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已經低著頭鋪著宣紙。

「磨墨……」 陸浩辰頭沒有抬起頭,嗓音低沉的說到。 林北望「哦」了聲,眼睛看向那硯台,「這……墨如何磨啊……」 她可從來沒有磨過墨啊,現在的人,也鮮少用硯台了吧。墨汁「啪」的一倒,不是更方便些嘛…… 男人抬起頭,看向林北望,目光幽深,若有所思的樣子。 林北望茫然。

「磨墨……」

陸浩辰頭沒有抬起頭,嗓音低沉的說到。

林北望「哦」了聲,眼睛看向那硯台,「這……墨如何磨啊……」

她可從來沒有磨過墨啊,現在的人,也鮮少用硯台了吧。墨汁「啪」的一倒,不是更方便些嘛……

男人抬起頭,看向林北望,目光幽深,若有所思的樣子。

林北望茫然。

「你試試看……這邊只有硯台……」

男人循循教導的說著。

「我……不會啊……」

陸浩辰從一旁的書架上拿過毛筆,定定的看著林北望,「你會的。」他說完話后,目光飄離,似乎在想著些什麼。

林北望歪了歪腦袋,他說的這麼的肯定!難道她真的會?她怎麼不記得自己何時有這項技能了啊!

林北望站在書桌前,拿起墨石在硯台上胡亂來回摩擦了一下。事實證明,她真的不會。

「我放棄了,這也太難了吧!」

男人聽到林北望的聲音回過神來,他走到林北望的身後,看了一眼硯台,眸子微沉。

他從身後拿起林北望的手,「我教你。」

林北望神情有些不自然。她並不是很想學,但礙於現在寄人籬下又有求於人。

沒有等她多想,她的手便在陸浩辰的手心裡拿著墨石,輕輕的在硯台里旋轉。

「按墨要重,移動要慢,邊磨邊加少量的水,不要心急。」

男人邊說邊看向林北望。

林北望轉頭,目光觸到男人灼熱的目光,四目相對之間,林北望的心不禁漏跳了一拍。

這是怎麼了?

為什麼又會有一種心動的感覺?

林北望啊林北望,難道你現在真的變得如此的輕浮了? 唰唰唰!

飛速疾馳在荒涼的大地上,林寒遠遠的便是看到了一座雄偉的黑色古城,佇立在大地邊緣。

不過,那古城中,卻是有著一道粗大的血氣柱子,直衝九霄,將昏暗的天穹都是染得有些紅艷。

「好濃郁的血腥味。」

遠遠地,林寒魂師天眼探查過去,便是看到了那連通九霄的血氣柱子中,似乎有著無窮冤魂在哀嚎、慘叫。

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 「小寒子,那黑色古城之中,怕是血祭了幾十萬人,不然,無法產生如此強烈的血氣和冤魂之力。」小雀在腦海中出聲,語氣中帶著一份唏噓,繼續道:「本以為在這種小地方看不到什麼大場面,但現在看來,你們人族的武道世界,太瘋狂了。」

