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看餓了我一眼,似乎是知道了我心中所想,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笑眯眯的對我開口說道。

完全是毫不相干的一件事情,思維跳躍性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放心,師父,我不是那樣的人,以後我有兩個棒棒糖一定給他一個,只有一個我就給她半個,只有半個的話,我一口,她一口。” 我很是認真的說道。 然後身後就傳來了殷明珠很是不爽的聲音:“你少噁心人了。” 氣呼呼的走過來,看着我

完全是毫不相干的一件事情,思維跳躍性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放心,師父,我不是那樣的人,以後我有兩個棒棒糖一定給他一個,只有一個我就給她半個,只有半個的話,我一口,她一口。”

我很是認真的說道。

然後身後就傳來了殷明珠很是不爽的聲音:“你少噁心人了。”

氣呼呼的走過來,看着我,說道:“我爹不在,你師父說的還陽沖喜這個法門我的確是不知道,不管你們是不是坑了我,我都認了,不過,想要成爲我殷明珠的夫君,至少道術修爲上要勝過我,現在的你,還不夠資格。”

我看着一臉驕傲,眼神之中將我當成臭蟲的殷明珠,恨得牙癢癢,這小丫頭什麼都好,就是說話實在是太難聽了一點。

我站起身來,很是惱怒的說道:“兇婆娘,我可不怕你,總有一天,我要你服服帖帖的,對我言聽計從。”

其實現在我要對付殷明珠都已經沒有問題了。

光是現在得到城隍官服的韓德就不是殷明珠能夠應付得了的,不過男子漢大丈夫,收拾自己的老婆都要讓別人幫忙,哪裏來的這種道理。

因此,我決定一定要靠着自己的本事征服殷明珠。

“好啊,既然這麼出息,現在就來教我規矩好了。”

殷明珠對我顯然也是毫不在意,擺開架勢,就要和我單挑,說:“我這段時間準備了不少的符咒,倒是想要和你討教一下。”

我頓時無語,正要說話,翠竹林卻突然震動起來,竹木震顫,地面動搖,顯然有人正在用暴力對抗我們的迷蹤陣。

“好大的膽子,這羣不知道尊敬前輩的混蛋。”

師父一下子站起身來,勃然大怒,開口說道,原本這老頭兒是樂呼呼的看我們兩個吵架呢,誰知道人家都打到家門口來了,自然不能忍。

“法一,走,我們出去找那羣混蛋算賬去,茅龍那小子簡直是活膩了,老天保佑他一定要活着,欺負老子的徒弟,簡直就是壽星公上吊了。”

說完,師父直接帶着我們走了出去。

還沒有他出去了,就隨手扔出去一張藍色的符咒,然後我就聽到外面惱怒之極的嚎叫聲:“暗算偷襲,好不要臉。”

師父帶着我們走了出去,出手破陣的竟然是空相和尚,不過這傢伙這一次賣相可不是很好了,全身上下都被燒焦了一樣,身上的袈裟都被燒燬了,而此時張開嘴,不住的朝着外面吐着,也不知道是被燒了還是被氣得。

師父晃悠悠的帶着我走了出去,上上下下打量空相,說道:“敢問這位道友,可是非洲友人?我華夏道術,一般都只有華夏血脈的人才能掌握的啊,你一個外國老毛子都能夠使用,果然是佩服佩服,只是,我家大門敞開着,你不走,偏要叫門,這又是什麼道理呢?”

原本我還說師父用藍色符紙畫烈火符太過浪費呢,因爲畢竟烈火符威力有限,殺不死人,現在看着空相的慘樣子,我頓時就覺得這一張藍色符咒化的一點不浪費。

搶在空相開口之前,我就說道:“不是師父,這不是非洲友人,這是我們上次看到過傢伙,叫什麼空相大師。”

“啊,空相大師?你開什麼玩笑呢,空相大師可是和尚中的超級帥哥啊,怎麼會這樣一幅打扮,就跟叫花子一樣,難道現在流行這樣的袈裟?”

