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不會以死神的意志轉移,十多個劍神衝上來,現在死神的境界跟實力都被壓制住了,他對劍神們的境界優勢降到最低。

狼狽! 群戰,單挑一群不是誰都像葉凡一樣風騷的,所以死神狼狽了,被殺得就差哭爹喊娘,作為神靈本來可以用神力橫掃一切,但是母巢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死神非常憤怒,如果僅僅只是被母巢壓制,他或許感覺不急會很糟糕,而現在被的十多個初級神靈圍毆,這讓他異常的憋屈。只是非常可惜,暫時死神還是想不

狼狽!

群戰,單挑一群不是誰都像葉凡一樣風騷的,所以死神狼狽了,被殺得就差哭爹喊娘,作為神靈本來可以用神力橫掃一切,但是母巢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死神非常憤怒,如果僅僅只是被母巢壓制,他或許感覺不急會很糟糕,而現在被的十多個初級神靈圍毆,這讓他異常的憋屈。只是非常可惜,暫時死神還是想不出如何破解眼前的困局。

葉凡的眼睛微微眯著,古戰場靜下來,就連可怕的神力波動都消失,這一幕持續了不少時間,這讓他疑惑,難道神靈之戰分出了最後的勝負?

葉凡不能確定,在深坑中隱藏了一會兒,他並未感到神靈的氣息時這才從隱藏之地出來。葉凡不相信兩尊申領這麼快分出勝負,他感覺或許是進入了某個地方,極目遠眺,現在神力波動完全消失,他什麼也沒有看到。

猶豫一下,葉凡一咬牙,決定朝母巢所在地方靠攏,他知道自己這種舉動是要冒很大風險的,可是他還是決定看一個究竟。

葉凡非常小心,雖然擁有肉身神甲的他現在就相當於一尊普通神靈,但是這次的對象可是兩尊中級神靈,所以他不管有多小心都不為過。

近了!

不管葉凡有多小心,他跟母巢之間的距離還是差不多消失了,到了這裡,他非常的小心,彷彿神劍,朝著母巢所在牢籠。神劍完全能夠成為葉凡的眼睛,所以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已經來到一座階段的神殿面前。

神殿?

葉凡沒有看到母巢,透過神劍讓他明白要想知道母巢在哪裡,唯有進入一途。猶豫是駕馭神劍,所以葉凡倒也沒有害怕,直接用心神駕馭神劍進入神殿。

這是一座異常古老的神殿,這種風格要比當初葉凡找到兵巢時遇到的那些神殿還要顯得古老,顯然神殿在這裡的時間要更久。

「碰!」

突然,恐怖的震動從神殿的深處傳來,那一刻哪怕處於神殿外有不少距離的葉凡都感到一陣心悸。這種震動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不知為何,當聽到這種震動時,葉凡一尅新不爭氣的狂跳,他預感到了非常課啊的兇險,神念看著宮殿內一切,尤其隨著不斷朝著前面挺近時,這種不安將變得更為顯著。

肯定會有事情要發生了!

葉凡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他瞬間就差不多明白,這場神靈之戰或許到了最關鍵時刻,不管結局如何,他感覺兩敗俱就是最大的可能。

既然感到了警兆,葉凡不會傻乎乎的還留在身邊附近,他第一時間就腳踩神劍原理神殿素在。

「轟!」

不過葉凡飛的快,神殿內部的驚變來得也非常的快,他還沒有躲回原來的地方,一股恐怖的氣息如同浪潮一樣怒卷開來。

怎麼回事兒?

葉凡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息之後臉色不又變了。

「主人快點藏進傳承塔內,這是神靈的自爆!」

神靈自爆?

葉凡聽到母娘的聲音一下子懵了,他沒想到這場戰鬥居然如此慘烈,能夠逼得一尊神靈自爆。也法恩可是非常清楚,一尊很靈自爆,能夠摧毀一個世界,哪怕這片古戰場,以至於鬼域有恐怖的力量鎮壓,神靈的自爆還是能夠秒掉任何神靈級別以下的存在,就算是一般的普通神靈怕是也扛不住。

葉凡的反應有些忙了,就在他發懵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光芒從神殿所在方向爆炸開來,那感覺就像一道衝擊波一樣,神殿周遭一切都被震碎。

