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紅楓的身法的確詭異,就算是一些虛劫境武者也難以將身法發揮到這種地步,不過與其說百里紅楓是身法,不如說是逃命大法,他本身的實力就遠不如華天命,就算避開了華天命的第一劍,正面與華天命交鋒同樣也沒有勝算!

聽到華天命這麼一說,百里紅楓立即不吭聲了,而裴天耀臉上卻浮起淡淡的笑意,似乎早已習慣了他們兩人這般對話。 「對了,這次回來,還有一些禮物送給你們,」羅征忽然說道。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聽到這話,百里紅楓立即兩眼放光盯著羅征。 「沒你的份!」華天命冷冷說道。 百里紅楓臉上

聽到華天命這麼一說,百里紅楓立即不吭聲了,而裴天耀臉上卻浮起淡淡的笑意,似乎早已習慣了他們兩人這般對話。

「對了,這次回來,還有一些禮物送給你們,」羅征忽然說道。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聽到這話,百里紅楓立即兩眼放光盯著羅征。

「沒你的份!」華天命冷冷說道。

百里紅楓臉上露出可憐的神色,「怎麼就沒我的份了……」

羅征隨即從須彌戒指中掏出一把長劍,那是一把聖階下品的長劍,這柄長劍並非是羅征在真龍界中獲得的那一把,而是取自於紫心聖地。

海神大陸之上,聖器級別的武器並不算太罕見,罪惡之塔中各族的天才幾乎都標配聖器,當然,都是下品聖器,少數武者倒是能夠配到中品聖器,上品聖器還是十分稀有的,只是相比之下,中域的武者就顯得有些寒酸了。

整個中域就沒幾件聖器,僅有的幾件下品聖器儼然還是寶貝中的寶貝,幾乎能夠成為震宗至寶了,甚至還相信聖器能夠給宗門帶來巨大的氣運。

所以當羅征掏出這聖階下品的長劍的時候,華天命,百里紅楓的眼睛都瞪的滾圓,就連一向穩重的裴天耀眼神都變得直了!

「羅征,你不會打算將這劍送給華天命吧?給他太浪費了!」百里紅楓連忙說道。

「你說什麼!」華天命冷冽的目光瞪著百里紅楓,雙目之中已經有淡淡的劍影凝結。

百里紅楓的身影驟然一閃,消失在自己的位置上,躲在了裴天耀的身後,「就是!給你用聖器就是浪費!不如送給我!」

「羅征,這是你說的禮物?」裴天耀也是滿臉慎重的問道。

「這把劍,送給華天命吧,劍客最需要的就是好劍,」羅征自己也是劍客,很清楚劍對劍客的重要性。

華天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眼中滿是狂熱之色,牢牢的盯著那把下品聖器,最終卻是搖搖頭,「羅征,我不能收,聖器太貴重了!」

就連雲殿和天下商盟也只有一兩件聖器,這把聖器卻要贈送給華天命,在華天命眼中這已經無法用貴重來形容了,只是他想不到別的詞兒。

看著華天命的眼神,他恨不得一口將這把長劍吞下去,羅征微微一笑,「不要推辭了,聖器在你眼中或許貴重,在我眼中或許不過如此呢?」

「不過如此……」百里紅楓感覺下巴都要掉地上了,「羅征,你這兩年到底去了哪裡!」

裴天耀也是無語了。

就在羅征掏出這把下品聖器后,卻又掏出了一對短劍,這短劍一共有四把,但卻是子母劍,所以平常只有兩把母劍,另外兩把子劍卻是套在母劍之中。

「這一對短劍,也是下品聖器,」羅征說完瞟了一眼百里紅楓。

「不會,不會是送給我的吧?」百里紅楓看著那對短劍渾身都顫抖起來。

(感謝幽蘭之狐2000打賞!感謝出眾666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O(∩_∩)O~!!) 羅征的面前只有三人而已,華天命是劍客,肯定用不上這種短劍,裴天耀也根本不用劍。

在場唯一一個適合使用這種短劍的,也只有百里紅楓一人而已。

他看到這對短劍如何不激動?

