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嘲諷的語氣激起了莘妤的鬥嘴之心,只見她扭腰一笑,別有風情的說道:「噢……我懂了,白小姐心中是感覺被我家然哥遺棄了,所以潛意識裡才會冒出同情兩個字,你不會是在暗示我安慰你吧?我可沒有這個時間。」

慕邇凡對兩個女人的較勁沒興趣,原本轉身要走,聽到莘妤一番狀態極好的表達,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 白白凈凈的臉蛋,即便沒有化妝,也因是一枚美人胚子而天然雅緻。 當然所謂的雅緻,是她不張嘴說話的時候。 這裡是御公館,一個堂堂的白家小姐還能讓一個傭人給比下去了不成? 「你什

慕邇凡對兩個女人的較勁沒興趣,原本轉身要走,聽到莘妤一番狀態極好的表達,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

白白凈凈的臉蛋,即便沒有化妝,也因是一枚美人胚子而天然雅緻。

當然所謂的雅緻,是她不張嘴說話的時候。

這裡是御公館,一個堂堂的白家小姐還能讓一個傭人給比下去了不成?

「你什麼心思恐怕不是只有我才知道吧。給人家做了這麼長時間的陪伴,以為能成為莊家少奶奶,現在倒好,讓人給甩了。你這種人也擔不起同情兩個字的……哦,我差點忘了你還有個身份,『璽俱樂部』的頭牌蜚小姐,除瞭然哥,應該也結交過不少權貴,這次押錯寶了?」 白若姀開心的笑了起來。

經她無意的介紹,慕邇凡也大致知道這位庄公館傭人的身份,以及她的來意。

她應該是來找三弟談判的。

從小到大都不讓人省心的老三,斷背就算了,還搞出什麼「三角戀」,亂,太亂了。

御公館得好好治理了。

慕邇凡走神中,忽視了被羞辱的莘妤臉色的變化。

白若姀說話不知輕重,一番貶低莘妤的話聽起來更像是人身攻擊。

而莘妤也確實感覺被她羞辱到了,托白小姐那張嘴的福,一向對流言和各種輕視嗤之以鼻的莘妤,今天似乎不能淡然處之。

後會無妻 她璀璨的眸子慢慢黯淡下來,透出幽深而靜謐的暗光,看著陶醉在自己得意笑聲中的白若姀。

她身上的氣息慢慢變得凌厲,夾帶的危險感刺激慕邇凡回神。

不好,她要對若姀動手。

慕邇凡回神后,一個反應是幾步上前把若姀拉到自己身後。

儘管行動敏捷,但他始終還是輸給了距離。

莘妤和白若姀只有一步之遙,一眨眼的功夫,她就已經抱住了還沒有來收回笑容的白若姀。

「你……」沒等白大小姐問她想幹什麼,莘妤袖中已飛出一根細細的金屬絲。

由於太細,白若姀也看不見絲的一頭飛向哪裡,沒等她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莘妤已經抱住她一躍而起。

藉助金屬絲的拉力,莘妤成功的把毒嘴白大小姐送上的了御公館最高的圓型房頂上。

白若姀沒想到有一天會面對這樣的處境,嚇得她不敢睜眼。

莘妤把她的兩隻手放在房頂上的避雷針上,輕鬆笑道:「白小姐,您腳下是斜坡,這兩隻手可得抓穩了。」

房頂雖圓形,但摩擦力夠,也不是太陡峭,站一個人還是可以的。

莘妤正要自己下去時,還不忘自己是來送東西的,於是抓開白若姀一直手,把紙袋掛在她手臂上又放回原處,才縱身一躍,在金屬絲的幫助下,輕飄飄到了地面。

岦州人總會有些功夫,她專攻此項,上房頂簡直是小意思。

但站穩后,慕邇凡已一個箭步到了她跟前。

莘妤看著那張好看的卻覆上了冰霜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應該膽怯的她卻一點害怕的感覺也沒有。

「把人給我弄下來。」慕邇凡的聲音低沉、冷厲,那潔白的牙齒上下磨著,似乎要把她生吞入腹。

莘妤拍了拍手上的灰塵,一臉的傲然之色說道:「她是你妹妹,沒有管教好她的嘴巴是你的責任,你有本事就自己把她弄下來,姑奶奶不是來找氣的。」

說完痛快話的莘妤轉身便走。

慕邇凡哪能讓她這麼輕易就離開。

就算白若姀有不對的地方,但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人弄上房頂,還拍拍手就走,是不是太不拿他當回事了。

