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美食牢籠嗎,囚禁東荒萬族生靈的牢籠?」他雙眸漸漸的赤紅起來,「你們該死!」

「南國的修士都該死。」洪錚雙眸漸漸的出現赤紅神光。他乃是斗戰王族,修的是另一條路。 他渾身一震,仰天咆哮:「看我打碎!」 他修為轟然爆發了,力之無窮境升華到了極致。他全身的孔竅中都噴薄出了霞光,在無盡的霞光中,他的氣息更加的可怕。如同超級大海嘯噴發,他的神力猛然爆開,轟在了牢籠上。

「南國的修士都該死。」洪錚雙眸漸漸的出現赤紅神光。他乃是斗戰王族,修的是另一條路。

他渾身一震,仰天咆哮:「看我打碎!」

他修為轟然爆發了,力之無窮境升華到了極致。他全身的孔竅中都噴薄出了霞光,在無盡的霞光中,他的氣息更加的可怕。如同超級大海嘯噴發,他的神力猛然爆開,轟在了牢籠上。

「怎麼會對他無效?」

「居然無效!」

洪錚目運兩道金光,手持仙魔龍齒棍化為的戰旗,旗面極速放大,他一棍砸落而下,將壁障砸開了一個巨大的裂縫。

轟隆隆,轟隆隆,若天地爆音,宏大無比。無數的符文升起,準備彌補壁障。但洪錚沖了上去,金膽發光,一滴乾坤之精迸射而出,化為百丈長的金光,硬生生的擊穿了壁障,破開了一個大洞!

洪錚衝出之後,回頭看了一眼牢籠,臉上出現了厭惡之色,揮動手中的仙魔龍齒棍,幾乎能砸碎蒼穹一般,砸在了牢籠上。

咔擦!

整座的牢籠都被打碎了!

「你們專門鑄造出美食牢籠對付東荒生靈,我也必將衍化出一種法,對付你們南國魔修!但在此之前,我還是要擊殺你!」洪錚眼眸冰冷一片,沖向了深淵神子。

深淵神子張開大口,化為巨大的黑洞將洪錚一口吞下!

眾人見狀,獃滯了一下。

但隨後,深淵神子發出了慘叫聲。因為洪錚在他的腹部中,雙臂發光,展現出了域外金光。

這種金光,界內生靈,根本無法承受。

深淵神子慘叫,龐大的身軀居然開始融化。洪錚來到他的准帝本源前,金色的雙臂捏住了准帝本源。

頓時,准帝本源滋滋作響,被金光溶解!

「這是什麼光!」深淵神子慘叫,身軀在地面上翻滾著。而後居然在迅速的融化,幾個呼吸的時間,居然就化為了血水,連准帝本源都是消融。

洪錚自他的身軀中衝出,捏著殘存的准帝本源,冷眼掃著南國諸神子:「我說了,南國神子,一個都不要活著出西土。」

眾人獃獃的看著洪錚,只感覺通體發寒。

洪神候太詭異了,居然能硬生生的捏碎他的准帝本源!

東荒修士看著洪錚的身影,道:「洪神候啊洪神候,你本體到底是誰?」

白鴻機問道:「近幾年,四十歲以下,有沒有出現過類似的人?驚才絕艷,霸道無雙的那種?」

站在一旁的小白帝猛然瞪大了眸子,他忽然想起了什麼。在他的記憶中,有一個人很是相似。那還是在出雲國的時候,衡言測,八面佛王等人在摘星頂圍殺洪錚的時候,那個人當初有實力擊殺他。

但最後饒了他一命,道:「如果不是你的小祖,今日我必殺你。」

他顫顫巍巍的說道:「有……洪錚!他也姓洪!」

「有。」白玉涵猛然想起了什麼,「洪錚?」

蘇鐵匠不屑的說道:「洪錚是不凡,但怎麼可能與洪神候相媲美?」

蘇慕婉鳳眸中出現了不可思議之色:「難道洪錚沒死?這幾個都是他的分身?」

詹璇璣道:「應該不會,洪錚當年被擊殺的時候,才是徹地大境的修為。十幾年的時間,從徹地境衝到准帝,除了神子,帝子,沒有人有這個能力。」

「洪錚只是小家族的弟子,家族血脈並不強大。」蘇鐵匠說道。

諸神子均是面色猙獰的看著洪錚,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東荒的生靈說要將他們全部都留在這裡,這對不可一世的南國來說,是一種侮辱。

洪錚正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萬佛嶺中。首先進入到此地的,是十八個赤著上身,全身都如同金鐵的僧侶。他們均是手持長棍,年紀並不大,但全部都是准帝級別的修為。

一個個眉心中有舍利子浮現,組合在一起,有神力颶風衝起,崩碎了蒼穹天宇。

西土的十八羅漢!

