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做完這手勢,那個瘋子大漢,就鬆了手,然後,一群壯漢,展現了自己英雄救美的素質,一起上去動手,開始打那個瘋子。

瘋子被打的嗷嗷直叫,但是,沒人停手。 羅小冬急忙喊停。然後,有一個人說道:「你這小子,你本事是挺大,居然空手憑藉著一張嘴巴把瘋子給說的鬆手自首了,但是你真的要跟瘋子講道理將信任嗎?」 羅小冬對被捆起來,鼻青臉腫的瘋子,和大家大聲說道:「我剛才說的每一句話,我羅小冬都用我的人格保證,是真

瘋子被打的嗷嗷直叫,但是,沒人停手。

羅小冬急忙喊停。然後,有一個人說道:「你這小子,你本事是挺大,居然空手憑藉著一張嘴巴把瘋子給說的鬆手自首了,但是你真的要跟瘋子講道理將信任嗎?」

羅小冬對被捆起來,鼻青臉腫的瘋子,和大家大聲說道:「我剛才說的每一句話,我羅小冬都用我的人格保證,是真實有效的。顧丹小姐,你也要履行你的承諾,你說了不會起訴他,加深他的罪責,你要說到做到啊!」 天光初啟,躍過遼遠蒼山,一聲寒風呼嘯,千里人間飛雪。

