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安玉瑩聽了很不開心,紅唇撅得老高。

「人家不理你了呢,快放開呢,人家要下去呢。」安玉瑩酸溜溜道。 從她俏臉的慍色,便知她動氣了。 羅陽先輕啄她的紅唇,等她的唇降了下來,才咬著她的耳朵勸她。 「安姐,我喜歡你。」 一聽羅陽這麼說,安玉瑩頓時嬌羞了,嘴角便有了笑意。 羅陽鬆了一口氣,算是哄好安玉瑩了。

「人家不理你了呢,快放開呢,人家要下去呢。」安玉瑩酸溜溜道。

從她俏臉的慍色,便知她動氣了。

羅陽先輕啄她的紅唇,等她的唇降了下來,才咬著她的耳朵勸她。

「安姐,我喜歡你。」

一聽羅陽這麼說,安玉瑩頓時嬌羞了,嘴角便有了笑意。

羅陽鬆了一口氣,算是哄好安玉瑩了。

當唐桂花聽到羅陽說喜歡安玉瑩,還以為羅陽這是選擇了安玉瑩。

本以為羅陽兩個都要,現在卻只說喜歡安玉瑩,心裡落差太大,唐桂花想哭。

她重重地打了一下羅陽的脊背,便要下床。

羅陽轉頭一看,見唐桂花眼睛紅了,靈光一閃,大約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桂花姐。」羅陽連忙去輕啄她的唇。

唐桂花要別過頭去,但還是讓羅陽啄中了唇。

她用力掰羅陽的手,要掙扎脫身。

以羅陽的體力,就算再多幾個唐桂花,都掰不開他的手。

「桂花姐,聽我說。」

「放開!」

唐桂花輕擰眉頭。

「桂花姐,別動。」羅陽好不容易對把嘴對著她的耳朵,「我喜歡你。」

這句話的效果非常大。

唐桂花聽了,立時安靜了,俏臉的線條也柔和了,嘴角有了笑意。

隨即她淡淡白了羅陽一眼,好像在說:早不說,老娘以為你只喜歡安玉瑩。

羅陽再啄一下唐桂花的唇,她的笑意更濃了。

三人那麼近地挨在一起,安玉瑩自然也聽到羅陽對唐桂花說的話了。

她又鬧了起來。

「壞牛仔,壞壞牛仔,人家不理你了呢!」安玉瑩也要掙扎開去。

「安姐,我喜歡你。」羅陽又輕聲道。

「人家要下去呢,你放手呢。」安玉瑩還在晃著身子。

雙人彈簧床的咯吱聲越來越響,在樓下都能聽到。

秦飄向洪佳欣和方琳使了個眼色,笑道:「牛仔太猛了,床都要蹋了。」

方琳抿嘴而笑。

洪佳欣則用鼻子哼出鄙夷的冷笑,大有要上去揍扁羅陽的趨勢。

(本章完) 那張床,洪佳欣晚上還要睡覺的。塵↓緣↖文↘學?網

她想到要是床上很濕,那晚上都沒法睡,心裡在恨羅陽不去其他地方,卻在自己要睡覺的床上做那事兒。

羅陽想要讓唐桂花知道真相,但不能確定她聽了會產生什麼影響。

白天唐桂花是要開車出去的,就怕林家要報復她,再次找人將她的車子撞了。

這個情況很麻煩。

兩位村花以為羅陽是要選擇女朋友,見他不肯說,也沒逼他。

3人便下了床,下樓去吃夜宵。

該說的話沒有說出來,羅陽有些煩,便出門外抽煙。

夜空很深遠,星星一眨一眨。

蚊子比較多,不走動,要被蚊子盡情吸血。

等羅陽走出了門口,秦飄擠眉弄眼小聲道:「好像還沒有多久,這麼快就出來了?不夠持久啊。」

在場的美人都能聽懂。

安玉瑩俏臉本來就紅,又添了一層紅暈。

「你胡說呢,人家在裡面談事情呢。」安玉瑩嬌聲道。

「我們知道你們在裡面談事情,談到床都響了。嘻嘻。」秦飄笑道。

被她一說,安玉瑩和唐桂花不好意思了。

「沒有那回事。」唐桂花解釋道。

男人和女人的事,只要被人懷疑了,只有越描越黑。

秦飄拿了一廳啤酒,出到外面,見羅陽在那兒走來走去。

「這麼快就累了?」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秦飄笑道。

「飄姐,你想多了。」羅陽接過啤酒。

「應付不了兩個?」

剛喝了一口啤酒在嘴裡,聽秦飄這樣說,差點嗆到自己了。

秦飄連忙上來給羅陽撫背。

「你沒吃什麼東西,進來吃吧。」秦飄拉羅陽進了屋。

重新坐下,見安玉瑩等人神色嬌羞。

「安姐,怎麼了?」羅陽問。

「都是你呢。」安玉瑩撅著紅唇道。

羅陽便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我跟安姐,桂花姐在房間里談正經事,沒做別的事。」羅陽說道。

