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叔?我們真的要等嗎?」另一個長相清秀的大男孩兒一身血污,拄著手裡的M4步槍走了過來,臉上遲疑了片刻沖著鄧恆明低聲問道。

「等!他既然肯來,就肯定有辦法將咱們帶走。」 「不錯!我既然來了,就肯定能將你們安全帶走!」他話音剛落,周啟的聲音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耳際。 看到宛如幻影般突然自天而降的周啟。眾人臉上不由一驚。 周啟目光凌厲地往天蠍小隊離去的方向一掃,回頭望向剩下的人。 「有些人是不值得去拯救

「等!他既然肯來,就肯定有辦法將咱們帶走。」

「不錯!我既然來了,就肯定能將你們安全帶走!」他話音剛落,周啟的聲音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耳際。

看到宛如幻影般突然自天而降的周啟。眾人臉上不由一驚。

周啟目光凌厲地往天蠍小隊離去的方向一掃,回頭望向剩下的人。

「有些人是不值得去拯救的。各位想要活著離開這裡,活著結束任務,那麼有一點,從現在開始,必須聽我的!」

俗話說的好,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越是在生死選擇的時候,越容易看清一個人的本質!

如果想實現自己的計劃,他需要的是絕對的信任和服從。而在一切開始之前,任何不穩定的因素都需要提前進行排除。

這時,地面的震顫感越發的強烈!用肉眼已經依稀可以看到大群機械士兵密集的身影!

「辣么多機械士兵!指揮官?我們怎麼離開呢?」小蘿莉一臉驚慌地看了一眼身後正不斷逼近的鋼鐵巨人,小臉上滿是驚懼,口氣弱弱地問了一句。

周啟沒有回答,而是目光炯炯地望向了鄧恆明,看得出來,這位斷了一條手臂的中年人,在契約者中有很高的威信。

「我們聽你的!」鄧恆明微一猶豫,重重點了點頭。

「明智的選擇。」周啟微微一笑,說話時不由自主帶上了一分紅門內夢魘空間意志的語氣。

隨他話音落下,眾人只覺眼前幽光一閃,下一秒已然身處一片幽邃黑暗的世界當中。

幾乎就在同一時刻,依照坐標朝能量矩陣方向前行的付雲生等人不得不停下了腳步。前往偵查的趙大明傳來消息。前方不足十公里的位置,有大群機械士兵正在巡邏。不但如此,其中還出現了兩名霸天虎的身影。

聽完團隊頻道中傳來的消息,周啟目光一凝,暗自加快了飛行速度。

「付哥,目前彙集了多少人手?」

「不到20人。大多是一難度的新人。」

「通知願意留下的全部原地待命,我馬上趕回來。」

「嗯?你小子有想法?」

「嗯,我帶了禮物回來。」一瞥手中閃耀著金屬光澤的能量槍,周啟目中幽光閃耀,是時候執行計劃的第一步了! 20分鐘后。

先行小隊五人和一眾沿路彙集起來的契約者藏身地附近。

在人群中一片「卧槽,牛逼」的感嘆聲里,周啟自空中緩緩落下了身影。

人說裝逼遭雷劈,不過正如周啟曾說對黑暗彌賽亞說過的那樣,有實力裝逼那叫牛逼,沒實力裝逼,那是傻.逼。有時適當的裝一裝,卻是有好處的。

低調的是態度,而裝逼卻是手段。

「大軍,接著!」周啟抬手將手中巨大的激光槍扔給了張定軍。隨手一抬放出了被收入煉妖壺中的一眾契約者。

鄧恆明等人重見光明,臉上不由一陣警惕。等看清身邊還有三十多名本空間的契約者時,方才臉色放緩。目光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了周啟的身上。

龍血聖尊 此刻,沿路彙集過來的人也紛紛圍了過來。

周啟目光往四周一掃,手腕一翻雙掌中多了一支槍管變形,一看便是損壞了的激光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里,隨著他體內能量流轉,槍身在氤氳的白光包裹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迅速被修復。

片刻之後,一支嶄新的激光槍便如魔術一般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周啟抬起搶對準不遠處一座廢棄的建築物扣動了扳機,灼熱的能量束流光閃現過後,建築物厚重的鐵門上頓時留下了一個臉盆大小的洞口,洞口周圍,一滴滴鋼鐵融化后暗紅色的鐵水正緩緩滴落!

「嘶!」一陣整齊的吸氣聲從人群中傳出。原本尚有些許議論聲發出的人群頓時為之一靜!