「這是……」

葉凡的眉頭很快皺起來,他的感覺還是非常敏銳的,剛剛自爆的絕不是什麼神皇,而是一尊普通神靈。

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凡心神一震,不知為何,他的心中湧現煩躁的情緒,這讓他臉色很是難看。葉凡雖然很想探明究竟,但是他非常清楚,現在的自己根本無能為力,還是現將自己id小命抱住在說。

「轟!」

風暴異常的恐怖,葉凡第一時間就被傳承之塔給收了,如今傳承之塔對他非常寶貝,顯然是真的將他視作繼承人,這點要比龍刃神劍好太多了。

葉凡躲進了傳承之塔,所以對於古戰場上發生的事情各奔不知道,在傳承之塔告知爆炸停止之後他從新回到古戰場。

發生……什麼了?

葉凡看到眼前的場景頓時傻眼了,原先神殿所在的區域出現一個直接數十里的深坑,不過在深坑的重要那座殘破的神殿居然沒有什麼損傷,這不得不讓他懷疑這座神殿到底是什麼。

「情況怎樣?」

葉凡詢問母娘。

「好像不知一尊神靈自爆,我感覺起碼有三尊,嘖嘖!真是大手筆啊,一下子爆掉三尊神靈,看來這傢伙真是被逼急了。」

母娘嘿嘿一笑,雖然他跟這座母巢沒有什麼仇恨,但誰叫這傢伙是劍巢妹妹的敵人,作為一個男器靈,那就要起到保護的作用,所以母娘其實很想教這座母巢如何做人的。

我真的是反派啊 「三尊神靈自爆,就算母巢乃是中級神靈,也不會好受吧?」

「這是肯定的了,神靈自爆這根神靈打出的招式完全不同,可以說一個普通神靈如果自爆,絕對能夠將中級神靈炸得只剩下半條命,如今一下子來三尊,母巢離得如此近,能夠好過才怪。」

葉凡的眼睛當即就亮了,眼前似乎就是他一直期待的一幕,沒想到一切來得如此順利。

怎麼做?

葉凡的反應還是很快的,再度將神劍放出去。

神劍的速度非常快,一個閃念的功夫就來到殘破神殿外。

「有了!」

葉凡的眼睛很快就亮了,神劍傳遞迴來的信息顯示,神殿中擁有神靈的力量波動,只不過跟當初的中級神靈神威相差很大。

這是死神!

葉凡很快就飛分辯出這股神力波動到底屬於什麼,他並沒有發現母巢的蹤跡,這讓他異常疑惑。

一尊受傷的中級神靈可怕嗎?

這個當然可怕,不過如今葉凡身穿肉身 搞定魔巢對於葉凡來說是一場飛躍,他的實力一瞬間就暴漲了一大截,因為魔巢的緣故,他身邊多了四個劍神。

多出四個劍神絕對是一件好事,這表示葉凡的實力完全提升一個台階,以後就算是碰到一般的神靈也不用懼了。不過葉凡也知道,身邊擁有神靈了,決不能讓其暴露出來,要不然後果會非常眼中,起碼那個什麼死神天域就是一個天大的麻煩,根據死神的語氣來看,他或許會要面對超越普通神靈的恐怖存在。

葉凡現在可不想招惹那些傢伙,隨意雖然身邊有了四位劍神,以及十多個幻劍宮神靈,但他還是決定掩飾神靈氣息,這樣不會惹麻煩,同樣關鍵時刻可以裝逼。

要掩飾神靈的氣息,這些事情自然需要傳承之塔來完成,葉凡是沒這個能力的。所有神靈境界都進入傳承之塔,魔媚自然也跟著進去了,葉凡開始跟東宮月他們匯合。

古戰場徹底鬼域平靜,這時候屬於神靈的氣息在消失,原先那些紛紛逃離核心的鬼物跟死亡生物都開始試探性回歸。

葉凡一行走得很是低調,雖然如今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在了解道鬼域有一個死神天域之後,他就不敢太過招搖了。從魔媚的口中,葉凡了解道古戰場的存在就是因為魔巢的存在而造成,而隨著魔巢蛻變重生,現在跟著他一道離開,這座古戰場很快就會回歸平庸。當然了,這個時間段可能會持續不少時間,也許會有數十年的功夫,不過這些都跟葉凡沒有什麼關係了。

