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雲看我嚇成這樣竟然笑了起來,看他那副賤賤的樣子,我真想給他兩巴掌。不過想想有一隻貞子一樣的東西爬過來了,我終究還是忍了,連忙退到了柳青雲後邊。

這時候那傢伙已經爬的離我們很近了,柳青雲看起來並不害怕,他緩緩地走了過去,並且蹲下身子來仔細的看那個爬過來的女的。 “她不是鬼?”我忽然反應過來問柳青雲。 “當然不是。”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柳青雲站起來搓了搓臉說,“她就是林子欣。” “什麼?”我被這句話驚得差點跳了起來,我連忙

這時候那傢伙已經爬的離我們很近了,柳青雲看起來並不害怕,他緩緩地走了過去,並且蹲下身子來仔細的看那個爬過來的女的。

“她不是鬼?”我忽然反應過來問柳青雲。

“當然不是。”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柳青雲站起來搓了搓臉說,“她就是林子欣。”

“什麼?”我被這句話驚得差點跳了起來,我連忙衝過去看了一下趴在地上的那個女的,她低着頭,加上頭髮擋着,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臉。

我蹲了下來,然後伸出顫抖的雙手慢慢的擡起了她的臉。

第一眼看到這張臉的時候,我差點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張臉太老了,看起來就跟一個五十歲的老太太似的。

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看到了熟悉的輪廊,看出了林子欣曾經的的影子。

一個人不論如何蒼老,他臉上的輪廊是不會有太大變化的,可是這張臉,怎麼可能是林子欣?她怎麼會變成這樣?竟然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

如果說這是林子欣的媽,我倒是更容易接受一些。

我轉頭看了柳青雲一眼,說“你在跟我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是林子欣?”

說完我眼淚直接就出來了,我知道柳青雲說的是真的,我只是接受不了,她竟然一轉眼就老了?怎麼能這樣?她才二十幾歲,正值花季少女,卻變成了一個五十歲的老太太,這是何其的殘忍?

我竟然找不出一個不讓自己流淚的理由,我寧願變老的那個人是我,爲什麼是她?她只是個局外人。 我感覺我真的要瘋了,這種負罪感我承受不起,上次林子欣就因爲我瘋了那麼久,這纔剛好了沒幾天,她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是我害了她,她這輩子就這麼毀了。

我蹲在地上用力的揪扯着自己的頭髮,我想用疼痛來緩解這種發自內心的壓抑和自責,我真的恨我自己。

林子欣爬了過來,她費力的擡起手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後就那樣仰着頭和我對視。

一滴淚從她眼角滾了出來,沿着她的臉頰慢慢地往下滑,她流淚了,不是哭,是那種絕望到極點而流出的淚。

她本來那麼漂亮,那麼年輕,充滿着活力,忽然一下子變成這副蒼老的模樣,她怎麼能不絕望?

我不由自主的攥緊了拳頭,指甲都深深摳進了肉裏面,火辣辣的疼。

我憤怒了,可我無能爲力,我不能讓她變回年輕的模樣,我寧願拿我的青春去換,可是換不了。

“這不怪你。”林子欣說着衝我搖了搖頭,她的聲音都變得那麼沙啞。

柳青雲也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用自責了,現在自責也沒有用了。”

“都怪你。”我甩開了柳青雲的手,憤怒的吼了起來,“我太相信你了,你說什麼我都信,可是現在呢?她變成了這樣?你看看。”

“是的,我疏忽了,可現在你怪我也沒有用,已經這樣了。”柳青雲說完攤了攤雙手,然後他轉過身去了。

我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了,我找不出理由推卸責任,柳青雲說得對,已經這樣了,怪誰都沒有用了。

我把林子欣從地上扶了起來,她變成這樣是因爲我,我想我應該對她負責,我必須照顧她。

不過我心裏還抱着一絲僥倖,我問柳青雲,“有沒有辦法讓她回到年輕的時候?”

“理論上是有的。”柳青雲揉了揉眉頭說,“她一下子變的這麼蒼老,肯定是老頭子抽去了她的生命力,最起碼是二三十年,我想現在老頭子已經變了一副模樣,如果找到他,應該可以把他從林子欣身上抽去的生命裏抽回來。”

“那我們快去找他。”我一聽就開始催促柳青雲。

“你先別急。”

“我能不急嗎?”我打斷柳青雲的話吼了出來,這時候我真的有點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你着急有用嗎?你知道他在哪裏嗎?你知道他是怎麼抽走林子欣那幾十年生命力的嗎?”柳青雲瞪着眼睛連續問了我好幾個問題。

我忽然無言以對了,是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忽然開始痛恨自己是普通人,我爲什麼不知道?

