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開符陽身邊的椅子,王奕旋很自然的坐在了符陽的身邊,順便還趁著符陽沒看到的時候給了穆璃一個蔑視的眼神。

符陽看著面前這個女人。 假透肉款的絲襪勾勒出雙腿修長的線條,深紫色的包臀齊逼小短裙襯出她臀部的飽滿和腰肢的纖細,透漏著赤裸裸的誘惑;短款的棉夾克剛剛好扣住她豐滿得呼之欲出的玉兔; 白皙的脖頸上佩戴著散著迷幻光芒的鑽石項鏈,棕色帶有光澤的長發高高地挽起,顯得有些慵懶卻又不失高貴。

符陽看著面前這個女人。

假透肉款的絲襪勾勒出雙腿修長的線條,深紫色的包臀齊逼小短裙襯出她臀部的飽滿和腰肢的纖細,透漏著赤裸裸的誘惑;短款的棉夾克剛剛好扣住她豐滿得呼之欲出的玉兔;

白皙的脖頸上佩戴著散著迷幻光芒的鑽石項鏈,棕色帶有光澤的長發高高地挽起,顯得有些慵懶卻又不失高貴。

第一世多年的特殊職業經歷,讓王奕旋深諳撩漢子之道,懂得怎樣的打扮才能更好的突出自己的優點、掩飾自己的缺點。

熟悉的面容,迥然不同的氣質。

在符陽以往的印象中,王奕旋總是憔悴的。

田間寵妻日常:帶著空間混七零 平心而論,她的五官和身材的底子並不差,甚至還算得上是中上。

可惜的是,沒有什麼寫作天賦、常年被編輯拒簽的王奕旋總是花費大量的時間冥思苦想,殫精竭慮地構思情節、設置爽點,每天勤勤懇懇地碼字到深夜。

也正因為這個原因,王奕旋總是顯得面色憔悴,走到哪都帶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常年的作息不規律更導致她的皮膚上色素沉著極為嚴重,咋一看就像是五六十歲的人的皮膚一樣。

而自以為符陽看重的不是自己的外表而是內心的她又大大咧咧的不加掩飾,跟符陽相處時,時常套著t恤短褲,連粉底都不擦。

久而久之,在符陽眼裡,不到25歲的王奕旋早早地成為了無趣的黃臉婆的代名詞。

一想到將來自己將會天天面對著這張乾巴巴黃膩膩的臉,符陽心裡就感到陣陣地乾嘔。所以,當兩人因為一點小事開始鬧矛盾的時候,符陽順理成章地提出了分手,徹底擺脫了這個「黃臉婆」。

但是今天,她不一樣! 寵妻無度 完全沒有自己記憶中頹廢、糜爛、腐朽的氣息!

且不說她的衣服顯然是精心挑選過的,剛剛好將她身材的所有優點都凸顯了出來;

也不說她明顯是染了色還做了造型的頭髮;

單單看著她紅潤飽滿、有彈性的臉頰,明亮的眼眸中煽動著的靈性的光芒,還有那可愛的鮮艷欲滴的櫻桃小嘴,符陽就覺得自己的心開始不由自主的加速。這還是他認識王奕旋之後第一次這麼激動。

「你怎麼來了?」符陽有些疑惑。

「剛剛走到這裡,恰好看到你了,就進來了唄。」王奕旋無意識地用手指繞著自己垂下來的兩縷頭髮,隨口回答著,還不忘丟給對面的穆璃一個挑釁的眼神。

符陽這麼一激動,就忘了王奕旋剛剛乾了什麼,直接與王奕旋交談起來。而對面的穆璃可沒忘。

原主任紫銅也被王奕旋擺過這麼一道。

在任紫銅的眼裡,已經是自己的男朋友了的符陽當著自己的面親了王奕旋,而王奕旋非但沒有怪罪,還作出各種親昵的舉動,說著曖昧的話語,甚至還坐在了符陽身邊!

關鍵是,符陽竟然沒有一點反應!就好像王奕旋才是他的女朋友,而自己則是「女性朋友」一樣!

