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一次,楚展鵬想要用自己身為總裁的面子,做點權利控制的事。

到了三樓之後,楚展鵬接了個電話,原來是龍耀打來說也準備參加美食比賽,請他幫忙簽名,楚展鵬欣然同意。 掛了電話,楚展鵬沖著楚瑩萱嘀咕一句:「看到沒,你爸也是很有市場的。」連龍少爺都來要自己的簽名啊,多有面子啊。 楚瑩萱白了他一眼:「我就要姜老給我簽,爸爸你一定要幫我啊。」 父女二人

到了三樓之後,楚展鵬接了個電話,原來是龍耀打來說也準備參加美食比賽,請他幫忙簽名,楚展鵬欣然同意。

掛了電話,楚展鵬沖著楚瑩萱嘀咕一句:「看到沒,你爸也是很有市場的。」連龍少爺都來要自己的簽名啊,多有面子啊。

楚瑩萱白了他一眼:「我就要姜老給我簽,爸爸你一定要幫我啊。」

父女二人小聲嘀咕,走在前面的王可兒聽的一清二楚,她的面上閃過一抹同情,不過因為她走在前面,所以後面的二人並未看到她的神情。

王可兒將楚展鵬和楚瑩萱送進包廂便離開了去,包廂裡面的桌上,擺滿了豐盛精緻的菜肴。

此刻已經快中午了,二人早就餓得腹中打鼓了。

看到食物,剛剛碰到楚香君鬧的不快一掃而光。

姜崖子換了一身純黑色的棉麻服,整個人看起來精神抖擻,卻又透露著主廚的威嚴冷酷。

「楚總不好意思,剛剛見了個老朋友,耽擱了些時間。」姜崖子從門口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一邊走一邊道,完了邀請楚展鵬和楚瑩萱坐下用餐。

「姜伯伯好。」楚瑩萱乖巧可愛的跟姜崖子打著招呼。

姜崖子笑眯眯的點了點頭,吃了一小會兒,楚展鵬在楚瑩萱不斷的眼神催促下,拿出了楚瑩萱的推薦信請姜崖子幫忙簽個名。

望著楚展鵬遞過來的推薦信,姜崖子卻並未伸手去接,而是疑惑道:「今年的規矩改了你們不知道嗎?」

「哈?」楚展鵬和楚瑩萱面面相覷,改了什麼規矩?

「一個廚師只可以推薦一人。」姜崖子鄭重道。 還有這規矩?

楚展鵬和楚瑩萱都沒有仔細去看那一大堆的參賽規則啊,因為這些規則,在比賽當天也會宣讀的,提前去看簡直是浪費時間、精力。

楚展鵬面露尷尬,在楚瑩萱的眼神催促下,楚展鵬試探的問道:「姜老不會已經推薦了別人了吧?」

姜崖子聽了滿臉認真的點了點頭。

「是啊,推薦了一位很好的朋友。」

姜崖子此話一出,楚瑩萱頓時淚眼朦朧,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嗚嗚嗚,姜老居然已經推薦了別人了!

楚瑩萱憤憤的瞪了一眼楚展鵬,前幾天自己都說過來,可他好像在忙給哪個親戚轉學的事一直說沒時間沒時間,現在好了,姜崖子推薦了別人了,而且按照今年新的規矩,自己沒有機會得到姜老的推薦了。

這簡直是晴天霹靂!