一路還算順利,葉凡現在可謂兵強馬壯,就算是神靈殺過來,也能將之干翻,所以也不會有不開眼的撞上來。

這次古戰場一行算是收穫非常的巨大,葉凡不僅自己的修為晉陞到劍尊的程度,還收服了魔巢,身邊擁有真正神級戰力。至於接下來要做什麼,他感覺這應當是修鍊,他還要進入劍巢歷練,只要當自己的劍道境界達到劍尊級別的巔峰,就可以嘗試穿越鬼域。

對於這個計劃,葉凡也沒有多少辦法,本來自然是越早離開越好,但是很不幸的就是穿越鬼域需要很強的實力,而且這種實力最好是介於神靈跟劍尊之間,只有如此才能真正跨越這個地方。

葉凡希望將所有準備做好,所以讓自己的實力更進一步就是最好的選擇,他可不想等跨越屏障時出現任何意外。

「轟!」

葉凡一行剛剛離開古戰場,那一瞬間恐怖的神力波動出現,這讓他的臉色忍不住一變。

這是神靈的氣息。

葉凡的臉色變得異常的凝重,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急忙讓傳承之塔將自己一行的氣息隱藏,他預感這或許是死神天域的人。

就在葉凡一行藏起來時,一道血紅色的身影出現在古戰場上空,那恐怖的氣息讓整個戰場上的鬼物跟死亡生物顫慄的趴在地上。

這是……

高級神靈!

葉凡很是吃驚,雖然在進入血仙大陸前就見過神將跟神王,但是那時候並不是他真正面對,至始至終他都藏身在神艦中。或許要說葉神非常恐怖,可是當初他的境界跟實力完全不夠看,哪裡會像現在這樣深深明白高級神靈的可怕。

血色的身影非常恐怖,驟一出現在古戰場上空,恐怖的神之力就碾壓整個區域,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鬼物跟死亡生物被這股壓力碾碎。作為神靈,自然不會去關心螻蟻一般的鬼物跟死亡生物,他的目光直接鎖定古戰場中央,那巨大的坑洞。

肯定自然是魔巢離開之後留下的,那體質超乎想象的大,差不多有將近五分之一的古戰場大小。血色身影的神念橫掃而出,閃電間就將整個深坑籠罩,他並未發現任何力量波動,顯然這裡原先的主人已經離開。

血色身影眉頭緊皺著,古戰場被死神天域一直密切監視著,他們感覺這其中肯定有東西,甚至可能是神皇留下的瑰寶,只不過就算是神王也難以打開這裡,而如今隱藏在古戰場的東西顯然已經離開,這種事實讓整個死神天域都要心感遺憾。

一件屬於神皇的遺寶,只可惜今後很可能跟死神天域沒有任何關係了。

搜尋?

血色身影第一反應就是找到這隱藏在古戰場下的正主,不過他很快就猶豫了,畢竟這可是神皇修鍊的東西,雖然不可能還是神皇,但是有可能是神王,哪怕不是神王,如果是一尊神將,他都將死得很是難看。

猶豫了一下,血色身影最終放棄了親自追蹤的打算,不過他不會就此放棄,死神天域執掌死域太久的時間了,他們的爪牙遍布整個區域,想要關注整個死域的動靜完全可以很輕鬆,根本不用他自己出面。

腦中這樣的念頭閃過,血色身影很快消失,而古戰場也開始恢復死靜一片。

葉凡在躲藏的地方隱藏了不少時間,這才慢慢現出身形來,根據魔媚的話說這傢伙應當離開了,他相信應當不可能殺一個回馬槍。

接下來該怎麼辦?

葉凡眉頭緊鎖著,死神天域就是選在頭頂上的恐怖利劍,讓他根本不敢再死域囂張,所以他覺得還是早點離開這個地方比較好。

接下來去哪?

葉凡的目的地自然就是幻劍宮隱藏的小鎮,重新回到這個地方,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他只是簡要的跟老者講訴了經過,至於那些神靈都是一筆帶過。老者對於葉凡一行的遭遇雖然吃驚,不過當知道有十多個幻劍宮弟子成為劍神之後,他又驚又喜。

「長老也不用太過激動,只要有死神天域在,我們有再多的神靈也要小心的隱藏著,不然被那些傢伙發現肯定會被控制住,說不定還會在身體中種下某種東西。」

「宮主說得對,咱們還是低調一點好,這個死神天域絕對恐怖,據說可能會有神王坐鎮,咱們如果驚動了他們,後果不會太好。」

老者壓下心中的激動,他自然清楚死神天域的恐怖,雖然幻劍宮如今的實力今非昔比,但是這還是不可能跟死神天域對抗。

「宮主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葉凡淡淡的掃了一眼老者,他淡然道看:「接下來的事情自然簡單,那就是提升實力,我要進入劍巢內閉關,門中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至於門人的復活,我會讓魔巢幫忙,她既然能夠幫助門人提升到劍神的級別,復活自然也就簡單了。」