當時,任紫銅看著與王奕旋旁若無人地交流著的符陽,強忍著心中的怒氣,就當是給了符陽面子。但是王奕旋拋來的不屑的眼神,卻讓任紫銅的怒氣值攢到了極致,以至於後面王奕旋稍微使了些手段就坑了任紫銅。

不過,任紫銅是任紫銅,穆璃是穆璃,憑藉這點手段就想算計她,哼哼。

都說在愛情里,付出多的一方就輸了。原主任紫銅沒能爭得過重生的王奕旋,就在於她的心態。太過在乎,太過敏感,也太容易受傷。正所謂愛之愈深、恨之愈切。

然而對於穆璃來說,符陽就是個便宜師傅,沒了也就沒了,當然能有更好。所謂無欲則剛,穆璃可不在乎王奕旋跟不跟符陽眉來眼去。

「還沒有請問付先生,這位小姐是?」穆璃淡定地端起咖啡慢慢地呡著,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輕笑,有意無意地加重了「小姐」兒二字。

果然,對面剛剛還巧笑倩兮的王奕旋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

嘖嘖,果然還是對上一世的經歷耿耿於懷呢,對「小姐」這個詞竟然這麼敏感。

王奕旋狠狠地瞪了穆璃一眼,卻也不好發作,她也拿不準穆璃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啊,她是……」完全被王奕旋迷住的符陽這才注意到自己忽略了對面的穆璃,張口想要解釋,卻被王奕旋搶了先。

「我是符陽的好基友!」王奕旋笑著,輕輕地挽住了符陽的胳膊示意,卻在符陽的眉頭皺起之前又快速地放開了。順便給了符陽一個眼神。

符陽知道王奕旋眼神里的含義是她會注意收斂一下的,於是回了一個瞭然的眼神。

但是在原主任紫銅的眼中,這兩人卻是在含情脈脈的對視著。

王奕旋很聰明,她並沒有說自己是符陽前女友,因為那樣對任紫銅的打擊並不大;她也沒有說自己是符陽的女友想要矇混過關,因為符陽肯定會反駁;

所以她只說了好基友這種模稜兩可的話,讓任紫銅自己去猜。當然,她還順手給了一點小小的誤導。

原主任紫銅在這個時候,內心已經快要氣炸了,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僅僅是憑著意志力才強迫自己坐在椅子上不要亂動,要不然她會忍不住上前給這個王奕旋狠狠的一巴掌。

然而穆璃卻淡定得很,一邊繼續呡著咖啡,一邊用餘光在咖啡店裡掃視。她在找王奕旋的托。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 感謝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推薦票~

+++++++++++

然而穆璃卻淡定得很,一邊繼續呡著咖啡,一邊用餘光在咖啡店裡掃視。她在找王奕旋的托。

沒錯,王奕旋滿打滿算,給原主任紫銅準備的最後一擊,就是一杯滿滿的當頭而下的熱咖啡。

在任紫銅的記憶中,王奕旋會在服務員端著咖啡路過的時候,隨便找個借口猛地站起來,「剛好」撞在了服務員身上,然後服務員順勢把手中的咖啡向前一潑……嘩啦啦……一滴不落地全部淋在了原主任紫銅的身上。

被淋得滿頭滿臉熱咖啡的任紫銅自然怒不可遏。

對面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故意挑釁她、激怒她、與自己的男朋友眉來眼去,這些她都礙於符陽的面子問題,忍了。但是這潑咖啡!坐在王奕旋正對面的任紫銅可是清清楚楚地看見她跟那個服務員之間互相做的暗號的!這是赤裸裸的算計!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怎麼能忍!

頓時任紫銅就爆發了,目標直指王奕旋。

就算符陽沒有看到王奕旋對任紫銅的挑釁,也沒有注意到她跟服務員的暗號,但是在這種情況下:

一個是前女友,一個是現女友,一個雖然不是故意的但是還是做錯了事,一個無辜地被潑了一臉。那麼,是個男人也要站在自己現在的女朋友身邊吧?受傷的是任紫銅,稍微激動一點也能夠理解吧?

但是王奕旋高就高在她看透了符陽的自私自利的本質。

在任紫銅擁有美貌又擁有潛力的情況下,符陽當然會站在任紫銅那邊,可是如果她王奕旋也有了不遜於任紫銅的美貌呢?

也許符陽會開始掂量掂量,最終還是會站在任紫銅那邊。

那麼,如果王奕旋可以給他立馬看得見摸得著的利益呢?

恐怕符陽的立場就會開始動搖了吧?

