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急!」

一個人忽然開口,他臉色陰沉,盯著下面的許辰露出了冷笑:「不管他身份多尊貴,但一切全憑實力說話,且先看看他實力如何,若並不是多驚人的話,我們有何懼之。」 「不錯,一切全憑實力說話,雖然不知道四大區長為什麼會看好他,但我心裡不能認同他!」 「如果他實力不是很驚人,那等我成為區長后,第一件事

一個人忽然開口,他臉色陰沉,盯著下面的許辰露出了冷笑:「不管他身份多尊貴,但一切全憑實力說話,且先看看他實力如何,若並不是多驚人的話,我們有何懼之。」

「不錯,一切全憑實力說話,雖然不知道四大區長為什麼會看好他,但我心裡不能認同他!」

「如果他實力不是很驚人,那等我成為區長后,第一件事就是殺了他!」

三人對視一眼,再次露出冷笑齊聲道:「不錯!」

他們目光再次回到台上。

許辰已經摘掉面罩,露出真容,登上了戰台。

綠袍的東區區長見到的確是他,連忙上前:「歡迎許大人,今天這場賭戰的安排,您可滿意?」

「還行。」許辰點頭。

「他就是你說的許大人?」旁邊三個區長出聲,目光都是陰晦的盯著許辰。

昨天東區長找上他們時竟是滿臉的恐懼,甚至還說如果不照辦所有人都會死,這讓他們嚴詞拒絕,最後東區長為此不惜賠上一切才換來今天的安排。

東區長這份惶恐神態和舉動,讓他們均感覺蹊蹺,也對許辰充滿了敵意。

「既然人來了,那就別說廢話了直接開戰吧。」

「不錯,開始吧。」

幾大區長紛紛開口,目光冷冽。

東區長看向許辰:「許大人,您怎麼看?」

許辰點頭:「那就開始吧。」

「好。」

東區長站直身體,看向八方,主要目光匯聚在許辰身上道:「那我先來講解一下賭戰的規則。」

「我們賭戰主要就是在我們幾個區長上進行,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兩兩一組,互相配合作戰。」

「第二個階段是一比一對戰,每個人都要與其他三人戰鬥一場。」

「第三個階段就是一對二戰鬥,每個人都要測試一番,三個階段下來綜合表現最好的人就是第一人,可以擁有進入紅州的資格。」

東區長一口氣說完,然後看向許辰:「許大人您覺得如何?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可以提出來。」

他說著,眾人都是不耐的看向許辰,人人都清楚,這一場規則講解就是特意說給許辰聽的。

在眾人視線之中,許辰搖了搖頭:「不用了。」

說著他目光環顧四大區長,平靜開口道:「不用這麼麻煩,我看不如按照我的規則,我來挑戰你們,你們四個人一起上吧。」

他最後一句話傳出。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台上四大區長眼中紛紛綻放精光。

全場眾人當即傳出驚呼。

「他說什麼?四個人一起上,瘋了?!」

「那可是四大區長,這個人未免太狂妄了!」

全場嘩然。

四大區長的臉色也是變得難看,他們壓制內心怒意,正要開口。

許辰忽然一步踏空,朝著他們四人飛去道:「抱歉,我的確時間很急,所以得罪了!」

嗡!

不給眾人反駁的機會,許辰一隻大手伸出,直接拍向四大區長,將四個人全部籠罩了進去!

「好膽!」

「簡直狂妄!」

「年輕人你成功讓我失去了所有耐心!」

除了東區長外,其他三個區長紛紛面露震怒,憤然出聲,同時出手。

「虯龍裂!」

一個區長揮拳,天空中傳出一聲虯龍的咆哮,彷彿有龍影飛天,朝著許辰橫撞而去。

「嘗嘗本區長絕技,怒焰咒!」

另一個區長嘶吼而起,全力而為,驚濤火焰在他背後浮現,朝著許辰席捲而去。

「小子去死吧!」

第三個區長也拔身而起。

「這……」

東區長面色忐忑,看了看憤怒的三大區長,他終是咬牙,同樣挺身而起,長劍出鞘:「化雷決!」

四大區長齊齊出手。

在他們面前,許辰獨自而上,揮出的大手掌遮天蔽日,從天而降,朝著四人所有的攻擊轟然落下。

「轟!」

攻擊接觸。

一股震耳欲聾的聲音瞬間傳遍四方。

只見許辰的大手掌,猶如那天外神佛之掌,浩瀚而沉重,帶著不可阻逆的驚天大勢,碾壓而落,手掌所過處一切均被泯滅。

四大區長的絕殺之術,在這一掌面前紛紛爆炸后。

摧枯拉朽。

虯龍影、滔天怒焰、漫天雷霆一下子全部變成灰塵,彷彿是水中的氣泡遇到了鋼針,脆弱的讓人震驚。

或者說是許辰這一掌強悍的讓人驚恐。

「轟!」

最後一聲,掌印不僅拍碎了四人的攻擊,更是餘威不減的落在戰台上,轟隆隆一陣天搖地晃,巨大的戰台直接塌陷,凹陷到地底,地面上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掌印。

而四大區長全部都被淹沒在了那深深的掌印之中。

生死不知。

……

全場,一瞬間,鴉雀無聲。

無數人的目光全部猶如看待神佛那般的看著許辰,震驚、恐懼、不可思議的情緒,充斥每個人的眼球。

上方,獨間看台中三大候選區長目瞪口呆,猶如被施加了定身術一般獃滯原地,看著下面的許辰,嘴裡不斷的喃喃:「怪物,他是怪物!」 三個年輕的候選區長驚坐而起。

臉上充斥著震驚的神色,目光盯著場中傲然而立的許辰,猶如見鬼一般。

只出一掌,四大區長全部敗落,一招鎮壓,這是擁有多強的實力?難不成他是無敵的大帝?!

