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大長老卻是臉上浮現出得意洋洋的神色,很明顯,慕容俊傑的出現,極大地鼓舞了己方士氣,若是慕容俊傑再乾脆利落地擊敗吳賴,那自己手下的勢力一定會因此大增!

吳賴在挑戰台上對那九幽陰風的感受最為強烈,只見整個台上陰風陣陣,寒意逼人,吳賴彷彿一下子掉進了千年寒冰洞似的,很長時間都沒有感覺到的冰凍的感覺,讓吳賴覺得自己的手腳彷彿一下子要凍僵了似的! 吳賴心中頓時大為警覺,他分明感受到這股陰冷的力量無比的強悍,比起自己遇到的應九命、楊明遠之流強大得太多

吳賴在挑戰台上對那九幽陰風的感受最為強烈,只見整個台上陰風陣陣,寒意逼人,吳賴彷彿一下子掉進了千年寒冰洞似的,很長時間都沒有感覺到的冰凍的感覺,讓吳賴覺得自己的手腳彷彿一下子要凍僵了似的!

吳賴心中頓時大為警覺,他分明感受到這股陰冷的力量無比的強悍,比起自己遇到的應九命、楊明遠之流強大得太多了,自己一有不慎的話,說不定還真的會折損在這裡!

想到這裡,吳賴不敢遲疑,南明離火訣頓時施展了出來,一陣暖意頓時從丹田處開始,流轉全身,這才驅除掉了那種陰冷無比的感覺。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卻是發現吳賴的身上突然透露出陣陣的紅光,然後整個挑戰台上陰冷的氣勢頓時一遏,無邊的暖意從挑戰台上傳播了下來。

「南明離火?竟然是南明離火?」龍嘯天見狀頓時大驚,口中連連驚呼道。

曹副組長也是大驚,本來他以為吳賴死定了,可是沒有想到這廝竟然還有底牌,竟然身具南明離火,看來和自己的兩名手下相鬥,人家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啊!

不過曹副組長吃驚歸吃驚,還是按捺不住賣弄的心思,出言說道:「龍組長,傳說這南明離火根本就不屬於凡火的範疇,乃是天上的神火,傳說煉製不老神丹的火焰就是南明離火,這個吳賴怎麼能夠修成這樣的火焰呢?」

龍嘯天點了點頭說道:「嗯,曹副組長說得沒錯,這南明離火確實只是記載中傳說中,人間早已經絕跡多年了,本組長也萬萬沒有想到,會在吳賴的身上出現,九幽陰風對陣南明離火,看來今日的挑戰現在下結論還為時尚早啊!」

軒轅紀平聞言,一顆心放下了一半,這吳小友可是南明離火的擁有者,而且應該還有不為人知的底牌,再加上他剛才明明知道對方已經是結丹期成境了,卻是自信滿滿地接受挑戰,按照自己對吳賴的了解,這人應該不是死板之徒,既然臨陣不退,說明人家有克敵制勝的招數,一旦這一次戰勝這個慕容俊傑,那吳賴在龍組中的風頭自然是一時無兩,就連自己的勢力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啊!

而大長老的臉色卻是有些難看起來,不過隨即也釋然,不管如何,那吳賴只不過是個結丹期初境的高手,而慕容俊傑是能堪比結丹期圓滿境高手的人物,境界的差距,可不是區區南明離火可以彌補的!

挑戰台上,慕容俊傑的臉上卻是沒有多少意外,他可是早就知道對方會南明離火,畢竟自己的那個話兒就是被南明離火給燒焦的,所以一開始就沒有打算用九幽陰風直接就將對方給滅掉。

慕容俊傑面色陰冷,雙手緩緩地抬起,而隨著慕容俊傑雙手的抬起,那十根手指上的指甲竟然緩緩地變長,每根指甲一直伸長到一米左右方才停了下來,十根長長的指甲便似是十柄鋒利的長劍,還散發著瑩瑩的藍光,看上去詭異非常!