為了今天的戲碼,王奕旋早早地利用自己前一世「工作」的時候無意間知道的「小秘密」,威脅了一個權力蠻大的編輯,答應要給符陽最優惠的待遇和最重點的培養。

而符陽也知道這件事是王奕旋一手促成的,明白以王奕旋現在掌握能力,要捧他或者摔他,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顧忌著自己的前程,符陽處理問題時自然會有些偏頗。

而心思敏感的任紫銅就是從這時起開始對符陽失望的,這直接導致了她後來乾脆地退出符陽和王奕旋中間的行為。

穆璃既然已經知道事態的發展,可不會給王奕旋機會讓她潑自己一身。眼神飄忽間,穆璃已然鎖定了那個「服務生」。

穆璃心不在焉地沉默著,心裡默默地估計著「服務生」離這一桌的距離,暗暗興奮起來。

而在王奕旋眼中,穆璃的心不在焉顯然是刻意為之,想到等下就可以潑自己最討厭的女人一臉,也暗暗興奮起來。

「嗒…嗒…嗒…」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王奕旋已經準備好了手勢,而穆璃的手中,也扣上了早就準備好的玻璃球。

莫名緊張的氣氛在兩個女人之間蔓延著,也只有符陽一個人還在毫無察覺地「侃侃而談」。

近了,更近了,王奕旋輕輕揚起了手臂,而穆璃的玻璃球已經滾到了「服務生」的腳下。

「我突然想起來我還……」王奕旋卡著時間點猛地起身。

「啊!」

然而,還沒等她站直,一聲驚叫便從背後傳來。王奕旋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但卻止不住自己猛地起身的慣性,腦袋條件反射地轉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就在轉過身的那一瞬間,王奕旋看見了「服務員」驚恐的臉色,以及,那杯在空中正甩出一道弧度的熱咖啡!

「啊啊啊!」王奕旋尖叫著被咖啡糊了一臉,被保持不住平衡的「服務員」推揉著,一起倒向地下。

「咚!」肢體與地板親密接觸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咖啡廳,正在小聲交談的人們不由得都禁了聲,看向這邊,看向地上糾纏在一起的狼狽身影,以及他們身上褐色的液狀物體……

「好可憐哦……」

「誒呀,那個女的是誰啊!真難看!」

「服務員也太不小心了吧!」

「誒?可是我剛剛看到是那個女生毫無徵兆地突然站起來才會把咖啡碰灑的!」

……

前一刻還在想著要怎麼給穆璃一個教訓,后一刻,便一瞬間從女神變成了乞丐,王奕旋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感受著自己黏糊糊的貼在臉上的頭髮,痒痒的順著下巴往下滴的液體,脖子與衣領的空隙間濕漉漉的觸感,以及被熱咖啡燙過後火辣辣的臉頰,王奕旋沒有忍住自己心裡罵娘的慾望。

再也顧不得裝什麼淑女,再也顧不得刷符陽的好感度,王奕旋歇斯底里的尖叫著「任紫銅!你這個賤人!你他么的幹了什麼!」

聽到王奕旋毫無形象的罵街,圍觀群眾們不願意了。

「我明明看到,是因為她自己太不小心,沒有注意到服務員在後面,才撞上的!怎麼又關另外那個女生的事了?」

「對啊對啊,她對面那個美女可是一直在抿著咖啡什麼都沒幹啊!」

「就是就是!」

「我看啊,這種人就是逮著誰訛誰,那什麼,不是有個職業叫做『碰瓷』嗎?」

「誒呀!都別看了,等下碰瓷的該過來訛我們了!」

……

穆璃瞪著無辜的大眼睛望著符陽,她可是什麼都沒幹呀!那個玻璃球已經被穆璃悄悄地撿起來了,誰都沒看見是她做的手腳,所以,沒有證據的事情可不要亂說喲!

抱著要坑穆璃的目的過來的王奕旋最終坑到了自己。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在符陽心中留下的美好形象也被自己安排的那杯咖啡給毀了。王奕旋想要對著穆璃發作,卻礙於符陽的印象以及圍觀群眾的議論,不甘心地瞪了穆璃兩眼,最終還是灰溜溜地走了。

而穆璃卻已經在符陽之前的指導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今天的兩個目的都達到了,穆璃可沒有心情再陪著符陽「談戀愛」,也借口告辭了,再次留下符陽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謝謝萌萌噠的小小怪是我的打賞~謝謝籟淺西西的長評~謝謝情和喜鵲西南飛的推薦~么么噠~(^3^)-☆

++++++++

吃了癟的王奕旋很是安靜了一陣子,也沒有像原主記憶中那樣對著穆璃耀武揚威。

穆璃猜測,可能是因為自己打亂了她計劃的第一環,導致她後面的行動全亂了套,這才在慌亂中騰不出手來對付自己。

但是不管王奕旋怎麼想,有一點是不會變的——王奕旋一定會對原主任紫銅的小說下手。

所以,穆璃篤定,乖乖碼字是不會錯的。

在接下來的十天里,穆璃又恢復了前三個月的宅女生活: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日三餐全靠外賣。