這樣的力量簡直可以輕易覆滅整個王國,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強的人!

再看地面那個深坑,他們的不可置信變成惶恐,漸漸的,三人徹底慌了。

這麼強的人,他們三個根本不配做對手!可笑之前他們居然那麼自以為是的蔑視許辰,這實在是……

「我們怎麼辦?」

「不,不知道……」

三人又驚又懼。

場中。

一片沸騰。

無數人震驚的站起,瞪大眼睛看著場中央那個彷彿擊穿了大地的掌印,這是多強的力量,一掌之威,恐怖如斯!

四大區長,難不成全被他拍死了?!

台前,秋魅啞口無言,吃驚更甚,心裡喃喃:「原來他是這麼強的人。」

之前那個走到涼亭說要乘涼,然後與她平靜交談了一天一夜的人,真實身份竟是如此可怕,無法接受。

……

許辰凌空站在深坑上,靜靜看著下面:「都起來吧,我沒殺你們。」

聲音落下。

四個顫顫巍巍的身影這才從坑底爬出,看著天上的許辰,四人全身都幾乎在顫抖,只有親自感受過許辰的力道,才能知道許辰到底是有多強大。

哪怕其中的東區長已經見識過許辰的實力,但是再次面對許辰,那種讓人絕望的強大依舊驚心動魄。

「謝許大人不殺之恩。」

四人齊齊開口,小心謹慎。

許辰點頭:「只是賭戰,我有分寸,那麼現在算我贏了吧。」

寵妻無度 四人面面相覷。

許辰的實力太逆天,不管怎麼比都絕不可能戰勝,這結果自然是顯而易見了。

但是這麼輕易就要把今年的名額讓出去?

「我如果贏了就送我去紅州吧,我有要事在身,沒時間耽擱。」

許辰開口提醒,目光淡淡在四人身上掃過,有一縷寒意綻放。

這算是威脅。

四人瞬間感覺全身由內而外的發寒,身上冒氣一層雞皮疙瘩,慌忙點頭:「一定照許大人說的辦。」

「我們這就取出困龍樁,開啟紅州入口。」

幾人說著,紛紛轉身去布置。

不一會,四根雕龍的龍柱被抬了過來,擺放四周,凝聚陣法。

許辰滿意點頭。

四周的人在全部惶恐看著他,一絲不苟按照他的吩咐去做,很快只見四根龍柱中心,出現了一層半透明的空間漩渦。

漩渦中有濃濃的空間波動,這是一個封印,又像一個傳送陣。

「好,麻煩諸位了,我去去就回。」

許辰腳步一踏,直入傳說陣而去。

「大人小心,這扇門後面有很大的危險……」東區長提醒。

許辰已經一步踏入。

在他跨入傳送陣內后,裡面一陣雷霆咆哮瘋狂作響。

「鎮壓!」

許辰的聲音傳出,下一刻裡面所有的響動全部平靜,安靜的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外面眾人看的目瞪口呆,毫無疑問,許辰剎那之間把那裡面的危機全部掃平了……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實力!」

每個人心頭都驚顫不已。

這扇門后的危機阻攔了這裡的人數十年,從沒人能安然渡過,結果許辰一到,只是一個瞬間就平復了所有,這太讓人恐懼。

……

通道後面。

一片赤紅的沙漠出現在許辰眼中,這裡腥味刺鼻,無盡屍骨存留,在沙漠周圍有一條血紅色的河流。

而在血河中間的孤島上,一條紅色的虯龍,身長十丈,背生雙翼,一身血紅色的鱗片猶如紅水晶一般閃亮,頭頂兩根龍角桀驁不馴,尤其是一雙猩紅的龍眼,此刻猶如厲鬼猛獸一樣盯著許辰。

這條虯龍充滿了戾氣。

「這應該不是聖靈吧?」許辰皺眉。

聖靈一般不會這麼凶戾,這條虯龍,完全像是泯滅了神智的凶獸,世間根本難得一見。

「今年送來的食物不錯,是活的,很好。」

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了出來。

只見虯龍巨大的身體緩緩騰飛伸展開來,遮天蔽日,凶威滔天,戾氣和腥氣沖鼻鑽心。

「食物?」

許辰挑眉:「外面不是說進來的人都能證道大帝?怎麼到你這就變成你的食物了?」

他說完,虯龍發出一聲大笑。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