“餓,可能是上次空相大師掉進了糞坑額,不,是化血池裏面之後,沒錢買衣服了吧。”

我和師傅互相配合,將空相個損得夠嗆,空相一張臉紅了又白了,最後猛然睜開眼,朝着我扔出來一隻木魚說道:“找死,佛爺我度化了你。” 就想之前她總是纏著紫夜喊相公,可是在星辰國那些年,她成長了很多,看見過很多悲歡離合,看到過很多有情人終成眷屬,也看到了很多背叛,加上從小在空間裡面,看過的那些小書給自己的言情小說,即便沒有愛上過人的寶寶,也對男女之情知之甚多了……

要是現在紫夜叔叔在自己面前,她是一定不會再那麼愚蠢的去喊相公了,她也要找一個像爹爹那樣的男人,像爹爹那麼寵愛娘親,一樣寵愛自己的男人……

「小丫頭,不過你娘親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外面那個男人總說你娘親能救你呢?」對方想到什麼,看著寶寶問道。

「你有名字嗎?」寶寶聞言不打反問的問道。

「名字?我當然有名字了!不過太久了,我都記不得了……」對方聞言語氣有些迷茫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在星辰國?」寶寶再次好奇的問道,她沒記錯的話,當時她被小星等人害的命懸一線,對方趁機鑽入自己的體內,佔據了自己的身體。

所以對方應該也是星辰國的人才是!

「哈哈哈……小丫頭你倒是聰明,我問你的話,你不想說就來反問我嗎?」對方反應過來笑著道。

「我娘親是誰,你不從我體內出去,早晚都會見到,但是想讓我娘親連你夜救,除非我開口!否則,我娘親有一百種辦法毀掉你來救我!」寶寶聞言淡淡的說道。

聞言對方似乎有些不悅,但是想想覺得寶寶說的也有道理,畢竟如果他無法徹底吞噬寶寶的靈魂,在寶寶的體內的話,如果有高人進入寶寶的識海,很輕易就能發現自己……

這小丫頭本來就不凡,她的爹娘更不可能是一般人了,最後為了自己的以後,和那未報的仇恨,對方想了想說道:「如果你願意拜我為師,我就告訴你!」

「拜師?沒興趣!我有師父了……」寶寶聞言直接拒絕道。

「你這丫頭,老夫我活著的時候可是多少人想拜我為師,都被我給拒絕了,現在我要收你做徒弟,你竟然敢拒絕我?」對方聞言怒道。

「我不喜歡隨便拜師!」寶寶說道。

「這怎麼是隨便呢?我可是從來都沒收過弟子的,你拜我為師就是我唯一的弟子了,那裡隨便了?」對方不爽的說道。

他以為自己說要收寶寶為弟子后,寶寶會很開心的答應呢,卻沒有想到被寶寶拒絕了,這讓他心裡十分的不是滋味,要知道自己活著的時候,多少人都夢想成為自己的徒弟啊!

「反正我是不會隨便拜師的,我娘親說了,師父如父,不能到處認爹,我爹爹會不開心的!」寶寶想了想說道。

對方……

這都什麼和什麼啊?

「小丫頭,你不拜我為師,那就別打聽我的身份,跟我沒關係的人,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對方不爽道。

「哦……我也是,什麼都不了解的人,別說做我師父了,做什麼我都不樂意!」寶寶也淡淡的說道。

「你……」 空相這和尚其實挺有錢的。

修道和練武其實一樣,都是需要大力氣花錢的行當。

空相有錢,按照道理,修煉的佛法也是不錯。因此,木魚威力不小。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木魚扔出來之後,陡然變大,然後朝着我這邊直接壓了下來。

師父見狀,下意識的就要巫咒出手。不過很快回神過來。有點拙計的樣子。巫咒是他的本能,在面對邪佛的時候使用了,現在猛然想要改用道術,竟然開始有些不適應起來了。

我知道師父的爲難之處。站出來,擋在師父的面前,然後召喚出來韓德。韓德長槍銀盔,威風凜凜,早就憋壞了。

現在有機會嘗試一下自己得到的城隍官服的厲害,興奮得很。

韓德突然鑽出來的時候,那邊隱祕特勤局的人還吃了一驚,不過很快就充滿了冷笑,空相更是獰笑說道:“用鬼物來對抗我的佛門手段,簡直是自己找死。”

佛家天生就對鬼物有着剋制,因爲佛經佛理都是平和正大,充滿祥瑞之氣,現在見到我竟然用鬼物對抗木魚,空相頓時笑了起來。口中開始快速的念動大悲咒。

原本只是變大的木魚陡然一下子就放出了陣陣佛門金光,這種降魔金光對於鬼物最爲剋制,一般只有道德高僧才能夠釋放出來,想不到空相竟然也有這種資格,我有點鬱悶,心想,老天到底是怎麼判斷的,連空相這種傢伙也能稱得上高僧?じじ,謝謝!

