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芊芊:「……」

吳名、曾月月、焦任和孟開四個人:「……」 至於黑鷹突擊隊的隊員們,一個個也離開了餐廳,只留下四個人守在餐廳外面,保護傅芊芊和裴燁,因為他們還要給其他的黑鷹突擊隊員們和飛行員去送飯,再遲一些,那些人恐怕就要餓趴下了。 餐廳的老闆懵逼了的站在一旁。 當他終於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想到了

吳名、曾月月、焦任和孟開四個人:「……」

至於黑鷹突擊隊的隊員們,一個個也離開了餐廳,只留下四個人守在餐廳外面,保護傅芊芊和裴燁,因為他們還要給其他的黑鷹突擊隊員們和飛行員去送飯,再遲一些,那些人恐怕就要餓趴下了。

餐廳的老闆懵逼了的站在一旁。

當他終於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把自己剛剛從裴燁和傅芊芊那裡收來的一萬多塊錢,輕輕的放在了裴燁和傅芊芊面前的桌上。

見裴燁和傅芊芊倆人盯著自己,老闆面露尷尬:「兩位,那個,我……我不知道你們真的是軍人,還……還是黑鷹突擊隊的人,我……我有眼不識泰山,這個是之前你們給我的錢,現在我一分不差的全部還給你們,但是,另外還有一萬塊錢,我都……都給冥了,待會兒,等他回來了,我會找他要,到時候再讓他還給你們。」

夭壽了,他原本以為面前這幾個人是故意冒充黑鷹突擊隊的人,沒想到,他們真的是。

可是,這黑鷹突擊隊的人怎麼會跑到他們這窮鄉僻壤來呢?

裴燁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這是飯菜錢,既然是給你的,你便拿著。」

老闆的眼中露出了一點貪婪的精光,瞬間便想伸手便錢給撈回去。

可是,一想到眼前這些人的身份,便把那個念頭給打消了。

雖然,那一萬塊錢挺多的,錢重要,可命更重要啊,他可是還記得傅芊芊用槍指著冥時的畫面。

這個看起來那麼漂亮的女孩,手裡竟然帶著槍,他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當傅芊芊如同恐怖份子一般,他怕一會兒他也被指頭,畢竟……之前他對他們並不太友好,誰知道他們記不記仇。

老闆呵呵笑著:「之前那位小姐已經給了四百塊錢,那些錢就足夠付飯錢了,不需要再多付錢了,真的!」

傅芊芊指了一下桌上的錢:「這些錢你拿著,但是,接下來,我要問你的話,你要老老實實的說出來,不許有半點隱瞞。」

老闆的眼珠子骨碌轉動了幾下之後,做了決心般的,飛快將桌上的錢收了起來,塞到了自己的懷裡,態度與之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念,點頭哈腰的看著傅芊芊。

「這位太太,您想問什麼,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想知道關於冥的事情,你所知道的,全部告訴我。」

原來是這件事啊。

老闆笑著開口:「好,我告訴你,這是冥呢,他有一個老婆,他老婆長得挺漂亮的,只是,他老婆的身體不太好,他是半年多前來到我們鎮子的,他買了我們鎮子一戶張大富家的院子,張大富家可是我們這個鎮子最富的人家,他家的院子那叫一個漂亮啊,另外,他們還買了一塊地,他們夫妻倆感情挺好的,經常和他一塊兒去地里,所以,大家一來二去的也就認識了,他們出手也挺闊綽的,常常給我們送這東西送那東西的,就是不太愛說話。」

「後來,突然有一天,我們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他們,我聽鎮子里的鄰居說,他老婆身體不太好,去省城裡看病去了,然後,我想著,大家也都是一個鎮子的,我便去他家裡去看了,結果,才剛進門,就看到他老婆吐了血,然後,他背著他老婆出門去看病,讓我幫他關上他家裡的門,便開車走了。」

「再後來,他吧,對我們村子里的人也越來越摳了,以往說好要送的東西,他一概也不送了。」

大家聽著老闆說這話的時候,老闆的話里充滿了怨言,一個個眉頭皺緊。

老闆自己開著餐廳,並不少掙錢,可是,卻貪著別的小便宜,想從別人那裡撈些什麼,別人要送他什麼東西,那原本就只是別人自己的事,可是,有一天,別人習慣了接受之後,你不再給予,那人就會認為你小氣。