百里紅楓最引以為傲的就是他神出鬼沒的身法,只是本身的實力卻不夠強,最終那神出鬼沒的身法只能淪為逃命用的手段了。

倘若擁有一對聖器,則能夠很好地彌補他在進攻上的短板。

羅征微微一笑,對百里紅楓點點頭。

百里紅楓的雙手如同閃電一般探出,便是連羅征都沒看太清楚,這一對短劍就落在了他手中,如此速度在羅征等人汗顏無比,華天命則是瞪了瞪百里紅楓。

裴天耀最為穩重,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他的功法主修佛性,當初在青雲宗內的時候,他的實力較之華天命更進一層。

然而,佛門的傳承卻並不興旺,就算是最有名的萬法寺不過勉強算是三品宗門勢力,缺少一個向上的通道,裴天耀一切只能依靠佛性自悟,相對來說進步的速度比華天命慢上一線。

裴天耀並不使用武器,羅征為他準備的則是一件下品聖器級別的防禦法寶,這件防禦法寶配合他的不壞之身使用,能夠讓他的防禦力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

不過即使他們三人得到下品聖器也不敢輕易在人前使用。

中域不像海神大陸,聖器少的可憐,也只有生死境強者或者虛劫境後期才配擁有聖器,倘若他們帶著這些聖器外出執行任務,恐怕旁人首要目標就要轉移到他們身上了。

四人在這裡小聚,而在雲海城中卻有一位面色清雅的女子緩緩降臨。

溪幼琴被羅征扔在了火陽城后,猶豫了許久才朝著雲海城這邊飛掠過來。@^^$

適逢亂世,這一路趕過來,人家見她是一位嬌滴滴的女子,而且身上沒有絲毫江湖習氣,對方方面面的規矩都不太懂,自然被不少武者盯上了。

倘若是此前的溪幼琴,幾乎不可能安然達到雲海城,可是紫極陰體徹底開啟之後的她,實力已經非常強悍。

那些打溪幼琴主意的武者就倒霉了,原本看溪幼琴幾乎毫無經驗,就算擁有神丹境的修為也不足為懼,結果她一出手就是上百的巨劍斬殺下來,頓時將對方斬成肉泥,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最誇張的是一天之前,她經過大雁城的時候。

那大雁城原本就是一個極小的城市,周圍甚至連一座宗門都沒有。!$*!

這兩年中域的局勢動蕩,有些獨立武者不願意加入大宗門,也不願意加入天邪宗,於是就在一些小城之中盤踞起來,甚至自發組建宗門,只是這些小宗門不被中域里的那些大勢力承認而已。

而這些獨立武者沒有宗門的約束,絕大多數都不是善類,這大雁城與其說是一個城市,不如說成了一個匪窩,專門打劫過往的武者。

倘若在以往,自然有四品宗門,甚至於五品宗門出面清剿,以雲殿和虛靈宗的實力,清剿這些匪窩不過是分派一個任務的事情,但是現在幾大宗門自顧不暇,哪裡還管的了這種事情?

溪幼琴卻是懵懵懂懂的闖了進去,準備稍做休息之後再繼續趕往雲海城。

和此前一樣,她這幅模樣走到哪裡都有人打她的主意,出手之下頓時將大雁城中的數十名獨立武者斬殺!

斬殺了這些獨立武者后,溪幼琴只有慌慌張張的啟程,儘管她這一路過來冒冒失失的殺了不少人,但她還是不習慣這般殺戮,都說武者世界殘酷,她自己也是清楚,可是自己親身經歷以來,她才明白這殘酷幾乎是她難以承受的。

只是溪幼琴沒想到,自己斬殺了那些武者卻是捅了馬蜂窩了,這大雁城中絕大多數都是聚集在這裡的獨立武者,聽到動靜之後,一個一個的紛紛趕來,眼看著圍攻自己的人越來越多,溪幼琴逼於無奈之下,直接召喚了上百萬柄巨劍!