不管如何,空相總還是用處了降魔金光。

原本空相還等着看着韓德被他的降魔金光直接融化了,畢竟現在韓德連鬼將都還不是。

不過很快空相的眼睛都瞪大了,因爲韓德根本沒有在意降魔金光的意思,身上銀色盔甲釋放單薄鬼氣,在降魔金光的對比之下看起來好像不存在一樣,奈何,就是這樣淡薄的鬼氣,降魔金光卻不能突破其中。

韓德猛然跨前一步,然後吸氣,隨後長槍朝着上面猛然挑動,木魚凌空壓了下來,將長槍壓彎,不過很快就被彈飛了出去。

空相隨手扔出來的一隻木魚威力其實很大,不過,卻也被韓德給一槍破掉。

一時間,所有人都沉默下來,空相也是瞪大了雙眼,說道:”這怎麼可能。“

倘若是師父破掉了這一隻木魚我想空相還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但是韓德明明是鬼物,怎麼可能會不懼怕佛家法門的?

空相是一個非常喜歡賣弄的傢伙,現在在衆多同事的面前丟了臉面,看着我的眼神就變得更加的憤怒了。

自己修行沒有到家了,關我屁事。

看着空相,我突然覺得有點好笑,心想,倘若這傢伙現在臉上不是漆一片的話,指不定還能看到一個猴子屁股呢。

“陰差官袍?開什麼玩笑……”

茅?這一次竟然沒死,果然是命大,不過正好,要是死了,我還拿什麼去找茅?算賬呢。

這傢伙是抓鬼的行家,一看之下,頓時就回神過來,開口說道:還是武城隍,嘿……老頭兒,我就說你爲什麼擺我們一道,原來竟然和陰間邪佛是一夥的。”

師父白了這傢伙一眼,根本連和他說話的興趣都沒有,而空相也是從打擊之中回神過來,說:“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你區區一隻鬼物,怎麼可能不怕我的大悲咒,沒關係,再來,看佛爺把不把你弄得連渣都剩不下。”

知道韓德是陰間封正的鬼差之後空相的神情反而放鬆了下來,顯然對於對付韓德空相也已經有了把握。

“陳長生,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自己打不過別人吃了虧就來找我的麻煩?開什麼玩笑呢,不知道回去找你的爸爸媽媽哭鼻子麼?”

師父終於開口了,直接找到了陳長生,和這些傢伙說了也沒用。

陳長生笑了起來,他們這一羣人,和邪佛對面之後,似乎就只有陳長生沒有多大的損傷,顯得完好無損,站出來,對着師父說道:“說你是邪佛的人,這有點不太現實,因爲你將邪佛聚陰大陣的陣眼給封住了,這也是邪佛到現在都還不能化形的原因,不過,這並不是我們不來找你麻煩的原因。”

“找我麻煩?憑什麼?你們要求我做的事情我已經完全做到了,沒有絲毫的保留,怎麼,現在就要翻臉不認人了?”

師父乾脆就耍起了無賴,一臉悲憤的神情開口說道。

“陰陽壁封禁之後,想要強行打開陰間之門,你也知道需要耗費多少的材料,我們答應你了也做到了,你就應該兌現你的承諾,交給我們陰司城隍,而不是將邪佛給我們引來了,還是在陰間界,他的大本營之中。”

說道這裏,陳長生的眼睛都紅了:“你知道這一次,我們這邊死了多少人麼?”

陳長生看樣子的確是心疼了,都快要哭出來了,估計損失太大。

師父雙手一攤,說道:“你也看到了,城隍被我徒弟養的鬼物給收拾了,我去哪裏給你城隍呢,我一直想着要言而有信,說話算話,這不,直接給你找來了邪佛,你今天要是來感謝我的話,我還能夠理解,也能夠接受,但是你要是給我玩兒這個,我就只能問候你全家的女性了。”

果然,我額頭上頓時就多了一陣陣的冷汗,師父和賤老虎果然是臭味相投,說話做事已經帶上了一點流氓的做派。

我有點害怕起來,萬一以後我也變成這個樣子該怎麼辦?都說近墨者的。

陳長生被師父的話弄得額頭上青筋都暴露了起來,隨後冷笑起來,說道:“既然你說不通,那我們就只有手底下見真章了,這一次,面對邪佛,我們損失慘重,這個損失必須由你來承擔,你要麼加入我們,和我們一起對抗邪佛,要麼,你就給我死在這裏,讓我們祭奠死去的同事,死去的戰友。