眼前的這個老闆就是這樣,自己有錢,還想拿別人的東西,別人不給他了,他就說別人摳,從他的話里,他們聽不到這老闆對於冥有任何的給予,只是一昧的想從冥那裡得到。

說到這裡,老闆又繼續說:「三個月前的一天,冥來我家說是要借錢,因為他老婆突然發病,他的手上沒有錢給他老婆治病,所以,我就借了他一千塊錢,後來,我找他要錢的時候,他還不起,然後,他說自己免費到我家的餐廳里工作還債,我原本是不太想用他的,後來,他做的菜挺好吃的,客人挺滿意,所以,我就留下了他,也是那個時候,我從冥的口中聽說,他老婆的病很重,似乎是得了絕症,治不好了,冥他也只是每天拿錢給她續命。」

曾月月忍不住插了句嘴:「我想問你,他給你做了三個月的廚子,你給他工資了嗎?」

老闆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是他自己說要免費給我做廚子的,我為什麼要給他工資?」

曾月月等人已經想罵這個老闆無恥了。

要知道,現在在雲城那邊,一個廚子一個月的薪水那都是上萬塊的,可是,這個老闆居然只是借了冥一千塊錢,就讓他免費給自己做了三個月的廚子,簡直是太無恥了。

老闆並沒有覺得自己有多無恥,他覺得自己這麼做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是冥他自己要免費做的,並不怪他,更何況,冥每天都還拿店裡的剩菜回去給他老婆吃,雖然那些菜是客人吃剩下的,但那也是他店裡的,他對他已經不薄了。 想動手是一回事,可是,傅芊芊現在就在面前,傅芊芊曾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必須要以百姓的利益為先,因為,他們軍人就是要保護百姓的嘛,倘若他們對百姓下手,那豈不是違背了他們的那些訓誡?

即使心裡再有怒,他們也只能忍著。

總裁寵妻有點甜 在其他人怒意連連的時候,傅芊芊淡淡的問了一句。

「倘若,這個冥繼續留在你的店裡為你打工做廚師,你有想過,接下來給他付薪水嗎?」

那老闆幾乎是連想也不想的便拒絕:「那怎麼可能,他留在我這裡打工,已經是我可憐他了,還想讓我給他薪水,那是不可以能的,這件事,是萬萬不能的!」

曾月月看著老闆的嘴臉,嘴角劇烈的抽了幾下。

好想打人,她的手就快要忍不住了。

「我再問一句,之前,我們進鎮子里來的時候,發現所有人都很戒備我們,你們鎮子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傅芊芊又問了一句。

老闆有些疑惑的看著傅芊芊,不知道傅芊芊為什麼要問這件事:「那個,這位長官啊,這個,你們最好還是不知道的好,不過,我們懷疑,我們鎮子里最近出現的事情,就是冥給招來的。」

「如果我一定要知道呢?」

老闆的雙眼左顧右盼了一下,確定四周沒有人偷聽,才敢跟傅芊芊他們開口:「因為你們是黑鷹突擊隊的,所以,我才敢把這件事告訴給你們,我告訴你們,我們鎮子里出現了怪事,就在十天前,鎮子里不知怎麼回事,每天半夜的時候,總有人失蹤,然後,失蹤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就有前幾天,有人發現,之前鎮子里失蹤的幾個人,都死在了鎮口不遠處的那條河裡。」

曾月月聽不得這種事,渾身打了一個哆嗦:「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他們不會是出去之後,遇到了仇人追殺,所以,才會死的吧?」

「那怎麼可能,我們鎮子民風淳樸,個個都很善良,怎麼可能會有仇家!」老闆一本正經的解釋。

當老闆說到這句話的時候,餐廳里的所有人均向老闆投去了質疑的目光,那些目光也讓老闆感覺到有些尷尬。

可是,他說的是實話,他尷尬什麼?