「知道就好。」

林寒看到一向嘴硬的小雀,也有認慫的時候,不由哈哈一笑,頓時朝著那黑色古城的方向飛行而去。

途中,林寒取出一套黑色長袍,裹住了全身。

沈永生在那裡,他自然要隱藏好身份,而且,聽著小雀口中的「血祭」,林寒隱隱間心中閃過另一道身影。

邪劍書生。

這邪劍書生,是邪屍一道,獵殺懸賞榜上,排名第十的存在,他的手段,林寒曾見識過,就是血祭。

說不定,那黑色古城之中,就是沈永生和邪劍書生在對抗。

因此,林寒自然是要隱藏自己的身份。

渾身裹在黑袍之中,林寒運轉太古龍帝訣,激發虛空大魔手的運功路線,他周身頓時開始散溢出一絲絲精純的魔氣,配合著那一身黑袍,完全就是一個魔道中人。

「桀桀桀。」

林寒改變音色,沙啞一笑,聲音從黑袍中傳出,倒是頗為滲人。

「小寒子,你這運轉武學改變氣息的方法實在太蠢,我傳授給你一種改變氣息的秘術,叫做『千幻斂息術』,可以在三個時辰中,讓你隨意改變自己的氣息。」

小雀在腦海中忍不住出聲,看到林寒用這麼蠢的辦法,自然是恨鐵不成鋼的一點爪子,頓時,一股領悟的訊息,沖入了林寒的腦海中。

「嗡」

一瞬間,林寒已經學會了這「千幻斂息術」,三個時辰中,可以隨即改變氣息,不過,這氣息只能瞞得過比自己修為不是高太多的強者。

不過在沈永生、邪劍書生這種級別的武者面前,已經足夠了。

「多謝了。」

林寒心中大喜,默默念叨千幻斂息術,頓時,他渾身散溢出一股濃郁的魔氣,整個人裹在黑袍中,活脫脫就是一個魔道中人。

「走!」

長嘯一聲,林寒瞬間化為一道黑色虹光,直接射向那邊緣地帶的黑色古城。

不到半個時辰,林寒便是來到了那黑色古城外。

迎面的,是一座雄偉高聳的古老城牆,上面印刻著歲月的痕迹。

周圍,不少天劍門弟子,甚至是其他勢力的弟子,都是紛紛趕來,似乎要分一杯羹。

林寒沒有停留,直接踏步走入了古城中。

開局激活背景系統 頓時,他看到了,內城中心,兩方人馬正在互相對峙。

一邊是古城深處的邪屍大軍,另一邊,則是趕過來的無數天劍門和其他宗門勢力的人族弟子。

而此時,兩方人馬上空,則都是各自站立著一道身影。

人族弟子這方,高空上,沈永生依舊那副冷漠的樣子,一身黑衣,手中握著一柄金劍,那金劍流淌著烈日神光,顯然是一尊威能恐怖的靈寶。

而對面邪屍大軍高空上,也是站立著一道身影。

林寒混在人群中,目光透過黑袍縫隙,頓時看到了那身影,紫發白衣,背負一柄血劍。

正是預料之中的邪劍書生!

「邪劍書生,我追殺你整整三個月,沒想到,你卻是隱藏在這裡血祭了一座古城中的幾十萬人口,祭煉傷天害理的邪惡魔器,真是天理不容,今日我就要將你斬殺,替天行道!」沈永生渾身綻放恐怖劍元,他手中金劍顫鳴,虛空頓時充斥著一種強橫到極點的劍意,無物不斬。

「嘿嘿,沈永生,想要奪取本座祭煉的那尊寶物就直說,別說的這麼冠冕堂皇。」邪劍書生也是陰森森一笑,妖邪的面容上,露出一絲嘲弄的神色。

「找死!」

被邪劍書生一語道破心中所想,沈永生目光一冷,瞬間出劍。

「金雨漫天!」

一道冷喝聲陡然在高空炸響,那沈永生一劍斬出,瞬間虛空中衝出無數柄小型金色劍元,刺裂空氣,如同漫天大雨,散發無窮的凌厲之氣,瞬間殺向對面的邪劍書生。

「原來這一招叫做『金雨漫天』,應該是金山殿中極為出名的一套武學,我記得張逸晨先前也使用過一次,屬於群傷性武學,不過在這沈永生手中施展出來的殺傷力,不知道比張逸晨當時強橫多少倍。」

心中想著,林寒很想觀摩這場大戰,以黃金神火推演、領悟。

但現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唰!

在人群中,林寒渾身裹在黑袍中,趁著高空上兩尊強者的大戰,他施展無影魔蹤,真正是如同一個鬼魅,朝著這城池的深處潛伏而去。

底下,各大宗門弟子已經和那群邪屍大軍戰鬥在了一起,很好混入城池深處。

一路上,林寒魂力散發,感應路線,而小雀也是知道情況緊急,他們必須在兩大強者大戰的短短時間內,快速找到那邪劍書生口中的寶物魔器,然後偷走逃跑。

嗡!

頓時,小雀那強橫無比的神念猛地擴散而出,瞬間找到了一個目標點。

「東南方向,有一座九層石塔,石塔之下,有強大的魔氣波動,應該就是那邪劍書生血祭幾十萬人鑄煉的寶物,小寒子,你快去看看。」小雀的聲音也是帶著一份急迫,在腦海中叫道。

「好!」

緊急時刻,林寒甚至是都來不及去尋找最佳路線,他直接直線朝著東南方向的九層石塔衝去,路上看守城池深處的邪屍侍衛,直接被林寒一一拳拳轟碎。

三個月的時間裡,林寒的實力,不知道比三個月前初入這片邪魔禍亂之地的時候,要強橫多少倍。

可以說,林寒現在可以一拳把三個月前的自己給打爆。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寒終於看到了遠處的一座九層石塔,佇立在那裡,十分顯眼。

「唰!」

林寒無影魔蹤施展到極限,直接化為一道黑影,瞬間竄入了那石塔中,隨即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著是石塔底下的衝去。

轟隆!

