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樣不行,根本就傷不到它們,去門那邊吧,這裡交給我了!』秦思宇不知何時站在了陽台中間。

婁清芸回頭看了一眼,房子的門口已經被秦思宇用一些柜子和電器堵上了,根本就不存在防守的必要,顯然他是嫌棄自己等人在這邊礙手礙腳,看了一眼秦思宇的眼睛,婁清芸只能喊了一聲,帶著婁震與施倩就退出了陽台。 對於婁清芸的心理感受秦思宇不想去猜,也不想去做多餘的解釋,他現在感興趣的是狗王究竟藏在哪裡,他

婁清芸回頭看了一眼,房子的門口已經被秦思宇用一些柜子和電器堵上了,根本就不存在防守的必要,顯然他是嫌棄自己等人在這邊礙手礙腳,看了一眼秦思宇的眼睛,婁清芸只能喊了一聲,帶著婁震與施倩就退出了陽台。

對於婁清芸的心理感受秦思宇不想去猜,也不想去做多餘的解釋,他現在感興趣的是狗王究竟藏在哪裡,他可不會相信普通的野狗群會有這麼兇殘的本能,可以死戰不退。

而判斷的唯一方法,就是看什麼時間狗王承受不住損失了,到那時它就自然冒了出來。

秦思宇視力強化全開,然後在他視界中每一隻野狗的動作都像被放緩了許多,突然步槍的槍口跳躍起了火花,隨著火花的飛逝,底下奔跑的野狗群中倒下了幾具身影。

但也僅此而已,他出來的時間還是太遲了,野狗群蜂擁的衝進了樓內,暫時進不去的也藉助末世后被滋養的強大體魄,在樓前一個跳躍就趁著衝勁再在牆上踩踏幾下,就這樣向著三樓陽台跳來,整個強的簡直不像狗。 第一百六十二章雨中的殺機(二)

這種小區式的三樓的高度並不是很高,也就離地有7米左右吧,如果單論起跳就是跳屍也跳不了這麼高,可如果助跑再加上借力起跳?

因此當一隻野狗因角度從陽台前劃過時,大廳的三人嘴張的能有老碗大,就是秦思宇自己,也感覺太陽穴突突的跳。

『砰砰砰!』房門那邊傳來一聲聲劇烈的撞擊聲,伴隨著是一聲聲焦躁的狗叫,它們已經嗅到了食物的味道卻吃不到嘴,急的在門上拚命地抓撓衝撞。

此起彼伏的狗叫聲不僅在門外響起,就連外面大街上也是響個不停,一聲接一聲的接連響起,不但極為煩人,而且還帶著滲人的凶氣。

它們咧開狗嘴,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狗眼彷彿帶著凶光,口水還滴滴答答的流了出來。這些野狗,一隻只都不懷好意的盯著這裡。

『跟我去門口!』看到剛才那一幕婁清芸又看了一眼門口方向,還是感覺不放心。

門口因為地形限制的原因,一次在前面的只有三四隻野狗,它們趴在門前通過嘴咬爪扒,一點點的將秦思宇刺刀刺出來的洞口擴大,身後還有幾隻變異狗急躁的轉來轉去,狗吠聲一刻不停。

洞口的位置狹小,野狗的撕扯只有這麼一個方向,但它們雖然不是完全的變異種,可獲得的強化還是有的,一點點的將秦思宇刺刀刺出來的洞口,以及子彈打出來的洞口擴展到了一起。

財迷農女忙賺錢 野狗猙獰的狗頭和前面一對爪子,一下都沖入了洞里,哪怕門上的鋒利豁口把它割得鮮血直流,傷口無數,卻也是絲毫不退,扯著另一邊的缺口死命撕扯。

先是防盜門,再然後就是秦思宇堆積在門后的那些柜子,而鐵的都攔不住人家,更何況是這些木材的,不一會就被啃出了一個洞。

婁清芸婁震施倩三人來到門口,看著沒有什麼情況心裡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接著就聽見了那咔咔聲,就像是年久失修沒有潤滑的機械齒輪咬合一樣,難聽並且刺耳。

婁震奇怪的打開最底下的一個柜子門,一人一狗就這樣對視了幾秒,人眼裡滿是驚駭與不敢置信,狗眼裡則是一種狂喜與渴望,然後雙方同時反應過來。

狗頭上面雖然鮮血橫灑,但它依然兇悍的狂吼,滿是鋒利牙齒的狗嘴大張,更加瘋狂的四下亂咬,前爪亂扒后爪亂蹬,一下又擠進了很多,恐怕再有一會,它便要衝進來了!