「你以為你走得了?」慕邇凡向御公館的保鏢使了眼色,莘妤離開的路便被幾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人給截斷了。

莘妤退了幾步,離慕邇凡近了些,轉過身,帶著淡淡的嘲諷看向看向慕邇凡:「怕一個熱欺負不了我,多叫幾個人給自己壯膽?」 她的這種嘴皮子,慕邇凡根本不當一回事,他對幾個保鏢吩咐道:「去把表小姐弄下來。」

續而又不緊不慢對莘妤說道:「聽說每個岦州人都會功夫,上房頂可不算。」

莘妤聽出他要與自己切磋的意思,亮好的姿勢等他來。

其實功夫,她是不會的,這個標準的姿勢還是因為他擺拍,特意和庄珞然學來的。

慕邇凡不以為然的看向她:「從來都是女人走向我,懂?」

意思就是他不會主動過去,讓莘妤直接挑釁過來。

莘妤趕鴨子上架,沖不衝上去似乎都沒有好結果,不如索性一搏鬥,也許還有機會抓傷他的臉。

於是,她使出全身的勁兒沖了過去。

慕邇凡是當真把她作為會習武的人看待,迅速判斷她這麼衝過來會攻上還是攻下后,他擺腿攻擊她的丹田。

莘妤除了會亮個姿勢,別的也不會。

跑近慕邇凡跟前時,她捏緊的拳頭變成了舞爪——飛舞的無章法的爪。

慕邇凡瞬間的明白她不會功夫,但飛出的腿已經收不回來。

儘管收了些力道,還是踢在了她的小腹上。

莘妤就那麼……輕飄飄的被踹飛到了草坪上。

御公館的草坪很茂盛,摔上去不會也覺得有多疼,但她的肚子挨了一腳,疼是一定疼的。

慕邇凡先是詫異,然後趕忙向她走了過來。

這個女人是傻瓜么?

不會功夫還要裝著會,不怕被打死?

莘妤也感到慕邇凡沒有使出全力,否則她早已眼前一抹黑。

她試著起身,只覺得身下一陣熱……

她的周期和庄珞然只差幾天,今天是被慕邇凡的一腳給踢得提前來了。

她只是來御公館借口送東西找慕晨翊,沒想到會出這麼一檔子事,小包里自然也沒有準備小翅膀。

感到流量不一般,她坐起到一半的時候,動作停住了。

慕邇凡以為她閃了腰,彎下腰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問道:「傷哪裡了?」

莘妤被他鉗子一樣的手,捏得手臂比肚子還疼,蹙眉望著他,應道:「傷手了,剛被你抓的。」

慕邇凡驀地鬆開了手,有種好心被當成驢肝肺的感覺,但沒有直起腰。

他鼻子動了動,她身上有一股血腥味,和昨晚庄珞然身上的有些像。

自己使出的力度自己知道,他的一腳應該不會太嚴重,但她怎麼就摔出血了?

慕邇凡的目光在她身上打轉,慢慢移……

莘妤睜大了眼睛:這男人屬狗的!

她不僅快速坐了起來,還站了起來。

剛剛切磋力度大了些,又加上挨了一腳,所以站起來后又是一股流量,她略帶尷尬。

慕邇凡此時一心想知道,她身上的血腥味來自哪裡?

她深色的褲子雖然不明顯,但如果仔細看……

全神關注的他沒發現莘妤的目光變得有多憤怒。

被他這麼盯著看,她感覺自己被輕薄了。

隨即揚起了小手,向距離很近的他揮了過去。

若是平時的慕邇凡,此時已發現危險了,但他突然明白那時什麼時候,腦子裡白光一閃…… 就在這時,「啪」的一聲響。

嬌妻難寵,BOSS欠調教 不疼,他只感到臉上被一隻涼涼的手給拂了一下。

慕邇凡微微偏頭后,看向莘妤的臉,那是一張羞憤的臉。

明明被打的是他,怎麼感覺她更委屈?

