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那些給槿木打賞的兄弟姐妹,在這裡跪謝啦!!

謝主子們!! 如今斯凱正身邊跟著的是一條原本屬於自己的阿柏蛇和一隻明顯帶著畏懼神色的瓦斯彈。 快步走到青木面前,單膝跪下。 後面跟著的大概將近二十人,也連忙單膝跪地,大聲喊道,「青木大人!」 這整齊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廣場,讓著廣場上行忙碌的人們紛紛側目,當看到站著的是青木和跪

謝主子們!! 如今斯凱正身邊跟著的是一條原本屬於自己的阿柏蛇和一隻明顯帶著畏懼神色的瓦斯彈。

快步走到青木面前,單膝跪下。

後面跟著的大概將近二十人,也連忙單膝跪地,大聲喊道,「青木大人!」

這整齊的聲音響徹了整個廣場,讓著廣場上行忙碌的人們紛紛側目,當看到站著的是青木和跪著的是斯凱的時候,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青木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看了一眼恭敬地跪在地上的斯凱,和跪在他身後的二十幾人,其中還有幾人青木比較眼熟,是原本作為獨行者的存在,而且這幾人的實力也都還可以。

晶元將這些人的精靈資料都掃描了出來,青木略微瞥了一眼,發現這些人精靈的平均等級都達到了17級,資質都還算可以,雖然有兩個人的精靈只是橙色資質,但是等級卻相對較高。

不可查的點了點頭,對於斯凱的辦事能力,青木發現自己真的需要重新審視一番了,短短几天時間就聚集起了這麼一份力量,也可以說的上是相當不錯了。

並且斯凱成功收復了索羅斯的瓦斯彈,從瓦斯彈的樣子來看,不僅完全被收服了,等級還有所提升。

「都起來吧。」青木沉默了一會之後,才淡淡的說道。

隨著青木的話,斯凱才慢慢的站了起來,然後躬身站在了青木的身邊,努力保持著自己的高度低於青木。

阿柏蛇和瓦斯彈則帶著一絲害怕的神情,跟在斯凱身邊。

特別是瓦斯彈,當他將目光落在青木和黑暗鴉身上后,便瞬間移開,臉上害怕的神情卻是更加重了。

後面跪著的二十幾人也隨著斯凱的起身連忙站了起來,低著頭不敢說話,只敢用眼角的餘光略微觀察著青木,這個他們真正的領頭人。

有幾個明顯更加緊張的人,悄悄用手擦了擦額頭汗,看到青木沒有不滿,才微微鬆了口氣。

「你做的很不錯,斯凱。」

青木看了一眼恭敬的斯凱,笑了笑說道。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還是多虧了大人的名聲和這隻…瓦斯彈。」在斯凱說道瓦斯彈的時候,明顯頓了一下。

他在思考,該不該說這件事情。

別看他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就聚集到了如此多的人,但是他運用的一些手段,還是不光彩的。

這二十幾人中,有一部分是曾今索羅斯時期聚集起來的人,如今被他全部收攏了過來,讓福克斯負責。

還有一部分的人則是原來的獨行者,在各種原因下,獨行實在不是一條合適的路,由於青木的名聲和實力,主動加入了進來,這一批人是最不害怕也最不擔心青木會做出什麼事情的人。

最後剩下的那部分最緊張的人,才是最關鍵的。

是斯凱將青木的所作所為再加上原本索羅斯的瓦斯彈證明,威逼利誘下才勉強加入進來的。

也就是這一批人,是最害怕青木的。

因為在斯凱各種描述下,青木被形容成為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強者。

除了威逼還有利誘,那索羅斯的瓦斯彈就是最好的證明,這是青木獎勵給他的,也讓斯凱一下子從中等偏上的實力達到了試練者中的頂端幾人之一。

斯凱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才說話有些猶豫。

其實他與青木的相處時間並不長,對於青木的了解也僅僅只有在那次戰敗之後的交流,所以不知道青木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發火。

聽著斯凱猶豫的話,青木深深地的盯著他看了一會,讓原本坦然的斯凱都有些毛骨悚然,額頭上的汗水慢慢浮現后,才離開了視線。

「我說了做的不錯,我只看結果,不看過程。」青木的語氣有些加重。

彷彿明白了斯凱所擔心的事情,雖然不是很在意,但是青木還是要稍微敲打他一下,免得以後他分不清主次。

「是,是。」斯凱原本弓著的身子如今更下去了一點,額頭的汗水也不敢擦,連連點頭說是。

至於站在旁邊的二十幾人,更是大氣也不敢喘一下,剛剛他們很明顯地從青木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煞氣,和那一閃而過的殺氣。

驚駭於青木氣勢的同時,擺正了自己的心態。

對於現在的情況青木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不知道斯凱通過什麼手段聚集了這麼多的人,但是就像他所說的,不注重過程只注重結果,因為他有著足夠的自信,能夠掌控住他們。

更何況,這些都只是他隨手布的一個棋,最終結果怎麼樣,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影響。