陳長生說完,甲組剩下的人都齊步走了上來,面對師父虎視眈眈,能夠進入陰間的都是修爲不錯的,對於甲組來說,損失的確很大。

看他們幾個最重要的隊員都如此狼狽,更別說,那些修爲不如他們的了。

不知道邪佛有沒有被他們給弄成什麼重傷之類的,要是給弄死了就最好了,不過看陳長生被氣得成了這個樣子,我想,肯定不可能會是那樣的結果。

“廢話麼,你只會說,想要老子幫忙,跪下求我,然後把那個欺負了我徒弟的傢伙給砍成十幾二十塊的,我可以答應你考慮一下你的請求。”

師父很是不客氣的對着陳長生開口說道,顯然是完全不給面子的節奏了。

“煌煌神威,天兵現世,請神!”

輕鬆站了出來,這個名義上張佐臣的弟子顯然不是那麼的客氣了,對我們,一出手,就是?虎山正一道最爲壓箱底的活計,請神。

張天師一脈牛叉就牛叉在請神術上,要說符咒和陣法,其實不能算是頂尖,至於說養屍方面就更是幾乎算得上是恐怕,享譽盛名這麼多年,因爲的就是這一手請神的法門。

煌煌神威,壓力無籌。

這種威壓可不是一般的術法能夠對抗得了的,雖然現在到底有沒有神仙這還是一個疑問,但是至少正一道這一門請神的術法的確是能夠請到神威,這是絕對沒有錯的。

輕鬆突然念動請神法咒,周圍的人頓時就朝着四面散開,而陳長生也是招呼自己的同伴,將大量的黃色符紙朝着天空拋灑,一時間看起來到有點像是出喪了。 「你這丫頭故意的是不是?什麼叫做什麼都不知道,做你師父就不樂意了啊?」對方怒道。

「如果你不是在我體內多年,平白無故遇到我,我說想拜你為師你會答應?」寶寶無語的看了眼對面的黑霧問道。

「當然不會了!」對方直接說道。

「那就是了,所以我為什麼要拜你為師?憑你佔據了我的身體嗎?你確定比起師父,你應該更適合做我的仇人嗎?」寶寶諷刺一笑的說道。

聞言對方瞪著寶寶想了半天,覺得寶寶說的似乎也是有道理的,畢竟自己確實佔據了這個丫頭的身體,可是當時的情況他也顧不了那麼多,如果不佔據寶寶的身體,可能他就徹底掛了……

想到這裡,對方猶豫了下看著寶寶說道:「好吧,看在你也算是救了我一命的面子上,我就先跟你說說我的事情,然後你再決定要不要拜我為師!」

寶寶聞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她是真的沒打算拜一個半魂為師的,畢竟如果對方真的厲害,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如果對方不強悍,那她拜師又何用?

黑霧不知道寶寶的想法,看著寶寶許久之後,輕嘆一聲的說道:「小丫頭,我和你說,我並非是星辰國的人,我其實是一個很強大的神尊!我的名字好像叫寧九程,只不過我因為性格大氣,被我的對手給暗算了!

最後只能拋棄肉身,靈魂逃走,沒想到那個該死的老不死的,竟然想讓我神魂俱滅,一直追著我不放,本來就因為受傷的我,最後跟對方一戰,靈魂被滅神劍打成這樣,弄得人不人,魂不魂的,好在我命不該絕,跌落在星辰國昏死過去!

等我醒來時,剛好就看到你躺在那裡,而那時我的對手也追了上來,我如果不想死就必須躲起來,所以我才會鑽入你體內,本以為可以藉助你的身體逃走,沒有想剛進入你體內,外面那個叫做紫天的男人就來救你了!