莘妤沒想到這個人的臉又冷有硬,膈得她手疼,所以這就是該死的冰山臉啰。

她不想在這裡久留,得馬上處理流量問題。

於是,她換上了一副技不如人自甘認輸的表情,淺淺笑道:「你贏了,你們家白小姐快下屋頂了,我可以走了?」

慕邇凡傷了她,儘管事先不知道她不會功夫,但還是有些理虧。沒有回答她的話,但也沒有再要阻攔她。

莘妤這次認真的拍了拍手上的土,轉身離開。

「鄭軾!」

站在遠處的鄭助理,不敢上前,此時他還在神遊中。

他剛才出現了幻覺,總統閣下看好的繼承人凡少爺被一個女人打了,不僅沒還手,還一點怒意也沒有,太,太玄幻了。

慕邇凡見他沒有反應,拾起地上一顆石子向他彈了去。

被打到肩膀的鄭軾這才回神,木訥的走向慕邇凡:「大少爺,什麼事?」

慕邇脫下外套遞給他:「給那個女人送去,叫她不用還了。」

他也有輕微潔癖,被人用過的東西斷然不會收回。

鄭軾雖然被震驚到,但還是習慣的服從囑咐,接過大少爺的外套往莘妤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莘妤肚子隱隱的疼,走得不是很快。

鄭軾沒幾步就追上了她,並遞上手工裁製的外套:「這是凡少爺讓我給你的,可以不用還回來。」

莘妤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外套,連碰一下的意思也沒有,她輕嗤一聲:「轉告你家凡少爺,我不需要人憐憫。」

不再搭理還想把外套塞給她的鄭軾,她離開了御公館。

鄭軾只得拿著外套回到慕邇凡身邊,並轉告了莘妤的話。

慕邇凡沒有任何錶情的拿回自己的外套,並吩咐他:「若姀可能受了些驚嚇,讓醫生來給她看看。」

話落,人已轉身進屋而去。

鄭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總感覺莘妤來鬧騰后凡少爺就變得奇怪了。

一個庄珞然,現在再加上一個莘妤,慕家這兩位爺身處危險之地卻不自知。

鄭軾煩惱的搖搖頭,去召喚醫生。

實驗室的庄珞然沒有收到莘妤的信息,當然也不知道其發生的事。

聚精會神一上午,眼睛澀得睜不開,她感覺自己現在急需眼藥水。

靠在椅背上休息時,實驗室門開了。

她驀地睜開眼,沒有看清來人便站了起來。

「你別進來。」

她本想揉揉眼睛,但手上還有手套,所以只能半眯著眼睛看向他。

慕晨翊因她的話站在了門口,神色肅然的看著她。

庄珞然怕他下一秒還是堅持會進來,於是做出制止的手勢:「沒什麼大問題,只是擔心絹帛的粉末或者氣味飄進空氣里而已。」

慕晨翊遠遠的看了看:「你不是已經把它做了隔離嗎?」

這些天她都在把雙手伸進隔離箱操作的,但她是很謹慎的人:「我這裡也做不到百分百隔離,少一個人進來危險就少一分。」 慕晨翊站在門口沒有動,她再次眯了眯眼睛,對他說道:「你忙好了就走吧,不用刻意上來和我打招呼的,實在想讓我知道就發信息,我也能看到。」

她沒有說實驗室在運行的時候有多危險,只是客套的讓他離開。

愛在魂深處:邪少的傲嬌新娘 慕晨翊肅然的臉越來越緊繃,直到變成一張冰塊。

庄珞然知道人家好心好意上來打招呼,而自己卻這樣攆他是不合適。

但是沒人比她更清楚那些防腐術中毒性的可怕,絹帛是祖宗想保留下來的東西,自然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讓它保持得久一些。

見他生氣,她也不好解釋什麼,直接低下頭。

慕晨翊沒有執著的走進實驗室,而是選擇離開。

走得這麼洒脫?

庄珞然稍稍愣了愣,續而嘲笑自己,女人有時候就是矛盾的載體,明明是不想他進來,現在他一言不發的走了又覺得失落。

她都有些感覺自己是個麻煩的生物了。

其實,還是做男人好,起碼果斷。

她開始有些想做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潛意識的否定讓她勉強的喚回了自己的心神,繼續拼湊又碎又脆的絹帛。

沒過一會兒,實驗室的門又開了。

庄珞然正全神貫注中,門移動的聲音雖然小,但還是讓她驚得輕顫了一下。

一身白大褂的慕晨翊眸中帶笑的看著她膽小的反應,沒有徵得她同意就走了進來。

庄珞然雙手還在隔離箱里,見他走近,也不好把手從裡面拿出來,以免帶出粉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