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同情你們院的男生。」

緊接著鏡頭瞄準江水源,只停留了一兩秒鐘就轉向呂璐,馬天故作驚訝地問道:「璐璐,這位小帥哥是誰?我怎麼好像沒見過?」 呂璐千辛萬苦請來這尊大神,正愁沒地方顯擺,見馬天詢問就好像瞌睡遇到枕頭、腹瀉遇到廁所,一肚子的嘚瑟和躁動頓時噴薄而出:「沒見過?那就說明一個問題,天哥你最近比較忙,連上校內論壇

緊接著鏡頭瞄準江水源,只停留了一兩秒鐘就轉向呂璐,馬天故作驚訝地問道:「璐璐,這位小帥哥是誰?我怎麼好像沒見過?」

呂璐千辛萬苦請來這尊大神,正愁沒地方顯擺,見馬天詢問就好像瞌睡遇到枕頭、腹瀉遇到廁所,一肚子的嘚瑟和躁動頓時噴薄而出:「沒見過?那就說明一個問題,天哥你最近比較忙,連上校內論壇的時間都沒有。因為只要你上論壇,就會知道他是誰。」

「他是咱們學校的?」

「當然!不僅是咱們學校的,還是咱們學校第一個保送生,不過現在還沒有正式入學就是。所以我三顧茅廬把他請過來,就是想讓他代表新生給咱們院畢業生餞行並送上祝福。」

化妝師停下手上的動作:「原來小帥哥是你們學校的學生,我還以為是請的哪個明星呢!」

「本來他就是明星啊!又沒有誰規定學生不能當明星,對不對?」呂璐更得意,「他是鳳凰于飛組合的成員,代言過錦衣服飾、阿拉斯加體育用品等好幾個品牌呢!」

馬天把鏡頭再次對準江水源,但還是和呂璐聊天:「保送生?我們學校還有保送生?」

「以前沒有,不過現在有了,他是第一個。天哥知道他是怎麼拿到保送資格的么?」還沒等江水源叫停她的吹噓,呂璐就已經一瀉千里:「得過生物和數學2個全國奧賽一等獎,2次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其他省裡面的獎項無數,還出過書、發表過論文,厲害不厲害?」

馬天的質疑馬上脫口而出:「假的吧?這種學霸,怎麼會來我們這種學校?」

直播間也炸了:「這種學霸不應該去經世嗎?」

「肯定是假的啦,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支持天哥打假!」

呂璐側著頭回答道:「為什麼會來我們學校,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老天爺覺得我們學校女生過得太辛苦,給我們發的福利吧!」

「IT搬磚民工表示不服!」

「口胡!我們學醫的5年本科、3年碩士、3年博士、3年規培,各種熬夜加班肝書學習,最後賺得還沒有IT民工多,為什麼不給我們發福利?」

「生化環材,四大天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老天爺你可不能厚此薄彼!」

「作為土木工程系全班唯一女生,我就看看不說話。」

馬天放低身段,客氣地問道:「大神你好,我是生科院大四的馬天,請問您高姓大名?」

「你好,我叫江水源,數院的。」

在網路時代,個人信息無時無刻不在泄露之中,只要給的條件足夠,別人可以輕而易舉勾勒你的人生軌跡。尤其當你的名字足夠特殊時,更是大幅度降低搜索查詢的難度。所以,很快就有機智的網友在網上找到想要的信息:「最近兩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名單中,確實有個叫『江水源』的,難道天哥看到的是本尊?」

「呃……數學奧賽和生物奧賽全國一等獎名單里,也有個叫江水源。」

「卧槽,《情書》這本小說也是他寫的?」

「膜拜大佬!」

「膜拜大佬+10086!」

「第一次離大佬那麼近,求撫摸,求好運,求歐皇!」

「大佬,您看我跪得標準不?」

馬天有生以來還沒遇到過這麼強悍的學霸,智商上的碾壓瞬間讓他也跪了,說話語氣更加客氣:「厲害厲害,佩服佩服,請原諒我孤陋寡聞,給大佬倒茶賠罪。現在我正在網路直播,能否請大佬給網友們打聲招呼?」

