嬈嬈眼皮輕垂,笑道:「大小姐是什麼?」

「姑娘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可不是什麼大小姐,我家庭很普通的。」嬈嬈笑著說道,剛聽到上官景介紹這個教授名字時,她心裡已經起了疑心。 如今見到她的反應,也更能確定了,她就是隱世家族的人,還是玉家對頭,司徒家。 不過應該不是玉家的嫡系。 嬈嬈這幾年樣貌沒怎麼變化,也參加過幾次

「姑娘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可不是什麼大小姐,我家庭很普通的。」嬈嬈笑著說道,剛聽到上官景介紹這個教授名字時,她心裡已經起了疑心。

如今見到她的反應,也更能確定了,她就是隱世家族的人,還是玉家對頭,司徒家。

不過應該不是玉家的嫡系。

嬈嬈這幾年樣貌沒怎麼變化,也參加過幾次嫡系家族的聚會,司徒家的這一代的嫡系是一個公子兩位小姐。

她雖然沒有見過那兩位小姐,但是對於名字還是有印象的。

「沒……沒事。」XX眼裡閃過一抹狐疑,卻也沒有繼續追問,臉上洋溢著笑容,她主動朝著嬈嬈伸出了一隻手。

「玉所長的名字和我認識的一個朋友很像,所以一時間認錯了。」

嬈嬈點了點頭,和她握了握手,又優雅的坐下了。

說是見面,其實也就是見個面,握個手,大家認識一下,以後好一起幹活。

畢竟這裡只是軍醫院,隔牆有耳,太機密的問題也不可能在這裡談。

嬈嬈擔心玉思諾的狀況,怎麼說也是自己的表姐,而且若不是她替自己擋那麼一下,說不定現在自己還不知道在哪呢。

見老首長也沒有什麼要交代的了,嬈嬈便主動提出了要回去照顧表姐。

老首長自然是沒有意思,還拉著嬈嬈的手表達了一下對於科研人員的重視,給嬈嬈又派了兩個兵。

至於傅蘭青,則是一直盯著嬈嬈,好一陣擠眉弄眼,可他現在的身份是首長的勤務兵,不能隨便插言。

好不容易等嬈嬈轉身走了,他便準備追出去。

「小傅,你幹什麼去!」

老首長看著冒冒失失就往外跑的傅蘭青,嘴巴都要歪了,這小夥子,咋越看越二呢。

傅蘭青止住腳步,看了一眼旁邊笑吟吟的XX,附在老首長耳邊低聲道。

「啥玩意?」

「你再說一遍!」老頭聽完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合著半天自己那愛將要找的人就在眼前啊!可是為啥秦琛要去隱世家族啊?老人家一時間有點理不清人物關係。

他慌忙的掏出手機,可那邊的秦琛已經關機了。

「你咋不早說!」

老首長氣得拿起帽子又往傅蘭青腦袋上敲,要知道秦琛身上還有傷呢!

傅蘭青也不躲,呲著壓笑得無比陰森:「我說了啊,可老大打斷我了,再者說了,難道您就不想看著秦琛吃癟嗎?」

「您想想他在我們面前都是怎麼嘚瑟的?」

「您再想想他走之前還欺負您呢?

老首長沉默了…… 老首長眯著眼睛,手指輕輕的在桌子上敲擊著。

傅長青立在一旁,暗暗誹謗著。

醫藥巨頭 許久,老人睜開了微眯的眼睛,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開口道。

「也是……King那個脾氣的確是應該改改了,不過如果他的媳婦是剛剛那個小姑娘的話,那麼……」

老人敏感的察覺到身後傳來的探尋目光,端起茶杯壓下了自己的後半句話。

不過雖然他沒有再追問秦琛和玉嬈之間的關係,卻也打算去找自己的老夥計好好聊聊。

這玉教授,怎麼看,好像都不簡單啊。

而且當初嬈嬈來,也是那位走了特殊程序給塞進研究所的,他其實並不了解真實的內幕。

病房裡濃郁著消毒水味,讓嬈嬈很不適應。

看著床上的玉思諾還沒醒,她打電話給研究所那邊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工作。

一轉身,卻發現上官景竟然還在。

彎彎的柳葉眉蹙起,嬈嬈衝上光景比劃了一個口型,指了指門外。

兩人出了房間,站在走廊上,正午的陽光穿過窗檯涌了進來,大片的在嬈嬈身後落下光影。

她姣好的容顏被鍍上了一層溫柔的暖光,像是剛剛渲染過的精緻畫布。

上官景忍不住又有些痴了。

他自問自己不是一個以貌取人的男人,可總有人的出現,會打破那些所謂的規則。

「上官先生?」嬈嬈喚著他的名字。空靈幽遠,又帶著江南女子那特有的一點點軟糯,如同棉花糖一般甜軟。

「玉教授。」上官景回過神來,四下又看了一眼四周,壓低聲音道:「玉教授,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說,還希望你聽了不要害怕。」

害怕?

嬈嬈挑眉,只要不牽扯自己的親人和老公,她還真的沒怕過誰。

不對!她沒有老公!

那個消失的坑爹玩意!