平原上起了重重雪霧,吞沒遠處人影,和晨光里巨大的攻城機械。

城牆已被損毀的面目全非,城牆下積累的屍體高堆如山,流民們一批接著一批,輪流向城門發動進攻。

夏昭學站在高坡上,風雪遮掩了他的視線,茫茫煙霧裡,人群細小如砂礫,瘋狂而洶湧。

夏昭學戴著一頂老翁斗笠,身上的衣服,是從幾個流民的屍體上脫下的。

他站了差不多有半個時辰,許多人從他旁邊的矮坡平路上經過,還有裝滿饅頭燒餅的木車隊,一輛一輛朝前面推去。

這些食物,遠不足讓上十萬的流民們充饑。

「喂!」有人推了他一把。

夏昭學回頭。

是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三四個體型差不多高大的同伴。

「你一個人?」中年男人說道。

夏昭學打量他們一眼,點點頭。

「跟我們一起不?」中年男人說道,「看到前邊那些屍體了吧,這裡肯定會越來越亂,你一個人說不好明天都活不過去。」

「你們去哪?」

「一不一起啊?」一旁的同伴說道,「你想死在這嗎?到處都在死人呢,咱們這腳下的雪說不定都埋著好幾具屍體。」

「不了,」夏昭學說道,「多謝相邀。」

「真不考慮?」中年男人有些不甘心。

一路而來,他將看著健康,身材高大的男人盡數拉攏,眼前的年輕男子高大,挺拔,看步伐身姿,說不定還是個當過兵的,如今這番談吐舉止,讓他覺得此人不是什麼等閑之輩。

「不了,多謝。」夏昭學依然這麼說,似乎不想繼續糾纏,他轉身朝前邊走去。

「杜哥,這人不知死活。」一個男的對中年男人嘀咕。

被稱為杜哥的中年男人搖了搖頭,說道:「可惜了。」

說著,他的腳在身下的雪地上蹬了蹬,說道:「哎,你說咱這腳下的雪,真的能埋著好幾具屍體?」

「今年風雪大,說不定還真有。」

「哎,真慘,」杜哥嘆了聲,朝另一邊走去,「走,搶糧食去!」

夏昭學往東,杜哥帶人往西南,兩處身影漸次在天地拉開距離,中間穿梭著朝北方永定門而去的上千人潮。

同一時間,在大雪之下,地下丈余之處,夏昭衣指尖提著小油球燈,從幽深狹長的古老甬道里走來。

甬道四通八達,錯綜複雜,地面上的風雪喧囂皆聞不到,只有幽寂的壓抑和無邊黑暗。

甬道的地上有很多腳印,她經過的幾個路口處,一些腳印朝其他路分散。

而在一些路口,偶爾還能看到已呈枯骨化的屍首,倚靠在角落。

其中幾具屍首身上的衣裳,雖然腐爛,但依稀可見是前章朝的官員制服。

四下安靜,沒有任何聲音,前路未知,後路幽長,分路朝其餘方向延伸,漫向黑暗遠處。

整個密道織成巨大疏散的網,連接京都與外城,夏昭衣在其中緩步走著,手中一豆燈火,照亮所行之處。

……

……

村口圍滿人,又一批食物被運走,幾名手下回來彙報存糧數據。

負責管理這方面的人,是顏青臨一直留在惠平當鋪當夥計的梁金洪,他逐一記下,進屋告訴顏青臨。

顏青臨坐在書桌后,正在看信,聞言沒有什麼太大反應,淡淡道:「知道了。」

梁金洪轉身離開,迎面一個人走來,進屋說道:「夫人,派去天成營的人終於回來了。」

顏青臨當即抬頭,忙問道:「怎麼說的?」

「說是他們做不了主,這件事情需鄭國公府的命令,但是趙琙已經被皇上帶去河京了,所以……」

「這是推托之詞,」顏青臨攏眉說道,「他們不想幫。」

「林德先生呢?」手下說道,「這件事情讓林德先生去吧,他肯定能說服他們的,畢竟林德先生同天成營有那麼點交情在。」

顏青臨面色沉下,說道:「他不會的,他是叛徒。」

即便林德願意前往,等去到天成營,說不定又是另外一番說辭了,終究是個隱患。

思及梁金洪方才所說的糧食存貯量,顏青臨抬頭說道:「吩咐下去,林德的命不用留了,殺了吧。」

手下一頓:「殺了?」

「對,殺了,」顏青臨說道,「以及,那些流民也該好好分一分了。」

昨夜才開始供那些流民吃第一頓,今天就覺察快不夠了。

當初惠平當鋪耗費巨大財力,囤了那麼多的糧食和物資,到頭來,連兩日的伙食都供應不上。

太多吃閑飯的嘴,養著有什麼用。

「好,」手下點頭,又道,「那,潘斌華呢?」

「這個廢物。」顏青臨說道。

如若不是潘斌華去夏昭學面前亂說,夏昭學根本不會跑。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一併殺了吧。」顏青臨說道。

「是。」手下應聲。

待他離開,顏青臨垂眸,重新望回手裡的信。

手指將信上褶皺撫平,顏青臨這段時間迅速消瘦的面龐上露出焦灼。

「你得快點來,」她對著信紙很輕的說道,「夏昭學靠不住,天成營也靠不住,你只有我了。」

林德席地靠坐在窗下,抬頭望著牆上的窗棱,約莫快正午了,風雪很大,光也刺目。

潘斌華蹲坐在他旁邊,目光落在身前地上,有些獃滯。

之前夏昭學就被「關押」在這,房間不大,但很空。

潘斌華越想越煩,抬手捧著自己的頭。

「喂,」林德推他,「你到底和世子說了什麼?世子怎麼想著要跑?」

「就流民的事。」

「還有呢?」

還有那幾句說到一半的話,當時潘斌華沒敢再說下去,屋裡變得安靜,直到他轉身離開,夏昭學都沒再開口。

但是當他跟著林德一前一後從院子里出來時,誰能想到夏昭學就忽然一路打了出來呢。

「我不知道世子在想什麼,」潘斌華說道,「以往都鎮得住他,這兩年他都好好的,相安無事,這一次怎麼就想著逃出去?」 說著閑話,時間過得也快,喜兒她們是辰時末到的,如今已經巳時中,可是不能再耽誤了!她們今日辭行后是搭車離開,錯過了可就要等明日。

張婆子雖是不舍,卻也知家裡還有幾個孩子,早些出發也能早些到家,路上也更安全。轉身從箱櫃里拿出個包裹,木氏見此忙推拒。

「可不能這樣,張姐姐你幫助我們良多,可不能讓你再破費了。」

張婆子硬是將包袱塞進她懷裡,一臉不悅道:「又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最後的尾音 不值得讓,都是莊子上收回來的,好的都送到京城去了,剩下些品相不太好的,我們家那口子也得了一份,這不,我收拾了些,你們千萬莫嫌棄。」

張婆子言辭懇切,木氏臉帶著感動,見實在推不了,只好收下。而袁桂圓則是拿出個小包袱,裡面裝著的她淘換來的各色果乾兒糖塊兒,這些是給喜兒姐弟捎的。見推去不掉,只好通通收下,只是在離開時,喜兒偷偷將那裝著銀錢的兩個荷包放入張媽媽被褥里,等到與她們告別時,才告知張媽媽!