楚瑩萱覺得今天出門真是沒翻黃曆,先是晦氣的碰上了楚香君,現在又倒霉的錯過了姜老的推薦。

感覺心情糟糕透了。

「呵,那看來我們來晚一步呢。」楚展鵬面上帶著尷尬的笑。

「確實有些不湊巧,應該先打個電話的。」姜崖子隨口道,楚瑩萱聽了心裡更加委屈。

自己的推薦信就放在包里呢,主動過來就是想著直接讓姜老把名給簽了的啊。

得知了對方的來意后,姜崖子又寒暄了幾句便找借口遁了,楚展鵬和楚瑩萱也無心美食了,兩個人繼姜崖子離開后不久,也告辭離開了。

車裡的冷氣開得十足,坐在上面絲毫感覺不到夏天的半分炎熱。

夏天對於捨不得用電的窮人來說是煎熬,可是對於富人來說,卻是個享受的季節。

這個季節,可以盡情的游泳,盡情的狂歡,盡情的感受夏天火辣的同時又在空調房裡高人一等極富優越感的享受著空調帶來的清涼舒適。

車上,楚瑩萱和楚展鵬皮膚的感覺是涼爽舒坦的,可是二人的心情卻十分低落。

因為,白跑了一趟。

楚展鵬覺得挺尷尬的,姜崖子心直口快,得知自己是要去找他簽名后居然還問了一句為什麼不讓自己簽了,楚展鵬當時那個尷尬,於是不得不親口承認了姜老的廚藝地位比自己高。

雖然這件事大家心中清楚的跟明鏡似的,可真說出口,卻始終有些不甘心。

知道是一回事,親口承認是另一回事。

楚瑩萱的心情也糟糕到極致,姜老的簽名沒有了,更讓楚瑩萱內傷的是,自己父親手裡那一票推薦名額,也被龍耀先打電話要了去。

原本的不屑呢,現在變成了求不得。

怎麼就這麼的湊巧呢?

如果早知道姜老已經推薦了別人,楚瑩萱說什麼也不會讓父親答應龍耀的。

雖然楚展鵬比不上姜老,可是在A市,楚展鵬論身份地位和威望,亦是不低。

現在好了,兩個最好的機會都被別人捷足先得了,楚瑩萱有些泄氣,這還沒開始比賽呢,就已經失去了先機了。

楚瑩萱的視線掃過車窗外面,當她的視線落在兩個熟悉的身影上,楚瑩萱立刻就讓司機停車,說是看到了自己的同學,過去打個招呼順便問問他們找了誰簽推薦信。 楚瑩萱的性子從來驕縱任性,她要做什麼,誰也攔不住。

「爸爸你們先回去吧,等一下我自己打車回去。」車停住了,楚瑩萱微笑著對楚展鵬道。

剛剛她還情緒低落,現在卻又幹勁十足的樣子,不愧是自己的女兒,越挫越勇。

楚展鵬心中對楚瑩萱的樂觀態度讚揚有加。

生活就是需要她這種百折不撓的頑強精神啊,不過是沒有姜老的簽名,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嘛。

想到此,楚展鵬打開自己的錢包,從裡面掏出了一張銀行金卡。

「拿去買點東西讓自己開心點。」楚展鵬豪邁的遞出了卡,楚瑩萱驚喜的接過。

「謝謝爸爸,你最好了。」楚瑩萱吧唧就在楚展鵬臉上親了一口,然後一把抓過卡,歡天喜地。

望著楚瑩萱開心的像只鳥兒般,楚展鵬眼中帶著微笑,跟她揮手拜拜。

車子駛向遠方,楚瑩萱卻還舉著那張金卡親了又親,顯然極為開心。

這一幕,落入不遠處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原本清澈的眼睛立刻因為憤怒變得通紅。

「她,她……」

喬山捏緊了拳頭,口中呢喃著,眼裡是不敢置信。

他身後的兄弟們忙拉住了憤怒的即將失去理智的他。

「誤會,說不定是誤會呢。」****安慰他。

喬山憤怒咆哮:「哪裡有什麼誤會,我親眼所見,她親了那個老男人一口。」

從上初一,喬山就一直暗戀楚瑩萱,為了楚瑩萱,喬山做了許多事,甚至之前還因為她一句話就去為難那個叫楚香君的,可是,楚瑩萱就是這麼報答自己的嗎?

喬山從未在楚瑩萱面前表露過家世,所以,楚瑩萱骨子裡其實是看不上自己嗎?