婁震啊啊叫了兩聲,終於想起來用手上的刀捅了過去,他攻擊的方向也就只有這一個方向,所以只要直接捅過去,自然就會命中撲向洞口的野狗。

可是俗話說得好,狼是銅頭鐵尾豆腐腰,這句話用在狗身上也不為過,這隻野狗皮粗肉厚,居然頂著婁震的刀尖,而且加上猛撲的力量十足,一下就探入了半個身子進來。

『啊…姐快!』婁震將刀把頂在肚子上雙手扶住,嘴裡叫著婁清芸趕緊開槍,他自己此時壓上了全身的力量對抗野狗,根本就沒有機會撿槍。

『啪!』施倩蹲下來開了一槍,野狗的頭骨直接被掀了起來,一時間紅的白的再夾雜著骨渣,糊了柜子內壁上到處都是。

施倩雖然膽子比較大,在性格上也比較的堅強,可這應該是她第一次這樣做,嚇得手指扣在扳機上都不知道抬起來了。

手上一松婁震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盯著面前不動的狗屍呼呼的喘著粗氣,然後再轉過頭髮現是施倩給他解了圍,看著對方僵硬的姿態,想了想道;『謝謝你!』

『不,不客氣!』施倩嘴角扯了一下,慢慢的將胳膊放下。

陽台上秦思宇一刀將一隻躍上來的野狗梟首,或許是因為奔跑太劇烈,造成血液流動過快血壓太強,野狗的脖子上噴出一股血雨,直接淋了秦思宇一頭一臉,整個人的眼睛就這樣被遮住了。

趁機另一個方向上一隻野狗摔上了陽台,落地翻滾了兩下就向著秦思宇撲去,血色的大口中,露出一顆顆鋒利的牙齒,一滴滴口水灑落唇下。

聽見動靜秦思宇規避了一下,可因為眼前血紅一片,還是被野狗咬在了大腿上,忍痛秦思宇在臉上抹了一把,就在野狗搖晃著腦袋想要撕扯下一塊肉時,鬼刀豎著插進了它的身體。

野狗凶性大發,死死咬著不鬆口,可因為受到重創再加上血液的流失,還是漸漸癱軟了下來,只是牙齒還死死的掛在秦思宇腿上。

就這一會時間說長也不長,也就是十分鐘左右吧,整個陽台的地面已經被鮮血染紅,野狗群也拋下了七八具屍體在樓下。

眼見久攻不下,狗王憤怒的吼了一嗓子就躍了出來,而秦思宇也就在一直等著這一刻,見機喊了一聲婁清芸,讓其過來幫自己照顧左右,他就端起了早就放好的步槍。

『嗚汪…嗚汪…!』

叫了幾聲狗王直接就又退進了巷子里,整個時間很短暫,自始至終都沒有給秦思宇留下開槍的機會。

所有正在進攻的野狗聽見狗王的叫聲,不約而同的夾著尾巴就向回撤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那條小巷裡,而此時大雨越發的大了。