曾月月忍不住問了一句:「你說的鎮口的河,不會是鎮子西邊的那條河吧?」

「對啊!」老闆點了點頭:「那條河的河邊正好有一個土丘洞,那個洞里挺深的,他們的屍體就被藏在了那裡,我們鎮子里的一位村民從旁邊經過,想進去小解的時候,發現的。」

曾月月:「……」

曾月月和焦任倆人均不由得抱了抱自己的雙臂搓了搓,搓掉了一層雞皮疙瘩。

土丘洞,要知道,就在這一個多小時之前,他們所有人都在那裡換過了衣服,一想到他們在那裡換過衣服,便感覺自己的耳後涼嗖嗖的。

曾月月更是嚇的直接跳到了傅芊芊的身側,一把抓住了傅芊芊的手臂,吊在她的手臂上瑟縮著。

「嗚嗚,芊芊,我好怕!」

傅芊芊的神情凝重了一些,輕輕的拍了拍曾月月的頭,然後,傅芊芊的目光重新望向老闆:「那些屍體都是怎麼死的?」

老闆攤了攤手:「不知道,據說,為他們驗屍的人說,他們的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也沒有任何被窒息或是暴斃之類的痕迹,就是說,他們是無緣無故突然死去的,否則,鎮子里的人怎麼會這麼害怕呢?」

「你是說,沒有任何導致死亡的跡象?」

「對!」

「那些屍體在哪裡?」

老闆搖搖頭:「那些屍體的家屬覺得事情詭異,怕會召來什麼邪祟,所以,已經將那些屍體全部火化掉,當天晚上就下葬了,現在已經看不到屍體了。」

傅芊芊皺眉。

如果沒有屍體的話,那就沒有辦法查出那些人死的原因。

原來,這個鎮子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怪不得他們進鎮子的時候,那些人看著他們的時候,目光會那樣奇怪,恐怕……他們是怕,他們就是那些恐怖的殺人犯吧?

看著面前的老闆,傅芊芊突然問了一句。

「對了,老闆,我想問你一句話,希望你實話實說。」

「呃,您有什麼話直接問!」老闆對著傅芊芊繼續點頭哈腰。

「假如冥會繼續在你們這裡打工的話,你真的不會付給他一毛錢工資的,是不是?」

裴燁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老闆。

此刻,在傅芊芊的眼中,裴燁已經看到了『動怒』兩個字。

惹了他老婆的人,向來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老闆不知傅芊芊為什麼又問這個問題,如同剛才那般回答:「當然不可能,他是在還債,我為什麼要給他錢?」

老闆的話才剛說完,原本坐在位置上一動不動的傅芊芊,突然伸出手,一拳打在了老闆的臉上。

傅芊芊的一拳普通人是招架不住的,雖然傅芊芊保留了些力道,可是,那力道仍然讓老闆被擊中后,倒退了好幾步,後背撞到牆壁,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武俠世界大冒險 她的這個動作,令在場除了裴燁之外的其他人都訝異了。

沒想到,傅芊芊會突然出手。

曾月月慢半拍的站了起來。

「哇噻,芊芊啊,你總算是做了我一直想做沒敢做的事,唉呀……」曾月月走到老闆面前,用自己的腳踢了踢老闆昏倒的身體:「可惜已經昏過去了,我沒法對已經昏過去的人下手。」

要是這個老闆沒有昏過去,那該有多好,她就可以下手了。

好可惜啊。

在曾月月可惜的時候,一個人匆匆的跑到了這家餐廳的門口,嘴裡還不停的喊著:「不好了,不好了,張家老六的屍體發現了,他……」

那人衝進來之後,才發現老闆昏倒在地,而裴燁和傅芊芊等人一個個直勾勾的盯著他,令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孟開在對方要逃走的時候,一把抓住了對方的后衣領,將對方拎了進來。

傅芊芊眯眼盯著對方滿是恐懼的眼睛:「你剛剛說,張家老六的屍體,在哪裡?」 對方一對上傅芊芊那雙強勢的眼睛,便嚇得不敢動彈。

末了,那人帶著傅芊芊和裴燁等人去往發現屍體的地方。

很快他們便到達了地點。

我怎麼又隱身了 這是鎮子後面的一個池塘,池塘裡面植滿了蓮藕,層層疊疊的葉子布滿了水面。

在池塘邊上,圍了一圈人,有一具屍體被人圍在了中央,傅芊芊他們直接走了過去。

他們看到的,是一具已經被泡得看不出本來面目的屍體,大約是因為被泡水的時間比較久,所以,屍體上散發出陣陣的腐臭味,所以,大家都離屍體比較遠。

來的路中上,傅芊芊已經從給老闆報信的那個人口中得知,這個人……便也是前一段時間鎮子里走失的人其中之一,而且,這個人還是個孤兒,在整個鎮子里無親無故,是以他被人放在這池塘邊上,卻無人問津,也沒有人幫他收屍。

