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銀面羅剎這就死在毒霧中?應該沒那麼輕易死吧?」

江誠目光一閃,也是毫不猶豫轉身就走,梯雲縱施展開來高來高去,速度比之陳木還要快。 瞬間,先前還圍攏而來看熱鬧的人眾,皆作鳥獸散。 什麼美女,死後不過紅粉骷髏,不談感情的話,那也就是個炮架子或者一副好扶手,大難當頭,除了個別制杖的,誰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人? 經過了毒魁這一遭小插曲

江誠目光一閃,也是毫不猶豫轉身就走,梯雲縱施展開來高來高去,速度比之陳木還要快。

瞬間,先前還圍攏而來看熱鬧的人眾,皆作鳥獸散。

什麼美女,死後不過紅粉骷髏,不談感情的話,那也就是個炮架子或者一副好扶手,大難當頭,除了個別制杖的,誰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人?

經過了毒魁這一遭小插曲,江誠等人入山的速度就更是加快了。

荊棘毒林內似乎也已非安全之地了,連毒魁都出來了,今天這一場惡戰或許還會驚動一些隱藏的妖獸,不宜久留。

那原先毒魁死去之地毒霧繚繞,也已是生人勿進。

江誠離去的時候,腦海還一直在想銀面羅剎的事情。

他倒不是對於對方那兩條很長的炮架子感興趣,只是回想對方那與毒魁戰鬥的經過,劍法的破壞力,身法的速度,再對比自己的實力,便大致分析出了一些訊息。

1:以銀面羅剎女這種實力在真氣境中都頂尖的高手,劍法的破壞力,其實也並沒有誇張到毀山斷河的地步,大概處於輕易即可開碑斷石的階段,不過一劍的殺傷,也足以秒殺他。

2:一套好的兵刃,對於戰鬥力的加成實在太高了,銀面羅剎女方才一手持蕭,那蕭進攻時自攜詭異音律,影響毒魁戰鬥判斷。一手持寶劍,那寶劍破開毒魁堅如金剛的身軀輕而易舉,若換做凡兵,效果恐怕大打折扣。

「想來羅剎女剛剛所持的兵刃,便都是凡兵之上所謂的利器級別的兵刃了。」

江誠心裡思詢,目光在張凡等人身上所攜帶的兵刃上停頓了一下。

他相較於這四人,還是略有差距的。

雖然所學的厲害功法,在很大程度上拉近了差距,甚至超越,但若是對方手持兵刃,威脅性也就將大增。

內氣境的武者,還是處於最低級的層次。

這種層次的武者,會使一名兵刃,可比只擅長赤手空拳的戰鬥力要強多了,尤其是所持兵刃還是利器級的。

目前而言,江誠除了會兩門厲害的內功,也就只會些粗淺的拳腳功夫,實際戰力也並不算強。

這大概也是張凡等人明知他輕功好、實力也行,卻仍舊沒有當做太大威脅原因。

「嗯……此行結束后,我就想辦法弄到《天下第一》里另外一門神功——雄霸天下阿鼻三刀,那麼也就彌補了短板。」

江誠心裡思詢。

當天夜裡,一行人就在天秀峰找了處安全地點露宿。

日租:一日老公不打折 第二天清晨便又繼續出發,沒多少波折便趕到了盪雲山附近。

到了這裡,已漸漸出了鬼毒河的範圍,接近了魯劍書院的勢力範圍。

廣源提醒道,「盪雲山附近經常就有魯劍書院的那幫窮酸出沒。

這幫虛偽傢伙沒少跟我們起摩擦,待會兒如果遇見了就小心點兒,見勢不妙必須先下手為強,不過能避還是就避開,強龍不壓地頭蛇。」 「歡迎林沖加入諸天武修聊天群!」

「歡迎王四叔加入諸天武修聊天群!」

「歡迎白展堂加入諸天武修聊天群!」

「歡迎蕭咪咪加入諸天武修聊天群!」

……

一連消耗了今天的四十點活躍值,江誠又拉了四名一星武者加入到了群內。

頓時,群里的群員已經超過了十人,算上他自己,便是已有了11人。

群消息提示,在這時傳來,僅他這個群主可見。

「群消息:恭喜群主,諸天武修群的群員數量滿足10人,您的群主許可權等級從Lv1提升到了Lv2,等級提升帶給您如下特權:

1:您的每日活躍值上限提升到了80點;

2:所有群員的活躍值上限提升到了80點;

3:開啟群抽獎功能,您將具備每一月一次的群抽獎機會,抽取物品以群員所處世界綜合資源來論。」

許可權提升了!