“好吧。”我平復了一下心情說,“你說怎麼辦?”

“先進去看看,剛纔林子欣就是從這裏爬出來的。”柳青雲說着用下巴指點了一下走廊的盡頭。

那裏其實就是藏着靈魂轉生臺的那個房間,剛纔林子欣就是從那個房間裏爬出來的,不過我之前產生了幻覺,卻看成了一堵牆。

柳青雲當先就走了進去,我也扶着林子欣跟了進去。這個房間的佈置和以前一模一樣,沒什麼變化。

看了一圈之後,我什麼都沒有發現,不過柳青雲卻盯着靈魂轉生臺中央的一個凹槽一直看。

我湊過去看了一下,發現那個凹槽是正方形的,就巴掌那麼大一塊,感覺之前應該是用來鑲嵌什麼東西的,如果嵌進去一個小方塊,那就看起來完整了。

看了一會之後,柳青雲眯着眼睛說,“我就說他怎麼能夠隨便抽去一個人幾十年的生命力,原來是藉助了靈魂轉生臺。”

聽到這裏我感覺有點奇怪,問他,“靈魂轉生臺不是用來讓人靈魂轉生的麼?怎麼可以用來抽取別人的生命力?”

劉青雲搖了搖頭說,“這東西的妙用,可不止讓人靈魂轉生那麼簡單,這是靈魂轉生臺,堪稱世間奇蹟。”

“那我們要讓老頭子把林子欣的生命力還回來,是不是也要藉助靈魂轉生臺?”

“你這次說對了。”柳青雲用指頭指了指我,然後圍着靈魂轉生臺轉了一圈說,“也只有這世間的奇蹟,才能不斷創造奇蹟,不過可惜,靈魂轉生臺缺失了最重要的東西。”

說完柳青雲指了指中間的那個凹槽,他說,“我不知道這凹槽裏面以前鑲嵌的是什麼,但我想那東西肯定至關重要,可惜它被人拿走了。”

“不對。”我搖了搖頭說,“這個凹槽應該以前就有吧?我記得上次就看到過。”

“對。”柳青雲點了點頭說,“所以那東西不是老頭子拿走的,我想應該在他發現靈魂轉生臺之前,就已經有人拿走了最重要的東西,所以他才嘗試了十幾年都沒能讓自己靈魂轉生成功。”

“那就說明這靈魂轉生臺沒有奇異的能力啊?老頭子怎麼還能借助靈魂轉生臺抽走林子欣的生命力?”

“這個我也不知道。”柳青雲搖了搖頭說,“不過我們如果想讓林子欣重回年輕的時候,就必須找到那東西,我想老頭子已經發現了,他肯定也去找那東西了,絕對不能讓他先找到。”

“可那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找?”我皺着眉頭問柳青雲。

“這個確實有些麻煩。”柳青雲揉了揉眉頭說,“我們先送林子欣回去吧,然後我找人查一下這棟樓裏面死掉的所有人的名單,我想其中有一個肯定是造就靈魂轉生臺的人,因爲他既然已經靈魂轉生成功了,我想屍體肯定會留下,如果找到收拾他屍體的人,我想應該就可以找到那東西了。”

我聽完後點了點頭,柳青雲說的這個辦法確實行得通,不過想想肯定非常費時又費事,但現在也沒的選擇,這應該是唯一的辦法了。

等我和柳青雲帶着林子欣出去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我直接就把林子欣送去了醫院,他現在身體衰弱得厲害,需要在醫院調養一段時間。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我給林子欣的老爸打了電話,讓他來醫院照顧林子欣,因爲我還要和柳青雲去尋找靈魂轉生臺上面的一樣東西,根本沒時間照顧林子欣。

林子欣的老爸倒是很疼林子欣,我打了電話讓他來醫院,他一聽都快急瘋了,直接就趕了過來。

我是第一次見林子欣的老爸,他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跟現在的林子欣一比,林子欣看起來反而比她爸要老很多。

我不知道他們父女倆在這種情況下見面會是怎樣的一幅場景?我沒有勇氣,也不敢去看,所以我直接就離開了。

一晚上沒睡覺,我眼睛疼得厲害,但這時候根本不能睡,我也不可能睡得着。

從醫院出來我就給柳青雲打了電話,問了一下他查的怎麼樣了?他說差不多已經知道了,讓我回去再說。

我一聽這麼快就有了進展,難免有點差異,不過我也來不及想那麼多,直接打車就回去了。

我回去的時候柳青雲正在電腦上看資料,見我回來他就招呼我過去,然後指着電腦上面的一份檔案說,“這是二十幾年前死在這棟樓裏面的兩個人,所有的離奇死亡事件,都是在這兩個人死了之後纔開始的,我想他們應該就是造就靈魂轉生臺,並且成功轉生的人,就算不是,那也有一定的關係。”