一柄巨劍斬出來,威勢就已經是如此駭然了,上百柄巨劍,足以讓她周圍百丈之內寸草不生!這上百萬柄巨劍驟然斬下來,那威勢幾乎不可想象!

整座大雁城,就被她召喚出來的巨劍直接抹掉了,一同被抹去的還有大雁城中數萬獨立武者!

紫極陰體真的擁有回填滅世之威。

看到這一幕,溪幼琴自己也被嚇到了,跌跌撞撞的衝出了大雁城,一路朝著雲海城狂奔,她飛行的速度太慢,直到現在溪幼琴才趕往雲海城。

到了雲海城后,溪幼琴也不太想進城,她就想不明白,為何每位武者都要打自己的主意?

觀察了一下雲海城后,溪幼琴就發現了雲海城上方的雲殿。

「羅征要回雲海城的話,現在自然就應該在雲殿之中!」溪幼琴的目光一閃,催動著真元朝著雲殿之上飛過去。

但是她剛剛飛到一半,就發現自己似乎被一道透明的結界所阻攔了。

「這結界就是羅征布置的護宗大陣嗎?」溪幼琴雖然未曾出過虛天城,但她還是頗有見聞的,對於中域里各大宗門她也能娓娓道來,只是缺乏必要的經驗。

想到羅征的時候,溪幼琴的臉色就變得複雜起來,隨即她圍繞著結界盤旋了一圈,來到了雲殿正門入口處。

入口處正站著幾個守衛,那些守衛發現雲殿之外有人,隨即就有了一名守衛飛上前來,厲聲問道:「何人在雲殿之外徘徊,速速離去!」

溪幼琴被這般呵斥,臉上隱隱有些委屈之色,即使是她去虛靈宗的時候,又有什麼人敢當面如此呵斥她?自從離開了虛天城后,她赫然發現一切都變了。

只是這一路走來,溪幼琴可是吃了不少苦頭,換做往日的她,怕是當場要讓這守衛好看,身邊自然會有人幫她出頭,可是現在她卻是孤零零的一人,何去何從她自己也沒有一個定奪。

「我,我來找羅征,」溪幼琴怯生生的回答道。

「找羅征?羅征不是失蹤了許久了嗎?他不在雲殿之中!」那護衛回答道。

雖然這段時間雲殿鬧得沸沸揚揚,不過大多數都集中在中高層,這護衛只是雲殿中普通的武者,對於羅征已經回歸雲殿的事卻是毫不知情,這一兩年來的確也有不少人拜訪羅征,例如符文之塔的那些人,主要是一些慕名而來的符文師,這護衛每次都用這般說辭將人家大法走。

「什麼?羅征不再雲殿?」溪幼琴神色一變,眉頭深深地皺起來。

羅征一路被追殺,目的就是回雲海城,他連崔邪的追殺都能擺脫掉,中域里又有什麼事情能擋住羅征?羅征不可能沒有回雲殿,肯定是這護衛誆騙自己!

想到這裡,溪幼琴聲音也漸漸的發冷,「別騙我了,讓羅征出來!」她卻是有點想錯了,以為羅征跟這些護衛打好了招呼,其實就是羅征不想見到自己。

為何溪幼琴會一路跟隨到這裡?

雖說她已經將羅征恨透了,但她終究是一個傳統的女人,在骨子裡認為羅征虧欠了他,但溪幼琴卻沒有想明白,她到底想從羅征哪裡索取什麼?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都說了,羅征失蹤了,不在我雲殿之中!」那護衛也不吃溪幼琴這一套,儘管溪幼琴是神丹境武者,可是有這一道結界擋著,莫說你只是一個神丹境的武者,就算是生死境也別想闖進來,你能奈我何?

