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欣可是我前世重要之人啊!

「鬼殤婆婆,死吧!」 心想著,葉天厲喝,正要運使飛劍,殺了鬼殤婆婆。 就在這時,只聽轟隆一聲炸響,令得葉天側目看去。 原來之前從無字墓碑中出來,似乎在守護這座墳墓的神之聖騎士,已經在亞爾梓等人的聯手圍攻下,徹底耗盡了能量,消散於空中了。 如此一來,眾強者便圍住已經拿到神之啟

「鬼殤婆婆,死吧!」

心想著,葉天厲喝,正要運使飛劍,殺了鬼殤婆婆。

就在這時,只聽轟隆一聲炸響,令得葉天側目看去。 原來之前從無字墓碑中出來,似乎在守護這座墳墓的神之聖騎士,已經在亞爾梓等人的聯手圍攻下,徹底耗盡了能量,消散於空中了。

如此一來,眾強者便圍住已經拿到神之啟示錄的莎洛斯。

這時候,亞爾梓出聲厲喝道:「現在沒有了那個英靈騎士的守護,我看莎洛斯你還如何抵擋我們?還不快把神之啟示錄交給我們。」

莎洛斯哈哈大笑,手持著神之啟示錄,得意道:「是嗎?可惜你們晚了一步,我先走了!奧米加諾,動手!」

這話一出,眾強者紛紛露出驚駭神色,才想起奧米加諾並沒有跟著一起衝過來。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奧米加諾應該積蓄了強大力量來施展的大招,匆忙之間是抵擋不下的。

眾強者可不敢停在原地,紛紛散開,不過還是將莎洛斯圍在了中間,不讓他有機會逃脫。

「呵……一群蠢貨,你們若是還圍著我,我或許不好離開,這散開正好讓我不用費勁了呢!

奧米加諾,你的犧牲是值得的,我回去之後一定會為你祈禱,天國定有你的位置,安心吧!」

莎洛斯拿著神之啟示錄,心中又是得意又是悲傷。

得意是因為此行終究沒有白費功夫,雖然意外多多,但他們基教還是拿到了神之啟示錄,能夠掌握唯一成就半神的辦法。

到時候,只要他們掌握了這個辦法,哪怕只有一個人成就半神,也已經足夠統一全球,散播神的榮光了。

悲傷的是,眼見著即將能夠成就半神,將神的榮光散播全球的野望達成,結果自己的親密戰友加床友的奧米加諾,卻倒在了黎明之前。

想著日後戰鬥的時候,不僅沒有了這位好友,夜晚也將孤獨入眠。

若不是最後的信念支持者那種悲傷讓莎洛斯幾乎要不顧一切,留下來陪伴奧米加諾了。

當下,莎洛斯鎮定心緒,淡然笑道:「再見了,各位!再見了,奧米加諾!」

這話一出,眾強者大驚,特別是西牛賀州那邊的強者,頓時想起了基教的某些手段。

索倫當即叫道:「不好,快找出奧米加諾,他要用傳送之術,將沙洛斯傳走,不能讓他們得逞!」

眾強者恍然,四處搜尋,卻沒有發現澳米加諾,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能量波動,不禁心生疑惑。

下一刻,不知是誰驚呼出聲。

「快看!那不是澳米加諾嗎?他怎麼死了?」

眾強者順著那人的指向看去,我才發現摔落在地屍首分離的奧米加咯,難怪剛才四處搜尋,沒有發現奧米加諾,原來是掉到了地上去了。

「不!」

本來苦等傳送門沒有出現,正心生疑惑的莎洛斯,這時候也看到了奧米加諾的慘狀,頓時悲呼如泣,傷心欲絕。

這時候,葉天也發現奧米加諾之死,臉上露出了疑惑,看向了閃身到身邊的慕容霜,問道:「你殺的!」

葉天不是亂問,而是有一定的推理。

之前的眾強者,葉天面對附身何雨欣的太上宗主,而鬼殤婆婆重傷,而其他強者跑去爭奪神之啟示錄。

慕容霜這時候不在那些眾強者中,而是在自己的身邊,顯然是沒有一起去爭奪的。

也就只有她有可能殺了,同樣沒去爭奪神之啟示錄,預備后招的奧米加諾了。

慕容霜面無表情的點頭,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但他不上去搶神之啟示錄,顯然是有什麼手段。

