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穎說道:「呸,誰跟他是小兩口,告訴你,我就是嫁給一頭豬也不會嫁給羅小冬,再說了我還有文濤哥……」說到這裡,臉有羞澀。

羅小冬看出來了,說道:「我從來沒說過喜歡你,但是你別拽,我現在要給鍾主任治病,懶得理你!」 鍾主任說道:「羅小冬,你來吧,需要我怎麼配合?」 羅小冬說道:「我先試試天靈蓋!」 這羅小冬把手放在了鍾主任的頭頂上,開始控制體內的那股子神力。 這股神力,羅小冬稱之為神力或者叫仙力

羅小冬看出來了,說道:「我從來沒說過喜歡你,但是你別拽,我現在要給鍾主任治病,懶得理你!」

鍾主任說道:「羅小冬,你來吧,需要我怎麼配合?」 羅小冬說道:「我先試試天靈蓋!」

這羅小冬把手放在了鍾主任的頭頂上,開始控制體內的那股子神力。

這股神力,羅小冬稱之為神力或者叫仙力,都可以,怎麼來的,羅小冬自己也搞不明白,但是隨著那時候的低語聲,似乎是在告訴他這神力有諸多的作用,比如可以讓斷骨再生,甚至,可能會起死回生,但是,羅小冬還從來沒在斷了氣的人身上試過,去買米買煙的時候遇到的那檔子車禍,那是唯一的一次把一個小女孩從死亡的邊緣拯救出來的。

羅小冬說道:「怎麼樣你感覺,鍾主任?」

鍾主任說道:「呀,頭頂好像有一個熱水澡澆下來,但是,但是腹部還是痛!」

羅小冬心想,這不行啊,看來一定要揉搓腹部,輸入這仙力才行啊,但是一個女人,腹部是多麼敏感的地方啊,這不是佔便宜嗎?

劉穎在旁邊,說道:「看吧,不行!」

鍾主任做了個手勢,示意劉穎別說話,劉穎心想,是你愛被佔便宜的,別怪我不提醒你。 寵婚:少爺的迷糊小妻 於是也不作聲了。

劉穎停止作聲,然後,鍾主任看著羅小冬,意思是下一步該怎麼辦?

羅小冬說道:「你平躺在桌子上吧!」

鍾主任躺下來,手鬆開了腹部,羅小冬看過去,只見這鐘主任身材真是好,該鼓的地方鼓起,該翹的地方翹起來。看了讓人心動,鍾主任不到四十歲的年紀,但是依然保養的十分的好,跟個二十七八的年紀的農村姑娘也差不多,不愧是平安鎮上的人啊!

說白了,就是公務員,這公務員又不下地幹活,保養的自然是好。

羅小冬強忍內心的慾望,說道:「我開始了,鍾主任!」

劉穎在一旁,看直了眼,說道:「你想幹嘛?」

羅小冬實話實說:「我想輸入我的氣功,到鍾主任的腹部,你做個見證。」

劉穎說道:「這,這不是占鍾主任的便宜嗎?」

鍾主任說道:「沒事,沒事,我現在是死馬當活馬醫,羅小冬,動手!」

豪門:總裁的離婚新娘 見鍾主任鍾華麗也向著羅小冬,劉穎也不好說什麼了,只是男人摸女人的那個地方,劉穎終歸是個黃花大閨女,自己覺得不好意思,就轉過身,別過臉去。

結果,剛一觸碰上,那鍾主任就疼的殺豬一般的叫。

羅小冬覺得是不是有什麼腫塊啊,也不至於殺豬一般的叫啊!

然後羅小冬拼全力,去治療她,用自己的仙力輸入體內,果然好使:剛輸入半分鐘,那鍾主任就啊的一聲,叫聲緩和了下來,彷彿在做著桑拿按摩一般!

羅小冬說道:「你感覺如何,鍾主任?」

鍾主任驚喜道:「有效,有效啊!啊!」

接著呻吟起來,那聲音聽了讓骨頭都酥脆了!

