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允許之後,木熙大喜過望,生怕怠慢了蘇七月一般,趕快下讓自己的心腹去辦事。

然後叫自己的父親親自去招待蘇七月,自己則是帶著馮媛進宮去了。 馮媛一路上都不怎麼高興,看到木熙對蘇七月這樣看重,更是不爽。 她跟木熙十幾年的感情,木熙還沒有這樣照顧過她。那個陌生女人憑什麼?就憑她那張狐狸似的臉么? 當下,馮媛就耍起了小脾氣。 雖然在森林她不敢自己一個人走,

然後叫自己的父親親自去招待蘇七月,自己則是帶著馮媛進宮去了。

馮媛一路上都不怎麼高興,看到木熙對蘇七月這樣看重,更是不爽。

她跟木熙十幾年的感情,木熙還沒有這樣照顧過她。那個陌生女人憑什麼?就憑她那張狐狸似的臉么?

當下,馮媛就耍起了小脾氣。

雖然在森林她不敢自己一個人走,但現在是在皇宮,當下掙開了木熙,往自己宮殿跑了過去。

這一回,竟是木熙,也給她拋下了。

按以往來說,說不準木熙就去安慰馮媛了,但是現在很明顯,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故而他沒有理會馮媛。

直接就大步一跨,面見自己一國的聖上去了。

而不遠處的馮媛見此,更是難過傷心。

恨恨的跺了跺腳,馮媛「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

「大騙子,大騙子!」

說好一輩子都可以護著她的。結果轉眼就跑了。

越想,馮媛就越是委屈。當下哭的更凶。

當然,路過的宮女都是不敢管的了,只好把這話帶給了馮媛的繼母——皇后。

……

另一邊,金龍殿:

東陵國國軍聽了木熙陳述的一番話,差點沒能嚇得從龍椅上掉下來。 另一邊,金龍殿:

東陵國國軍聽了木熙陳述的一番話,差點沒能嚇得從龍椅上掉下來。

東陵國國君瞪大了雙眸,渾身都在顫抖,一半是氣的,一半則是給嚇得。

「你說,媛兒她幹了如此之事?!」

東陵國國君想著確認一次,看看是不是自己方才聽錯了,故而道。

但是沒能如他所願,瞬間,木熙就點了點頭。

登時,東陵國國君氣的將桌面上的物品全部推倒在地,一時間,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

雖然他寵愛這個女兒,但這完全只是因為太后的緣故。

他可不會為了一個女兒去得罪一個紫階強者!

