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晉階是個要命的活,非旦時間長,而且還要承受煉獄般的痛苦,能扒層皮!

痛苦是小事,關健是在這個結骨眼上要是晉階,那青銅鼎在無人照料的情況下,煮熬著一鼎玄精黃液,搞不好非炸鼎不可!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不亞於一顆行星的爆炸力量,自己還能好嗎? 不行,得將這股晉陞之力壓制下去! 韓星深吸一口氣,伸出雙手要捏決運轉《道經》,以陰陽之氣調劑體內海

痛苦是小事,關健是在這個結骨眼上要是晉階,那青銅鼎在無人照料的情況下,煮熬著一鼎玄精黃液,搞不好非炸鼎不可!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不亞於一顆行星的爆炸力量,自己還能好嗎?

不行,得將這股晉陞之力壓制下去!

韓星深吸一口氣,伸出雙手要捏決運轉《道經》,以陰陽之氣調劑體內海浪狂潮般的靈力!

豪門祕密,總裁別過分 咦?

此刻,他突然發現掌心之上,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個火焰的印記。

「控火訣!」

韓星腦海之中,頓時多出了許多關於用青銅鼎內尚存的神焰仙火煉丹的方法!

我靠,這青銅鼎內還有仙焰火種?

奶奶滴,這破鼎時不時就搞出新花樣,裡面隱藏的秘密實在是太多了!

等著,待閑暇之時定當好好研究一番,就不信了還搞不明白你!

自已體內這股晉陞力量是因火而起,那就試著用「控火訣」一邊平息晉階力量,一邊再藉助這股力量的喧瀉,把玄黃精氣煉成丹藥,解決了眼前這萬分危機之事再說!

「神格!」

韓星心念一動,他打出自己神格中一滴紅寶石般的原屬於天帝的本命精血,神格精血中的永恆道痕立刻與鼎內諸仙焰異火建立了聯繫。

他自己的神格乃天帝精血所化!

神格血液中蘊藏著無上大道!

他頓時便感覺到,這一刻,諸異火竟然有種要與自己融為一體的感覺。

「煉化!」

韓星操控著體內雄厚的混元真力,打出了控火訣!

此刻他體內的力重如一道浩然巨力氣爆而出,在控火訣的引領下,操控起混沌焚天焰頓時更加輕鬆起來!

「轟!」鼎下的混沌焚天焰頓時劇烈的翻騰著起來,隨著那簇簇火苗的騰燒,鼎內像頂沸蒸騰開鍋了一樣。

青銅鼎越旋轉越快,鼎鳴聲也越來越大,恍惚間,韓星只覺得那原本狂躁怒動的晉陞之力漸漸平息下來。玄黃精氣藥液也被霸道的混沌焚天焰壓制了起來,不管怎麼狂暴,都沖不出丹爐的束縛。

韓星的嘴角,彎起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就在片刻之前,他對面著這團狂暴的玄黃精純粹之液,還是束手無策,不過現在嘛,混沌焚天焰已認主,讓他能夠動用神火的力量,焚天而化萬物。

當他再看向那團藥液,心裡已經有了完美的解決方法。

韓星臉色微微一變,雙手閃電般的結出印結,一聲低喝,猛的一咬牙,又打出一滴天帝精血!

他要用天帝精血中的永恆道痕將玄黃精氣藥液融化、分割、包裹成萬千點狀,使其不能產生互相聯繫。

而且此時的玄黃精氣似乎也是察覺到了韓星的舉動,頓時,一陣劇烈翻騰,只是在永恆道痕的分割之下,卻再也無法重新聚集形成狂暴的能量。

韓星漆黑地眸子,死死的盯著那在鼎中緩緩蠕動的玄黃精純粹之液,它猶如一條斑駁能量的河流,被大道之痕隔離化為成千上萬滴液珠,此時顯的五顏六色,華光四射!

大帝的精血果然非同凡響,只是太過耗費體能精髓,讓韓星本來尚還有些血色的臉龐,驟然變得慘白了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到體內的混元真力,似乎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知道再不出手,便來不及了。

他拼盡全身之力,猶如不要命一般的向鼎底輸送著靈力,混沌焚天焰被催動的綻放出了更加熾熱的焰光!

「便在此時!」

韓星大喝一聲,手上丹印訣陡然變換,開始關鍵的時刻。

「咄!」

混沌焚天焰在他的控制之下,從鼎爐底部升騰而起,一股玄妙的氣息讓狂暴無匹的玄黃藥液竟然在一瞬間便平息了下來。

他感受著丹爐之內的每一個細微的變化,片刻之後,瞳孔驟然一凝……

「聚!」

韓星在大喝的同時,手法陡變,控火訣瞬間便換成了凝丹的法訣,頓時,從青銅鼎內瀰漫出一陣氤氳的葯香氣息。

滋滋……滋……

玄黃精氣之中多餘的成份被蒸發而出,只留下了玄黃實質。

「凝丹!」

玄黃精氣被完全融合成了丹形,韓星緩緩的吐了一口氣,掐指結印,伸手一招。

「呼!」

青銅鼎忽然發出一聲嘯鳴,好像是在表達內心深處的歡快之情一般!