劉穎終於忍不住了,以為羅小冬在行那禽獸之事,但是轉過頭來,看到羅小冬完全是手放在腹部上,一動不動,也沒有按摩,也沒有幹啥子,只是光那鍾主任在那裡呻吟。

劉穎奇道:「鍾主任,您在那叫啥呢?羅小冬也沒怎麼樣你啊?」

鍾主任有點不好意思了,因為她明顯感覺到一股子熱氣進入到了自己的子宮進而擴散到四肢內。好舒服。

這種舒服,甚至讓她覺得有一點春心蕩漾的感覺。

她難以把這種說法表達出來,心神恍惚,說道:「妹子,大妹子!」

劉穎點頭,奇道:「鍾主任,就這,手放上去,真,真有效嗎?」

鍾主任點頭,說道:「我,我感覺好舒服,你不信你也試試?」

劉穎紅了臉,說道:「別,別了!」然後又轉過了頭。

過了十分鐘,羅小冬鬆開手,說道:「好了!我鬆手了!」

劉穎再次轉過頭來,見那鍾主任心神恍惚,心想,這鐘主任是不是那慾望起來了?

那鍾主任不再叫了而是夾了夾雙腿,下來了。

從木桌上下來,說道:「妹子,今天的事,外面的大老爺們們,你知道該怎麼說!」

劉穎臉一紅,說道:「其實,我也沒看到什麼,不過是羅小冬把手放在你的那,那,那地方罷了!」

說完,臉紅的更厲害了。

羅小冬說道:「好在你有個見證,可以還我清白。」

鍾主任不疼了,有力氣開玩笑,說道:「怎麼?如果不清白,你還跳河不成?」

羅小冬笑道:「我不是那意思,哈哈!」

這時候,鍾主任把門開了。

門口,大家都聽到裡面鍾主任先是痛苦的殺豬一般的叫聲,這時候大家還議論著,說這鐘主任是不是得了什麼怪病了?

但是緊接著,大家就聽到了鍾主任的一絲呻吟聲,這呻吟聲,跟發春了似得!

這時候,大家就不約而同的不再討論下去了!

所以當鍾主任出來后,現場的氣憤變得很詭異。

大家都不知道該說啥,反倒是韓秘書落落大方,說道:「鍾主任,你感覺怎麼樣,好點了嗎?」

鍾主任點頭,說道:「是啊,好多了,應該說完全好了,這多虧了羅小冬啊!對了,妹子也幫我不少忙,對吧妹子?」

劉穎紅了臉,說道:「嗯,嗯,沒啥!」

鍾主任朝著劉穎看了一眼,劉穎也看了鍾主任,劉穎畢竟是個黃花大閨女,對這些敏感之事,還是羞澀的很。

鍾主任是過來人,反倒是坦坦蕩蕩,覺得被佔了便宜也沒啥,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接下來,村裡人照常開會,開完會,大家去吃飯,今天和上一次比較不同,今天村委的成員包括村長,村支書還有會計王亮,當然還有村婦女主任羅小冬,都去鎮上吃一頓飯。

平安鎮最大的酒樓,就是千禧樓。

但是千禧樓實際上是陳鋒和梁天賜的產業,準確的說是陳鋒的產業,吳鎮長他們都知道的。

所以鎮領導吃飯,還是知道避嫌的,都會去旁邊的和諧飯店。

和諧飯店,僅次於千禧樓,是一個土老闆開的,這個土老闆和鎮領導關係不錯,並不涉黑。

黑,是領導有意趨避的一個話題。

羅小冬曾經想問一問領導們,這反腐打黑,不都是一起的嗎,現在金海市蛇王一行人,橫行霸道,為什麼韓秘書他們不管,但是韓秘書似乎有意避開這個話題,不知道怎麼回事。

羅小冬有點擔心,這四大天王被自己打敗后,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要知道,有一個說法,叫斷人財路,如殺人放火一般,羅小冬就是斷了陳鋒的財路,讓整個平安鎮的人,乃至於不少金海市的人都開始當海猛子挖海參了。

胖子和郭大路也在挖,當然了,這挖的人多了,也就不用去清河市去賣了,胖子和郭大路只要在這邊平安鎮的農貿市場賣掉就好了,批發賣掉。

畢竟,平安鎮上的人,也還是捨不得吃野海參的,兩百多一斤。

整個平安鎮,其實並不算太富裕,但是也不是很窮,畢竟靠海吃海,大家不能挖海參還可以當漁民嘛,羅小冬從小的時候,看著海邊的船隻,那些拖網漁船,就有一個心愿,那就是希望自己將來也當一個小漁民,挖海參之外,還可以出海捕魚。