在所有人對著屍體指指點點的時候,裴燁和傅芊芊他們一行人走上前去,當看到裴燁和傅芊芊他們上前來的時候,圍觀的群眾指指點點的中心又變成了他們。

看著屍體,裴燁嫌棄的以手捂鼻。

其他人雖然也上前來,不過,都是只看了一眼之後,便別過頭去,堅決不去看第二眼。

只有傅芊芊,她站在屍體的面前,仔細的觀察著面前的屍體。

雖然這具屍體已經被泡發、泡爛,可是,從暴露在外面的痕迹,依然可以看出,這個人也是離奇死亡,並非是溺水死亡。

屍體是有了,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對方是用什麼辦法殺的人。

就在傅芊芊打量屍體的時候,她眼尖的看到,在觀察的群眾中,還有一道熟悉的人影。

發現她抬頭看向他,他立刻轉身離開了原地。

檢查完屍體,傅芊芊他們便從屍體旁離開,鎮子里的百姓,因傅芊芊他們與屍體離得近有接觸過,怕什麼穢氣傳染到他們的身上,又怕他們就是兇手,所以,一個個都與他們隔開了一大段距離,深怕被他們波及。

對於那些鎮里人對自己的態度,傅芊芊並不覺得有什麼,他們畏懼自己,給自己讓路,也省了她的麻煩。

在離開了池塘不遠處之後,之前從人群中離開的冥,也走到了傅芊芊的面前。

傅芊芊一雙銳利的眼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冥,後者似有些心虛的別過臉去,片刻后,便又淡定的轉過臉來。

「現在,我可以跟你們走了。」

傅芊芊淡淡的看著他:「既然已經來了,正好還有時間,我想見一見你的妻子,想必,冥先生應當不會阻止吧?」

冥的眼中立刻露出了戒備和敵意:「她是無辜的,她跟我之前做的事沒有半點關係,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能動她!」

傅芊芊微勾了下唇:「你急什麼,我只是想要見見她,也沒什麼別的意思,更何況,我傅芊芊從來不會傷一個無罪的人,我手底下的人也是。」

冥看著傅芊芊的眼睛,對於傅芊芊的話,他是相信的,但是,對於她提出的要求,他還是覺得難以接受。

在冥猶豫的時候,傅芊芊再一次開口:「你就當真放心那些人?不過,就算是現在過去,恐怕……也來不及了!」

冥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突然轉身往回跑去,而傅芊芊、裴燁等人緊跟在他的身後。

當他們到達一個院落門前的時候,便看到冥在整個院子里發瘋了一般的將所有的房間一個個全部打開。

可是,打開門之後,他卻發現,所有的房間里一個人也沒有。

冥發瘋似的從院子里出來,想要出門去找,不過,他還沒有出去,就被焦任和孟開兩個人攔了下來。

「不用找了,你是追不上他們的。」傅芊芊提醒他。

他劇烈掙扎:「不行,小霜還在他們的手上,我必須要將小霜帶回來,你們放開我。」

「你是追不上他們的!」

冥像是突然明白過來一些什麼,一雙眼睛怒然的看向傅芊芊:「你……你是故意的,你明知道小霜會被他們帶走,可是……你卻沒有提醒我,讓他們把小霜帶走,你……你……」

傅芊芊淡漠的看著他。

大明星超級時代 「我怎麼了?我有權利和義務提醒你嗎?更何況,我為什麼要提醒你?這一切……不是你自己一手促成的嗎?」

傅芊芊的話,令冥整個人的身體似被重重的撞擊了一下。

他一手促成的,沒錯,這一切,確實是他一手促成的。

他的身體像是被抽盡了氣的皮球般,渾身無力的跌坐在地上:「小霜,小霜……」

冥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過身去,朝傅芊芊跪了下去。

「傅小姐,求你了,我求求您救救小霜,我知道您的能力,既然您知道她會被人帶走,您一定知道她被帶到了哪裡,甚至……也能將她救出來,是不是?」

冥一邊求著,一隻手便想要去抓傅芊芊的褲腿。

不過,他的手還沒有碰到傅芊芊的褲腿,一個人突然擋在了冥的面前。

看著眼前那黑色的西裝褲和鋥亮的純手工皮鞋,冥的心咯噔一下,與此同時,他亦感覺到兩道冷厲的視線從頭頂投了下來。

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裴燁。

對於冥來說,裴燁是除了傅芊芊之外,另一個危險的人,同時,也是非常可怕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