我沒有回答柳青雲,而是開始仔細的看那份資料,這資料上寫的時間是二十二年前,死掉的那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叫柳林楓,女的叫顧如煙,下面還附帶着死亡後的照片。

當我看到照片裏的那個男人時,我徹底震驚了,這個男人我竟然見過,不對,應該說我見過他的畫像,正是小薇黑白畫中的那個男人。

我的思緒一下子就混亂了起來,爲什麼這個男人會經常出現在小薇的夢中?小薇的年齡應該跟我差不多,而這個男人二十二年前就已經死了,他們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人,小薇怎麼會夢到他?難道這人是她老爸?

那麼小薇來到這棟樓裏面的原因,就有些耐人尋味了,他該不會也是衝着這個人來的吧?

我感覺事情變得很複雜了,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我只好暫時把這個問題拋在了腦後,然後我開始繼續往下看。

那個女的長得很漂亮,即使死掉了,依舊那麼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竟然感覺那女的有點面熟,不過我確定我從來沒有見過她。

有時候男的看到漂亮女的,都會感覺有點面熟,這是潛意識裏的一種錯覺,因爲他會把這個漂亮的女的往自己認識的,甚至可能是有過感情糾葛的女的身上聯想,但我現在的情況,很顯然不是,我並沒有聯想,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種面熟的感覺?

就在我思索的時候,柳青雲忽然在我後腦勺上面拍了一巴掌,說“讓你看資料,你盯着照片上的美女看個鳥啊?”

“我這不是在看呢麼?”我說這有些尷尬的摸了摸後腦勺,然後開始繼續往下看。

資料下面說這兩人死亡原因不詳,最後也沒有查出來到底是怎麼死的,似乎就這樣不了了之了,不過屍體卻是有人認領的,那個認領屍體的人叫柳七七,資料上面還附了那個人認領屍體時的簽名照片。 看完之後我有些疑惑,就問柳青雲說,“這些資料恐怕是機密吧,一般人根本搞不到,也沒有過新聞報道,你是怎麼找到的?”

“這個你不用管了,我找人查的。”柳青雲擺了擺手說,“現在既然知道了認領屍體的人,我想那東西應該就在他手裏,我已經託人去查那個人的資料了。”

柳青雲話剛說完,他的扣扣上就提示收到一份郵件,我看到發件人署名是霍燚。

柳青雲直接就點開了郵件,對方發過來的果然是柳七七的資料,也就是認領屍體的那個人。

讓我感到意外的事,柳七七這個人竟然是男的,而且已經五十八歲了,一開始看簽名我還以爲是女的,也沒想到他的年齡有這麼大。

柳青雲直接略過了上面的信息,翻到了最後的住宅地址,上面寫着和平街新家園別墅區3號別墅。

我一看這傢伙竟然住的還是別墅,看樣子是有錢人。

柳青雲直接就關了電腦,說趕快行動,別讓老頭子搶在前面。

臨出門的時候柳青雲從櫃子裏拿了一沓錢,看到這裏我纔想起來問了一下他這筆錢的來歷,他說是老頭子給我們留下的,隨便花。

重生棄少歸來 對於我這樣的窮逼來說,隨便花應該是我的終極夢想吧,現在可算是實現了。

我和柳青雲出門之後直接打車去了柳七七的住宅地址,好在和平街離我們這地方並不遠,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下車之後我和柳青雲站在別墅區門口看了看,這片別墅在我們這座城市來說,還是很豪華的,想來絕對價值不菲,我想能夠住得起這種別墅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吧。

我和柳青雲在別墅區轉了一會,很快就找到了3號別墅。這座別墅和其他的別墅一樣,白色的圍牆,黑色的大鐵門,圈着一座造型華麗的小樓,旁邊還有低矮的連體小屋,兩邊則是草坪和花園。

