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群小子望著華新,一臉的嘲諷。 人人手中都拿著尼泊爾砍刀以及棒球棍等虎視眈眈的凝視著華新,向著華新圍了過去。 元界傳記 「啪嗒,啪嗒。」 緊隨金杯麵包車后疾馳過來的賓利車上下來了兩人。 姜昆和秋虎兩人旋即就進入了廢棄的建築樓裡面。 「住手!」 「你們幹什麼?」

一群小子望著華新,一臉的嘲諷。

人人手中都拿著尼泊爾砍刀以及棒球棍等虎視眈眈的凝視著華新,向著華新圍了過去。

元界傳記 「啪嗒,啪嗒。」

緊隨金杯麵包車后疾馳過來的賓利車上下來了兩人。

姜昆和秋虎兩人旋即就進入了廢棄的建築樓裡面。

「住手!」

「你們幹什麼?」

修仙高手混花都 姜昆和秋虎兩人見到華新被圍攏了起來,頓時驚恐的叫道。

韓娛之勛 兩人並不是怕華新有危險,而是怕華新嫌棄這些麻煩,自己兩人卻沒能替華新解決掉這些麻煩。

「昆哥。」

「虎哥。」

豹子,趙大鵬兩人聞聲,就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立刻就認出了姜昆以及東海四霸之一的秋老虎秋虎。

「你們怎麼來了!」

豹子渾身的氣勢頓時就矮了一頭,敬畏的向著兩人走了過去。

「哼!」

姜昆和秋虎兩人撇了一眼豹子和趙大鵬兩人,旋即向著華新走了過去。

「主人!」

姜昆和秋虎兩人躬身低頭,沖著華新喊道。

「摁。」

華新淡淡的點了點頭。

「啊……」

豹子熱情的迎了上去,卻看見姜昆和東海四霸之一的秋虎向著華新躬身行禮,還喊著主人,腦子頓時就懵比了。

「這是什麼情況?」

豹子,趙大鵬甚至是蘇小小的腦子裡都不由縈繞著這麼一個問題。

尤其是豹子和趙大鵬兩人,一個只是一個混混頭子,一個家裡雖然小有資產,開了工廠,有著幾千萬的資產,但怎麼能夠和姜昆和東海四霸之一的秋虎相比呢,不說秋虎了,就是姜昆,一家酒吧的營業額一年也是幾千萬,大大的碾壓趙大鵬家開的服裝廠。

「昆哥。」

「虎哥。」

豹子拘謹的凝視著姜昆和秋虎兩人。

「混蛋。」

「活得特么不耐煩了是吧,竟敢對主人無禮。」

姜昆和秋虎兩人齊齊的爆吼了一聲,憤怒的凝視著豹子。

「啊……」

豹子聞言,渾身就是一顫。

「昆哥。」

「虎哥。」

豹子撇了華新一眼,唯唯諾諾的看向姜昆和秋虎兩人。

「我我……」

豹子唯唯諾諾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完全沒想到,自己隨便『請』來的一個人,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

憑姜昆和秋虎兩人在道上隨便說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

「我不想看見這些蒼蠅,聒噪!」

華新淡淡的說了一句,眼神卻沒有離開蘇小小。

「這……」

一邊,就連蘇小小也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凝視著這一幕。

姜昆是什麼人,蘇小小完全不放在眼中。

只是一個酒吧的老闆,一條街上的大佬罷了。

面對蘇家,還不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但是,秋虎乃是東海四霸之一。

東海的灰色產業四分之一都是他的天下。

在東海乃是實打實的一方大佬,人脈廣闊,手眼通天的人物。

即使是蘇家也不得不買秋虎面子,認真的對待。

這華新還是以前那個東海醫科大學的貧困小子么?

這,差別也太大了吧。

一個天。

一個地。

而且,姜昆和秋虎兩人還不單單是誠服於華新的腳小,而是直接如同狗一般的誠服在華新的腳下,稱呼華新為主人,蘇小小完全不能理解華新是如何做到的。

「是。」

「主人。」

「我們知道了!」

姜昆和秋虎兩人點了點頭,旋即看向了豹子等人。

「昆哥。」

「虎哥。」

豹子看著姜昆和秋虎兩人一臉鐵青之色的看著自己,不由唯唯諾諾的喊道。生怕得罪了兩人,從此吃不了兜著走。

「啪。」

姜昆和秋虎兩人走了過去,從兩名還呆住了不知所措的兩名混子手中直接奪過了兩把尼泊爾砍刀!

(本章完) 第774章

「噗嗤。」

「噗嗤。」

姜昆和秋虎兩人一人奪過一把尼泊爾砍刀就捅進了兩人的身體之中。

「啊……」

「啊……」

兩人慘叫一聲,抓著尼泊爾砍刀捂著自己的肚子,愣住了,完全不明白兩個大佬為什麼要對自己這樣的小角色下手。

「啊……」

「這……」

豹子帶來的七八名混子全部都愣住了,一個個難以置信的凝視著這一幕。

「昆哥。」

「虎哥。」

「你們這是幹什麼?」

豹子完全不明白姜昆和秋虎為什麼這麼做。

「這是我兄弟,你怎麼動手了?」

豹子愣住了,看著姜昆和秋虎兩人有些不知所措。

「老大。」

「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什麼時候得罪了大佬啊!」

豹子帶來的混子都是道上混的。

哪裡不明白姜昆和秋虎兩人在道上的名聲。

那是黑白通吃,手段通天的人物,豈是自己這些小人物可以得罪的。

「姜昆。」

「秋虎。」

「你們幹什麼?」

蘇小小見此一幕,不由憤怒的道。

「他們是我帶來的人,你們是想要和我蘇家做對么?」

蘇小小陰沉著一張臉,滿臉的憤怒和不可思議。

「是啊。」

「是啊。」

「昆哥。」

「虎哥。」

「我們是替蘇小姐辦事的,你怎麼能對我們兄弟下手呢。」

「哼!」

「噗嗤。」

「噗嗤。」

姜昆和秋虎兩人哼了聲,就從兩名混子的體內抽出了尼泊爾砍刀。

「噗嗤。」

「噗嗤。」

尼泊爾砍刀抽出來的瞬間,殷紅的鮮血就飆射了出來,濺了姜昆和秋虎兩人一手一身,滿臉都是鮮血,鮮血淋漓的一幕充滿了肅殺之意。

「啊!」

兩名混子慘叫著,連連後退。

身後附近的混子下意識的攙扶著兩名混子。

「噗嗤。」

「噗嗤。」

姜昆和秋虎兩人揮舞著尼泊爾砍刀,直接朝著攙扶著被捅的兩名混子的手腕砍去。

「啊啊。」

接連兩聲慘叫傳了過來。

兩名混子離開就鬆開了自己的同伴,捂著自己的手,慘叫了起來。

其他混子頓時傻愣愣的看著這一幕,不斷的後退著。

姜昆和秋虎兩人的威勢在道上那是凶威赫赫,人脈手段通天。

自己等人只是一個小角色,怎麼能和姜昆和秋虎這樣的大佬相抗衡么。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見到姜昆和秋虎兩人如此砍殺,其他的混子本能的感到恐懼,根本就不敢同姜昆和秋虎兩人進行做對,紛紛躲避著,避讓著。

姜昆和秋虎兩人舉起尼泊爾砍刀就向著其他混子追殺了過去。

「啊!」

「昆哥。」

「虎哥。」

「對不起。」

「我只是個小角色,是個混子,我什麼時候得罪過你,你就原諒我吧,不要殺我。」

「是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