「果然是九幽陰風爪,當年慕容家族的一位老祖宗就憑著這招絕學橫掃修者界,慕容家族一時之間成了華夏的霸主,可惜修鍊了九幽陰風爪的人,不僅僅會絕後,而且壽命也變得短暫,所以等到那名慕容家族的老祖宗死了之後,慕容家族的氣焰才得以遏制,可是沒有想到,時隔千年,這九幽陰風爪竟然再次出現在人間!」龍嘯天一見之下,不由地感慨著說道。 三日後,『劍與魔法』伊爾博斯王國分部駐地,三方勢力雲集於此。

(劍與魔法:刻音朵文明中立勢力,在三個國家都有分部,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其中管理成員不允許再擔任任何國家的官員,旗下分為魔法高塔和騎士殿兩部分。)

此次參加會議的共有十個。

為首的是三國的官方勢力,威特曼帝國的黃金獅子一族,血荊棘聯盟的赤血家族和荊棘家族,伊爾博斯王國的王庭守護者(王庭法師和王庭騎士)。

然後是民間勢力。

大陸級勢力劍與魔法、真理會議、獵人協會、

國家級勢力,伊爾博斯王國的女巫會、威特曼帝國的七罪會、血荊棘聯盟的斯巴達軍廷。

大陸另一邊的來的十三位客人還沒有返回,但在場的人都默契的沒有邀請他們。

此次會議決定可以說是決定了刻音朵文明未來一段時間的走向。

屍鬼之災的真實性已經得以驗證,得益於北界的人帶來的幾隻屍鬼,他們也才能這麼快匯聚一堂。

但是,為什麼沒有向民眾公開屍鬼之災的事?

而下一步,他們又該如何應對此次屍鬼之災?

對於北界,他們該以怎樣的態度對待?平等合作,還是接管掌控北界?

….

「好了…人都到齊了,下面會議正式開始。」代表真理會議來的一位老者站起來,緩緩說道。

「現在大會討論第一項。」老者說道。

「為什麼不向民眾公布此次事件?」真理會議的代表人緩緩說道,視線環顧會議桌上的其他幾位代表人,主要是四個官方勢力的代表人。

「此事的真實性還有待驗證,威特曼帝國希望進一步驗證事件的真實性再選擇是否向民眾。」威特曼帝國的代表人員說道。

「我們的理由同上。」血荊棘聯盟兩個代表人同樣說道。

「你們難道沒有看見屍鬼嗎?」伊爾博斯王國的代表者正是之前與北界來人接觸的那個白鬍子老者,他是伊爾博斯皇家學院的現任院長,也是十二席王庭法師的首席法師——道格斯。

「你或許應該找一個六千年前的前輩來看一下,才能確認那是不是屍鬼?」威特曼帝國的代表是一個巨髯大漢,瞥了道格斯一眼,平靜的說道。

「杰特曼,先賢是你能侮辱的!?」道格斯目光一凝,魔力的火花在他眼中閃爍。

「好了…道格斯,消消氣。」真理會議的老者雙手在空中壓了壓,示意雙方控制情緒。

「杰特曼…你的玩笑,確實有點過了。」老人目光一轉,看著威特曼帝國的代表人說道。

「….抱歉。」好一會兒,杰特曼才緩緩說道,哪怕他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都已經是大陸頂尖的級別,但在場的另外九個人,有幾個地位或許比他差了點,但實力卻都是和他同一個級別的,可以說,這個會議室中,就是南界大陸巔峰戰力的代表。

「好了….但是話說,我們確實沒見過屍鬼…但我想各位會出現在這裡…肯定也是對這件事抱有很大重視的。」真理會議的老人就像一個和事老,各方勢力的調節劑,而只有實力足夠強大的人,才能擔任這種和事老的『角色』。

「說說你們的想法吧。」

話音落下,會議室中卻一下陷入了沉默。

許久,仍是真理會議的老人率先開口:「這樣的話,就有我先說吧。」

「接下來,我是代表『真理會議』提出意見。」

「首先,第一步,各方勢力派出調查團到北界,目的有三。

一、調查『屍鬼之災』的真實性;