老者微微含笑點頭道:「宗門的事情老朽會替宮主處理好的。」

葉凡也懶得廢話,如今他的實力可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至於離開鬼域倒不是很急,他知道這事是急不來的,現在他的實力還不足以穿越鬼域。葉凡現在最迫切的事情就是進入劍巢內,他需要繼承足夠多的劍道傳承,這次有劍巢幫忙,自然不需要他獨自摸索了。

劍道的傳承並不是那種簡單的文字傳承,劍巢回歸傳承之塔,葉凡很快就發現劍巢的傳承被搬到了試煉夢境中,他被強迫的進入其中修鍊。傳承之塔弄了一個非常特殊的修鍊計劃,那就是在試煉夢境中安排白天與黑夜,說是根據他的修為提升,試煉夢境可以相對應的升級。

以前的試煉夢境全都是白天,這樣根本不會知道具體過了多久,可是如今分白天與黑夜,對葉凡來說感覺就不一樣了。

對於傳承之塔這種安排,葉凡其實很是無語的,反正在這裡不會有時間的流逝,弄出白天跟黑夜有必要嗎?

葉凡覺得這是挺無聊的事情,不過傳承之塔要弄,他也打算說什麼,讓試煉夢境更加的契合現實其實也是一個不錯的事情,反正這事無需葉凡去操心,他沒必要為這事捉急。

試煉夢境有了白天跟黑夜,葉凡本來不在意的,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事對他來說還真是有很大好處的。

什麼好處?

葉凡發現白天的時候修鍊劍法的效果非常的好,遠遠好過當初,這讓他的修鍊效率大增,而一旦進入晚上則是祭煉劍法的最佳時機,效果自然好得讓他自己都要驚嘆。有了白天跟黑夜,葉凡的修鍊速度不由提速了,不過劍巢的加入帶給了他難以想象的劍道秘籍,尤其是如果修鍊本源劍道方面。

接下來的事情對也能來說就簡單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修鍊,瘋狂的修鍊,白天修鍊劍招,晚上祭煉劍招,這讓他的修鍊速度飛快,感覺腳下踩在神靈級別的超級飛劍,直刷刷往上竄。

試煉夢境其實最大的效果還是時間,葉凡或許進行了數萬年的修鍊,可他真正經歷的時間也就一兩個月而已。

這段時間葉凡的修鍊可不僅僅只是在試煉夢境中,很多時候他會被拉近天賦秘境,讓那邊的進度也跟上。雖然感覺這樣讓自己非常的忙碌,但是傳承之塔這樣要求,葉凡覺得他只要照做就是,至於具體是什麼原因,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去在意。

當初焚天城所謂的一年期限眼見就快要到了,葉凡始終都在閉關修鍊,他在三個地方穿梭,顯得非常的忙碌,很多時候人都混亂了。葉凡如此忙碌,修為提升自然是誇張的,這讓他身邊的人都非常不可思議,基本上他每天實力都會發生躍進,僅僅兩三個月後,實力竟然已經畢竟距離天尊僅有一步之遙。

這樣的速度讓已經接受為人妻的天茹很是無語,她自然自己是天才,但是在葉凡的面前,她發現自己的天賦似乎太渣了。現如今天茹的修為晉陞仙尊了,只不過卻只是人尊而已,跟葉凡僅差一步就達到天尊相比,根本沒法比,而讓她更加鬱悶的就是兩者的修為越來越大,現在她在葉凡的面前根本毫無一絲抵抗之力。

當然了,沒有抵抗力的事情天茹已經習以為常了,誰叫隔三差五就被葉凡殺得下不了床。不過天茹雖然很多時候非常鬱悶,但是她真的完全接受了做葉凡女人的感覺,哪怕很多時候都要抱怨他經常在自己身上祭煉劍法,但是她內心深處還是非常渴望他這樣做的。