為了錢,她居然大庭廣眾下親了那個老男人一口,然後坦然的就從那老男人手裡拿過了金卡。

那個男人老的都可以當她爸爸了,楚瑩萱居然是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嗎。

喬山的小弟****和馮來來拽著猶如暴怒獅子的喬山,不住的安慰。

「說不定是誤會。」馮來來安慰道。

喬山直接甩開了他:「等我過去問清楚就知道是不是誤會了。」如果楚瑩萱是這樣的女人……

喬山氣勢洶洶的就要過去質問楚瑩萱,卻見著她跟歡脫的鳥兒似的,收好了銀行卡,走到廣場中央,伸手就攔住了一對情侶。

「楚香君!」楚瑩萱臉上帶著笑,眼眸深處卻泛著冷酷無情的光芒。

她戲虐的望了一眼楚香君身旁的大胖子,語氣調侃道:「你男朋友嗎?」挺恩愛的樣子嗎,剛剛那胖子一副妻管嚴的樣子,對楚香君言聽計從的樣子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就這顏值的胖子,都可以跟豬八戒稱兄道弟了,也只有楚香君這種重口味才看得上。

月輪正因為花光了錢的事不住跟楚香君道歉,同時求她給自己點生活費呢,結果就衝出來一個女子開口不說人話。

男朋友?

還是楚香君的?

楚香君沒瞎,自己更沒瞎好嗎,眼前的這個問話問的跟白痴一樣的女人一定一定是個瞎子吧。 楚香君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上楚瑩萱,望著她笑得一臉邪惡的樣子,楚香君的嘴角微微上揚,黑白分明的眸子注視著楚瑩萱,裡面似帶著一絲淺笑。

被楚香君這樣意味深長的目光盯著,楚瑩萱莫名其妙。

「你這樣看著我幹嘛,該不會是怕我去告訴爸爸吧?」楚瑩萱眼裡閃過一抹得瑟。

「你敢談戀愛,還怕我給爸爸告狀嗎,爸爸根本就不會管你的,反正他從來都沒有管過你不是嗎?」

楚瑩萱一邊說,一邊從她的公主風的粉色小手提包里掏出那張金燦燦的銀行卡在楚香君面前晃了晃。

「看到沒,信用支付額度兩百萬的金卡,爸爸給我的,讓我隨便花。」

楚瑩萱此話一出,月輪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的望著楚瑩萱手中的金卡。

可以支付百萬的銀行卡,這簡直就跟宗神國的晶卡一般嘛。

兩百萬耶,月輪來到現代后還沒見過這麼多錢呢,就在剛剛,他還在為一千塊的生活費跟楚香君求爺爺告奶奶呢。

月輪的反應,楚瑩萱盡收眼底,她的心中不由得對月輪更加鄙視。

胖子也就算了,居然還是個窮鬼,不過是張兩百萬的卡,瞧他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楚瑩萱鄙視的望著月輪,月輪也疑惑的打量著楚瑩萱。

聽眼前這個女子的口氣,她似乎跟楚香君是姐妹關係啊。

不過她和楚香君長得也太不相像了吧,而且,智商差距也好大啊。

她在這裡是拿了自己老爸的卡來楚香君面前耀武揚威了嗎?

這有什麼好得瑟的啊,又不是靠自己本事,如果單說個人能力,楚香君都月入六位數了呢,而且她做的東西那麼好吃,將來別說百萬了,就是千萬也不在話下。

楚瑩萱跟楚香君簡直沒有可比性嘛!

感受到月輪眼裡的不屑,楚瑩萱把他的反應當做是羨慕嫉妒恨,為此,楚瑩萱整個人更加得意。

楚香君跟自己比,註定就是個失敗者。

雖然她長得比自己稍微好看了那麼點,可是她註定只能過平凡且低賤的一輩子,瞧瞧她找的男朋友,又窮又胖又心裡扭曲,看到別人富裕眼裡還流露出鄙視神情,簡直就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典型教材,這樣的人,將來能有啥出息啊。