二、調查北界局勢,勢力的情況;

三、如果確認了事件的真實性,直接在那邊建立起大型空間傳送陣。」

頓了頓,老人目光掃視一圈,然後說道「調查團的人選由你們自己來選,但必須要能滿足上述的第三條,有能力構建起大型空間傳送陣。還有就是,調查結束后,我希望各位就能正視我們當前的情況….」這句話後面還有半句老人沒有說出來「…把事件告知民眾。」

「其次,我希望各方在派出調查團的同時,可以開始集結軍隊了,軍團戰士、騎士團、法師團,不管調查的結果是怎麼樣的,我們都要準備好。」

「我們要面對的,要麼是屍鬼,要麼是侵略者。」

「封禁確實有,那邊也確實是『北界』,但六千多年了,我們誰也不知道那邊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所以,我提議在封禁的突破口,建立永久固化結界(半位面),既然先賢將這裡作為刻音朵文明的傳承後方,那麼,我們就沒有權利將其毀掉,不管我們面對的是屍鬼還是侵略者,我們都要盡量將戰場控制在北界!這裡,是我們的後方,也是我們的希望!」老者這一點自然是帶了一定私心,畢竟他生長於南界,但就算從大局上來看,這同樣是最好的決定。

「作戰!有一句話,未慮勝,先慮敗!」

「我們必須考慮失敗以後的事,雖然我不希望走到那一步,但我更不希望等到了那一步我們才開始考慮怎麼辦。」

「所以,我們必須控制這個封禁的突破口,用永久固化結界作為中轉站,我們真理會議會全力搜尋『斷界封禁』的架構圖紙,我希望你們在這件事也盡全力,如果最後找不到『斷街封禁』,我提議由我們幾方共同建立研究團,力爭重新創造出一個『封禁』。」

「說不得我們到時候還要我們還要效仿一次先賢。」

「好了,以上就是我們真理會議的提議。」

老者說完后,下方沉默了許久,好一會兒道格斯才率先出聲說道:「複議!」

復仇新娘別惹我 隨後,其他勢力的代表人也開始表態。

「複議」

「複議」

「複議..」杰特曼說道:「但是我還是要說,勞倫斯老頭,你的觀念太悲觀了,要真是六千年前的那什麼屍鬼…到時候,我一定打得他們回老家,我要把它們老家的種都滅了!」

「要不然,南界就留給你們好了!」杰特曼豪氣衝天的說道。

杰特曼為人傲慢,但他也是一條真正的漢子,而杰特曼,就是『黃金獅子』一族現狀的代表!

寧死!不退!

寵妻之早見晚婚 ….. 不過,這一下,曹副組長、大長老、軒轅紀平都顧不上說話了,三人都是將目光投向了台上的二人,接下來分明就要開始一場龍爭虎鬥了,大家自然都不想錯過精彩鏡頭!

吳賴見對方已然施展出了九幽陰風爪,自然不敢怠慢,手一伸,紫光一閃,紫青神劍已然出現在了手中。

「嗯,看來此子是紫霞觀的下一代接班人了,不然的話,青玄子那老小子可不會將紫青神劍賜給此子,這卻是有些麻煩了,青玄子那老小子最為護短,若是他的接班人在咱們龍組有什麼意外的話,只怕那老小子會打上門來啊!」龍嘯天自然也認出了紫青神劍,不由微微蹙眉說道。

一旁的大長老卻是冷哼一聲說道:「龍組長這卻是多慮了,咱們龍組做事堂堂正正,那吳賴是簽訂了生死狀的,即便是死在挑戰場上,又豈能怪罪在咱們的頭上?」

龍嘯天聞言,卻是不悅地回答道:「大長老此言差矣,青玄子的脾氣我想你大長老應該比我清楚才是,他的弟子若是折損在這裡的話,你覺得他會和你講理不成嗎?」

龍嘯天此言一出,那大長老卻是老臉一紅,不再說話,當年他可是和青玄子有過衝突,被青玄子仗劍找上門來,差點兒當場斬殺,若非龍嘯天苦苦阻攔,只怕已經斬了大長老,可饒是如此,青玄子還是將那大長老揍得鼻青臉腫,所以,當大長老知道這個吳賴是青玄子的弟子之後,對吳賴是更加的深惡痛絕,尼瑪,當年你師傅可是沒少欺負我,老夫打不過你那個變`態師傅,那自然要想法設法從你這小子的身上找回場子來!