可此時,又不能回去取,氣的張媽媽狠狠的剜了喜兒一眼,喜兒權當不知,笑嘻嘻的答應胖丫還來看她。才依依不捨的跟著娘親離開。

回到醫館時,醫館內陳老大夫和萬全在同蘇老三交代著什麼,身旁還放著幾個收拾好的包袱。見她們回來,蘇老三忙上前接過東西,詢問此行是否順利,見母女二人都面帶笑容,這才安心。

剛剛他已去縣衙重新給喜兒辦了戶籍,從今日起,她喜兒又是良籍了。

母女二人又與陳老大夫辭行,並把那框子桔子留下一半,算是他們的一點心意。陳老大夫倒沒推拒,摸著鬍鬚,點著頭,囑咐他們一路小心。有事兒就找王鏢頭,那可是他的老熟人,他已提前打過招呼,路上會對他們多加照顧。

又是千恩萬謝,一家人這才朝著米鋪子走去。

今日他們算是借了陳老大夫的光,這王鏢頭是專門做押運買賣的,正好今日有車輛去朝陽鎮那邊拉送糧食。正好能捎帶著他們,路上也有個照應。

到地方時,正在搬運米糧袋子。同王鏢頭打過招呼,蘇老三竟是上前搬運起米糧,他力氣大,別人一次一袋子,而他能搬兩袋,這也讓王鏢頭對他刮目相看。等到米糧全部裝好,又蓋上油紙防止路上颳風下雨。喜兒跟木氏才坐上另一輛拉人的馬車,上面此時已有三個婦人。

她們上車,那三人互看一眼,挪挪地方,可目光卻打量著他們拿著的包袱。

其中馬臉婦人笑眯眯問道:「大妹子這是串親戚?還是回娘家?這大包小包的,可是辛苦!」

木氏只是嘴角含笑,只道是回家,別的卻不再說,喜兒微低著頭,窩在娘親懷裡。像是怕羞一樣,不去理人。

見沒問出什麼話,那馬臉婦人撇撇嘴,同另外兩人繼續嘮起閑話。

那其中的圓臉婦人,一臉艷羨的說道:「你們是不知,那方先生收的學生,真真是天人之姿!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小公子!」

馬臉婦人對此倒是認同,臉帶興奮問道:「我也看著了,那可真是如玉公子。聽說光是送給方先生的束脩。就夠他養活一大家子,真真是走運!」

一直未說話的那個瓜子臉婦人,用眼角瞅著喜兒母女,見她們真的聽不懂,這才搭話道:「你們是不知,據說方先生曾得過貴人嘉獎,要不是他不喜朝堂,指不定哪天還能光宗耀祖,成王拜相呢!」

馬臉婦人不認同的哼了一聲,「就他家那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情形,還成王拜相吶!估計朝堂門在哪裡都不知!」

喜兒在旁聽著覺得好笑!國朝成立不過兩代帝王,可卻對民生極其重視,大肆選拔人才,就為安定民心,國泰民安!

聽他們說的那人,喜兒猜到估計就是蕭公子,蕭公子本就是京城名門貴族,他能看中的先生,估計是有真本事的。

可收了人家那麼多的束脩,說明這先生也不是個不知庶務的。沒有選擇在朝為官,要不就是當年局勢不定,不便入朝,要不就是道貌岸然,喜歡銀錢!不論哪種,她就不信這方先生一旦得了機會,就能離開這偏僻的平縣城。

外面傳來王鏢頭的吆喝聲,讓所有人注意,這就出發了。

蘇老三並沒有進車廂裡面,而是跟趕車把式一起坐在外面閑聊。

對此喜兒只是無奈的看了看他娘,木氏倒是習以為常,孩子爹一直都是如此,只要不面對老宅的爹娘,對外人一直是直率大方,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在對外人處事上,也是很拿的出手的。