我不要那身姿啟示錄,但你要!為了不使你遷怒,借口不給我完整的太上忘情劍錄,所以我便偷襲殺了他,這樣他們就帶不走神之啟示錄,你就沒借口了!」

聽完這話,葉天一臉的炯炯有神,心道這慕容霜真是想多了,就算神之啟示錄被人搶走,也不會是自己不給他太上忘情劍錄的借口啊!

唉,奧米加諾真是倒霉,碰上了這樣一個想多的主!

這時候,聽明白基教后招的亞爾梓也上前,厲喝道:「莎洛斯,現在你還有什麼手段?乖乖的將神之啟示錄交出來!」

莎洛斯悲怒道:「我得到了神之啟示錄,就能知道成就半神的方法!

你們敢圍攻我,等我成就半神了,就將你們通通斬殺!」

聽到這話,眾強者也是有些緊張起來,不禁有些猶豫。

索倫卻是出聲道:「莎洛斯,別做白日夢了,我們這麼多人圍攻你,你不可能有時間翻看神之啟示錄的,還是乖乖把神之啟示錄交出來吧!」

莎洛斯不屑一笑,冷道:「是嗎?你們別忘了,我還有大招沒用呢!」

說話間,在眾強者驚駭恍然之下,他已經念動了咒語,雙手一張,天空中突然顯現出一座大門。

那大門之上,金紋銀篆,又有無數天使雕像,顯得輝煌無比。

正是基教的大招——天國降臨。

見此情況,亞爾梓叫道:「不好,是天國降臨!

快,進攻,不要給莎洛斯觀看神之啟示錄的機會。

要是在神經啟示錄上,有立刻成就半神的能,我們可就死定了!」

當下,眾強者回過神,一同撲向莎洛斯。

只是這時,大門已經洞開,四名身穿金甲的兩翼天使落下,分佈四方,擋住了眾強者,戰作一團。

因為天地規則的限制,這些兩翼天使都只是練氣九層,但他們似乎悍不畏死。

一上來,便是只攻不守,完全是以命換命的打法。

一來頓時,令眾強者紛紛有些忌憚。

畢竟天使們不怕死,眾強者們可是惜命得很了,所以自然是畏手畏腳了。

趁著這個機會,莎洛斯得意一笑,迅速翻看著神之啟示錄,目光中蘊含著激動,似乎已經見到自己成就半神的輝煌時刻。

可當他將神之啟示錄翻看完之後,原本激動的神情頓時化為虛無,反而一臉的傻眼獃滯。

下一刻,他又不甘心的反覆翻閱了幾遍神之啟示錄,可結果似乎都一樣,這才失聲喊道:「不!不!不!我不相信,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正在奮力抵擋天使的眾強者,聽到莎洛斯這話,紛紛愣了一下,不明白是什麼情況。

眾強者紛紛發力,只想趕緊將天使幹掉,好將神之啟示錄奪過過,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時候,莎洛斯反而主動讓天使停手,召回到身邊,近乎絕望的說道:「大家都不用再爭了,地球上再也能夠再成就半神了。」

這時,亞爾梓遲疑了下,縱身來到莎洛斯面前,厲喝道:「你在說什麼胡話,我不信,將神之啟示錄給我!」

亞爾梓本以為還要再費點力,才能搶到神之啟示錄,卻發現自己剛說話,莎洛斯便將手中的神之啟示錄扔了過來。

亞爾梓一怔,差點失手沒接住,頓時有些手忙腳亂。

莎洛斯一臉絕望,似乎再無希望,說道:「你自己看吧!」

亞爾梓皺眉,翻看神之啟示錄,之後也露出和莎洛斯一樣的神情,驚聲道:「不可能,我不相信。」

「沒什麼不可能的,你們血族應該也知道千年前的天地之變,雖然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蓋亞本源被封印的事,從而使蓋亞源力漸漸消失,直到我們這個年代,再也沒有人能成就半神。