鼎蓋陡然傾斜,爆發出了衝天的五色仙光。一顆顆金色丹藥,從鼎內飛了出來,落將下來,滴溜溜的在手中旋轉。

重於山嶽的玄黃精氣竟被以丹藥的方式凝固成粒!

丹藥像星星一樣晶亮,上面交織著朦朧的混沌氣息與大道秩序紋理,拿在手中絲毫不覺沉重,若放在地上,只怕一粒丹藥就能將座山巔壓塌!

一股濃郁玄黃之氣從丹藥中瀰漫開來,韓星眸子微眯,看著掌中的丹藥眼神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幾分火熱,口中自言自語道:「就叫你「混沌玄黃丹」吧!

據《大荒鑒寶錄》所記,玄為天精,黃為地髓,是為天地精髓,故而玄黃之粹,千百世難得一見。

它非旦祭煉『器』的最佳聖物,更是煉取仙丹必不缺少的神葯。一縷玄黃精粹入丹,人服之可以凝聚出「天道大道」,超凡入勝!

金牌甜妻,總裁寵婚1314 任你多麼強大的修士,一輩子百般尋覓也難以得到一絲玄黃之氣,而今日他自己卻收取了這麼多……

他日若以混沌玄黃丹錘鍊、修補自己身上殘破的神器……不知能否再祭煉出極道仙兵?

……若是自己將這顆丹藥服下,那堅如磐石的神闕穴會不會立即在突破了?

太特瑪興奮了!

一時間,他只覺得宛如心臟病突發,心跳在加快……加快……

「轟隆隆……」

韓星正在暇思之際,忽聽一聲悶響,羅浮古洞崖壁上突然紅光連爆,碎石炸舞,連番被玄黃之氣萬鈞重壓和青銅鼎的撞擊,洞壁上早己是巨縫龜裂縱橫,此刻迅速蔓延,開始炸裂。

只聽「轟隆隆」一陣地動山搖的爆響,整個山洞驀地鼓起一大團灰濛濛的氣浪,山石炸舞,億萬年的古洞齊齊朝下塌落!

「不好!」韓星大驚失色,古洞一旦塌陷,自己將被活埋在裡面!

韓星放眼四周,避無可避,唯有青銅天棺內尚可藏身!

只是棺體與棺蓋並無縫隙可尋!

一聲巨響,羅浮古洞穹頂般的洞頂終於徹底的崩碎!

一塊塊巨大的石塊從穹頂向地面墜落下來,同時洞內的天道禁制也隨著洞頂的碎裂而消散。

海量沙石泥土夾雜著巨大的石塊瞬時轟隆隆的砸了下來,入地足有百丈深,砸的那透過天棺深入地下,用於鎮縛人形無頭石山的八條鐵桶般粗細的鐵索火星直冒!

「咯嘣……!」

八條鐵索上的符文漸漸黯淡,豁啦啦一聲響,竟齊齊被崩裂砸斷!

「轟!」巨大的天棺失去了拉力控制,被地下人形石山如同巨人躬身般頂飛到了半空,倒扣著向韓星當頭罩落下來!

韓星魂魄皆冒,急忙收了青銅鼎與山河社禝圖。

他眼見避無可避,猛抬頭,見棺蓋與棺體被震的開裂出了一線縫隙,只得拚命往上沖,「嗖!」在刻不容緩之際,他身子沖入了棺中。

頓時,韓星眼前一暗,就覺得黑洞洞的什麼都看不到了,但聽得「轟「的一聲,外面整個洞壁竟是一起崩塌了!

四面八方的泥土石塊同時往中間擠了過來……

「咣當」一聲,棺蓋合攏,沙石俱下,瞬間就將巨大的青銅天棺連帶韓星一起被埋了個嚴嚴實實!

活埋!

韓星徹底傻眼了!

「媽了個巴子,我怎麼這麼賤!好不容易才從棺材里逃出,這回到好,自已進來了!」

「你說你上那不好,偏偏要進這裡面,這下可真成活死人了!」

強婚:女人別想逃 韓星嘴裡一邊嘀咕著,一邊用手亂摸,以期找到一個出口。

他靈氣流轉,向上躥身,飛向棺頂,只是棺蓋與棺體一經合併,宛如青銅渾體澆鑄而成,別說出口,就是要找到一個針鼻大的窟窿眼也比登天還難! 萬幸的是這青銅天棺不知先後葬了多少仙人,棺壁四周竟沾滿了厚厚一層磷骨之粉,在黑暗中發出了了淡淡跳躍的鬼光磷火,讓韓星稍稍覺得眼前一亮。

前番進入棺中收服蟠龍鼎耳,沒來的及細看,現在藉助微光仔細觀看,卻不難發現棺內有諸多刀砍斧剁的痕迹。

韓星吃驚:「媽的,難道這棺內曾詐過屍……還是所葬的神仙沒死透?不然怎會有打鬥的痕迹?」

人呢?他只是遍尋棺內,也沒找到半具屍首。

縱然失望,但他也堅信,即然這棺內有生人活動的痕迹,此棺坐鎮此地,必有玄妙。

別人能進的來,自已就能出得去!