一夜成歡:邪惡總裁壞壞愛 她也是想不通,怎麼在對老宅上,他就像是畏手畏腳的孩子,總是有這樣那樣的顧慮。

車子一路平順,到了午飯時間,也沒有停歇,只是押鏢的眾人,拿著干餅邊走邊啃。

喜兒見那三人也拿出餅子饅頭吃了起來,就從那薄被中間,拿出個油紙包,裡面包裹的是她從包子鋪買的幾個大包子。 離婚後,別愛我 放在包袱里,這會兒還溫溫的,一點兒不涼。

接過女兒遞來的兩個大包子,蘇老三滿臉的傻笑。他身旁的車把式語帶羨慕的說道:「老弟好福氣啊!」

蘇老三就喜歡聽別人誇他兒女孝順。吃著包子,就跟那車把式說起自家兒女的好來。喜兒無奈,他爹這行為在現代應該叫做炫娃吧!

倒是那三個婦人,又打量木氏母女二人。沒想到,她們吃的是白面的包子,那濃濃的肉香,可是把人的饞蟲都勾出來了。

想不到,這一家人看著普通,竟也是個有錢的主,那包子一個就要兩文錢,他們剛剛那一油紙包就有十多個,那可就是近三十文錢。

三人對視一眼,那圓臉婦人開口道:「大妹子這閨女,長的模樣真好,白白凈凈的,又是個孝順的,將來可是不愁找人家的!」

木氏雖喜歡別人誇閨女,可卻並不喜歡她說什麼找人家。還同剛剛一樣,只是笑笑,道了聲謝。

三人又鬧個沒趣兒,也就不再理會她們。只覺得這母女倆指不定是從哪裡來的破落戶,打過秋風回家呢。

有時候人就是那樣奇怪,明明是嫉妒人家穿得好吃得好,可非要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不幸加註在人家身上。好像你就能從中得到滿足一般! 這時候,機長說道:「顧丹,你想下,你真的要放過他嗎?他可是,哎你的臉,你的臉,你的聯恐怕要破相了。」

顧丹驚魂甫定,花容震顫,說道:「我,我不知道,我的心好亂。」

眾人紛紛給顧丹出主意,顧丹感覺一片茫然,這時候,顧丹問道:「羅先生,你覺得呢?」

她終於想起來,自己是被羅小冬救下的,所以要問羅小冬的意見。

羅小冬說道:「我當然希望你承諾的事要做到才行。希望你能在法庭上跟法官求求情。」

顧丹說道:「可是,可是,我的臉。」

羅小冬說道:「你就算把他搞成死刑,你的臉也是破相了有疤痕了,但是我有一個去疤痕的妙方,我們下飛機可以交流一下,我幫你按摩按摩,然後用我的方法,就不會留下疤痕了。」

歐陽小西在旁邊,說道:「是啊,你相信羅小冬。」

這話一出,不少人才知道,原來今天這個救人的主要人員,這個牙尖嘴利的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海參品牌創始人,也是江湖人,叫羅小冬!

這時候,不少人認出來,旁邊這個戴墨鏡的女人,就是羅小冬的女人,叫歐陽小西,他爹就是省城富豪,大名鼎鼎的歐陽華了。

不少人為了沾光,向前走一步,然後向羅小冬和歐陽小西打招呼,並預備握手。

羅小冬和幾個人握了握手,然後下了飛機,下飛機前,和顧丹留了聯繫方式,至於地址,羅小冬留了羅小冬飯館的地址,讓其在飯館找自己。時間,約定晚上六點鐘,現在是下午三點半,她們下飛機后,要開個會。可能要商議處理這方面的事。

羅小冬下了飛機和歐陽小西一起回到飯館吃飯,自己的地盤自己做主,何倩在。

羅小冬問何倩最近怎麼樣了。

然後,打電話告訴周若男,一切如常,周若男明天早上坐飛機過來。因為她在那邊還有事,明天下午,有一個大飯局,然後,東北老實人徐三明,會和羅小冬簽字,花一個億,交易這個大酒樓。

這個價值一個億的大酒樓,地段雖然不如羅小冬現在的飯館省城店鋪好,但是卻也是市中心的一部分吧,畢竟整個省城,有東南西北中五個市區中心呢。

每個區,都有自己的中心,

羅小冬也明白。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