而神之啟示錄上說了,當這本書出世的時候,代表蓋亞本源已經解封,但蓋亞源力卻因為特殊原因,已經消耗殆盡。沒了蓋亞源力,我們是不可能成就半神的!」

莎洛斯自嘲,一臉絕望。

就好像一個財迷得到了點石成金的神術,可後來發現無論他碰到什麼東西,那東西就會變黃金,最後活活餓死的絕望

而這時,莎洛斯的絕望與之類似。

「到底是出了什麼情況!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怎麼讓人聽不懂?」

婆鳩爾天等人紛紛圍過來,滿臉疑惑。

亞爾梓看著眾強者,搖頭道:「我們都沒有希望成就半神了,因為地球上已經沒有蓋亞源力了。」

「什麼蓋亞源力?」

拉爾夫也沒太聽明白,一頭霧水的。

莎洛斯開口道:「想要成就半神,就要將我們的力量轉化為神之力量,可這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做的,需要吸收外在的一種名為蓋亞源力的能量。

可近兩千年前的一場大變,讓蓋亞本源被封印,就算如今本源解封,可蓋亞源力已經消耗待盡,也就是說我們就成不了半神!」

這時候,後邊的葉天給何雨欣渡入真元,確定她身體沒問題后,便暫時將何雨欣放在一邊,布了個明光金鐘法護住。

之後,他和慕容霜也過來了,聽著關於神之啟示錄的內容,並沒有注意到地上一道陰影,正迅速且無聲無息的接近著何雨欣。

聽了一會兒,葉天頓時明白過來,原來神之啟示錄上面,中並不是專門用來記載的所謂成就半神的方法,而是記載封印之隊的。

那所謂的蓋亞本源,明顯便是封印之地的龍脈,只是那蓋亞源力是什麼,葉天並不清楚,只能詢問系統。

很快,系統便作出了回答,所謂的高壓原理,其實是等級更進一步的天地能量,遠比修鍊自身修鍊出來的能量等級更高。

一般的修鍊者在自身的能量修鍊到極致后,就是相當於鍊氣九層后,便開始純化自身的能量。

當自身的能量全部純化,修鍊者便進入到練氣巔峰,這時候修鍊著便能吸收天地之間的蓋亞源力,從而與自己經過純化的能量融合。

在這個過程中,以自身純化的能量為主體,輔以蓋亞源力的高質量,轉化為新的能量,也就是所謂的神之力量。

而在修真者中,這種蓋亞源力被修稱之為先天之氣,是一種比天地靈氣更高級的氣體。

只有吸收先天之氣,將一身純化的真元徹底的液化,才能步入築基期,之所以最後一個靈地帝龍谷仍舊靈氣濃郁,駐紮了大部分的華國修真門派,但至今沒有一個人步入築基期,便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封印之地依靠龍脈的力量封印修羅的入侵通道,這蓋亞源力是高等級的能量,自然是首先消耗的,所以已經基本耗盡了。

現在就算封印之地漸漸的解封,可龍脈也不會再產生出這種能量了,就等於是斷了眾人成就半神的路。

「不可能,你們在騙我們,沒有了這種能量存在,為什麼那些頂尖門派的修真者中,有能夠相當於成就半神的存在?」約瑟翰不相信的喊道。

聽到這話,葉天也是疑惑,再次詢問系統。

不說別的,之前御雷峰上遇到的奉天觀女道,其實力絕對便是築基期無疑,否則不可能做到只憑一根手指,在沒有任何其他能量波動的情況下,擋下了葉天全力施展的辰星落。

系統的回答是,頂級修真門派之所以能夠擁有築基期修真者,和其門派擁有著洞天福地有關。

洞天福地因為獨立於地球之外,不受龍脈被封印的影響,不僅擁有濃郁的天地靈氣,而且本身便會自產的先天之氣。

只是地球的先天之氣豐富多樣不同,洞天福地先天之氣單一,除非運氣很好,該門派正好自身所修鍊的功法,和洞天福地產出的先天之氣性質一致,否則修真門派需要修改自身的功法,以適應洞天福地中的先天之氣。