老子決不當活死人!

下一刻,奇怪的事情出現了!

突然,從棺材里涌動出的一片滔滔黑霧,一陣陰風起處,黑霧散去,尺多厚的磷粉刷刷粉落,竟露出了其下掩蓋著的一些圖刻和一部古經文!

一股股波動能量從其中散發而出!

青銅天棺中的這些荒古圖刻和古經文仍保留著原始狀態,但所鑲刻的圖案由於年代過於久遠已是顯的抹糊不清,繁雜的苻文正是從這些刻圖中微微漂浮出來,一股股波動能量從其中散發而出,並不斷排列組合,發出淡綠色的光芒。

其中棺壁左側似有一幅較新的圖案,像是最後雕刻而入的。

圖中刻畫著一個頂天立地的巨漢,赤裸著上半身、黑髮三千尺,獵獵飄飛,宛若野人般站立在虛空中。

巨漢雙手執一柄擎天巨斧,似在咆哮,狀若舉斧裂天,其形象栩栩若生,呼之若出。

天棺的右側則刻著一條九爪神龍,圖刻以雲水為底紋,烘托出水天相連的磅礴氣勢。

九爪神龍是以高浮銅雕手法刻成,有栩栩如生的立體感。前爪做環抱狀,后爪分撅海水,龍身環曲,將火焰寶珠托於頭下,瞠目張頷,威風凜凜。

「咦?這九爪神龍怎麼似曾眼熟,好像在那裡見過……」

青銅鼎!

青銅鼎的鼎靈也是一條九爪神龍,與這條龍一般無二!

難道這天棺也是青銅鼎的一塊碎片所化……不然怎會將九爪神龍的事迹鑲嵌雕刻其上?

韓星心有懷疑,瞪大雙目仔細觀看……只是見那宛若野人般的神魔在圖刻中散發著吞天之勢,只是像是被什麼制約著,受困其中。

在圖刻背景深處,有一片朦朧的仙輝,混沌氣繚繞,有一條人影被霧氣形包裹著,在上下沉浮……從這人身上散發出一種大道規則,蔓延整個畫面……

「這氣息怎麼與自己身上的氣息有些相似?嗅著讓人戰力澎湃!」

「不對,這是黃帝的氣息!」

「難道黃帝他還沒有死,在這荒古圖刻中沉睡不成?」

韓星震驚了,他臉色發白,認真仔細的接著看下去……

天棺裡面前後左右鑄刻了很多圖案,只是被銹跡掩蓋己是面目全非,很難看出其中內容。

但依稀仍然可以見到一些《大荒寶鑒錄》中描述的荒古蠻獸形像輪廓刻在上面。雖是輪廓,可在鐵畫銀鉤之中荒古蠻獸在神韻上極其傳神,獸威依然讓人震撼。

另一些圖案則是一些刀槍劍戟之類的上古神兵,青紅之光忽隱忽現,像是具有靈性,帶著滔天的殺氣。

眾多的上古先民、無名神氏也都惟妙惟肖的雕刻在上面。

「難道這些圖案上的人或事物確有其事,都是被天棺吞噬進來鑲刻上了不成?不然棺內怎會有打鬥的痕迹與人類骨粉覆蓋於其上?」

「奶奶滴,這天棺很邪惡,不會把老子也變成銅刻壁畫了吧?」

一想到這些遠古仙人被吞噬進來變成銅刻的情景,韓星就不寒而慄,身上汗毛「刷」的立了起來!

這些可都是億萬年前的人物,「仙人」啊!

這若成真,無疑是顛覆了他對「仙」的認知。

「仙」也會死!只是一縷精神與世長存!

青銅鼎與這天棺的聯繫決非是一塊碎片那麼簡單!

荒古時期,天庭就竟發生了怎樣的變故,連仙帝都進入了天棺之中?

「嗡嗡……」

天棺內猛然一陣嗡鳴抖動,震的棺壁上的綠銅銹跡及磷粉刷刷掉落,其下所掩蓋的各種圖刻也越發清楚起來。

突然,從圖刻中涌動出的一片滔滔黑霧,一陣風起,黑霧散去,原本空空蕩蕩的空間中卻幻化出了一片廣袤無邊的世界。

高山峻岭直插天際,九曲天河從中而出,彎彎曲曲挾帶著泥沙,波濤滾滾如巨風掀簸。

天河兩岸屍骸遍野,崖岸筆立。

各種膚色的上古先民面目猙獰,像失去了靈魂一般。

包裹著戰衣盔甲的千萬軍士在兩岸形成兩軍對歭之勢,旌旗招展,戰鼓隆隆.殺聲震天。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