不過既然已經算是一方勢力了,還做出的表示還是要有的。

「做的好,就要有獎勵,等會把你的身份卡給我,我會轉你1000點積分作為獎勵。」

開口就是1000點積分,所有人都被驚到了。

這可是1000點積分,這裡大部分都沒有見到過這麼多積分。

別說1000積分了,甚至有一些人到現在卡上還只有100點不到的積分。

「還有你,福克斯,你也做得不錯,可以得到200點積分。」青木繼續說道。

有獎有罰,這才是御下之道。

恭敬的福克斯一臉驚喜,沒想到自己居然也能夠有積分獎勵。

他到現在做了這麼多任務,也才100多積分罷了,這一下子就得到了兩倍於自己積分的獎勵,讓他怎麼不開心。

二十幾人都將目光轉向福克斯,帶著羨慕和嫉妒各種不同的神色。

同時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出一些讓青木滿意的事情,這樣也就能夠得到積分的獎勵了。

對於斯凱能夠的到1000積分獎勵,二十幾人也只有羨慕,因為知道實力上確實有不小的差距,而且他也是最接近青木的人,算是半個心腹。

但是對於福克斯,那就是赤裸裸的嫉妒了,大家同樣是小卒子,你不過就是早進了半天,就有200積分的獎勵。

特別是那些自認實力比福克斯還要強的人,嫉妒最甚。

只有地位和實力相當的人,做出比較時,才會讓人感覺更加明顯。

青木將每個人的表情都看在眼裡,說道,「只要好好表現,都會有獎勵的,到時候積分、精靈、道具,任你們挑。」

聽到青木的話,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起來,恨不得現在就出來表忠心,然後完成任務得到全部的獎勵。

————————————————————

第三更啦,再次求收藏、推薦!!

每天三更,今天任務完成!! 積分的用處就不用說了,火箭隊內的通用錢幣,可比聯盟幣實用多了。

精靈,他們現在的管理者斯凱,不就是因為得到了青木獎勵的瓦斯彈,才有如今的位置的嗎?他們自認如果能有如此優秀的精靈,也可以坐到斯凱的位置。

道具,這個範圍就廣了,小到各種樹果藥劑,大到各種稀有技能和奇珍異寶。

對於青木畫下的大餅,在索羅斯得到1000積分的前提下,所有人都沒有懷疑他所說的真實性。

這樣,青木在這試煉島上,也就算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小派系,或者說試煉者中的一個大派系。

這是火箭隊的一個特有的風格,坂木之下各個派系林立,大派系下再各種小派系,互相競爭,互相成長。

坂木能夠將火箭隊一下子從一個三流黑幫成長為如今可以與聯盟抗衡的龐然大物,這種派系的爭奪,也算是一個很大的原因。

只要控制好手下各方派系的平衡,就可以很好地這個龐大的勢力。

而且坂木是屬於那種極度自信的人,超高的人格魅力也導致他手下的人只是互相爭奪,卻沒有一絲反抗的念頭。

當然,自身實力的強大和手握暗影這一張強大底牌,也是原因之一。

敲打,獎勵加利誘之後,青木也成功將這一批人治得服服帖帖,只要自己實力足夠強大,所有的小動作也會迎刃而解。

「走吧,回去準備一下,等測試開始吧。」青木說道。

「是,青木大人,現在我們有著自己的聚集地,宿舍那邊兄弟們動手建了一個大堂,作為我們的地盤。」斯凱弓身應到。

「哦?」青木眼睛一亮,這個斯凱的辦事能力,還是值得肯定的。

說著,一群人在青木的領頭下,斯凱的指路下,往宿舍區走去。

「對了,廣場上這麼多人,忙什麼呢。」走路時,青木突然想到原本空曠的廣場上,不僅是試煉者,火箭隊小兵們也在忙碌著。

「這是因為……」斯凱聽到青木的問題,連忙回答,可是在說道一半的時候,被人打斷了。

「這是因為這次的測試規則改了。」

斯凱的話被人打斷,正準備發怒,可是看到走過來的人,瞬間閉上了嘴巴。

打斷斯凱的人正是古加,只見他帶著一群人朝青木他們走來。

一身白色的火箭隊服,棕黃色的短髮,稅利的雙眼緊緊的盯著青木。

走到青木面前站定,古加繼續說道,「攻擊測試只是一部分了,如果排名靠後的人認為自己實力更強,可以選擇挑戰前人。勝則取代他的位置,敗則降低十名,生死不論!」

當說到生死不論的時候,眼中的殺氣猛的暴漲,青木被他視為唯一的競爭對手,他對青木的殺意毫不掩飾。

輕笑了一下,古加的殺意直接被青木無視了,現在的他如有沒有奇遇,根本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那你現在是想跟我提前開戰么?」

古加來勢洶洶,就連斯凱都認為他是準備來開戰的,這裡也就青木是不這麼認為的,他剛剛的話只是調侃罷了。

對於古加,他還是有一些了解的,雖然這個人喜形於色,而且爭強好勝之心極強,但是卻不是一個沒腦子的傻瓜,在這裡挑戰,最後不就演變成群戰了么?