江水源不是平頭哥,沒有逮誰懟誰的毛病。事實上,絕大多數時候他都是與人為善的,所以他沖鏡頭笑著打了聲招呼:「大家好,我叫江水源,是名學生,很高興見到各位。」

直播間打賞火箭、飛機的聲音此起彼伏,粉絲們更是瘋狂刷屏:「愛你喲小哥哥,么么噠。」

「居然有集美貌與智慧於一聲的美少年!實名羨慕兩江大學的同學!」

「我被驚艷到了,已經窒息,如果明天直播我不出現的話,麻煩各位通知居委會給我收屍。」

「長得帥,歌唱得好,關鍵還是個學霸。果然是別人家的孩子,酸了酸了!」

「是智商和經驗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有些人,上帝不僅給他留了門出入,還替他開了扇窗透氣,又怕窗前風景不好,再種上幾株花裝飾。而我呢,不僅沒有留門,還把窗戶給焊死了。從今以後,我再也不相信人人生來平等這種鬼話了!」

馬天也是見好就收:「謝謝大佬賞臉,也祝你今天晚會表演順利!」

看馬天移走鏡頭,直播間哀嚎一片:「天哥,高抬貴手!」

「道友請留步!」

「秋豆麻袋!我要再看帥哥一眼,就一眼!」

馬天看著直播間再創新高的在線人數和收到的禮物數量,滿意地笑了,心想晚會的時候再拍個小帥哥唱歌的高清視頻掛到網上,是不是又可以割一波韭菜? 所謂「英雄所見略同」,就是你能想到的,別人也能想到。等馬天拍好視頻準備上傳圈粉的時候,才發現早就被人捷足先登,各種角度、各種清晰度,而且從B站到直播、從貼吧到校內論壇散播得到處都是,標題起得一個比一個勁爆:

校園晚會校草深情獻歌,真的太好聽了!

畢業晚會校草唱《少年錦時》,媲美原聲,顏值爆表!

絕世美少年現身畢業晚會,全場女生瞬間沸騰尖叫,不看後悔!

……

看著手頭辛苦拍攝剪輯的視頻,馬天氣得差點吐血。不僅如此,而且那天的直播還留下了後遺症,以後每次一開直播,就有好些人輪流刷屏,就跟復讀機一樣:

「我們要看小帥哥!」

「今天小帥哥會出鏡嗎?」

一旦得到否定答案,那群觀眾馬上作鳥獸散,任憑他口吐蓮花也無濟於事。看著三心二意的粉絲和日益減少的禮物,馬天考慮再三,最後決定去找江水源好好聊聊。他拐彎抹角問到江水源的地址后,拎著奶茶敲開了自習室的門,見面就歉意地說道:「大佬你好,上次直播的時候,說請大家喝奶茶,結果晚會之後怎麼也找不到你,只好現在補上。」

「謝謝!」江水源沒有矯情,爽快地接過奶茶。但他知道,馬天絕不會因為一杯奶茶來找自己。當然,他不說,自己也不會主動問。

馬天又或明或暗地吹捧幾句,然後問道:「你對直播了解么?」

「不了解。」江水源是真的不了解。

馬天心道,你不了解就好。然後開始聲情並茂地介紹:「我也是剛接觸直播沒多久,但我覺得直播行業大有可為,因為看熱鬧是人類天性,每個人又都有展示自己的衝動,過去受技術和平台所限,人們的天性和衝動被嚴重壓抑。隨著網路技術的發展,直播平台的出現,讓每個有一技之長的素人都有了施展空間,也讓圍觀的本性得到充分釋放。可以想見,我們很快就會進入全民直播的時代,也會吸引一批又一批的達人投入到直播行業。那些佔據先機、才華出眾的主播,月入百萬都不是問題!」

江水源舉起奶茶:「那我就預祝學長直播事業蒸蒸日上,早日實現月入百萬的小目標。」

「我?我不行!現在顏值是第一生產力,有顏值才有流量,有流量才有收入。我長得雖然不算磕磣,但距離帥還有很大一段距離,所以只能靠耍嘴皮子賺點小錢,即便這樣,每個月也能有幾千上萬的收入。反倒是你,要顏值有顏值,要才藝有才藝,身上還有那麼多爆點,簡直是自帶流量,這要是開直播,絕對是日進斗金!」

江水源搖搖頭:「我不缺錢。」

「可誰會嫌錢多呢?」

「我不嫌錢多,但我嫌麻煩多。」

「一點都不麻煩!」馬天掏出自己的手機晃了晃,「直播行業的特點之一就是門檻低,以前或許還需要一間屋室、一台高配電腦,還有麥克風什麼的,到現在只要一部手機就可以滿足基本的直播硬體需求,直播也變得越來越簡單。請允許我佔用您幾分鐘的時間,給你簡單演示一下。」