軒轅紀平一旁卻是一反常態,反駁起來龍嘯天來:「龍組長,吳賴怎麼會折損在這裡?老夫倒是覺得,慕容家族那個不男不女的玩意兒根本就不是吳小友的對手!」

大長老聞言,頓時冷冷一哼道:「軒轅長老,你未免太自信了,那吳賴不過是結丹期初境的修者,而慕容俊傑可是能夠匹敵結丹期圓滿境的修者了,孰強孰弱,這還要用老夫明說嗎?」

軒轅紀平此時哪裡肯示弱,頓時長身而起道:「哼!既然大長老認為慕容俊傑贏定了,那可敢和老夫賭上一賭嗎?」

「又賭?尼瑪,這是吃慣了甜頭了啊!」曹副組長聞言,嘴角一抽,將頭扭到一邊,心中不由腹誹道,自己可是昨夜裡輸掉了一塊南方巡察使的玉佩啊,沒有想到軒轅紀平這個老小子竟然賭上癮了,還要和大長老那個老匹夫賭,不過這次有那麼好贏嗎?

而大長老對慕容俊傑卻是有著極度的自信,自然也是跟著長身而起,點了點頭說道:「好,賭就賭,只是不知道軒轅長老想要賭什麼?」

「自然是賭巡察使的玉佩了,東方巡察使可是你大長老的人,不如由吳賴和慕容俊傑對決,決定北方巡察使玉佩的歸屬,我們每個人再拿出一塊巡察使玉佩,作為賭注,不知道大長老敢不敢賭!」軒轅紀平還真是要賭巡察使的玉佩,侃侃而談道。

大長老聞言先是一愣,繼而覺得這可是徹底掌握糾風堂,架空軒轅紀平的絕好機會,自然立即點了點頭道:「好,就賭這個,來,拿過東方巡察使的玉佩來!」

隨著大長老的一聲令下,一個千嬌百媚的少婦扭著身子走了上來,她便是東方巡察使,很是有些不情願地將象徵東方巡察使的玉佩取出來,交到了大長老的手中!

大長老將玉佩交給那個主持挑戰場的老者,然後對一旁的唐耀光說道:「唐耀光,你師傅要賭你的玉佩,還不趕緊拿出來!」

唐耀光還沒有說話,軒轅紀平一旁便擺了擺手道:「不用唐耀光的,老夫這裡還有一塊,就賭這一塊了!」

軒轅紀平說著,便從懷中取出了一枚玉佩,那曹副組長見狀又是臉皮一抽`搐,立即將視線投向了一旁,心中再次腹誹,尼瑪,這不是本組長手下矮冬瓜的那塊象徵南方巡察使的那塊玉佩嗎,竟然被軒轅紀平這個老小子拿出來當賭注了!

大長老一見之下,卻是大吃一驚道:「呃?這不是那南方巡察使的玉佩嗎?應該是曹副組長的手下吧,怎麼到了軒轅長老的手中了啊?」

軒轅紀平微微一笑道:「昨天挑戰場上,吳賴連斬應九命以及原來的南方巡察使,拿到了這枚玉佩,怎麼樣?就賭這塊沒問題吧?」

大長老聞言,先是大大地吃了一驚,繼而終於反應過來了這其中的因果,不由陰陰一笑道:「當然可以,只是老夫沒有想到的是,曹副組長真的是好算計啊,好,真的很好,竟然將老夫徒兒楊明遠的命給算計進去了!」

大長老猜測的自然沒錯,昨夜裡吳賴竟然斬殺了應九命,這個消息若是傳出來的話,大長老自然不會讓楊明遠上去送死了,正是因為應九命的死被曹副組長封鎖了消息,楊明遠今天才繼續挑戰,從而送了命,而大長老腦子稍稍一轉,自然就明白了這其中的前因後果!

