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女孩是月神靈體,是月神的真正傳承者!」

「糟糕,我們現在正在打開月神古殿,這......」 幾人臉色大變,但蒼松子這時候突然大叫道:「這頭只不過是月光幼獸,戰力能有多強?那女孩更是不堪,未曾接觸修行,根本不足為懼,我等聯手,足可斬殺!」 鬼血人和空老頭聽到蒼松子這麼一說,才驀然省悟,原來是被月光神獸和月神的名頭嚇到了,而眼前

「糟糕,我們現在正在打開月神古殿,這……」

幾人臉色大變,但蒼松子這時候突然大叫道:「這頭只不過是月光幼獸,戰力能有多強?那女孩更是不堪,未曾接觸修行,根本不足為懼,我等聯手,足可斬殺!」

鬼血人和空老頭聽到蒼松子這麼一說,才驀然省悟,原來是被月光神獸和月神的名頭嚇到了,而眼前只不過是一頭幼獸和一個五歲的小女孩罷了。

「好,一起出手!」

幾人點頭,然後築基境的修為暴發,無情的殺向月光幼獸和小女孩。 ?

高高的斷崖之上,早已失去了江寂塵和小骷髏的身影,而他們若在此處,必然會發現月光獸背上的小女孩就是小月兒。

神光透體,聖潔莊嚴,雙目猶若神月當空,明亮而迷人,小月兒此刻宛如一名小月神!

她只是靜靜地坐在月光獸背上,便有了一種懾人的氣勢。

看到四名築境強者挾著驚天之勢,同時殺來,小月兒卻置若罔聞,目光凝視著遠方!

「寂塵哥哥還好嗎?小月兒好想你哦!」

月光獸的小女孩輕輕低語,彷彿根本沒有看到身前那幾個築基境強者。

「竟然被無視了?」

主動殺來的三人,心中生出了一種無比荒謬的感覺。

他們可是築基境啊,在整個南州來說或許不算多厲害,但在天珠國,那可是頂天的存在了!

但越是被輕視,蒼松子、空老頭幾人就越怒,出手更是狠辣無情,甚至還有直接針對小女孩的。

灰衣劍客青虛見過小女孩,當時與江寂塵在一起,這時候,他反而退後一步,並沒有出手。

小月兒沒有看這些人,但並不代表月光獸沒注意他們。

月光獸載著小女孩,踏月而來,根本沒想過與人戰鬥,只想帶小月兒去月神古殿中接受傳承而已。

但它剛出現在這裡,就被人圍殺過來!

月光獸脾氣很好,哪怕受到如此的待遇,也沒有半分生氣,更沒有想過要殺人這檔事。

但面對這三名築基境強者的圍殺吧,他總要反擊吧?

自己皮糙肉厚也就罷了,但背上還有小月神,自己的小主人呢,又豈能讓她受到傷害?

所以,月光獸動了!

身體在虛空中劃過一道月光,留下無數殘影,然後,但凡月光之下,便都是月光獸的身影。

「月下幻影!」

這只是月光獸很普通的一式天賦神通,但對三名築基境強者而言,無疑就是一場惡夢。

月光獸身影所過,他們所有的攻擊盡數消去,驚不起半分波瀾。

而月光獸的真身載著小月兒,無息的出現在蒼松子面前!

月光獸記得,是這個老傢伙蠱惑眾人攻擊他們,而且也是這個老頭竟然要出手擊殺它的小主人,真是太可恨了。

而且,老傢伙竟然說我是幼獸,戰力不強?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本神獸的戰力吧!

若不是我月光獸一族背負祖訓,不得殺人,哼,我必然要撕碎這個老傢伙。

月光獸恨恨地想道!

對於蒼松子的話依舊是耿耿於懷,然後它抬起一隻雪白的腳,一爪子抽在蒼松子的臉上。

這一爪子下去,蒼松子根本沒有一絲反應,甚至有反應也沒有用。

四周重重的月光獸影早已把他禁錮,讓他的力量根本無法運轉,然後他就受了月光獸的一爪。

在此之前,蒼松子想到了傳說,知道月光獸無比善良,心懷廣闊,從不記恨,對人類只傷不殺。

所以,他哪怕在面對月光獸的攻擊,依舊一臉色淡然,並不是很擔心。

「啪!」

然而,下一刻,他只感到臉上一痛,身上更是一震,那恐怖的月光之力滲入他的身體,骨頭筋脈紛紛斷碎,那種痛苦如同凌遲。

臉上更是直接爛了半邊,頭顱都差點炸開。

蒼松子身體橫飛,竟然直接掉入了大門敞開的古殿之中。

那一刻,蒼松子心底在咆哮:「傳說不是說月光獸無比善良,從不記恨么?我現在差點一掌被它拍死,縱然不死也廢了大半,生不如死,還說不記恨,它妹的才不記恨呀!」

「傳說……都他喵是騙人的,恨啊!」

重生八萬年 蒼松子最後心中莫明感到一種悲涼之意。

不遠處,鬼血人和空老頭,臉色一片慘白!