江誠看到新增的特權,瞬間心情就是大好。

每天的活躍值上限提升了不說,所有群員的活躍值上限也跟著提升了,而且還多了群抽獎的機會,這簡直是爽爆了。

「很好,如果我現在繼續招兵買馬拉人,把許可權提升到3級,那麼還會有什麼新特權呢?」

江誠藏在樹蔭里,拿著手機暗想。

但很快,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很誘人的念頭。

繼續將他的群主許可權提升到3級,需要群內成員滿足三十人,現在還缺19人。

理論而言,以他如今每日可獲得的活躍值,天天拉一些最墊底的一星武者進群的話,也只需要不到三天的時間,就可以令群主許可權直接提升到3級。

但是……

江誠看了一眼現在的群內群員上限,僅有三十人,不禁無語。

聊天群的確是有人員上限的設置,不過一般的普通群上限都是200人。

但現在這個特殊的諸天武修聊天群,群員上限乾脆就只有30人。

而且目前,江誠還沒研究出如何踢人的方案。

也就是說,如果他繼續拉一些很菜的一星武者進群的話,即使群主許可權升級了,如果群員上限沒有變化的話,那麼這金手指也就被他玩廢了。

畢竟,一星武者再多,也只能說在現在給他帶來一些幫助。

以後,隨著他實力提升了,必須要更高階的武者,才能給他帶來更大的利益好處。

從長遠來說,肯定是要留一些群空位給其他高階武者的,以備不時之需。

但不拉人進群,卻又無法升級群主許可權。

江誠思前想後,決定現在就這樣了,群許可權到2級也夠用了,犧牲將來新群員的空位,提前升級群主許可權,不能說絕對錯誤,但很大幾率可能就是愚蠢的選擇,無異於殺雞取卵。

「這裡是哪裡?我的意識怎會出現在這樣一個詭異的空間,是哪位高人跟我王四開玩笑?可知曉我侄兒王林?」

這時,群里剛剛拉進群的王四叔已經開始說話,完全表現出了作為一個萌新群員的懵逼。

江誠一笑,「小四,別大驚小怪,這是諸天武修聊天群,你侄兒王林,老夫以後也會拉進群里,現在想來,他應該是去往了羅天星域。」

王四叔,《仙逆》世界里的主角王林的四叔,乃是當初引薦王林走上仙路的人物,後來王家被藤家老祖所滅,此人卻是詭異消失。

不過通過諸天武修聊天群,江誠卻是無意間發現此人,將其拉入進群內,這等於也是和《仙逆》世界也有了一絲聯繫。

江誠此話一出,頓時將王四叔給嚇了一跳。

他雖然實力不強,但身後背景卻極為神秘強大,因此才逃過王家滅門一劫,也很清楚自己侄兒現在有多強大。

沒想到這個叫神運算元的傢伙,一語便道出自己侄兒現在所在之處,莫非是哪位第三步的大能在跟他開玩笑?

「神運算元……?難道……這傢伙是天運子?」王四叔驚疑不定。

「什麼狗屁諸天武修聊天群?你們的聲音是怎麼出現在老娘腦子裡的,都跟老娘開什麼玩笑?信不信老娘找到你們玩死你們?」

蕭咪咪這會兒也在群里發言了,一貫的獨特性格,語出驚人。

這位《絕代雙驕》世界里惡人谷十大惡人之一的人物,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才女。迷死人不償命,但實際年齡比表面看到的臉蛋多個十年吧!

對於此女的事迹,江誠也了解一些。

此女本來受雇於人,去破壞別人的家庭,沒想到反而愛上了魏無天,事成后離開真愛,自暴自棄,一生專以作弄男人為樂,情夫無數。殺人多不動手,要別人心甘情願自己送死。

「蕭娘子何必這麼大火氣,進了老夫這聊天群還想要出去的有很多,但待上一段時間后還想走的,卻就基本沒有了。你一生以作弄男人為樂,卻不知現在是否已遇見魏無天?」

江誠笑眯眯在群里發言道,視線又看了一眼樹蔭下另一邊的幽深密林方向。

現在他已是處於盪雲山內。

根據分工,他負責在這一小片區域等候,一旦雪蝴貓在張凡等人驅趕下躥來此處,就交由他施展輕功迅速追捕。

此時,處於惡人谷內的蕭咪咪猛然一驚,險些被江誠這一句話嚇得炸毛。

「你怎麼知曉我……不對,你到底是什麼人?」

江誠看著驚疑不定的笑眯眯,笑而不語。

群內,這會兒其他人也都冒泡。

「呀,有新人入群啊。新人好啊,還是個美女,快爆照。」

這是茅十八說的,學得江誠曾經聊天時說的話,很怪異。

武松:「林大哥,沒想到你也被神運算元前輩拉進群了啊,這真是太好了,以後兄弟我可以隨時和你促膝長談了。」

林沖愕然:「你是武松兄弟?真的是你?不是哪個混蛋假冒的?」

古三通:「煩,真是煩,天天就有一群蒼蠅在廢話,老子真想吃光了你們。」

朱無視:「恭喜神運算元前輩,您以大神通組建的這個諸天武修聊天群,現在規模是越來越大了。」

朱無視這會兒有些心驚。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這段時間他利用護龍山莊的情報系統,把群里的一些人都調查了一遍,甚至還親自去了一趟天牢九層見古三通。