別墅的大門是開着的,門口也沒有保安,不過我和柳青雲都沒有急着進去,而是在門口轉來轉去的的打量了一會,最後確定真的沒有什麼危險之後,我和柳青雲才走了進去。

我們這麼小心謹慎當然是有道理的,如果老頭子先我們一步找到這裏,那我們貿然進去遇到危險的可能性會很大。

我和柳青雲穿過兩邊的草坪,直接走進了別墅,裏面的客廳裝修的比較懷舊,傢俱大都是木製的,周圍的牆壁上還貼着幾幅山水畫,顯得古香古色。

不過這別墅裏邊給人的第一感覺並不舒服,很空曠的那種,一個人影也看不到,大白天的,多少有點冷清。

柳青雲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摸着下巴說,“這別墅的主人應該很有錢。”

“你不是廢話麼?一般人怎麼可能住得起這樣的別墅?”我說着翻了翻白眼。

“不是別墅的問題。”柳青雲指了指牆上的那幾幅山水畫說,“這幾幅畫其中隨便一幅,都能買下這套別墅了。”

“你開玩笑吧?”我撇了撇嘴說,“我雖然不懂畫,但好歹念過幾年書的,你就別忽悠我了。”

對於字畫藝術這一方面,我確實一起竅不通,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柳青雲說這裏隨便一幅畫都能買下這套別墅,我是真不信,要知道這套別墅的價值最起碼也是千萬以上,就算這別墅的主人真有錢收藏了價值上千萬的山水畫,那也絕對不可能就這樣隨隨便便掛在客廳裏邊吧?

看我不信,柳青雲就指了指其中一幅山水畫說,“你知道這幅畫嗎?這是中國著名畫家張大千的作品,名叫《蜀山春曉》,前幾年據說這幅畫在香港作爲首席拍賣,收藏價值達兩千萬,我想最後成交數目應該不止這個數。”

“真的假的?”看劉青雲說的頭頭是道,我都有點信了。

“當然是真的,不過這只是贗品。”

這句話並不是柳青雲說的,而是另一個人說的。

我和柳青雲連忙循着聲音看了過去,這才發現客廳裏竟然有一個人,之前明明沒有人的,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還是說他本來就在客廳裏面,只是我和柳青雲先前沒有看到?

“你是柳七七?”柳青雲眯着眼睛問那個坐在沙發上背對着我們的人。

“不錯,是我。”

得到準確的答覆,我和柳青雲這才走了過去。

從正面看到柳七七這個人的時候,我和柳青雲明顯都愣了一下,因爲之前資料上面說的,他已經五十八歲了,可現在看起來,這個人似乎只有三十幾歲,臉上還顯得很年輕,只不過兩鬢皆是白髮。

我腦海中忽然就冒出來一句話,“這就是所爲的鶴髮童顏吧?”

柳七七看我們走過來,伸手指了一下他對面的沙發,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個字,“坐。”

他的聲音聽起來也像是五十幾歲的老人,手背上皮膚乾癟,枯瘦如柴,跟他那張年輕的臉,感覺完全不相匹配。

我和柳青雲都滿是疑惑的坐了下來,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樣一個人,我竟然感覺有點恐怖。

“小薇,給客人倒杯茶。”柳七七用他那蒼老的聲音喊了一句。

聽到這個名字我眼角不由得抽了一下,柳七七剛纔喊的人叫小薇,這一定是巧合,估計是遇上重名的了。

我這樣想着,樓上忽然有人應了一聲,聽到這個聲音我就再也坐不住了,這聲音是小薇的沒錯啊?

很快樓上下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我眼睛頓時就直了,還真是小薇,她怎麼會在這裏?

當然這時候小薇也看到了我,她的眼神中有那麼一瞬間的慌亂,不過很快她就錯開了我的眼神,然後若無其事的倒茶去了。

這下我真的震驚了,小薇消失了那麼久,她竟然出現在這裏,而且裝作不認識我,這真是太奇了怪了,我甚至在想,她該不會是被柳七七包養的情人吧?

想到這裏我就感覺一陣惱火,我心裏竟然產生了怨恨,以前她在我面前裝純,麻痹的都不讓我上,現在好了,竟然被這麼一個老頭子給包養了,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

我真是越想越生氣,那種說不出的壓抑,讓我連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我甚至感覺胸膛都要被憋得炸開了。

其實想想現在這個社會我覺得這種事情也正常,要是其他人我肯定看得開,可偏偏這個人是小薇,她是我第一個喜歡上的女孩,我真的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如果沒有愛,就不會有恨,我想我是真的愛了,現在我心裏,是刻到骨子裏的恨,但我不知道我恨誰,也許我只是恨我自己無能。

佛說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扇邪惡的窗,打開了就再也關不上,我想我心裏那扇邪惡的窗戶已經打開了。