建立自己的一隻小船隊,那就更好了。

大家一起去鎮上吃中飯,羅小冬自己的三輪車被胖子開走了,自己就坐著村長劉廣才的三輪車,村長開者,劉穎沒跟去,牛文濤則跟著去了。

村長有點不樂意,但是也不好發作,他和牛開山表面和氣,心裡都各自懷著小心思,應該說是暗潮洶湧。

剛才羅小冬治好了那鍾主任,鍾主任感激羅小冬,示意羅小冬一定要去吃這頓飯,羅小冬想了想,能混進鎮政府的圈子裡,也許對以後做生意有好處,就跟著去了。

而牛文濤,他爹牛開山則解釋道,自己的兒子是學醫藥學的,不是學婦科的,所以治不好或者判斷病情有誤,也是很正常的事。

牛文濤則臉上不悅,有一點火辣辣,但是又不服氣的樣子。

牛文濤本來,準備趁著中午吃飯的時候,拉劉穎出去吃頓飯的,他這次回來,想去市立醫院工作,家裡有門路,所以想和劉穎一起去市裡逛一逛,吃個中飯,沒想到鎮政府管飯,大家約定了去吃中飯的,結果他就不能和劉穎出去逛遊了,牛開山一定要帶上兒子牛文濤,是為了讓他擠進這鎮政府的朋友圈,為以後打好關係。

牛文濤也明白父親的一片苦心,所以就暫時放棄了和劉穎出去風流遊玩的想法,和羅小冬一道,上了村長劉廣才的三輪車。

牛開山家裡沒三輪車,有個幹活用的大型拖拉機,開出來不方便。

就這樣,羅小冬、牛開山、牛文濤,三個人都坐上了村長劉廣才的三輪車,開往鎮上了。

而劉穎則回家去吃飯了。

經過剛才治病的事,劉穎對羅小冬略有改觀,之前覺得他是個土包子小農民,處處瞧不起他,後來,看他除了手放在那鍾主任的小腹部位以外,並不揉搓,也不佔便宜,覺得羅小冬還算老實,算是君子所為,再後來,看到鍾主任說自己好了,更加驚奇:莫非這羅小冬真的會治療疾病不成?

出來后,又經過和鍾主任的眼神交接,她想到羅小冬手放在的部位,不禁臉頰也紅了。

現在劉穎只想趕快回家,緩一緩,好好消化一下今天發生的事。

另一邊,羅小冬已經坐上了餐桌邊了。

這喝酒吃飯,是講求坐席規矩的,誰先坐,誰后坐,誰坐在那裡,都有規則。

羅小冬一個土包子小農民,一竅不通,只好等安排。

鍾主任對他十分熱情,示意他坐在自己旁邊,羅小冬也不客氣。

然後就是漫長的上菜過程,羅小冬覺得,這對於飯局來說,上菜和閑聊的時間實在太長了,還不如回家去睡覺,或者去運功試試看看自己的功力如何,當然,這都是不可避免的,因為我國的人民就是愛飯局,喜歡在飯局上談天說地,增進感情。

羅小冬也明白,所以就順水推舟,和周圍的人聊起來,左臂邊上,是鍾華麗鍾主任,鍾主任現在已經完全好了。

右邊,是牛開山,再右邊就是他的寶貝兒子牛文濤了。

牛文濤沒有官職,而羅小冬好歹有個婦女主任的官職,所以,牛文濤只能跟著他爹吃飯。

一道菜上來,是鴨子,正巧在羅小冬面前,羅小冬看是烤鴨,就吃了起來,結果大家都笑了。

尤其是牛文濤,逮著機會嘲笑羅小冬,豈能不嘲笑?

羅小冬莫名其妙,心想,我吃個烤鴨,怎麼還笑話我?

大家都看著羅小冬呢,還是鍾主任向著羅小冬,說道:「羅小冬,你吃的方法錯了!」

羅小冬奇道:「那該怎麼吃?」

原來是要用餅子包著烤鴨吃,旁邊有薄薄的餅子,至於這道菜,羅小冬也不知道叫啥,反正是要用薄薄的餅子包住烤鴨片,然後加上一些配好的佐料。

羅小冬這才明白,有點臉紅了,心想,媽媽的我從來沒吃過這種菜,顯然是鄉下人進城,不明所以啊!