在十八羅漢之後,還有三十六真人,全部都是通天境的修士。或持降魔杵,或身穿金色袈裟,或手持念珠,將此地圍困。

洪錚看向眾人:「諸位,想做什麼?」

在這個時候,洪錚還是非常的沉穩與平靜。他心中冷笑不已,想等自己衍化完整的時候,摘寶殺人嗎?

「讓他推演。」十八羅漢說道,眼眸,眉毛都是金色的,聲音充滿金屬質感。他手持長棍,非常的不凡。

「如果放棄推演,我不介意將東荒的人都留在這裡,並且開闢出龐大的戰爭之路!」三十六真人說道。 第七百三十八章不要臉

東荒的修士面色一變,西土這已經是完全不要臉的做法了。

洪錚道:「如果推演出來了,你們會怎麼辦?」

孔雀小明王冷漠的說道:「不用管那麼多,以後你就知曉了。」

「不見黃河不死心。」洪錚眸子深處就如同雪域一般,寒冷無比。既然如此,他不介意大鬧西土。

大戰停止,洪錚站在真龍身旁。氣息越來越強大,他每一式都充滿了玄奧的感覺,腦後更是誕生出了佛光。

三天後,洪錚被佛法包裹了,自身結出了一個大繭,氣息如同潮水一般的褪去。他睜開了眸子,手中無盡人影翻滾著。

底下的佛像復甦到了極致,出現了浩蕩神音。

「傳……承!」佛像意念宏大,閉著的眸子睜開,無盡滄桑出現。

衍化完成!

「退,西土要動手了!」藍魔說道,剩下的幾個神子幾乎在同一時間,向萬佛嶺外衝去。

大勢已去,需要儘快出西土!

與此同時,孔雀小明王,世間解,十二三歲的小沙彌,巨大舍利子化為的佛僧,十八羅漢的修為齊齊迸發!

「動手!」孔雀小明王動了,全身綻放琉璃光,蓋世凶禽的氣息釋放。

「金瞳王,帶領他們退出萬佛嶺!」洪錚說道。

「可是……」

洪錚猛然咆哮:「沒有可是,快點,我能解決!」

金瞳王面色複雜,帶著眾人迅速的退出了萬佛嶺,與南國神子的距離拉開。洪錚的本尊也跟隨著南國神子退出。

「殺!」孔雀小明王殺伐氣震天,背後推開絢爛多彩的雙翅,翎羽錚鳴,如萬劍抖動。他首先向神候身沖了過去,一掌拍向了洪錚。

洪錚抬手,與其交擊,無盡的神力從孔雀小明王身上炸開了,將洪錚擊飛!

他不是孔雀小明王對手,這尊凶禽非常的可怕!

十八羅漢也動手了,向真龍身衝去:「交出二代佛帝的佛法!」

「交出,饒你不死!」三十六真人也開口了,將洪錚團團圍在了其中。

真龍身與神候身合二為一,氣息滔天,拍出了大羅釋迦手,將眾人逼退了。但趁著這個機會,小沙彌殺來了。他只有十二三歲的模樣,但修為非常的可怕。手持一桿月牙鏟,斬向了洪錚,將虛空都剖開了。

洪錚以仙魔龍齒棍震開月牙鏟,火花四濺,將其震退。

「一起上,活捉他。」巨大舍利子化為的修士說道,當先出手,撕裂虛空,直接出現在了洪錚的身前,一掌拍在他的後背上,力道剛猛,將洪錚打了一個踉蹌!

他咳出一口鮮血,正準備後退,孔竅小明王一翅斬來,鋒銳無雙。

他腹背受敵,情況很是兇險。

洪錚猛然咆哮一聲:「第三分身何在!」

「第三分身何在!」

他沒敢說出人皇身的名字,當初有不少人都親眼看到他鑄造出了人皇身。

天空中,第十輪太陽發出了無盡的光芒,照耀的西土一片光明。而後,一輪太陽橫空而至,如一團巨大的火球,砸向了萬佛嶺。化為一個金燦燦,頭戴帝冠,身穿龍袍的身影。

他自天地盡頭出現,區區三步,變跨越無盡遠,徑直來到二代佛帝雕像位置。他就如同人皇出行,而後身軀一震,全身燃燒起了火焰。

數不盡的太陽黑子爆發了,體內每一個細胞都產生了裂變,難以想象的神力被推動出來!