柳青雲看我臉色不對,用腳踢了我一下,暗示我,不過我沒有理會他,我心裏窩火着呢。

很快小薇端着茶過來了,她都沒有看我一眼,直接把茶放在了我們三個人面前。

由於她把茶杯放在茶几上的時候,是彎着腰的,加上她那件衣服的領子比較低,我直接就看到了裏面若隱若現的溝。

鬼使神差的我竟然伸手摸了一把,小薇顯然沒有想到我會在這種情況下做出這種事,她的臉直接就成了豬肝色,反手就是一巴掌摑在了我臉上。

我的臉變成了醬紫色,我真的要瘋了,牙齦都咬出血了,剛纔是小鬼,它竟然讓我丟了這麼大的人,我。

“你心中有怨氣,又沒有勇氣,所以我幫你一下好了。”腦海中傳來小鬼的聲音。

我這時候不恨小鬼,我是恨柳青雲,馬來隔壁給我整的這幾把玩意,讓我出了這樣的醜,要說沒有其他人也就算了,關鍵是這種情況下,當着好幾個人的面,我真的有種咬舌自殺的衝動。

柳青雲和柳七七兩個人都有點愣住了,剛纔得事情發展的太快,分分秒之間,小薇就給了我一巴就掌拿着盤子走了,剩下兩個人難以置信的看着漲紅了臉的我,這種局面,一般人無法想象到底有多尷尬。

這種局面最起碼僵持了一分鐘,柳青雲才尷尬的說,“不......不好意思,我這兄弟不懂事,他.......。”

“沒事。”柳七七一擺手打斷柳青雲,然後他眯着眼睛看了我一會,才慢悠悠的開口說,“你是在玩火。”

“我喜歡玩火。”我想也不想就來了這麼一句。

雖然剛纔的事情搞得我又尷尬又惱火,但在柳七七面前,我可不想示弱。

柳七七也沒有發火,搖了搖頭說,“鬼這東西,是把雙刃刀,搞得好,那就是人控鬼,鬼可以幫人,但一個不好,那就成了鬼控人,到時候害人害己,與行屍走肉有什麼區別?”

這句話一說出來,我和柳青雲的神色都變了,雖然我不知道老頭子具體什麼意思,但有一點我聽明白了,我身上有小鬼這事,竟然被他看出來了。 我瞪着眼睛看了柳七七好半天,最後才反應了過來,他之前說的我在玩火,並不是在說我摸小薇的胸那件事,而是在說我身上有小鬼這事。

“你怎麼看出來的?”我下意識的問他。

“這個不重要。”柳七七搖了搖頭說,“重要的是你心中有怨氣,有憤怒,很容易被鬼反控,你可要當心了。”

“咱先不說這個。”柳青雲插嘴道:“靈魂轉生臺上面缺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你知道是什麼嗎?”

“冥璽。”柳七七悠悠的吐出兩個字。

愛上殭屍公子 “原來是那東西,怪不得。”柳青雲若有所思的說。

“冥璽是什麼東西?”我沒聽過這玩意,所以就問柳青雲。

柳青雲說冥璽本來只是存在於傳說,據說是代表陰間冥王至高無上權力的東西,就像古代皇帝的玉璽一樣,不過這冥璽除了代表着陰間冥王至高無上的權力以外,據說還有着鬼神莫測的能力。

說完柳青雲就問柳七七,“冥璽二十幾年前從靈魂轉生臺上面被人拿走了,既然那兩個用靈魂轉生臺轉生的人屍體是你領走的,我想冥璽現在應該在你手裏吧?”

“一個小時以前確實在我手裏,不過現在。”柳七七說着搖了搖頭,“不在了。”

“啊?”我一聽連忙焦急的說,“那去哪了?難道被人搶走了?我們要拿回冥璽啓用靈魂轉生臺救人啊。”

當品小姐 “我知道。”柳七七眯着眼睛說,“你們來的目的我早就知道了,不過很多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什麼叫自有定數?” 小白兔與大BOSS 我瞪着眼睛說,“難道林子欣註定要變得那麼蒼老?她再也回不到年輕的時候了嗎?”

“我說的不是這個。”柳七七搖了搖頭說,“有人先你們一步來找我要冥璽了,因爲我看到了一些未來,所以我不能刻意去更改,這樣做等於違背天意,我會遭天譴的,所以,抱歉了。”

“你大爺,你竟然把冥璽給了老頭子?”我聽完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我知道他說的先我們一步來要冥璽的人,肯定是老頭子無疑了。

“快走,遲了也許他就成功了,到那時候說什麼都晚了。”柳青雲連忙拽着我就往外面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