「話不用多講,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到了!」周啟把槍遞給了一旁的付雲生,語氣微微一頓。

「同樣的武器,足夠武裝這裡的所有人,甚至更多。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一支。不過有一點,5000血腥點一支概不賒欠,並且直到任務結束,接下來的安排必須聽我的!」

聽說每人都可以獲得這樣一支牛逼閃閃的武器,人群中頓時發出了歡呼。不過在聽到每支槍要5000血腥點,剛發出歡呼的人群頓時如潑了一盆冷水。瞬間又安靜了下來。

「明叔,怎麼要血腥點啊?哼,我還以為他是好人。」鄧恆明身旁的小蘿莉氣呼呼地瞪了周啟一眼。偏頭滿臉委屈地看著他問道。

「安丫頭,指揮官這麼做才是對的。你想啊,你花錢買來的東西和別人白給的能一樣么?白拿別人的東西你心裡就沒點其他想法?」鄧恆明目視周啟,眼底滿是濃濃的讚賞。

戰場上一味的心軟,只能最終害了自己。工於心計,講求手段,遠比空頭許諾要讓人安心的多,雖然5000血腥點未免要得狠了點。不過這麼一來,這裡所有的契約者都被他牢牢的綁定在了一起。

此人厲害啊!或許跟著這樣的人一起,真能堅持到任務結束也說不定!

身周的人聽到他這麼一說,一琢磨還真是這麼個理。花錢買來的便是自己的。怎麼用都心裡舒坦。如果真是白給,恐怕所有人事後都會擔心周啟在耍什麼陰謀。

「我去。」趙大明一雙小眼睛提溜一轉,一掃周圍已經不下50人。不用掰著指頭數都能算清楚,自家頭兒這麼一忽悠,轉眼便至少25萬血腥點入賬。這特么一場戰打下來,賺血腥點不得賺死?

「我血腥點不夠怎麼辦?」站在丁寧身旁的海子一舉手弱弱地問了一句。

「血腥點不夠的,可以到第一階段任務結束再給,不過現在得簽下靈魂契約,先用等值的道具抵扣。5000血腥點和殺死機械士兵甚至主戰變形金剛后獲得的收益相比,我想大家心裡都應該有數!」

周啟說話時深深地看了鄧恆明一眼,抬手一道回春露落在了他的身上。

這句話一出,頓時如同定心丸落下,周圍再無異議。如此高烈度的戰場,隨便幾名機械士兵掉落。加起來的收益恐怕都不止5000點。當然,前提就是能幹掉他們。

而有了武器在手,這樣的可能便有機會實現!

注視著周啟臉上淡定自若的神情和他修長挺拔的身影,藏身在人群外圍的丁寧眼中悄然湧起一絲迷醉的神色。只不過當她的目光落在周啟身旁的夏若冰身上時,明媚的眸中剛湧現出的神采不由瞬間變得一陣暗淡。

丁寧啊丁寧,你不會真的愛上他了吧?

半小時后,五十多人的隊伍,全都裝備上了周啟修復好的激光槍。

「撲哧」,夏若冰儘管拼了命還是沒能忍住終於笑了出來。她偏頭一看,只見身旁的黃月英也是一臉的古怪,顯然比自己忍的還要辛苦。

二女前方不遠,趙大明腆著圓滾滾的肚子,背著比他身高高出不少的激光槍,怎麼看都像只拖著油瓶的胖老鼠。樣子說不出的喜感。

周啟嘴角一抽,忙偏過了頭,這畫面太美令人不忍直視。

前方3公裡外便是趙大明發現霸天虎的地方。隨著距離越發接近,靈覺感應傳回來的信息也更加準確。

124個能量點!表示前方通往矩陣坐標的必經之路上有124名機械士兵。另有兩團特別巨大猩紅的能量點,則正如胖子所彙報的那樣,是兩名主戰霸天虎!

他們才是今天的主菜!

不過首先,必須先清理周圍的辣雞!

周啟偏頭對付雲生叮囑了兩句。將激光搶一收,翻手取出了許久未曾動用的巴雷特,身形一展,眨眼便消失在了近百米寬的鋼鐵街道盡頭。

「跟我來!」付雲生一擺手,率領眾人集中到了位於街道左側的一處建築物背後,借著路邊粗重的鐵軌做隱蔽,伏低了身形。從這個位置往左側望去,正好可以將前方的路面盡收眼底。

「已經進入指定位置,可以開始了!」

付雲生通話聲剛一結束,隨遠處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片刻之後,地面便傳來了陣陣隆隆的腳步聲!

