去了?

蛟龍學院幻夢之境四階以下的人,如今就剩下兩個四階高手,還有那兩個年輕的兄弟站在比賽台上。

「我靠,怎麼回事?不要告訴我是這兩兄弟把那些人趕下去了吧!」

所有人都震驚了,這蛟龍學院都還沒有開始比賽,就自己被打敗!

蛟龍學院那些人被這彩翼學院的兄弟倆給震飛了。要是這樣的話,那還比個屁啊。

眾人看星塵他們的實力,竟然發現他們好像在幻夢之境五階……

余長老也不可置信的站起身來,他的雙眼瞪大,充滿了紅血絲,緊緊握著拳頭,不敢相信。

他們蛟龍學院的人分別有兩個幻夢之境四階的高手,六個幻夢之境三階高手,兩個幻夢之境兩階高手,這樣的實力,已經算得上是佼佼者了!

ps:除了今天的六更,大家昨天看到的那章重複的我也已經改了,把今天的新的加了進去,等於寫了七章,大家付六章的錢就行了 陳志凡笑了笑,他不想讓葉詩瑜多想。

葉詩瑜看他笑了,才拍拍自己的胸脯,放下了心。

她來到刑偵大隊的時候,快中午了,聽到陳志凡被叫去開會,就知道要接受表彰了,她開心了半天,比自己獲獎的時候還激動。

有什麼比自己相中的男人得到別人認可,還讓人高興的嗎?

女人心目中,自己的男人,自然是越有本事越好。

她又怎麼會怕陳志凡搶她的位子呢,真要是陳志凡搶了他的位子,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我得到這女人,真是三生有幸了。

感慨着,他從抽屜裏把刑偵大隊的集體嘉獎拿出來,交給了葉詩瑜,這也是吳光遠拜託他轉交的,原本嘉獎是要全刑偵大隊隊員面前發放的,可惜上面也知道這獎水分太大,索性低調處理,獎金也是一分沒有。

陳志凡身爲刑偵大隊的一員,轉交給自己的大隊,也是應有之義。

葉詩瑜是真沒想到他們刑偵大隊也有獎賞,獎金和低調不低調她不在意,她只覺得這在名分上很重要,她狂喜,睜大眼睛,猛地抱着獎章,狠狠的親了好幾口。

看得出來,她很喜歡,這簡直是久旱逢甘霖,這段時間各種各樣的事情,壓力極大,這個嘉獎雖小,卻是一個好兆頭,很好的緩解了她所面臨的壓力。

可真有點出人意料,按他們這辦案進度,原本不吃批評算好的了,可現在卻因爲陳志凡的神速破案,還得了一個嘉獎。

身爲刑偵大隊的當家人,這份榮耀屬於大家,更輸入她這個領頭人,她是與有榮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