他伸出手掌,太陽黑子組成了一條長鞭,抽動間,打在了孔雀小明王的身上。

噼啪,孔雀小明王後背炸開,整個人差點被撕成的兩半。

「你是誰?」孔雀小明王咳出鮮血,眼中出現了濃濃的驚色。

「他的分身。」人皇身手指神候身。

西土震動了,想不到天空中的第十輪太陽居然是洪錚的分身!太陽化為人皇身後,西土有諸多修士氣息頓時衰落了下去,他們適應了洪錚所散發的域外金光,現在感覺無比的細弱。

「糟糕,他對西土產生了影響。」凈空神王說道。

「出動通天之王,打碎他的意識,將他煉化成太陽!」凈空神王說道。

西土中,一個通天之王浮現:「進入萬佛嶺,你只有半刻鐘的生命,你一定要將他帶出來!」

「好!」

通天之王動了,向萬佛嶺中撲殺而去。

大戰再次爆發,人皇身全身燦燦,周身浮現百萬太陽黑子,很是可怕。他接連彈指,太陽黑子擊在了小沙彌的眉心中,一大串,從他的眉心沖入,在後代慣出,帶起了一連串的血花。

小沙彌慘叫一聲,急忙後退,差點隕落。

巨大的舍利子化為的佛僧動了,腦後神光燦燦,打出了普度光,籠罩了洪錚。洪錚身上的火焰微微跳動,將他的普度光震開了。

而後單手向他摘拿而去,一爪抓在了他的脖子上,生生扯下了一大塊的血肉!

「太弱!」人皇身說道。

十八羅漢,三十六真人組成了大陣,背後浮現一輪大佛,通天徹地,擎起蒼穹,拍出了一掌,迎擊神候身。

「大羅釋迦手!」洪錚逆推大羅釋迦手,一隻巨大的掌閱與大佛手印轟擊在了一起。

轟,轟,轟。

整個萬佛嶺的天空都是在顫抖著,要崩塌了一般。

他揮動雙手,打出了斗龍法,手掌中衝出了一尊又一尊的鯤鵬,向他們殺去。天空一下子被擠滿了,這方天地徹地被打爆了!

世間解手掌中金缽舉起,懸浮在蒼穹上,邊沿發光,恐怖的吸力傳來,要將洪錚給吸入。

人皇身冷哼一聲,眸子出現了兩束炙熱的光芒,打在了金缽上,將金缽擊碎。而後他衝到了世間解的身前,一束太陽黑子組成的神鏈猛然綳直,被他持在手中,化為長槍,徑直的洞穿了世間解的胸膛,將他釘在了一尊大佛的眉心中。

世間解慘叫一聲,傷口處被燒焦了,發出了黑氣。

十八羅漢組合在一起,非常的可怕,長棍交織,圍殺洪錚。

洪錚壓力非常大,快速後退,退到了二代佛帝雕像的頭頂。

與此同時,一個中年修士從外界生生打入到了萬佛嶺中。只見他丹田歲月輪有十道。但在進來的剎那,硬生生的被一道光斬去了六道,並且還在不斷的消失。

他面露痛苦之色,但修為還沒有倒退。 第七百三十九章南無阿彌無上大聖經

洪錚眸子一凜,心中一震,立刻看向天空。

「本尊,萬佛嶺有古怪,你神識過來,看能否將萬佛嶺的光芒推演出神通,專門攻擊別人的丹田歲月輪!」人皇身說到。

洪錚本尊正在與南國神子奔走,他立刻裝作受創的樣子,看向藍魔:「藍魔神子,帶我走,我負創,走不動了!」

藍魔都懶得看他:「那你留在這裡吧。」

洪錚裝作無比痛苦的樣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面上,像是昏迷了過去。

「我們走,不要管他。」

「先別走,我們去截殺東荒的神子。」多臂神子說道,看向金瞳王等人的方向。

「好!」

洪錚本尊神念進入到了人皇身中,看向萬佛嶺四周。

「帝器金人,快些復甦!」洪錚本尊呼喚著帝器金人,「以天帝瞳分析萬佛嶺的光芒。」

禁區深處,帝器金人就快要復甦了,兩束湛藍色的眸光從禁區深處傳來,落在了萬佛嶺中。

「奪取視界!」

天帝瞳奪取了二代佛帝雕像的視界,以他的視界觀察著萬佛嶺。在二代佛帝的視線中,整個萬佛嶺被一種古怪的紋路包裹了。

就是這種紋路發出的光芒,能夠斬去人的丹田歲月輪。

人皇身盤坐大佛之頂,開始了推演,天帝瞳將看到的一切全部反饋給了洪錚。神候身冷冷的看著那尊通天之王。

「交出二代佛帝傳承,你自毀神識,重新化為太陽!」通天之王瘋狂的來到此地,向洪錚衝來。

所有人全部退開,看著這尊通天之王。

他修為堪比當年的英擊和天域神祗,通天之王的威壓迅速轟擊而來。

洪錚面色一片的冷漠,道:「別逼我!」

通天之王冷笑:「我沒那麼多時間與你廢話,拿來!」

「拿來!」

他袈裟一震,猛然鋪展,化為海洋一般,鋪天蓋地向洪錚卷了過去,要將他鎮殺。

「你逼我的!」

洪錚站在二代佛帝雕像之巔,他全身發光,而後盤坐下來:「原本我還準備將雕像內的神力留給你們,但是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