「知道,我們明白。」秦飄笑道。

當羅陽望向洪佳欣時,見她不屑地翻了翻白眼。

「這浴缸不算大,不知最大的浴缸有多大。」羅陽連忙岔開話題。

兩個浴缸就在旁邊,一個是安玉瑩泡葯澡用的;另一個是洪佳欣泡葯澡用的。

羅陽要坐進洪佳欣那個浴缸。

「姐要揍你!」洪佳欣嬌嗔道。

「班長,別激動。」羅陽的一隻腳已跨進了浴缸里。

只得抬腳出來,便坐在安玉瑩的那隻浴缸里。

「以後買一隻大浴缸,一次裝滿水,好像游泳池一樣才爽。」羅陽說道。

「牛仔,你是想跟我們一起洗澡嗎?」秦飄笑道。

「哈?不是。我沒有這種想法。」羅陽訕笑道。

昨晚方琳沒有浸泡到葯澡,她向其他美人打聽,得知確實有些效果。

「牛仔,今晚我也泡泡,行嗎?」方琳問。

「當然可以。」羅陽爽快道。

唐桂花昨晚在家泡葯澡,沒有得到羅陽的按摩,效果會差些。

「牛仔,我也在這裡泡。」唐桂花說道。

5個美人,兩個浴缸。

「可以啊。那現在要煮中草藥。」羅陽提醒道。

時間不早了。

於是秦飄便立刻到廚房去洗鋁鍋,再將中草藥和水放進鋁鍋里,燒煤煮水。

羅陽坐在浴缸里,心想要是二個人一起洗澡,乖乖,多有意思啊。

喝了兩廳啤酒,血液有了點酒精,又透視著安玉瑩等美人的嬌軀,只覺體溫在急升。

「安姐,你是怎麼泡葯澡的呢?」羅陽問。

「就是躺在裡面泡呢。」安玉瑩應聲道。

「你坐進來看看。」羅陽笑道。

「人家不坐呢,有什麼好看呢。」安玉瑩含羞道。

聽了羅陽的話,洪佳欣又揚起了嘴角,滿是不屑的味道。

「安姐,你坐進來,我告訴你正確的泡葯澡的方法。」羅陽正經道。

「那你先出來呢。」安玉瑩要求道。

羅陽還坐在浴缸里。

「我坐一邊,你坐一邊。」羅陽縮回了腳。

於是安玉瑩便跨腳進浴缸里,坐了下來,腳伸不直,只能屈起。

羅陽在安玉瑩的對面,見她兩腿微微張開,透視一眼,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其他幾位美人則圍在浴缸旁邊。

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直看到渾身發熱。

她們站著,羅陽坐著,一抬頭便能欣賞到她們大腿的迷人之處。

見羅陽和安玉瑩坐在浴缸里,唐桂花冷笑道:「牛仔,今晚你不會想跟玉瑩洗鴛鴦浴吧?」

此言一出,立刻笑聲一片。

安玉瑩俏臉刷地紅到了脖子,嬌嗔道:「人家只是坐在這裡呢,哪裡跟牛仔洗……,人家才沒有呢。」

羅陽感到耳朵發燙,訕笑道:「桂花姐又拿我開玩笑了。」

其實唐桂花是吃醋。

畢竟她現在是跟安玉瑩平起平坐的,在眾人面前,她想得到羅陽更多的體貼關愛。

可是在別人面前,安玉瑩依然是羅陽的第一女友,她唐桂花還是無法趕上去。

心裡有氣,自然說話酸溜溜的。

「牛仔,你心裡想什麼,我們不清楚?你就是想叫玉瑩進去坐一坐,看能不能洗鴛鴦浴。」唐桂花吃醋道。

「桂花,人家才不是洗……,人家只是坐坐呢。你又胡說呢。」

說著,安玉瑩便站起來,揮舞著小粉拳打空氣。

可能是一時著急,想要抬腳跨出浴缸,卻踢在了邊沿處,身子一歪,便倒下來。

「安姐,小心。」

說時遲,那時快。

只見羅陽雙手往上一摟,便握住了安玉瑩的身子,再托著她緩緩降下來。

只是他的兩手握的位置有些讓人不好意思,兩隻拇指倒是按在安玉瑩溫軟的脊背上,其餘的手指則在她身前。

田園花香 只覺指端傳來陣陣的彈性,溫潤如玉,嘿嘿,安姐的好棒!

羅陽抱住安玉瑩,胸膛緊貼著她的脊背。

安玉瑩急促地呼吸著,胸脯的起伏頻率和幅度又快又高。

「安姐,沒事吧?」羅陽關心道。

「沒事呢。桂花拿人家開玩笑呢。」安玉瑩輕撅紅唇。

旁邊有幾位美人,羅陽不便輕啄安玉瑩的紅唇。

見羅陽抱著安玉瑩坐在浴缸里,唐桂花更吃醋了,幽幽道:「牛仔,想洗鴛鴦浴就說,我們給你提水來。」

羅陽能從唐桂花那生硬的語氣聽出她醋意大發。

於是推著安玉瑩往前移,騰出後面一個位置,說道:「桂花姐,你坐進來,看這個浴缸能不能坐3個人。」

唐桂花冷笑道:「沒興趣。」

雖是這麼說,她又不走開,依然站在旁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