誰告訴他們月光幼獸不強的?那只是針對普通的月光幼獸好吧,這隻可是月光小神獸呀!

隨便一式天賦神通都可以要他們的命。

幸好,月光獸無比善良,從不記恨……

空老頭和白子畫剛生出這樣的想法,便突然感到身體一震,然後就被月光小神獸拍飛到了百里之外,身體都差點碎掉,修為也是半廢!

「誰說月光獸無比善良,從不記恨的?」

「傳說……都他喵是騙人的,恨啊!」

遠方,傳來兩道回蕩夜空的叫聲,驚起無數飛鳥!

灰衣劍客青虛,慶幸自己沒有出手,及時遠退,此時遠遠看到這一幕,他不由得狠狠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然後立刻掉頭就跑,有多遠就離這裡多遠。

臨走之際,他回頭看一眼亡魂之林邊緣的斷崖處,卻並沒有發現江寂塵與小骷髏的身影,於是便再也沒有停留,瞬間消失在這裡。

……

月光之下,月光小神獸背負著小月兒,飄立在古殿之上,傲然不凡,俯臨眾生。

小月兒沒有立刻進入古殿,而是站在月色中,看著遠方!

目光所及,那裡曾是江寂塵帶她逃亡的地方,那時候,雖然時刻充滿了兇險,但她是快樂的,因為她可以呆在大哥哥身邊。

而此刻,一旦踏入月神古殿,也許是十年、百年,甚至千年以後才能再出來了,那時……大哥哥會不會忘了月兒?

五歲的小女孩,坐在月光小神獸上憂鬱地想著……

月神古殿之中,一少年一骷髏在一前一後的前進著,一走一晃,相距半米,永遠不多也不少。

「小灰,待找到寶貝,我們平分,你一半我一半,不,我四你六,這次你功勞最大!」

江寂塵在前面一邊走著一邊開口說道,也不管小灰骷髏聽得懂還是聽不懂。

這次能夠成功潛入月神古殿,是小骷髏知道湖底有地道,竟然直接帶著江寂塵進入了古殿之中。

江寂塵沒問為什麼?

呆萌的小灰骷髏本身就有很多秘密,何況,就算問了,小灰骷髏又不會說話。

就在他們在古殿之中尋找寶物之時,突然一道身影飛了進來,然後轟然砸在地上!

江寂塵定眼看去,竟然是蒼松子!

只見他半邊臉已經爛掉,血肉模糊,全身骨頭都盡碎,受傷當真是重到極點。 ?

這還是那個囂張,張口就要殺盡他身邊親人朋友的蒼松子么?

他可是一個築基境修士啊?

現在竟然如同死狗一樣被打落在這裡,全身骨碎,修為半廢,半臉爛掉,慘不忍睹。

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村支書銷魂的三十年 在湖水捲起那一瞬間,江寂塵與小骷髏已神不知鬼不覺地跳下了斷崖,然後在小灰骷髏的帶領下,從湖底地洞來到了古殿中,所以,對於古殿大門外的事一無所知,更不知道小月兒就在古殿上憂鬱著……

所以,看到傷殘的蒼松子突然掉落在這裡,江寂塵心中微震。

但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冷冷地盯著蒼松子,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殺意。

而蒼松子終究是築基境修士,性命修為極是驚人,那怕身受重傷,肉身半殘,依舊氣勢不弱,更不會輕易死去。

此時他躺在地上,猛然回頭,目光如鷹視狼顧,狠狠地盯著江寂塵,聲音陰狠地道:「原來是你這個小畜生,莫非看見我重傷,想出手殺我?」

看到蒼松子的目光,江寂塵暗暗心驚,心想築基修者果然強大,只要道基不碎,肉身都可以瞬間恢復。

現在,蒼松子道基半碎,修為半廢,但依舊很強橫,身上的筋骨,臉上的爛肉以驚人的速度在修復。

對於蒼松子的話,江寂塵不予回答,而是直接握住一柄長劍,身影如電的撲殺過去。

「一劍生滅術!」

不猶豫,不留情,江寂塵出手之間就是最強的殺招。

他很清楚,越是拖延,蒼松子實力恢復得越強,等他肉身完全修復,縱然已跌落了築基境,也絕對擁有小宗師的實力。

而現在,正是他最弱之時,卻也擁有著先天四重圓滿境的實力,只是筋骨未能修復,無法出手而已。

江寂塵正是明曉築基修士的可怕,所以,不吭一言,直接出招,招招奪命!