雖然這個紫天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但是當時的情況確實比我強了一點兒,而我也實在是太過虛弱了!所以就留在了你的體內,後面的事情你也差不多都知道了,我倒是很意外你這個小傢伙靈魂如此強悍,不然我早就佔據你的身體了……」寧九程看著寶寶無奈的說道。

「神尊又是什麼鬼?修鍊成神不就是最強大的了嗎?」寶寶聞言疑惑的問道。

「哈哈哈哈……現在我和你說,你也不會太明白,但是等你成為真神的時候,就會明白了,現在你所理解的神,跟我說的神完全是兩個結界兩回事,你就是在這裡修鍊到神帝,對於一個真神來說也不過一巴掌就解決掉的事情,這就是你所知道的神,和我說的神之間的差別!」寧九程聞言哈哈一笑的說道。

寶寶聞言沒說話,但是她清楚寧九程說的應該是真的,星辰國一行幾年的歷練,讓寶寶懂得了很多的道理,自然也就明白了這個世界的浩瀚無垠和許多自己不曾接觸過的事情…… “師父,他們是在搞什麼呢?出喪麼?”

我看着師父小心的問道。

師父搖頭,說:當然不是,這是在送賄賂。買通天兵呢,要不然,按照正一的修爲,六丁六甲術法哪裏是那麼好驅使的,最多弄點鬼神來裝樣子。現在這傢伙想要請天兵。修爲不夠。只能通過大量的賄賂才行,要不然,人家天兵憑什麼給你請下來呢。

“師父,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仙麼?”

這是我最爲關心的一個問題。倘若真的有神仙,現在我們都能上月球了,神仙在哪裏?倘若沒有什麼神仙。按這些請神的法門又是怎麼搗?出來的?而且還真的有用。

這一次師父沉默了許久,隨後方纔說道,這一點,我也不能確定,不過,既然有修道的,難道就不能有修道厲害到一定程度的麼?

或許,所謂的神仙就是那種道術修爲比較高深的人呢?

師父這話讓我猛然一愣,隨後想到,或許,還真的有所可能。

漫天的黃紙靈符突然消失,是那種憑空消失的,然後,輕鬆猛然睜開眼來,看向了我們這邊。

雙眼之中已經沒有絲毫的感情存在,冷漠,威嚴,看着我們猶如看着一羣螻蟻。

這就是請神?天兵降臨?

我有點好奇的看着似乎變得有所不同的輕鬆。

“請神?好……那我招鬼。”

師父看到青松完成了術法,頓時冷笑起來,掏出一把黑色的東西,灑在地上,隨後雙手一抓,將韓德給抓了過來,說道:“別慌。”

韓德竟然也不掙扎。

師父口中念動咒語,隨後,猛然睜開眼,大聲呵斥了一句:請鬼仙降臨。

人有三魂七魄。

肉身強悍。

修魂,爲神……而鬼魂同樣可以修行,到了極致,號稱鬼仙。

既然對方請天兵,這邊就請鬼仙。

師父術法的完成速度比起輕鬆來,就快了許多,而且根本沒有什麼賄賂的說法。

隨着師父的術法完成,韓德猛然睜眼,身上鬼氣似乎都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樣,感覺有很大的成分像人,而沒有半點鬼的味道了。

“我感覺到了力量。”

韓德捏緊了拳頭,緩緩開口說道。

比起青松那種冷漠無情的眼神,韓德的情緒波動顯然明顯得多,也人性化得多,誰勝誰敗,誰優誰劣,已經相當的明顯。

青松不語,將背上的松紋古劍抽了出來,揚手,一把符紙就扔了出去,漫天飛舞,隨後,朝着韓德衝了上去,韓德也是揮舞長槍,迎戰!

兩人的速度都變得很快,快到我根本看不清楚,空中的符紙卻在以一個相當快的速度消失,不斷的有火符,電符之類的符咒爆發威力出來。

即便看不清楚,我還是有點心曠神怡,震撼無比,這就是神的力量?

不用捏咒,不用燒符,直接信手拈來爆發出來的威力都如此不凡。

他們到底厲害在哪些方面呢?

我不由得想到。

可惜,沒有答案,要是我能夠明白的話,或許現在的修爲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一道驚天的雷霆突然從戰場之中響徹,不是一般的雷霆,而是黑色,原本按照極快速度交戰的雙方各自退開,那一道黑色的雷霆就直接纏繞在了韓德的長槍之上,猶如電龍。

韓德長槍平舉,大聲說道:“鬼道。陰雷電槍!”

說完,便化身飛了起來,像是和手中的長槍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條瘋狂的電龍,然後就朝着輕鬆吞噬過去。

輕鬆並不畏懼,揚手,一張藍色符紙扔了出來,松紋古劍正好點在了符紙上面,然後符紙消失,一條火龍憑空生成。

仙術。炎龍。

青松口中說道,然後也是和韓德一樣化身火龍,吞噬過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