溪幼琴靠近盈水之光的結界,沉著臉說道:「我再說一遍,讓羅征出來!叫他來見我!」

「瘋婆子!」那守衛罵了一句,扭頭回到了大門門口。 溪幼琴漂浮在結界之外,瞳孔之中的目光不斷地閃爍著,神色怔怔的不知道想著什麼。

「趙二哥,那女人長得這麼漂亮,怎麼不跟她多聊聊?」一位守衛問道。

先前那守衛哼了一聲,「沒那個福分,這女人一看就是大家族出生,人家是來找羅征的,又豈是你我可以攀上的?只是不知道羅征欠了人家什麼,竟然孤身前來雲殿。」

「這事情要不要通知上去?」另一個守衛說道。

「我看還是先不要了,殿主這幾天可是忙著呢! 腹黑城主的絕世嬌妻 咱們看好大門不讓任何人進入雲殿就行了!」又一個守衛說道。

幾個守衛小聲議論著,目光卻是集中在溪幼琴身上,在這裡站崗的確是一件乏味的活兒,眼前有這樣一位素雅乾淨的美人飽飽眼福也是不錯。

溪幼琴低垂著頭,好一會兒之後,她忽然抬頭,一招手之下,天空之中就出現了一道裂縫,自那裂縫之中出現了一柄巨劍,朝著雲殿的結界猛然斬殺下來!

「咚!」

這巨劍斬在了結界之上,爆發出一聲悶響,隨即那盈水之光的結界上出現一層淺淺的水波紋。

「我靠!」

那幾個守衛被突然發生的這一幕嚇了一跳,他們沒想到這女人膽子這麼大,不讓她進來,竟然就直接攻擊雲殿的結界!

怎麼說雲殿也是一個五品宗門,你這樣闖蕩到這裡,攻擊雲殿結界,是不是找死?

「喂,我說你給我趕緊離去!奉勸你一句,不要在我雲殿鬧事,我這是好心提醒你一聲,一會兒你想走都走不了!」一名守衛朝著溪幼琴告誡道。

溪幼琴絲毫不理會這守衛的警告,手指輕輕一指,這一次天空中出現了十道裂縫,緊接著從那裂縫之中鑽出了十柄巨劍,重重的朝著這結界斬下來!

「咚咚……」

這十把巨劍同一時間斬下來,聲勢頓時增加了十倍,這下子不僅真的將那些守衛給嚇到了,也將雲殿中的人給驚動了。

很快,雲殿大門之中就有兩位神丹境的執事沖了出來,冷冷的看了溪幼琴一眼,「何人在此鬧事?」

溪幼琴哪裡聽他們的話?這次她召喚了上百把巨劍,在此狠狠的朝著結界斬下去。

「轟隆!」

上百巨劍斬殺的威勢已經有些駭人了,結界表面的水波紋開始不斷地波動起來!

溪幼琴的手段,卻是最適合攻破結界,甚至於宗門戰爭中發揮巨大的效果!例如她召喚百萬柄巨劍一同斬下來,或許可以毀掉整個城市,但是卻無法斬殺羅征。

倘若在宗門戰爭之中,這麼多巨劍一同斬下來,對方恐怕就只剩下幾個頂尖強者了,剩下的全部會被巨劍斬成肉泥。

「住手!」

「找死!」

「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在那些執事的暴喝聲中,溪幼琴絲毫沒有住手,這一次是上千柄巨劍斬殺下來!

這上千柄巨劍同時斬殺下來,威力就到了十分恐怖的地步,幾乎能夠堪比崔邪的那一拳,不過崔邪的一拳是集中在一個點上,而這上千把巨劍則是分散在溪幼琴面前的結界上!