同時,因為外界沒有先天之氣,所以雖然那些頂級門派擁有築基期的修真者,但那些修真者卻不敢降臨凡世。

因為一旦他們到了凡間,體內等級遠高於天地靈氣的液化真元,便會發生無法控制的降解效應。

這就好像一滴墨水,滴入倒了一大缸的清水當中,墨色變化迅速的攤開,消融於那清水之中。

同樣是因為這個原因,之前奉天觀女道到了御雷峰,卻不出那座奉天道觀的原因。

而太上忘情宗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雖然並不需要天地靈氣,能夠擁有非常快的修鍊速度,但也沒有辦法出築基期的修鍊者。

聽到這裡,葉天這才恍然,明白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這時候,亞爾梓搖著頭道:「那些修真者是怎麼成就半神的,我不知道,你們要是覺得我們在騙你們?那就自己看看吧!」

說著,亞爾梓將神之啟示錄扔給了拉爾夫。

這時候,眾人也不哄搶了,都輪流看了起來,看過的人無一例外一臉絕望。

神之啟示錄上面記載的成就半神方法,確實是如亞爾梓和莎洛斯所說,需要一種蓋亞源力才能成就半神。

而如今,他們感應了一番,根本沒從天地中感受到一星半點,完全府合書上所說的。

婆鳩爾天無力的垂下頭,失聲道:「那如今怎麼辦?我們就這麼白忙活一場嗎?」

「如果我告訴你們,還是有辦法成就半神的,你們高興嗎?」

就在這時,何雨欣聲音響起。

眾人一驚,紛紛看去。

葉天也是驚詫,卻見何雨欣居然再次飄飛而起,整個人散發著比之前太上宗主附身時,更加強烈的氣勢。

這是什麼情況?何雨欣這是犯了哪門子沖,怎麼接二連三的被人找上來附身的?

看著這一幕,葉天都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更是悔恨剛才不該放何雨欣一人那邊,這下居然又出事了。

只見何雨欣渾身散發著黑氣,長發飛舞,氣場無敵。

看著氣場又像變了一個人,而且氣勢更加強大,明顯比之前太上宗主更恐怖的何雨欣,眾強者怎麼也是一臉的懵逼,同樣弄不明白是什麼回事。

剛才的太上宗主呢?難道她實力提升了嗎?

這時候,何雨欣發出了感慨。

「沒想到,沒想到,我天照還有重現凡間的一天!」

這話一出,對方的強者並沒有什麼感覺,可東方的修鍊者們卻一個個驚詫萬分,如見鬼了一般。

在某處空間里,神樂三女已經徹底驚呆了,互相對視了一眼,完全無法相信這一切。

她們信奉的神居然活了,這怎麼可能?

外邊,原本應為太上宗主的逃跑而驚慌萬分的鬼畜婆婆,這時候反應過來,第一個失聲大叫。

「怎麼可能?你居然是扶桑傳說中的至高神天照?你不是已經死了嗎?在一千多年前就死了!」

「死?我可是神,太陽之神,只要太陽不滅,我怎麼可能會死,不過是被封印在這處永不見陽光的地方而已!

背叛我的人啊!你永遠想不到吧!我還會回來!等著,我會找到你們,然後讓你們在我的火焰中死去!」

天照冷笑著,渾身黑火飛騰,攜帶寒冷的殺意,直衝雲霄。

令眾強者只覺得一股無邊的壓力,渾身甚至僵硬,連動彈都不得。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