秦思宇眯著眼睛盯著野狗群消失的方向,然後又轉頭看著他們來時的方向,那裡正響起一陣陣若有若無的嘶吼聲。

『沒想到還是被這喪屍給幫了!』秦思宇自嘲一笑,掰著大腿上的狗嘴,就將它取了下來。

『秦大哥,你沒事吧?』婁清芸關切的看著秦思宇,看著眼前這個幾乎全身再一次被鮮血糊滿的男人。

『沒事,你們兩個過來,咱們的撤了!』秦思宇招呼婁震與施倩,因為以那狗王的能力普通喪屍可嚇不走它,所以他們最好趕緊撤。

在那狗王的身上,秦思宇感覺到了久違的威脅,立刻便明白,對方是真正的二級變異獸,如果以自己的黑化姿態,秦思宇肯定不會將狗王放在眼裡。

可他自己的狀態他知道,自己現在進不了黑化狀態了,所以得趕緊撤,不然被那讓狗王都退縮的東西追上,事情可就大條了。

『秦大哥,你要不先洗一洗?』

施倩咋舌,被秦思宇此時的樣子驚得不行,但一直提起來的心卻安穩了,最起碼有這樣一個強大的人在身邊,是誰都會安穩的。

秦思宇將陽台上的繩子拋了下去,然後又將那桿步槍背在了身上,看了一眼三人指著來時的方向,道;『喪屍快追上來了!』

『這麼快,它們還真是鍥而不捨!』婁震感嘆一聲,背起包裹就打算跟著秦思宇先下去。

『走吧,我走最後面!』婁清芸拍了一下施倩,示意她跟上。

下來之後秦思宇就站在雨地里,任憑大雨滂沱沖刷著自己身上的血跡,一直等到三人都坐上了車,這才將自己身體表面的血跡沖刷乾淨,就這樣跨坐上了猛禽的駕駛座。

兩輛車魚貫而出,後方追的快的喪屍已經在快跑跳躍中向著這邊接近了,蒼白的臉上全是興奮以及對食物的渴望。

秦思宇一腳油門下去,猛禽的發動機就劇烈的喘息起來,連帶著屁股後面噴出滾滾煙塵,再加上雨刷器賣力的搖擺,就著漫天大雨一路向北駛去。

雨勢很大,這已經快下了半個小時了,地上的積水也慢慢地上漲了起來,連帶著兩輛車上早上沖陣時沾染的喪屍血液與碎末,也都隨著賓士在慢慢的融化,然後整車的外表就像是新的一樣,除了秦思宇留下的焊疤。

連綿的雨勢很影響人的視力,尤其是雨水滴落的聲音成片,根本就聽不到一點多餘的動靜,要是有選擇,秦思宇一定不會在這樣的天氣上路。

可惜他現在沒有選擇,只能硬著頭皮向前走,他看地圖上顯示北邊有個風景區,如果雨還是不停計劃就在那邊落腳吧。

計劃永遠都只是計劃,只要它還沒有實現之前,任何一個小變數都會破壞掉它的可實施性,尤其是在這樣的大雨中,變數的作用會得到充足的放大,這一點在秦思宇差點翻車后,得到了充分的認識。

就在他一路向北開到北邊吳婁公路時,剛剛從輔道上下來,就被一輛高速從雨簾中撞出來的越野車懟在了屁股上,然後一場漂移秀就上演了。

在被甩出了720度彎之後,秦思宇的猛禽一屁股坐在了公路護欄上,然後又滑下路堤,至於肇事者仁兄,則是直接衝下了另一邊的路堤,然後來了一個嘴啃泥靠在了行道樹上。

『操!』秦思宇憤怒的在方向盤上砸了一把,然後就嘗試著將車重新打著開上去,結果很不好,雨水浸濕了泥土使得土層變得濕潤,車輪一壓就塌陷根本就上不去。

一行車隊從後面沖了上來,眼見這一幕在一片刺耳的剎車聲中全部停了下來,秦思宇對面,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從車上跳下來,揮手打開幾個來看情況的隊員,抽出刀一個虎躍就上了路面,然後在一陣喊聲中來到了秦思宇車前。