幸虧鍾主任為羅小冬圓場,說道:「羅小冬是土生土長的農民兄弟,不會吃也是正常,你們不要笑嘛!」

韓秘書笑道:「我們也沒幹啥嘛,你這不是教給他了嗎?」

鍾主任笑道:「來,我給你包一個,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情!」

羅小冬笑道:「不敢,不敢,我會了!以後就會了!」

大家繼續吃飯,這時候,牛文濤得理不讓人,說道:「連個飯菜都不會吃,真是沒見過世面,我在省城的時候。」

接著說他在省城的一些見聞。

然後,牛開山得意洋洋,說道:「俺兒子在省城念的書可好了,雖然是二類本科,但是卻是醫藥學,將來是要到市立醫院工作的!」

牛開山說起兒子,臉上都是自豪之情。這時候旁邊的村長劉廣才不樂意了,說道:「你兒子雖然牛,但是我聽說,這上學時候的成績不算什麼,畢業后能掙多少錢,這才是根本,而我國的科研機構有一個統計,說是這大學,尤其是二本大學的畢業生,畢業后的收入,和在學校的時候的成績,是很不對等的。往往一些學習成績不好的廢物學生,畢業后能賺大錢!反過來說,一些上學時候成績優秀的學生,往往畢業后干著普通白領的工作,實在是發展的不怎麼樣!」

說完,看著羅小冬。

羅小冬心想,你太抬舉我了,我才是初中畢業啊,要不是當年政策的原因,我也能上個高中,但是我就算上了高中也沒用,因為大學還是沒人供養攻讀。

但是我羅小冬絕不認命,我一定會發展起來的,更何況,我現在有這神奇的力量,也算是老天爺對我的饋贈吧。

羅小冬想到此處,不禁釋然。

正在這時候,包間外面傳來一陣吵鬧喧嘩聲。

大家細聽,哐當哐當,有桌椅被砸爛的聲音。 牛文濤在門口,離的最近,就想立功,出去抖抖威風,於是出去了,往門外一看,媽媽呀,這滿地的碎瓷片,兩撥人在打架呢。

牛文濤大喝一聲,說道:「住手!市委市長秘書在這裡吃飯呢,你們找死嗎?」

態度很是囂張。

結果,那為首的一個人上前,啪啪就是兩巴掌!

那牛文濤一個躲閃不及,當場就臉紅腫了起來。

韓秘書這時候也出來了,看到此種情況,說道:「怎麼回事?」

酒店老闆這時候也來了,剛從樓上辦公室睡醒下來。

說道:「怎麼回事,保安呢?」

地上趴著一個保安,說道:「徐總,我,我打不過他們!」

徐總說道:「幾位為什麼要在我們的小飯館里打架?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嘛!」

這時候,一個光頭大漢說道:「你少他娘的廢話,在你酒店打架是給你面子,哦,對,還有你們,你們這群窮鬼,以後不准你們在沿海三市區出現!」

這光頭大漢面對著的一個人,染著黃毛,臉很小,看不出年紀,有點帥氣,估計在三十到四十歲之間,臉上略有皺紋。圓圓的娃娃臉。但是此人的嘴角,卻泛起一絲陰險的笑容,說道:「葛老大,今天你如果還能渾淪出去,我跟你姓。」

這光頭,顯然就是葛老大了。

葛老大說道:「蘇炳昌,我告訴你,蛇王已經江河日下了,你還是早日棄暗投明、另覓高枝吧!」

蘇炳昌顯然就是那個娃娃臉的人,這人的名字很古風,但是人卻是一幅現代打扮。

蘇炳昌嘿嘿一笑,說道:「你以為,蛇王是這麼容易垮台的嗎?這金海市,還輪不到你們海沙幫來管!」

海沙幫?韓秘書心想,這金海市什麼時候冒出個海沙幫了?

對於金海市的地下勢力,韓秘書其實早爛熟於心,主要是蛇王一伙人,地上,有金海市人民政府,地下,則是蛇王姚信,姚信的手下有陳民和陳鋒父子,有梁天賜,有阿強他們。這韓秘書作為市長秘書,自然都知道。

但是這海沙幫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真的不知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