但是這結界原本就是將力量分散開來,讓整個結界去承擔攻擊,所以溪幼琴的這一擊,對結界的破壞絲毫不比崔邪的那一拳弱,整個結界表面頓時泛起了驚濤駭浪,開始不斷地波動起來,與此同時,維持著「盈水之光」結界的極品真元石也在飛速消耗著。

羅征原本正與華天命閑聊,這兩年時間華天命他們也經歷了不少事情,其中兩次也是死裡逃生,就在這時候羅征忽然看到雲殿上空的結界上出現一道一道的波浪!

能夠讓「盈水之光」上的波浪擴散到這種程度,恐怕是生死境強者在進攻結界,難道是崔邪?

羅征神色一變,就朝著波浪擴散的地方趕過去。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羅征趕過去的同時,寧雨蝶,大夢真人以及雲殿的一幫長老也同時趕了過去。

「羅征,怎麼回事?」在趕過去的路上寧雨蝶朝著羅征問道。

「我也不清楚,中域里能夠讓盈水之光反應如此劇烈的攻擊,只能是生死境強者!」羅征臉色慎重的說道。

中域里的生死境強者總共也只有寥寥數人,一雙手都能數的清,但若是崔邪的話,應該早就有人通告了,卻不知道攻擊結界的到底是何人?

就在羅征剛剛趕到雲殿大門前的時候,就看到結界之外憑空出現了上萬柄巨劍!

當寧雨蝶和羅征,以及大夢真人看到這上萬柄巨劍的時候,臉色赫然大變,這麼多巨劍同一時間落下來,恐怕真的能將「盈水之光」給斬破!

「何人進攻我雲殿!」寧雨蝶沉著臉怒道,他們已經看見在結界之外有一位身穿素衣的女人。

當羅征看到那些巨劍的時候,頓時就想起來當年的司妙玲,轉眼他又看到了溪幼琴,臉色赫然大變,這時候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頓時朝著溪幼琴咆哮道:「你,給我住手!」

溪幼琴聽到羅征的聲音,臉上露出喜色,可是看到羅征怒氣沖沖的模樣,她的臉色頓時又黯淡下去了,這個男人從來沒有給過自己好臉色!

不過她還是住手了,手指輕輕一晃,所有的巨劍都消散在了空中。

寧雨蝶原本都已經打算動手了,她剛剛想在巨劍落下來前擊殺這個女人!不管這個女人是誰,敢於破壞雲殿的結界就是找死!

這些巨劍雖然厲害,雖然能夠破壞雲殿的結界,但是卻傷不到寧雨蝶,至少她有充足的時間繞開這些巨劍,找到空隙,出手擊殺這女人。

只是聽到羅征一聲咆哮后,那女人竟然真的住手了,寧雨蝶也有些詫異,羅征認識這女人?

溪幼琴咬咬嘴唇,盯著羅征問道:「你肯出來見我了?」

「你若是要見我,為何不讓通傳!」羅征惱怒的盯著眼前這女人,「你蠢的連腦子都不長?」

溪幼琴指了指那幾個守衛,「他們說你不在雲殿,我以為你躲著不肯見我……」

羅征回頭瞪了那些守衛,那些守衛頓時苦著臉說道:「羅征,羅征大人,我們也不知道您回來了!自然是這麼回答!」這些守衛剛剛可是嚇死了,倘若真的因為這事情,導致雲殿的結界被打碎,他們的罪過可就大了。

羅征哼了一聲,隨即盯著溪幼琴問道:「你找我幹什麼?」

眾人也是好奇,這女人找羅征幹什麼?

溪幼琴想了想后,隨後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大夢真人和幾位雲殿長老臉上的表情也很精彩,都是活了這麼多年的人了,他們大致能夠猜出來,多半是羅征處處留情,在外風流,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此前不久,大夢真人還見識了羅征抱著寧雨蝶的那一幕,就不知道今天是要怎麼收場了。

當然,頭疼的肯定不是他們,是羅征。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