蒼松子還想拖延一點時間,卻不想這小子如此果決,若讓其成長起來,絕對是一個可怕的人物。

他全身筋骨碎掉,尚未修復好,根本無法站立起來。

沒有了築基的修為,但終究有著築基境的神識,這才是最可怕的,江寂塵的每一下攻擊,他都可以提前一步捕捉到。

所以,蒼松子只能在地上滾動身體,避開了江寂塵的攻擊。

但如此一來,蒼松子一邊要應付江寂塵的攻擊,還要消耗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靈力,想要恢復肉身就變得更加的困難了。

一個刺一個滾,江寂塵一劍比一劍快,中間都不帶喘息的,顯然是拚命了;蒼松子一次比一次一滾得快,但肉身恢復得越來越慢。

這時刻,蒼松子卻是暗暗心驚,眼前這少年不過是先天一重圓滿境,竟然暴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若不是他擁有築基神識,此時恐怕已被刺成刺蝟,早就死翹翹了。

「小畜生,原來你擁有如此的天賦,但要殺死我,你終究還是差了一點點,而我的肉身雖然恢復得慢,但依舊是在恢復中,我只要恢復一隻手和一隻腳,我都可以如碾壓螻蟻一樣碾死你!」

蒼松子一邊滾動一邊快速的說道。

江寂塵依舊不語,但刺劍的動作更加的拚命了。

蒼松子卻又開口道:「小畜生,我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急著殺我,哈哈……是怕我活著出去,殺了你的親人和朋友么?既然如此此,你放心吧,我不會殺死你的,我會留你一縷殘魂不滅,我要讓你親眼看著一個個親人朋友因你而死,哈哈……這種感覺一定非常的美妙!」

說到后,蒼松子竟然已經興奮得變態地笑了起來。

江寂塵不說話,臉色卻是難看到了極點,殺意更盛,劍招更凌厲。

蒼松子的話自然說出了他的心聲!

現在唯有不顧一切的把蒼松子斬殺在此,而蒼家和凌虛觀也就暫時不會知道此事了。

江寂塵連續極限刺劍,每次都是動用最強的單一殺招,大概百息之後,他不知已刺出了多少劍?

哪怕以他的浩瀚靈力,強悍肉身,此時竟然也有種支持不下去的感覺,渾身被汗水濕透,如剛從水裡撈出來一般。

「小畜生,你終於不行了么?但我卻可以站了起來,然後一隻手拍死你!」

蒼松子避開了江寂塵必殺的一劍,突然身子一晃,單足站立了起來,一隻手則在凝聚著可怕的力量。

這一刻,他竟然修復了一腳一手!

江寂塵臉色驀然大變,而蒼松子半邊血肉相模糊的爛臉,卻是笑意森森地道:「想跑,遲了,我…..」

「噗!」

然而,蒼松子的話未說完便嘎然而止,他雙目圓睜,難以置信地低頭看著穿過心臟處的一隻小小骨手。

是小骷髏,蒼松子一直忽略了的存在,他實在想不出一隻搖晃的小骷髏對他有什麼威脅。

但最後竟然是一隻他忽略存在的小骷髏,無息的搖晃到他身後,然後給了他致命一擊。

心臟破碎,哪怕是築基修士,肉身也會在一瞬間崩滅!

「這……」

蒼松子感受到肉身上的生機如潮水消退般逝去,靈魂亦要從肉身上分離出來。

靈魂離體,代表著肉身真正的死亡!

「老畜生,殺你的感覺也非常的美妙!」

江寂塵在這一刻終於開口說道。

剛才他一直是憋著一口氣出擊,把蒼松子逼到這古殿角落,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刺到蒼松子,而只要把他逼到這個角落,並在離小骷髏三米內站起來,而三米之內是小骷髏的攻擊範圍。

其實,以築基修士的靈識,也未必不能感應到小骷髏的存在,但蒼松子的注意力完全在江寂塵身上,他需要全力應付江寂塵的刺劍,根本就是忽略了小骷髏的存在。

何況,小灰骷髏完全搖晃起來,很可怕!

蒼松子終於身體一震,靈魂離體飄出,正欲逃走,小灰骷髏突然輕輕一搖晃,便已出現在蒼松子靈魂前,它頭顱之內的灰色靈魂之火出生一股吸力,輕輕一扯。

蒼松子築基境的靈魂根本無法反抗,直接被吸入到小灰骷髏灰色的魂火中。 ?

貓窩俱樂部 築基境的靈魂,只怕比一萬頭赤魂骨獸的靈魂加起還要強!

但蒼松子又不是亡靈,靈魂又是剛剛離體,根本不會有一絲的反抗之力,唯有被小灰骷髏吞噬的下場。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