到時候誰勝誰負,就真的不好說了,畢竟人多的時候意外情況也多。

「哼!」古加冷哼一聲,對於青木他最不爽就是那種看上去風輕雲淡的樣子。

「不要以為你現在已經是第一了,想讓我挑戰你,先拿下第一再說,說不定就是你挑戰我!」

青木嘴角酌著笑容,說道,「哦?那我可是拭目以待咯。」

看著青木的笑容,古加心中的無名之火就一下子起來了。

每次自己氣勢十足的找上門,結果都碰到了青木這個無所謂的樣子,就好像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空氣上,讓他十分難受。

「麻煩讓一讓!」

青木看古加既不說話,也不行動,就這麼漲紅著臉站在這裡,堵住了他們的路,便出聲說道。

臉色一青一紅,拳頭捏的「嘎嘎」作響,如果不是測試就在今天,他現在絕對忍不住會動手。

看看古加身邊的阿柏蛇就知道了,一直盤踞著身子,陰冷狹長的蛇眼緊緊地盯著青木,就等待著古加的命令。

不過古加有阿柏蛇,青木也有黑暗鴉。

黑暗鴉也一直注意著阿柏蛇的模樣,隨時準備出手將它擊敗。

黑暗鴉有信心,只要阿柏蛇發動攻擊,他絕對能夠后發先至,將其攔下。

憋了片刻的古加實在組織不出語言,怒哼了一聲帶著阿柏蛇和手下們就這麼走了。

他發現,自己每次來找青木,真的是自討沒趣,來找打臉。

人家根本無視自己,自己卻每次緊巴巴的湊上去。

回頭離開的古加陰沉著一張臉,跟在他身邊的手下們一個個都低著頭不敢講話。

平時趾高氣揚的古加再一次在青木那裡碰了霉頭,他們現在可不敢隨意出聲,免得成為出氣筒。

對於青木,古加動手還要慎重考慮,但是對於他們,古加是真的不會留情。

況且他們還指望著古加能夠帶他們出試煉島,憑藉他哥哥的勢力,在火箭隊能夠有一個比較高的開始呢。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古加一直都沒準備指望他哥哥,一心想證明自己的他,就算出了試煉島,也是想要靠自己的實力。

看著古加離去的樣子,青木忍不住笑出了聲,對於古加這個人其實他並不討厭,雖然做事囂張極度自傲,但是就像青木一直堅持的,真小人永遠都是高於偽君子的。

當然,如果古加執意要與他為敵的話,對於敵人,青木絕對不會留手。

從廣場到宿舍不過是短短的一千多米,但是那二十幾個剛剛招收的人,卻感覺走了一整天,實在是青木作為第一名的壓力太大了。

而且中間還遇到了古加,他們一度認為要開戰了,都還在考慮如果打起來,自己要不要出手。

所幸的是,虛驚一場。

當走到斯凱所說的,建造的大廳時,青木還是有些驚訝的。

雖然都是木頭搭建的,外表看上去十分簡陋,但是不得不說,僅僅是大小就超過了青木的預計。

————————————————————

求收藏啦、推薦啦!

厚臉皮啦,不要臉啦!再不給下跪啦! 走到裡面,整個大廳十分寬敞,大廳中間搭建了一個高台,一把明顯氣勢十足的椅子放在上面。

青木也不矯情,徑直走向了那把椅子,讓后自顧自地坐了下去,黑暗鴉跟著青木也飛了上去,在椅背上面站立,俯視著下面的人。

青木看著下面站成兩排的人,也忍不住有點咋舌。

難怪有這麼多人喜歡權利,喜歡坐在高位上從上往下俯視,不得不說,這樣的視野真的讓人有些欲罷不能。

就算在前世的時候,青木也沒有做到過如此的位置看自己的手下,現在這也算是第一次嘗試。

斯凱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走上前一步說道,「青木大人,現在我們一共有二十五人,算上您一共二十六人。平均成績都是在四十名左右的成績,還有幾個人是處於十幾二十幾名,在這個基地中也算是一股強大的勢力。」

青木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示意斯凱繼續。

「再加上您第一名的成績,至今沒有人敢對我們動手,這兩天時間雖然短,但是也總共收集到了237點積分,目前都在我的身份卡上面。」斯凱繼續說道。

在這試煉島上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加入一個勢力得到庇護可以,但是每次完成任務之後的百分之二十都必須上交,算是作為保護費。

「那些就先放在你那裡吧,如果有人有貢獻就可以直接獎勵。」

對於這麼點積分,青木真的不是很重視,沒看到剛剛1000點積分,眼睛都不眨就獎勵了出去。

對於這麼一個試練者組成的勢力,除了在試煉島上稍微有點作用外,出了試煉島其實就是火箭隊中一個小隊的數量罷了,在整個火箭隊中連一瓢水都算不上,不過能夠活下來的試練者們的潛力還是比普通火箭隊成員要高一點。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