總之一句,天茹就是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自己愛得要命,可就是不願意承認。

平靜的生活總歸是要被打破了,又是排位大比的時候,有了少城主的從中忙碌,天茹收到消息,這次這位少城主打算將魔情殿踢出焚天城,為了實現這一點可是聯合了很多實力,居然就懶焚天城排名前三的超級實力也有參與。對這樣的事情,天茹還是有些擔心的,她對那個少城主充滿怨念,感覺這傢伙實在是太自作多情了,她跟葉凡結合關他什麼事兒啊。

「師傅讓你去一探聖女殿,你可不能借口不去。」

天茹如今早就搬到魔情殿住下,至於她的聖女身份還是保留著,對於她占著聖女之位不放,聖女殿肯定有很多弟子不滿,不過對於這種不滿,聖女殿那些長老們統統無視掉了,他們現在想的就是將葉凡手中的九卷聖書集全,至於聖女之位給誰根本就不是重點。

葉凡剛剛從試煉夢境中出來,他是被傳承之塔按照時間限制拉過來的,剛一出現,一襲紫色的天茹就推門而入,而他現在正在青絲的身上祭煉劍法,剛好就是關鍵時刻。天茹早就不是當初剛剛嫁過來的時候了,對於葉凡跟其他女人祭煉劍法的事情熟視無睹。

「看來你師傅還是惦記著最後四本聖書啊。」

葉凡有些無奈的搖頭,要不是感覺在排位賽前將秘籍都給聖女殿不好,他早就將整套聖書給丈母娘了。

天茹哼道:「你自己要拖拖拉拉,師傅急得不得了,要不你這次將所欲聖書都給師傅得了?」

葉凡沒好氣道:「你現在是誰的女人?記住一點,作為我的女人就要試試替我考慮,就算是你師傅,你首先想要的還必須是我這個丈夫。」

天茹聳肩道:「好吧,你說的沒錯,我是你的女人,的確該替你考慮,所以我認為你這次去聖女殿應當要求進入聖女池,如果你能夠進入,或許就能邁出通往天尊的最後一步。」

葉凡驚訝的道:「以前怎麼沒有聽你說過聖女池有這個功效?」

天茹癟嘴道:「你有沒有問過我,要不是看你卡在地尊跟天尊之間,我才不會想起來有這回事兒了。」

對於天茹的說法,葉凡有些無語,他自然清楚,這女人還沒有徹徹底底的將自己定位成他的女人,而將聖女殿放到第二位。對於這種情況,葉凡到沒有什麼不滿,如今的聖女相比當初好太多了,就像剛剛的事情,換以前絕對不會主動告訴他的。

來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葉凡雖然在跟天茹聊天,但是青絲可不會停下真摯情感的索求,她索性採取主動。如今的青絲對於有情無欲之道的掌控已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從她正式晉陞仙尊就能看出來。

真摯情感的交流是神聖的,而對於做神聖的事情青絲從來都是坦然的,哪怕有一個好姐妹天茹在一旁,她也會將情感的交流徹底釋放,以至於原本不在意的天茹敗退了,紅著臉啜了一口離開。

「還是你有手段,居然將她嚇跑了。」

青絲不屑道:「真虛偽,真摯的情感是坦然的,扭扭捏捏太做作了,只會顯示出自己用心不純。」

葉凡聞言一樂,青絲絕對是不同的,雖然不像當初那樣只剩下情感,但是她對於跟他之間的真摯情感從來都是這樣坦然。葉凡早就知道青絲對感情的態度,最真摯的愛不用遮遮掩掩,天茹這樣的觀眾根本不會在意。在對待真摯情感的態度上,思倩很像青絲,兩師徒真的可以給葉凡帶來無窮的樂趣,唯一不好的或許就是她們容易將小丫頭帶壞,要不是他避免在小丫頭在時交流情感,她們絕對不會顧忌。

剛剛想到小丫頭,青鸞的聲音就從屋外傳來,這丫頭一如既往風風火火,直奔葉凡跟青絲所在之地。

青絲一臉的無所謂,慵懶的模樣對一旁快速穿戴整齊的葉凡很具殺傷力,哪怕知道小徒弟要來了,她也沒有想過要遮遮掩掩的。

「師兄,我突破了!我真的突破了哦!」

青鸞衝進來,一臉的興奮,不過看到沒穿衣服的師傅,急忙吐吐舌頭,然後就拽著葉凡往外走。

「突破了就好啊。」

葉凡仔細打量著青鸞,這丫頭的修鍊天賦真不是蓋的,居然追上思倩,一舉成就仙尊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