一拳轟碎一座神鐵鑄造的地下門戶,林寒頓時朝著裡面望去,他看到了一片血池,那血池之上,一張散發恐怖波動的血色長圖,正懸浮在那裡,無數血色的魂魄,在其中哀嚎。 「小寒子,我感應到了,那張圖,就是血祭古城幾十萬人煉製的寶物,絕對就是這張圖,好濃厚的冤魂之力!」小雀的聲音頓時在腦海中響起。

聽此,林寒立馬點了點頭,直接朝著那張血氣纏繞的長圖飛射而去。

「是誰?」

「膽敢擅闖我邪魔重地!」

幾乎就在林寒踏步進入這地底空間的一瞬間,一道道聲音頓時響起。

那是一頭頭古老猙獰的邪魔,充滿著暴戾和凶煞的氣息。

林寒望過去,頓時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一片,深處站立著的,都是一頭頭邪魔。

「這裡面,竟然是一處邪魔老巢,看來,那邪劍書生,血祭了古城中的幾十萬人,不僅在煉製這寶物,更是從另一個邪魔空間,召喚接引來了這麼多邪魔,難道,他想憑藉這些邪魔軍團,爭霸天火疆域?」

林寒心中想著,隨即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施展自己最強一招。

「冰火燎原!」

冷冷的喝聲,帶著恐怖的殺意,從林寒的口中傳出。

他一劍斬出,瞬間冰天劍術和大日乾坤劍意境融合一起,一片冰寒之氣,夾雜著烈陽之力,燃燒千米,瞬間覆蓋住了遠處那衝過來的密密麻麻一片邪魔軍團。

「啊!」

「啊!」

「啊!」

頓時,一道道凄厲的慘嚎聲響起。

那一頭頭邪魔,渾身被凍結住,隨即一種熾盛無比的烈焰在寒冰燃燒,極為可怕。

冰火燎原,這一劍的威能堪比天級武學,不是說著玩的,是林寒目前不動用「斷天劍道種子」這個最強底牌的最強一劍。

不過,這一劍的消耗也是恐怖無比。

來不及管自己這一劍殺了多少衝過來的邪魔軍團,林寒大手一抓,頓時將那漂浮在血海上的血色長圖給抓入手中。

但就在這一瞬間。

「我閻羅魔帝的意志就要復甦,誰敢阻斷本座的力量之源!」

驀地,一道充滿無邊怒意的深沉聲音響起。

是從那血色長圖中傳出來的?

林寒神色一動,頓時意志進入了那血色長圖中的空間。

他看到了,無邊的冤魂海洋中,一尊高大的暗金色邪魔,面容呈現暗青色,正端坐一尊高大的暗紅色王座之上,陰沉的雙目,流淌血液,正盯著自己。

「閻羅魔帝?看來,邪劍書生祭煉這個寶物,根本就不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是為了用幾十萬人的魂魄,來滋養你這個大魔頭的神念,讓你復甦。」林寒看著那端坐王座之上的高大暗金色邪魔,頓時目光露出一絲冷意。

從那暗金色邪魔身上,林寒能夠感受到一種無比恐怖的遠古魔威。

「這閻羅魔帝生前,一定是邪魔中蓋世無敵中的一尊存在,小寒子,快趁著其意志虛弱,抓緊抹殺掉他,不然,這血色長圖你根本得不到,幾十萬魂魄之力,小寒子,你若是得到,全部吞噬掉,你的魂力,不知道能暴漲多少倍!」小雀也是感受到了危機,頓時說道。

「小子,你在心中算計我?」

驀地,那高大的暗金色邪魔出聲了,他猙獰一笑,猛地道:「正好,讓我看看,你這人族小子,有什麼資格敢奪取本座的『萬魂血靈圖』!」

「轟」

閻羅魔帝聲音落下,頓時就是踏步來到了林寒的面前,要將其意志給強行抹殺。

一股強大的壓迫之力,頓時讓林寒神色大變。

「龍帝意志,鎮壓萬古!」

這一刻,林寒沒有絲毫猶豫,瞬間就是激發腦海中的黃金神火。

總裁,你太撩人 瞬間。

昂!

一道仿若從太古年代的萬丈黃金長龍,從那黃金神火中衝出,瞬間降臨這血色長圖中的空間。

龍!

龍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