穆璃每天花費大部分的時間坐在電腦前碼字,有空就去跟自己萌萌噠的編輯討論討論思路、要點推薦。

多數時候,看到符陽發來的消息,穆璃都會直接忽略。等到符陽忐忑不安懷疑自己的女神是不是又生氣了的時候,穆璃再稍微理他一下,給點希望,若即若離地吊著他。當然,偶爾穆璃也會問一些技術問題,好讓他展示展示自己的價值。

別的寫手,就算是全職的,一天碼字最多也就兩萬出頭。很多手殘一點的寫手一天更是只能碼到2000字上下,要是不巧碰上狀態不好,或者劇情要進行大逆轉,不小心卡文了,一天下來也憋不出來幾個字。

所以說,寫手是非常苦逼的一個群體。

而穆璃不一樣,她只是從記憶中抽調圖像,然後碼出來。她不需要思路,不需要設計情節,不需要大綱細鋼,也不用苦思冥想下一步要寫什麼,速度自然一日千里。

就算她經常碼著碼著就忍不住跑去刷貼吧,一刷就半天,然後又跑去水群,一水又半天,但是不知不覺間,也已經碼了四十多萬字了。

穆璃估摸了一下,感覺如果一邊實施計劃一邊繼續碼字的話,這個字數的存稿應該差不多夠用了。

萬事俱備,可以給王奕旋下套了。

沒錯,這本小說就是穆璃給王奕旋下的魚餌。那怕最後不得已要犧牲這部小說的前程,穆璃也要先在王奕旋的身上狠狠地咬下一塊肉來!

為了設計這個局,穆璃現在碼的這本小說可謂是經過精挑細選的。

未免王奕旋起疑,穆璃選擇了本來就是近期原主會發布的作品。

這本小說並不是那種會紅遍大江南北的神作,那種大作,穆璃可捨不得拿來與系統女對陣。這本小說也不是那種撲街得一點都不賺錢的小說,撲街的書有可能不能引得王奕旋上鉤。

所以,思來想去,穆璃還是選擇了一本將會小紅一陣的小白套路文。雖然還是有點心疼,但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嘛!

現在正是周六,穆璃上傳了3000字的第一章去申請審核。等到周日晚上編輯們開始集中處理周末堆積的新書審核時,穆璃的書很快就通過了。

半夜,穆璃掐著點熬夜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

零點整和零點十五分,穆璃分別更新了一章,將自己的書頂在「最近更新」欄的最頂端。

許多正好刷新了書城的夜貓子們順手就點了進去,一看文筆的故事設計都不錯,就對這本書有了好感。一看十五分鐘后竟然又更新了一章,不由得覺得這個作者還是挺勤奮的嘛,順手就把推薦票給了穆璃。

零點四十五的時候穆璃再次更新,此時,傳說中的黃金前三章已經全部傳完,第四章又引出了主線劇情,讀者比較容易對這本書產生認同感。

這時候還沒睡覺的夜貓子一看,真是個勤勤懇懇的作者,故事也寫的不錯,收進書架慢慢看好了。於是穆璃的作者後台上,收藏數目一直在增加。

抽空睡了幾個小時,穆璃在早上五點的時候又更了第五章。

此時,起的早的讀者一打開書城就能看到穆璃的更新,順手就點了進去。

由於早晨這個時候更新的作者很少,所以穆璃的書在更新榜的榜首呆了一個小時,期間又攢到了不少的點擊和收藏。

六點的時候,書城刷新了。由於從凌晨開始積累的人氣,穆璃毫無疑問地衝進了新書點擊周榜榜首。同時,之前跟編輯說好的推薦也來了,還是位置超好的主頁推薦。穆璃馬上又更新了第六章。

此時,穆璃的書已經有一萬八千字了,讀者讀起來也稍微有感覺,不會感覺太單薄。再加上兩個榜的推薦,頓時點擊量和收藏量猛增,打賞和書評也不少。

穆璃翻著下面幾乎都是鼓勵和催更的評論,滿意地笑了笑,關上電腦,補覺!

穆璃這邊睡得昏天暗地,那邊王奕旋已經發現了穆璃的新書。

看著電腦屏幕上顯示著的一片形式大好的書,王奕旋嘴邊勾起一抹冷笑。哼,叫你這個賤人陰我,現在就讓你開心兩天,兩天後,哼哼……

王奕旋果然選擇了對付原主任紫銅的方式對付穆璃,她要讓穆璃知道,什麼是絕望的滋味!

睡夢中的穆璃皺了皺眉頭,撇了撇嘴。也不知道,這一次,是誰要嘗到絕望的味道!

……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