『孫子,你他媽會開車不,你不看路的嗎!』男子怒吼著將砍刀砸在了猛禽的車前蓋上,透過欄窗看著駕駛室中的秦思宇。

『刀疤回來!』一個威嚴的男聲響起,聲音中帶著一絲慍怒。

『沒事老大,這龜孫改的像個烏龜殼,一看就是個怕死的!』刀疤臉看著駕駛室的秦思宇惡行惡相的說,臉上的那道疤痕隨著他講話,就像是一條蜈蚣一樣在律動。

聽著刀疤的話秦思宇眉微上揚,左手直接推門下車,右手拿起靠在車門邊上的鬼刀,心中已經起了殺意,看著站在面前臉色不善的刀疤,道;『我不會開車你教教我!』

『不會開車,…!』刀疤臉本想說秦思宇拿著把破刀嚇唬誰,可話還沒出口就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看著秦思宇身上濕漉漉的衣服,再低頭一看秦思宇的鞋子正在向外滲血水。咕咚一聲吞咽一口口水,臉上就掛上了諂媚的笑。

『大哥我開玩笑了,我只是想過來跟你道個歉,剛才是我開車太猛了,對不起!』說著話腰趕緊彎了下去。

『小哥,我這兄弟是個大嘴巴子,你別放到心裡,你先上車我這就給你拖出來』剛才制止刀疤臉的男人站在路面上看著秦思宇溫和道。

秦思宇剛要說什麼,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響起,婁震三人的車從車隊裡邊竄出橫停在了路中間,車窗落下幾個槍口就伸了出來,與此同時還有一聲婁震緊張的問候。

『秦大哥你怎麼樣?』 第一百六十三章風景區

眼見這是首領的人話都說到了這種程度,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秦思宇向著婁震等人搖了搖頭,然後就坐進了車裡被男人派車給拖了上來。

『秦隊長,剛真的很抱歉了,刀疤他就是個急性子,說話嘴上沒有個遮攔,有什麼事你就別往心裡去,包里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畢竟也是害你撞了車!』男人說著話遞出了手上提著的那個袋子。

秦思宇本不想要,可看著男人身後刀疤窘迫的樣子,再看看他旁邊幾個人嚴肅的表情,秦思宇明白自己接了就表示自己放下了這件事,不然可能就會爆發一場衝突。

秦思宇眯了下眼睛,右手悄悄放在了身下的手槍上,就在他打算拒絕時,後面車隊中一輛車箱上蒙著的帘子被挑了起來,看著帘子下那雙好奇的眼睛,秦思宇鬆開右手推開了車門。

『好的,我收下了!』秦思宇點了下頭,將包裹放在了副駕上,對著這些人點了下頭就轉過車頭離去。

『呼,這瘟神終於走了!』刀疤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就向地上竄去,嚇得旁邊幾人伸手就去拉。

『別動,讓這臭小子好好清醒清醒,看看他今天招惹了什麼人!』車隊隊長滿臉的怒氣。

『麻叔,他不是已經同意不計較這件事了嗎,再說疤哥的性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那種只圖嘴快的人,壞心思還真沒有!』一男子趕上來扶著麻叔。