楚瑩萱拿出卡在楚香君面前晃了又晃,可楚香君從頭到尾看都沒去看她手裡的卡,而是淡淡一笑,問道:「你去找姜老簽名了?也準備參加美食比賽?」

楚瑩萱一愣,她怎麼也沒料到,楚香君就這般生硬的直接轉移了話題。

說到簽名,簡直就是楚瑩萱心中的痛。

不過在楚香君面前,楚瑩萱保持著傲嬌公主的模樣。

她隨手將卡收入到自己包包里,用嘲諷的眼光盯著楚香君:「那是當然,姜老聽到我也要參加美食比賽,立刻就幫我簽了名呢。」

楚瑩萱白了一眼楚香君,「沒想到你消息倒是挺靈通的嘛,打探這麼多,卻還裝作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楚香君,沒想到你人現在變得這麼虛偽啊。」楚瑩萱諷刺道。 楚香君聽了楚瑩萱的諷刺,半點兒也不生氣,反而似笑非笑的感慨了一句:「噢?姜老親自幫你簽了名字呀。」

那話說的意味深長,楚瑩萱聽了心中虛得緊。

怎麼莫名有種謊話被人識破的尷尬感?

但楚瑩萱想到楚香君什麼身份,自己即使撒了謊,她也不會去跟姜老求證。

所以,楚瑩萱得瑟傲嬌的繼續裝逼:「那是當然,姜老對我的廚藝誇讚有加,自然要幫我當這個推薦人了。」

「對你的廚藝誇讚有加?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上次我們在菜市場的生菜比賽啊,當時你雖然出陰招贏了比賽……」

楚香君和楚瑩萱你來我往的對話,聽得月輪莫名其妙。

烈日當空,月輪熱得一身汗,可楚瑩萱和楚香君兩個人,卻毫無察覺似的,彼此凝望著,你說一句,我回一句,一來二去,彷彿這世界都跟她二人無關。

「唉,說來還是要感謝你,才讓姜老看到我的廚藝精湛,讓我這麼輕易的就得到了姜老的親自推薦,你知道有姜老的推薦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今年的美食比賽,我會得到一個絕佳的經營位置。」

美食比賽是集比賽與銷售為一體,通過銷售量來判定比賽成績。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會費盡心思的要找最有聲望的推薦人,因為推薦人的身份地位越高,他推薦的參賽者就能獲得十字路口等最絕佳的地理位置參加比賽,起點就已經快人一步了。

楚瑩萱得瑟傲嬌的故作感慨,讓楚香君終於忍不住,「噗嗤」一聲就笑出了聲。

楚瑩萱莫名其妙,楚香君這是在笑啥?

自己說的話裡面有笑點的存在嗎?

楚香君看了看一臉茫然的楚瑩萱,故作鎮定的淡淡道:「可是今年的比賽改了規則耶,一個推薦人只可以推薦一名參賽選手。」

聽到楚香君這般說,楚瑩萱一愣神,心道:楚香君難道也要參加今年的比賽嗎,怎麼規則知道的這麼清楚?

「哼,難道你也要參加比賽嗎,你有推薦人么。」楚瑩萱不屑道。

以楚香君的身份背景,只怕找到的推薦人也是那種二三流的小店廚師,這樣的參賽者,在第一關就已經被淘汰了,因為他們會直接被分到最外場的位置,想要在外場的位置完成銷售額,這樣的奇迹在歷來的美食比賽上,還沒有出現過呢。

「有啊!」楚香君微微一笑,一雙眸子神采飛揚。

楚瑩萱再次愣神,楚香君都找到了推薦人嗎?

「誰啊?」楚瑩萱狀似隨意的問道,心裡卻緊張的要死——楚香君的推薦人會是誰呢?

楚香君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她,說出了一個讓楚瑩萱震驚無比的名字:「姜崖子」。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現場的氣氛沉默了足足十幾秒。

忽然,楚瑩萱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楚香君,你這吹牛的本事見長啊,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嗎,你說你的推薦人是姜老,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今年姜老推薦的是他的一位老朋友啊。」楚瑩萱說到此處,立刻捂住自己嘴巴。

自己一時得意忘形,怎麼把實話給說出來了。 「我就是他的那位老朋友啊。」楚香君摸了摸鼻子,說得滿臉認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