前方一道身影一面奔走,一面異常靈活地左右閃避!每每同身後不斷襲來的能量束擦肩而過,情況看上去驚險到了極致!正是周啟!

在他身後不遠,約有二十名高大的機械士兵分作了兩排緊追不捨。周啟一槍不知射中了哪裡,竟然一下引來了六分之一的敵人!

眼看機械士兵即將進入理想射程!

「穩住!」周啟一邊跑,一邊沉聲下令。

在他身形掠過伏擊點的瞬間,隨手臂向後一揚,十多枚高爆手雷在空中劃過一道軌跡,精準地落入了機械士兵群中!

數聲巨響連綿響起!硝煙過後,爆炸產生的衝擊力,讓排列整齊的機械士兵頓時一陣散亂!

恰在這時,它們的腳步已然踏入了最佳的射擊位置!

「開火!」付雲生不失時機地下達了命令!抬手將激光槍架在在鐵軌上,狠狠扣動了扳機!

隨腳下光環閃耀,命令發出的瞬間,他打開了強擊光環!

受付雲生身上魔獸爭霸3中月之女祭司特有的的強擊光環影響,哪怕是沒有學習過遠程武器精通的人,射出的光束威力都頓時增加了不少。

霎時!

一片猩紅的能量束從街道左側席捲而至!瞬間便將機械士兵的盡數覆蓋在火力範圍之內!等它們扭轉槍口準備還擊時,已有過半被摧毀!

有心算無心,即便高智商的變形金剛也無法完全倖免,更何況是這些個只能執行基本指令的機械士兵?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隨著最後一名機械士兵倒下,戰鬥毫無懸念的走向了終點。

如果說先前忍痛買下激光槍時一眾契約者心中或多或少還有些不情願,那麼此刻隨著第一場對抗機械生命體的勝利到來,所有對周啟的質疑都於霎那間煙消雲散!

一名成功的指揮官不但要給士兵帶來勝利,更重要的是帶給他們活下去的希望!

這一點,此刻周啟做到了!

搶到了人頭的契約者固然喜笑顏開,沒有完成首殺的人嘴角也出現了笑容,只要還能活著,終有一刻會輪到自己。

這時只見周啟從遠處折身返回戰場,隨他腳步掠過,一具具被摧毀的機械士兵殘骸,連同它們手中的武器如被橡皮擦抹去般莫名地消失。所有人的嘴角都不由一抽。這傢伙還真是個雁過拔毛的主兒。

腹誹的同時,望著他忙碌的身影,眾人眼裡都露出了欽佩的目光。對於下一次戰鬥更加的期待。

就在周啟等人發動偷襲的同時,約2000公裡外,一處佔地無比遼闊的飛船發射中心。

機械鳥若一道銀白色的閃電從空中掠過,直到飛抵巍峨聳立於心臟核心地帶的主控塔附近時才漸漸放緩了速度。

它不等落下,身體在一陣變形后瞬間恢復成了錄音帶的模樣。一頭鑽進了一名身高超過15米,全身漆滿了深藍色防鏽塗料的機械巨人胸口處袖珍的帶倉里。

機械巨人能量化的目光如旋窩般一陣流動。一轉身向著主控塔深處的控制大廳走去。

大廳深處,抬頭仰望著矗立在控制屏前的一道高大身影。藍色機械巨人能量化的雙目中露出一抹狂熱。

「偉大的驚破天!激光鳥偵測到有地球人入侵賽博坦。」它冰冷的聲音猶如和弦。不時隨語氣的變化而高低起伏。乍一聽如同一部走音的唱機,說不出的怪異。

「地球人入侵?聲波!立刻傳輸畫面。」

「遵命,偉大的驚破天!」名叫聲波的藍色機械巨人大步走到控制屏前抬起了手臂,指端伸出一截導線和控制屏插口連接。

巨大的屏幕上頓時出現了周啟在裝配工廠拾荒時的畫面!

「地球人?」被稱作驚破天的巨型金剛眼窩中猩紅色的能量雙眼先是露出了一絲疑惑之色,隨即湧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聲波,找到這個地球人,把他活著帶回來!」

「遵命!」聲波轉身走出了控制大廳,來到控制塔入口。伸手摁下了胸前的按鈕。

「機器狗,激光鳥,轟隆隆,蝙蝠精,搜尋地球人,驚破天要活著的地球人!」

在他口中猶如花腔女高音的合成音發出的瞬間,四盒錄音帶魚貫從它胸口的帶倉內飛出。

一陣機械的律動聲過後,四盒錄音帶先後變形成了先前返回不久的機械鳥、一頭身長超過了兩米的機械巨犬、一個身高三米,雙臂加起來幾乎佔據了身體一半寬度的機械人以及一隻身軀瘦小,展翼卻寬達四米的機械蝙蝠!