『圖嘴快,他遲早死在他那張破嘴上,整個就一二百五。今他要不是眼色活,早就死在這了,還要給我們招個煞星…!』

麻叔想起剛才的一幕就來氣,尤其是一想到那秦隊長開車時腳下那血紅一片,他的心就像是被揪緊了一樣。

『麻叔,我一定管好自己的嘴!』刀疤滿臉愧色。

『走吧,別在外面淋雨了!』麻叔緊了緊身上的雨衣,當先就向著車隊走去。

秦思宇開出一段距離,空出一隻手就將麻叔給他的小包裹打開了,只見裡面竟然是幾條鹹魚,微微一怔不由感嘆這人有心了。

末世之中搜集物資有難有易,就拿秦思宇他來說吧,他這一路上可以說是就沒有缺少過什麼,不管是食物還是他口中的香煙。

為什麼,就是因為他一直處於移動中,現在末世才開始一個月,外面的物資還有太多散落在外,尤其是那種遠離大城市的地方。

但隨著時間的發展,隨著大大小小倖存者聚集地的出現,慢慢的能直接找到的食物會越來越少,或許因為爭奪食物可能會引發戰爭,而這其中重中之重就是鹽。

食物越吃越少,這沒關係可以依靠種植,狩獵變異獸獲得。可鹽呢,那玩意可是吃一點就少一點,關鍵私人還沒有技術製造。

而那玩意不像食物,幾天不吃餓不死,那玩意要是幾天不吃,倖存者還能不能站起來,還有沒有力氣拿的動刀都還是兩說。

因為人不吃鹽不行,一旦攝入鹽量過少,會造成體內的含鈉量過低電解質失衡,發生食欲不振,四肢無力,暈眩等現象。

嚴重時還會出現厭食噁心、嘔吐、心跳加速,脈搏無力、肌肉痙攣、視力模糊、反射減弱等癥狀,更甚至還會導致死亡。

雖然現在這兩條鹹魚不是很重要,可對方的這份心意還是讓秦思宇很受用,卷了卷就塞進了控制台下的空間。而經過剛才的事,秦思宇車速也放慢了許多,這無邊的大雨要是再衝出來個什麼,他可不想再來一次剛才那樣的事了。

雖然車速降慢了,可兩小時後秦思宇還是看見了風景區的指示牌,感受著身上透骨的涼意,秦思宇將方向慢慢地靠了過去,並打起了方向燈提示後面三人。

隨著越靠越近,後面三人的車貼的秦思宇更近了,手上也不自禁的拿起了武器嚴防以待,然後跟著秦思宇慢慢將車開進了風景區。

很乾凈,這就是秦思宇的第一個感覺,風景區門口附近竟然沒有一處戰鬥的場景,也沒有什麼破損拋錨的車輛阻路,就這樣大敞開的面對所有人,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秦思宇仔細看了看周邊,再看著絲毫沒有停頓意思的雨勢,無奈只得將車向著景區裡面一直開去,但他也沒有深入太遠,直接就選擇了景區外圍的一家酒店,雖然房間不多,但對秦思宇來說這樣就夠了。

將車直接倒上花壇,秦思宇就背著自己的背包在雨中向著酒店門口衝去,身後是著急忙慌跟上來的三人,而在他們不知道的遠處,幾個人正在望著他們的身影皺眉。

『黃哥就來了四個人,沒啥威脅性!』一個頭髮帶點飄黃的男子對身後一個身穿保安制服的胖子說道。

『四個人,那基本上沒有什麼油水啊,看清楚都是什麼人了嗎?』黃閣揮手趕走身後正在揉捏的女人,起身來到黃毛的瞭望口前。

『看清楚了兩男兩女,只不過長得比較磕磣,估計唯一有價值的就是他們開來的車了,那車是改裝車,配合咱們正合適!』黃毛眼睛在黃閣推開的女人身上掃了一眼,流露出一絲渴望。

『留點神,等他們安頓下來,派幾個兄弟摸過去收編了他們!』黃閣說著話眼尾不著痕迹的掃了黃毛一眼。

女人站在後面,將這一幕都看在眼裡,對於兩人醜惡的嘴臉,她心裡是一清二楚,簡直恨不得這兩人現在就掐起來。可理智告訴她,黃毛現在還不是黃閣的對手,因此為了長久的活下去,以及早日解脫,還是不著痕迹的提醒了一下黃毛。

雖然是提醒,可女人還是微微做出了一些撩撥的動作,畢竟想要回報就得有點浮出,而這樣一幅動作由有著一張冰山臉龐魔鬼身材的她做來,果然黃毛瞬間就有點呼吸急促了。

『明白黃哥,我親自帶隊去收了他們!』黃毛說了一句就出去準備後面的事宜了,剩下的幾名大漢也在黃哥的眼神下退了出去。

聽見身邊的動靜,女人心裡一緊知道這個男人又要折磨她,儘管憤怒已經填塞了她的胸膛,可還是表現的猶如受驚的小鹿一般,嚇得連連向房子角落裡縮去,不這樣這個男人會變本加厲的對待她。