軒轅紀平自然是樂意看到大長老和曹副組長之間矛盾的加深,微微一笑,將手中的玉佩也交給了主持挑戰場的老者,只要吳賴獲勝的話,那四方巡察使的玉佩便都到了自己這方手上,那自己這個糾風堂的堂主也就名副其實了!

而那邊大長老打得是同樣的算盤,只要慕容俊傑獲勝,那自己就可以收取東方、南方、北方三方巡察使的玉佩,就剩下西方巡察使的玉佩在唐耀光的手中,到時候自己勢力大增,自己自然也不難弄到手!

場上的慕容俊傑和吳賴卻是不知道台下因為自己二人又開展了一場賭局,此時的台上,已經陷入了一種微妙的平衡之中,二人氣機都牢牢地鎖定了對方,只等對方的氣機稍有鬆動,便開始發動雷霆一擊!

十來分鐘之後,場上的情形發生了詭異的一幕,偌大的挑戰台上,慕容俊傑這邊,陰風陣陣,寒意凜冽,地上竟然結了一層寒霜,就連慕容俊傑這邊觀戰的龍組成員,實力稍微差一些的,都感到寒意逼人,牙關直打顫。

而吳賴那邊,卻是紅光熊熊,熱浪滾滾,吳賴身後觀戰的龍組成員,則是感覺自己彷彿坐在了蒸籠中一般,熱氣逼人!

不過,綜合看來,慕容俊傑的陰風開始漸漸地佔據了上風,逐漸地吞噬者熱浪所控制的區域,尤其是那慕容俊傑身上的氣勢,漸漸達到了結丹期成境的巔峰,而吳賴表現出來的修為,則還是結丹期的初境,修為境界上的差異,讓慕容俊傑一步一步地佔據了上風!

漸漸地,吳賴所控制的區域越來越少,眼看著那陣陣的陰風即將吹到了自己的身上,吳賴終於按捺不住,率先開始了進攻。

「三星在戶!」吳賴一出手便是紫天星辰十二劍訣,三團紫色的星光,分別從上中下三路朝著慕容俊傑激射而去!

慕容俊傑卻是冷冷一笑,左手迅速擺動,那五根一米長的指甲頓時在慕容俊傑的身前上下舞動,隨著「叮叮」的幾聲,那三團紫色的星光頓時被齊齊擊飛。

而慕容俊傑卻是並不停歇,右手朝前一甩,五根長長的指甲頓時分別射`出一道寒意逼人的藍光,朝著吳賴疾射而去。

吳賴見對方輕易地化解了自己的「三星在戶」,心中便是微微一凜,這是自己出道以來,第一次見到有人如此硬接自己的紫天星辰十二劍訣而不落下風,見對方的反攻到來,自然不敢輕視,立即使出一招「披星戴月」,隨著紫青神劍的揮舞,點點紫色的星光頓時從劍尖揮灑而出,從吳賴的頭頂傾灑而下,似乎給吳賴穿上了一件紫光盈盈的服裝,將吳賴牢牢地護在了其中!

而那慕容俊傑發出的五道藍光也正好射至,倏地擊在了吳賴身周的點點星光之上,那點點紫色的星光頓時都潰散開來,吳賴覺得身體如遭重擊,頓時朝後倒飛了起來,一直到了挑戰台的邊緣上才堪堪停了下來,再差一點兒就被慕容俊傑這一招打下了挑戰台!

而吳賴只覺得胸腹間有些疼痛,急忙低頭看時,卻見自己胸前的衣襟上竟然多了五個小`洞,每個小`洞都流出了殷`紅的血液,而更為詭異的是,這些血液剛一流出來,便凍成了血塊,不再流動,而徹骨的寒意順著五個傷口朝著吳賴體內蔓延!