特別是能夠摧毀他東陵國的強者。

想到日後的處境,東陵國國君一下就怒了起來,拍桌大叫:「真是豈有此理!快把馮媛給朕叫過來!」

馮媛是東陵國國君的小女兒。一般來說,東陵國國君要是高興了,都是直接親昵的稱之為「朕的小公主」的。

只是現下直接連名帶姓的叫了出來,其原因,可就可想而知了。

木熙想求情,但是想了想馮媛這幾日的做為,又停了下來。他想,讓媛兒吃點苦頭還是好的。

故而便沒有出面求情。

而東陵國國君,則是急得團團轉,壓根不知如何是好。滿腦子都是自己女兒得罪了一個可以覆滅整個東陵國的強者。

他想著,若是萬不得已之際,就是犧牲這個小女兒保全了整個國家,也是好的。

而木熙跟著東陵國國君那麼久,哪裡會不知他心中所想。

見此,木熙心底頓時咯噔一聲。

他想要馮媛吃個苦頭,那並不代表,他想著要馮媛去死。

故而當即木熙就道:「陛下不必擔憂,那強者估計並不會非常生氣,我們送上一些寶貝安撫,估計就可以平息她心裡的不快。而恰恰,那強者也樂意隨著臣過來。」

聞言,東陵國國君雙眼一亮。登時拍手,「你說她來了?」

見木熙點頭。

東陵國國君心中的大石頭也放下了一半,連連道:「那便好,那便好。快,快請強者過來。」

木熙行了個禮,尊敬的道:「臣,尊旨。」

而後便要告下,卻不想東陵國國君忽然道:「不妥不妥,你站著,朕親自去請。」

想到就干,東陵國國君當即道:「來人,替朕更衣。」

完了之後,東陵國國君覺著還不夠誠意,當下喚來了一批宮人,道:「朕給你們半天的時間,調動除了太後宮中之外,整個後宮的人都得參與布置排場,就是皇后,也絕不例外!」

……

另一邊,蘇七月尚不知東陵國皇宮因為自己差點翻了天。

依舊悠哉悠哉的品茶。

當然,若是有人在這裡,絕對會被院子里的場景給嚇死。

只見院子里除了蘇七月是個人之外,其他的都是散發著濃濃的戾氣的惡鬼。周圍散發著黑色霧氣,讓人看了都覺得驚悚。

而蘇七月,則是控制著異能與惡鬼們說話。

這些惡鬼,不必細說也可以知道他們是蘇七月派去帝國學院的卧底們。

由於到達了這個位面最強大的一個等級,所以,蘇七月如今的異能可以遍布崇玄大陸的每一個角落。

閉了閉眼。

原來這衛蓮兒憑藉著她的「死」,與那趙副院長邀功,這也就一年,又到了黃階修為了。

對蘇七月來說,這個修鍊速度儼然是慢了,但是,她很清楚。這個速度對於衛蓮兒而言,她早就笑得找不到方向了。

沒事,暫且讓這賤人樂一樂。

日後,她再親手算這一筆一筆的賬!

想著,蘇七月眼神忽地一厲,手輕輕一碾,手中的玄石就讓她碾碎了。

裡邊的玄氣自然也就散發在空氣之中。

就在此時,私底下忽然鑽出一個黑影子出來,只見它嘴巴動了動。蘇七月就揮了揮手,讓所有的惡鬼都回到了地底。

之後,就聽見大門已經敲響了。

蘇七月揮了揮手,凌空將大門打開。

就見一中年男子笑吟吟的大步走了過來。

這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東陵國國君。

他看到蘇七月的那一瞬間,也是呆了呆。一來,則是為了對方的美貌而愕然。

但是他可不敢有什麼肖想的地方。畢竟對方看上去就不像什麼好招惹的人。

至於第二,則是因為對方的年紀。

哪裡能有這樣年輕就當了紫階的人?但是看到對方的氣質,而且以自己藍階巔峰的修為也確實看不透對方。

當即就信了八分。

他首先跟蘇七月行了一個大禮,道:「見過前輩。」

蘇七月知曉這個世界上對強者的尊敬的,故而也不奇怪。況且如今她的實力在這裡確實算得上厲害。

故而蘇七月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這事,東陵國國君也不意外,畢竟強者都有些怪脾氣,這是正常的。