「為了偉大的驚破天!」聲波抬手向遠方一指。口中發出的旋律如同鏗鏘的誓言。

「為了偉大的驚破天!」 邪王私寵小狂妃 四名它專屬的磁帶軍團成員異口同聲地回答到!

遠處的周啟卻不知道,他已經成功引起了霸天虎最高首領驚破天的注意!

一場新的危機正暗自向他襲來! 戰鬥仍在繼續,任務開啟后,隨著時間進行推移,越是靠近能量矩陣坐標附近,雙方契約者之間的爭奪,人類與機械生命體間的對抗將愈發激烈!

一瞥屏幕上能量矩陣周圍愈發密集的綠點,周啟隨手將戰術電腦收入了紋章。站在一座沿著牆體被融化了一半的建築物上,一臉平靜地注視著一分鐘前的戰場。

遠方地面響起了隆隆的震顫,有更多的機械士兵趕往了這裡。

第一波共消滅了19個機械士兵。接近駐守此地的霸天虎總數的六分之一。顯然這19名機械士兵瞬間失聯,已經引起了兩名主戰霸天虎的關注。

片刻之後,百米寬的街道盡頭,已經出現了機械士兵的身影,數量大約是先前的一倍。

「嗖!」半空中一道長長的飛機尾氣劃過!

機械富有韻律感的變形聲中。一名高度超過了10米的巨型機械人,趕在大隊的機械士兵抵達之前,立柱般粗壯的雙腳「轟」一聲,異常沉重地落在了鋼鐵鋪就的地面!

「輓歌!(霸天虎空襲小隊成員)種族:智能機械體;力量420,敏捷131,體質900,適性273,精神81,智力67!能力:

1.機械變形:可完成F-15(改)戰機變形;

2.能量武裝:氧化光刀、380毫米粒子高速機槍、劫牙空地、空空導彈,能量可讓護甲值提高1200點;

3.恐懼共鳴:引擎可發出超聲震波,可對敵人音頻電路或聽覺產生干擾,令敵人心生恐懼。」

「輓歌?還真是個好名字。」

周啟注視著身前不遠的霸天虎。默默在心中對比著先前所見的霸天虎和汽車人的各項屬性。看來除了各自變形能力不同外,他們每一個都擁有自己獨特的能力。

比如先前那名霸天虎副官狂飆的技能是急速,最高可以第二宇宙速(11.2KM/秒)度在太空中穿梭。而眼前的輓歌則更為奇葩,竟然是利用聲波共鳴對敵人產生干擾!

想到這裡,周啟隱隱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可一時卻又想不起來。

「該死,這鬼地方讓我渾身不自在。」

周啟正暗自思索之際,眼前的霸天虎突然瓮聲瓮氣地開口咆哮了一句。巨大的機械合成音震得雙耳嗡嗡作響,隨著一陣強烈的暈眩感傳入腦海,他的身形不由微微一晃!

「不好!」

周啟急忙將神識一沉,努力保持住身體平衡。心中暗自對自己吐了個槽。

俗話說的好,不作死就不會死。沒事兒挑那麼近的地方幹嘛?

果然,就在他身軀剛恢復穩定的瞬間,眼前紅光一閃,只見輓歌能量化的雙眼中,滿是狐疑的目光猶如兩道猩紅的閃電正冰冷地望向自己所在的位置!

周啟的呼吸瞬間陷入凝滯。賽博坦星球全由鋼鐵構成,這讓自己慣用的遁地符失去了作用。即便後背生有飛翼具有飛行異能,卻千萬不要忘記眼前這傢伙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霸天虎。

戀清塵 和霸天虎比飛行技巧?還有稍微不蠢一些的想法嗎?

如果身形一旦暴露,眼前的霸天虎加上已經趕來的數十名機械士兵,想想密密麻麻射向自己的能量束,那畫面不要太美!

幸好任務開始前已將符籙之道提升到了滿級,此刻作用在身上的是升級為金符的隱匿符。如今只能寄希望隱匿符的效果強大到不要讓這傢伙發現自己。

自身跑路不要緊,可先前做好的計劃便要推倒重來了!

「老夥計,這裡發生了什麼?」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