不過對於面前一臉嚴肅的上官景,嬈嬈還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我們懷疑你這次暗殺是有預謀的,而且隱隱已經查出來了一些線索,不過那邊的身份的比較特殊,所以……」

「所以什麼?」嬈嬈的目光頃刻間冰冷。

「所以請你和裡面那位女士先不要聲張,這些天也不要出在外面行走,我已經請示了上面,一會就會來幾個特種兵貼身保護。」明明只是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可在對上嬈嬈那雙清亮的眼睛時,上官景竟然有些懼意。

不過很快,他便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

「當然,我們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請你們相信我們。」

上官景嚴肅的說著,只是他那副外面太過謙和,總是讓嬈嬈聯想到翹著尾巴的狐狸。

還有那個秦琛狗頭軍師Ken同款金色眼鏡。

當嬈嬈聽完他所謂的安排之後,不僅沒有增加好感,反而越發的覺得眼前的男人也不過爾爾。

「我知道了。」

「上官將軍若是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回病房了。」

上官景張了張口,不明白嬈嬈為何態度突變,只當她是心情不好,見人轉身,便又補了一句。

「好,這是我電話,有事你給我打就行。」

上官景說著,從兜里摸出一張小紙片,上面只有一個號碼。若是熟悉他的人,都會驚訝的發現,這丫的居然給了嬈嬈私人號碼,要知道他的身份,私人號碼都是保密的。

可嬈嬈——

她點了點頭,禮貌的雙手接過了紙片,卻在進房間之後,直接將紙條揉碎扔進了馬桶。

她真的不是對上官景這個人有什麼偏見。

緋色豪門:老婆跟我回家 只是她被玉祁灌輸了太多的「歪理」。

敢欺負她,那就要做好被她復仇的準備!

什麼礙於身份,影響不好!

那都是扯淡玩意!

嬈嬈一邊撕著紙條,一邊忍不住又開始念叨自己男人。

若是秦琛在,現在怕是已經領著人去把孫家那個孫萌萌給抓到自己面前了吧?

被嬈嬈惦記上的孫家大宅。

「什麼?失手了?」

「不是說黑網找的A級殺手嗎?100萬連個手無寸鐵的女人都殺不了?」

小王戰戰兢兢的站在孫家客廳,看著已然暴走的孫萌萌和孫母不敢開口。

這人是他找的,錢卻是孫家出的。

誰曾想,竟然失手了。

好在黑網這些殺手都是講信用的,知道自己任務失敗跑不掉就直接自殺了,倒也不用擔心他們會暴露。

只是……

「砰!」

孫家的大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暴力的踹開了!

小王本就心驚膽戰的,一哆嗦,膝蓋一軟,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爸……你怎麼回來了?」

「是啊,老孫,你今天下午不應該去找老首長開會的嗎?」

孫母沒想到孫父會忽然回來,一邊給女兒遞眼色,一邊笑盈盈的走了過來。

孫父瞥了一眼正從地上打算起身的小王,冷哼一聲,一把甩開了纏在自己手臂上的女人。

眯著眼睛冷冷的在屋裡人身上都掃了一邊,他眯起了眼睛,忽然抓起旁邊的茶杯,直接朝著小王頭上砸去。

逆仙龍帝 「沒用的蠢東西!我讓你幫小姐,你就是這樣幫的?」

小王沒想到孫正會忽然動手,還未反應過來,那茶杯已經到了腦門上。

腦門一痛,鮮血順著額頭就下來了。

他顧不得去整自己的傷口,拚命的往前爬了幾步,趴在了孫正面前。

「都是我的錯,我也沒想到黑網的殺手竟然會失手啊!」

「你沒想到?」孫正一聽更氣了!手在茶几上沒摸到東西,便直接抬腳,一腳朝著小王臉上踹了過去。

小王實打實的挨了他一個鞋拔子。

這下不僅腦袋疼,臉也開始疼了。

可饒是如此,他還是沒有半分發火的跡象,依舊匍匐著,聽著孫正的訓話,看的一旁的孫萌萌都忘記開溜了。

「過來……」

孫正踹小王踹夠了,抬起手沖著自己的女兒招了招手。

孫萌萌看著小王滿臉是血,又瞅瞅自家親爹陰沉的臉,踟躕著,不敢靠近。

「過來……不要讓我再說第三遍。」孫正又道。

孫萌萌求助的看了一眼自家親媽,可孫母卻沖她搖了搖頭。

孫正這是真生氣了,最了解一個人的往往就是他的枕邊人。

所以孫母故意忽略了孫萌萌眼底的害怕,將女人往前推了推。

「爸……我……」孫萌萌哆哆嗦嗦站在孫正面前。

「啪!」

孫正揚手照著她的臉就是一巴掌!那聲響驚得地上的小王都抬起頭。

孫正不僅對自己的狠,那是連親女兒也狠啊!

「你打我!」

「爸,竟然打我!」孫萌萌捂著臉,一臉不可置信的瞪著孫正。

孫正冷笑一聲,抬起手又想打她的另一邊,卻是被地上忽然站起來男人給擋住了。

孫正手勁不小,又帶著怒氣。

小王剛站起來,就又被他拍在了地上,咣當一聲砸在厚重的大理石上,聽著就疼。

「小王……」孫萌萌又呆了。

她沒想到自己這個跟班助理,竟然會主動替自己挨了那麼一下。

「都是我的錯,是我辦事不利。老爺您生氣就打我,可別再打小姐了,她那副花容月貌,要是打壞了,那就太可惜了。」

不等孫正反應過來,他便又從地上盯著一臉血爬到了孫正腳邊,緊緊的抱著孫正的腿,卻沒有把自己身上的血濺到孫正的身上。

斗羅之我千尋疾不能死 看著他那滿頭血。

孫正就算是再氣,也打不下去了。

尤其是這孫萌萌的的確確是他手把手帶出來的,就是天資愚鈍,怎麼都教不聰明。

「你……」

「算了……你們啊……」

孫正捂著胸口一陣大喘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