故而他朝著後方使了個眼色,就見一行護衛逮著馮媛走了過來。

「媛兒,跟前輩道歉。」東陵國國君非常嚴肅的跟馮媛開口。

眼神中不乏有警告。

馮媛方才就被自己父皇警告了一路,現下自然不敢跟自己父皇唱反調,故而只能不甘不願的道了個歉。

這態度,看到東陵國國君又是一陣火大,當即怒喝道:「媛兒!」

馮媛被東陵國國君嚇了一跳,當即雙手的指甲都緊緊的扎入了肉里。眼神中都是不甘。

她經過自己父皇那麼一教導,自然也明白了眼前這個女人有多麼厲害。

但是她仍然不甘。

故而只能再次道歉,這一回,態度倒是好了很多。只是東陵國國君依舊不滿意。

見此,只能暗暗的瞪了一眼馮媛。

對此,馮媛心中更恨。但又不敢說什麼。

這馮媛的態度,就是東陵國國君都知道,蘇七月自然也清楚。東陵國國君也知道蘇七月清楚。

所以當下只能尷尬一笑,道:「前輩,莫要跟這不像話的計較,全讓我寵壞了。」

說完,東陵國國君還極其不喜的看了一眼馮媛。

只覺得馮媛讓他越來越失望。

以往,他寵著馮媛。不僅因為太后喜愛,就是他,也極其歡喜馮媛這純真的性子。

畢竟他其他兒女,心機太重。 說完,東陵國國君還極其不喜的看了一眼馮媛。

只覺得馮媛讓他越來越失望。

以往,他寵著馮媛。不僅因為太后喜愛,就是他,也極其歡喜馮媛這純真的性子。

畢竟他其他兒女,心機太重。

人嘛,就是越灰暗,才越渴望善良。這不,馮媛與其他心機女一點也不一樣,故而才特別受寵。

那時東陵國國君就是喜愛馮媛的純真,但是如今看來,這不是純真,這叫蠢!

東陵國國君簡直是後悔有了那麼一個女兒。竟然傻乎乎的去招惹那麼強大的強者,真的是氣煞他了。

早知道是個惹禍精,當初他還不如掐死的來的好。

但是現在後悔也沒有什麼用了。東陵國國君只能儘力去討好蘇七月。這話語間,可謂是樣樣都為蘇七月好的模樣。

這讓蘇七月一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目的。

故而道:「本座缺了一樣東西,若是你們這裡有的,那麼本座便不再作罰。」

聞言,東陵國國君才放下心來。

如果對方還這樣原諒他們,他才覺得奇怪呢!沒有強者能夠忍得下這樣的侮辱。

故而東陵國國君重重的緩了口氣,問道:「自然願意為前輩效勞。」

蘇七月點了點頭,而後瞬間拿起毛筆,用玄力從房間之內吸出來一張宣紙,便開始作畫起來。

這畫上的東西自然就是純寶印象中木元素幻石的畫面。

由於純寶與她是契約關係,故而蘇七月很容易就得到了木元素幻石的長相。於是很容易就畫出來了。

遞過給東陵國國君一看,卻見東陵國國君忽然臉色一變。

見此,蘇七月就明白對方肯定知道木元素幻石的下落,語氣中也不自覺的變得凌厲了許多:「怎麼?國君不願意讓本座知道?」

聞言,瞬間,東陵國國君的心就一下子提了起來,當即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這樣!」

然後他解釋開口:「崇玄大陸的四大國家,都有自己的小秘境,雖然比不過學院里的那個大型秘境,但是這個秘境是我們國家主要的資源來源,也正是因為秘境,我們才得以維持這個大國的的位置。那一塊聖石,便是開啟秘境的鑰匙。」

說著,東陵國國君還露出了極其難看的表情出來。

神級修煉系統-小知了 歡樂同行:秀才遇到女飛賊 很顯然,木元素幻石他是堅決不能交出來的了。

不然,就算是蘇七月不滅了東陵國,其他國家也會迅速崛起,然後也可以滅了東陵國。

世態就是弱肉強食,落後就得挨打。為了利益,資源,沒什麼不可以的。

而東陵國國君還有一個不敢跟蘇七月說的是。既然木元素幻石對東陵國有那麼重要的尋找。偏偏這強者還看上了木元素幻石。

這讓東陵國國君不得不懷疑蘇七月的目的何在。

但是他也知道對方的強大,興許壓根看不上這東陵國。沒準只是單純的尋找木元素幻石而已。

但是,若是木元素幻石不是他們國家的聖石也就罷了,偏偏,木元素幻石不僅對蘇七月重要,對待東陵國來說,也是國脈的存在。

既然是國脈,哪裡能輕易交給蘇七月?

蘇七月很明顯也知道這個答案,故而臉色頗為難看。一看就是想要發脾氣的模樣。

這讓東陵國國君實在是感到非常棘手。

完了完了!

這絕對是絕路。

一下子,東陵國國君就想癱在地上好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