「九幽陰風爪,果然不同凡響!」吳賴打了一個寒戰,微微喟嘆了一聲,急速運轉南明離火訣,這才快速地驅除了體內的寒意,而胸前的傷口也很快便止住了血!

「小子,嘗到本公子的厲害了吧?」慕容俊傑面露`陰冷的笑容,桀桀怪笑道,手上那十根一米長的指甲,彷彿有生命一般,在慕容俊傑的身前自動飛舞吞吐,端得十分詭異。 時間又過去七天,羅格依舊保持低調的研究生活,每隔一段時間賣出一些石像鬼。

石像鬼的型號有四種,一是均衡型,二是重甲型,三是速度型,四是飛行型,雖然製作的內核差不多,但每種製作的步驟、偏向、把控程度還是有很大差別,這就需要煉金師大量的練習。

羅格最開始製作的那種石像鬼就是均衡型的,而他現在雖然需要功勛,但也並沒有選擇熟練生產一種之後,就只生產這一種,用來換取功勛。羅格選擇的是,一種熟練后,就換下一種型號製作。還是那句話,如果他那樣做了的話,那就是捨本逐末了,積攢功勛換取超凡知識還不是為了提高自己,而他現在在做的,不也是在提高自己嗎?

這幾天,羅格已經將四種型號的石像鬼都煉製過了,每種的煉製要點都已經攻破了,只是羅格煉製的速度還算不上快,下一步就是將煉製的速度提上去了。

這一天,羅格照樣領著兩個軍方的巫師來到自己的實驗室,他又煉製了一批石像鬼,一共十二隻,每種型號的三隻,羅格準備全部出售給軍方,等這批石像鬼賣了,他的功勛就應該足夠兌換第九層的那幾本書了。

軍方負責來收購石像鬼的兩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都是一階超凡者,負責收購石像鬼的巫師一一檢查了羅格擺在角落裡的石像鬼,相視點點頭,然後對著羅格說道。

「羅格先生,您製作的這批石像鬼沒問題,都是質量較好的合格品。」

「嗯,那就好。」羅格點點頭。

「嗯..每個一階石像鬼兩功勛值,飛行石像鬼三功勛值,十二隻石像鬼,一共是二十七點功勛,羅格先生,您看可以嗎?」

「可以,沒問題。」羅格說著,一邊將自己的軍功牌遞過去。

收購的巫師擺弄了一會兒,然後將軍功牌還給羅格。

「這是控制的密匙,其他我就不多說了。」羅格遞過一塊儲存有精神密令的煉金牌子,裡面是控制石像鬼的密匙,可以自行更改,他所有賣給軍方的密匙都是一樣的,但按照規矩,每一批石像鬼都要有控制密匙。

「嗯。」收購人員也是輕車熟路了,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在羅格這裡收購石像鬼了。

隨後,一個巫師打開空間通道,通道的另一邊是一個半位面,另一個巫師則控制著石像鬼一一走進空間通道。

所謂的半位面,也稱固化結界,『領域』的升華之物,三階半神巫師的才能掌握的能力。

像羅格在黑蛇部落的那個傳承之地,就是一個半位面,只是那個半位面的大小在半位面中算是小的了,或許是時間太長了,沒有人維護,空間也就慢慢縮小了。

正常的半位面,也有一個山頭那麼大,真正大的半位面,面積甚至能堪比整個甲納爾特城,甚至比甲納爾特城更大。

聽說,半位面到最後甚至能演化成一個真正的世界,但那個時候,半位面也不叫半位面了,而是叫——神國!

所以說是聽說,因為羅格並沒有見過神。

…..

「兩位…喝杯酒吧…這可是我自己釀的..外面可沒有賣的..」

等兩個巫師把石像鬼收好,羅格招招手說道。

接著,一旁的石像鬼端著托盤走過來,上面擺著三杯晶瑩剔透的泛著絲絲紅色的酒液。

羅格自己率先端了一杯。

「早就聽說了羅格先生的釀酒技術也是一流了…今天能喝到羅格先生親自釀的酒,也是我們倆的榮幸。」兩個巫師恭維著,也端走托盤上的另外兩杯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