最後他吃驚的發現…… 朱無視吃驚的發現,古三通還真的是也跟他一樣,被拉進了諸天武修群。

而其他一些群友,他在根據對方聊天時所提供的訊息逐一查找,卻震驚發現找遍整個中原,都找不到這些人。

再根據對方聊天時透露的訊息分析,那麼很有可能,這個諸天武修群,顧名思義,還真是如神運算元所說的那般,要聚集諸天所有世界的武者。

這樣的能力,已超出朱無視的想象範疇,使得他敬畏更盛,一些野心,也都不禁悄悄掐滅。

原本朱無視以為,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做上皇帝,那就擁有一切,掌權天下。

但諸天武修群的出現,卻是顛覆他的世界觀和人生觀,讓他的眼界心態也不知不覺是發生變化。

相較於諸天世界,一個小小的中原皇帝,算得了什麼?

做一個小小的皇帝,又算得了什麼?

原來他一直以來的野心,卻是這麼渺小!

「@朱無視,老夫需要你去幫我做一件事,此事做完之後,老夫便告訴你天香豆蔻的下落,甚至在做此事之前,交給你《金剛不壞神功》也沒什麼。」

江誠在群里@朱無視私聊道。

這種@群員就可私聊群員的功能,也就江誠這個群主才擁有,可以私密一個人與其交談,卻不讓其他人聽到。

同時,群員的回復,也會形成一種私聊的模式,直到江誠這邊自己解除這種私聊模式。

其實在原著世界中,無論是《吸功大法》還是《金剛不壞神功》,都是古三通最先得到的,後來他雖然將《吸功大法》給了朱無視,卻保留了《金剛不壞神功》,並且誆騙朱無視,修鍊此神功必須是童子身才行,且一生之中只能施展五次,一旦超過五次,便將暴斃。

古三通此人也是頗有心思的,不禁誆騙了朱無視,後來更是誆騙了成是非。

朱無視何等人,後來自是便發現了其中蹊蹺端倪,想要得知功法秘密,可惜古三通精明得很,在天牢之中被關押多年,為防隔牆有耳也是不曾說出口訣,連傳授成是非都是直接灌頂傳功。

江誠願意給朱無視神功,可以說也是正中對方下懷。

此時,群里其他一些群員正七嘴八舌聊得火熱,古三通則暴躁得咆哮嘶吼。

而朱無視,他在聽到江誠的聲音,尤其是聽到「天香豆蔻」這四個字,便是不由大吃一驚。

「什麼,前輩?您說您知道天香豆蔻的下落?天香豆蔻在哪?您快告訴我。」

朱無視語氣激動,感覺整個心臟都要炸了。

天香豆蔻這四個字,就像是一道魔音,徹底拘攝住了他的心。

多年之前,為了救心愛的女人「素心」,他壓下野心,放棄藩地,削王為侯,但到了最後,他想要和「素心」成親這一點點小小的要求,都沒能實現。

他做夠了棋子,受夠了任人擺布的生活,他要做那個下棋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而素心,是他最重視最重視的一個女人,甚至比皇權比整個天下還要重要。

時不與我朱無視。

他收斂野心幾十年,一直都在尋找天香豆蔻的下落。

現在江誠竟然說知道天香豆蔻的下落,一下子就將他多年來渴望的願望放到最大。

江誠聽到朱無視這激動的語氣,不由是心中一笑。

此人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梟雄,甚至某些時刻無情無義,而且還虛偽無常,但終究也是個人,是人就有慾望,有弱點。

他剛想在群內繼續說話,驀地聽到遠處山林之間傳來的一聲穿金裂石的長嘯,不由猛地心神一緊,忙收起手機一個飛竄掠出樹蔭。

「江師弟!!」

遠處密林,許五連同陳木二人的身影齊齊出現,皆一左一右緊緊攆住一條灰白影子,不時手中還投射出暗器。

但見那灰白影子速度絕倫,躥行在二人前面,卻是有些狼狽的模樣,行動之間略有滯澀,似是受傷。

「雪蝴貓。」

江誠看到那迅速躥來的灰白影子,眸光驟然一亮。

嗖地一下,他身形瞬間就沖騰而去,血佛掌法猛然拍向那灰白影子。

轟——

一股無形氣勁裹挾無比強大的壓迫力轟然砸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