『臭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早就警告過你們別再打什麼歪心思,就屬你是賤皮子!』

黃哥說著話一巴掌就扇了過去,女人發出一聲驚叫雙手抱頭蹲了下來,藉以減小被毆打的面積,然後就是一陣壓抑的悶哼聲。

最後就像是被堵住了嘴巴一樣,只能發出不斷的呵呵聲,門外四個站崗的大漢無動於衷,顯然對這樣的一幕已經習以為常,都清楚裡面發生了什麼。

黃毛出來之後只感覺自己心裡火熱的不行,忍不住腦海中就浮現了剛才潘曉紅的身姿,越想越覺得口乾舌燥,忍不住的就將面前走廊的窗帘揭開,將窗戶推開了一條縫。

他本是想讓外面的冷風吹涼自己心中的火焰,卻冷不防看見了,後面馬路上又駛來了一支車隊,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慢慢向景區駛來。

『這得多少人啊!』

看著眼前的十幾輛車,黃毛心中被無法形容的激動溢滿,突然想到這樣的一隻隊伍,裡面肯定有其她漂亮女人,這樣一來自己不是不用搞黃閣的破鞋了。想到這再想到自己剛才走時潘曉紅的叫聲,嘿嘿淫笑著就向回跑去。

『黃毛你不是準備去招人了嗎怎麼又回來了,難道你也是…?』說著話其中一個男人給了黃毛一個你懂的眼神。

『費什麼話,有大買賣上門了,趕緊進去見老大!』聽著動靜黃毛心急火燎的就想向里闖,結果直接被四人給按倒在了地上動彈不得。

『黃毛,老大現在正忙著,有什麼事等我們一會給你報一聲好吧,現在就先等著!』剛才那個詢問黃毛的人又給了黃毛一個眼神,意思是讓他安靜下來。

『大哥,外面又來了一支車隊,大概有幾十人的樣子,你快點出來!』眼見掙脫不開,黃毛直接壓聲喊了出來。

『吵吵什麼,進來!』

黃閣打開門看都不看地上的幾人,轉身就向著房間內設置的觀察窗走去,黃毛跟那四名護衛見狀急忙起身就向著房間走去,邊走眼珠子邊亂轉的瞅瞅。

『大哥你看就在那裡,他們也去了那個酒店!』黃毛眼睛瞳孔縮小,指著遠處麻叔一行人。

『是不少,你看清楚,看看我們吃不吃得下他們!』

看著遠處隱隱約約的車輛,黃閣的臉色有些凝重,這要一個不好就吃人不成反被吃,那到時候他這一個月的努力可就為他人做了嫁妝。

『可以的大哥,他們的成年男人也就是十幾個左右,剩下的都是一些老弱婦孺,應該是一支普通的遷移隊伍,整個也就五六十人的樣子,只要我們做好準備,拿下他們沒有問題!』黃毛為了自己的目標慫恿著黃閣。

閃婚甜妻超暖萌 『你再多關注一會,有什麼最新消息讓潘曉紅來通知我!』黃閣想了想帶著四個滿臉遺憾的護衛就出了門,他要去召集所有人布置接下來的行動了。

『黃興,只要你能幫我脫離你叔叔的魔掌,你要我做什麼我都答應你!』潘曉紅捂著半面通紅的臉抽泣道。

放倒腹黑首席:百億女王妻 『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的,我有多愛你你又不是不知道!』黃興眼睛盯著觀察窗看了一會,回身就把正在整理長裙的潘曉紅摟進了懷中。

相擁在一起的兩人臉上都流露出一種笑容,只不過黃興是嘲笑,嘲笑潘曉紅看不清形勢假清高,潘曉紅則是怨恨的笑,笑自己的機會終於來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蘇妲己?

麻叔一行也是因為雨太大行車不方便,在看見這邊的風景區后就想著來這邊暫避一下,再有就是從早上到現在,所有人還沒有吃東西呢,得給眾人準備一點東西補充一下體力才是。

『麻叔你看…!』順著聲音副駕上一人將手指向前方。

麻叔正在車上研究接下來的行程路線,聽見旁邊的人喊了一嗓子,順著手勢一抬頭,就看見秦思宇的猛禽正停在酒店的樓前,心裡驚奇道;『他也在這邊!』

『沒事,你們不要隨便招惹他就行,他又不是不講理的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