不待江水源同意,他便熟練點開手機上的一個APP登錄進去,說話語氣也變得生動俏皮起來:「Hello,大家好,那個逗比而不沙比、搞怪而不攪基的校園主播又回來啦!這裡是講究十全大補、弘揚藿香正氣的天哥直播間,帶你領略不一樣的大學生活。喜歡我的朋友們請動動你們的小手,點擊我的頭像點點關注,這樣就可以隨時隨地來看我的直播啦!」

江水源沒有打斷他,近距離圍觀直播權當是課間休息。

「哇,歡迎『公公你這是喜脈啊』的到來,第一次見到這麼厲害的賬號,前排留影合念!還有歡迎,呃,這個名字不能說,說了算罵街。總之人來的不少,我很欣慰呀!接下來我——」不出意料,他還沒有步入主題,又有花痴粉開始刷屏:

「只看帥哥,不看逗比!」

「今天小帥哥會出鏡嗎?」

「我數一二三,看不到帥哥就秒退。」

馬天暗暗嘆了口氣,果然幽默在顏值面前不堪一擊。好在他已經做好準備:「嗯,我知道從那天直播開始,就有很多粉絲對我們學校的帥哥念念不忘,恨不得馬上帶戶口本、房產證來咱們學校奔現。作為江湖人稱蘇北及時雨、江都小白龍的天哥,當然是想網友之所想、急粉絲之所急,所以今天就厚著臉皮敲開了大佬的自習室。來,大家看一看——」

馬天拿著手機在自習室轉了一圈:「看到沒有?這是大佬個人專用自習室,專用的喲,是不是很羨慕?窗外就是我們學校的冷月湖,風景絕佳,尤其在夏天的時候,蓮葉接天、荷風十里,站在窗前憑欄遠眺,是不是有湖景別墅的感覺?」

「自習室還有專用的?是在下孤陋寡聞了!」

「是孤陋寡聞么?不,是因為你丑!等你有了小帥哥顏值的十分之一,不,哪怕百分之一,你就知道有個專用自習室是多麼必要!」

「我不要看風景,我要看帥哥!帥哥才是最美的風景!」

「對、對,看帥哥!看帥哥!」

馬天玩直播那麼久,早就知道黏住粉絲跟釣魚是一個道理,講究張弛有度,不能圖爽快一下子把餌全部梭哈出去,要深淺適宜、勤提勤動,才能誘魚上鉤:「來看看這裡,書架上都是大佬常用的書,諾格拉多夫的《數論基礎》、拉夫連季耶夫的《複變函數論方法》、龐特里亞金的《常微分方程》、盧丁的《數學分析原理》……基本上都是數學方面的,還有不少是外文原著。要知道大佬其實現在還是高二學生,就看這麼高深的書,我已經大四畢業了,這些書還沒看過,估計也看不懂。作為學渣,我只能跪了!」

「同跪!」

「同跪+1!」

「同跪+10086!」

「不見兔子不撒鷹,不見大神不下跪。獻祭直播室所有人的男朋友,懇請大神現身!」

馬天卻故意釣足粉絲們的胃口,鏡頭匆匆掃過好奇圍觀中的江水源,最終落在了白板上:「這是?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應該是大佬日常做題專用的白板,上面還有大佬的手跡。實話實說,我看不懂,但感覺就是很厲害的樣子,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不明覺厲吧?」

「帥哥的字好萌!為什麼我不是那塊白板?胸平一點我也願意啊!」

「捶地打滾,我要看帥哥!看帥哥!」

「我都準備好截屏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從直播開始就一直在屏幕錄像的我,是不是也該說點什麼?」

「手指已經放在舉報鍵上,我數三個數,天哥你看著辦吧!!」

馬天裝作垂頭喪氣的模樣:「我原本以為能逗你們笑,就能得到你們的心,沒想到最後還是輸給能把你們帥哭的傢伙。我對這個看臉的世界絕望了!——各位老鐵、各位兄弟姐妹,這裡是圍城以外、象牙塔以內的天哥直播間,帶你領略不一樣的大學生活。點個關注不迷路,把持不住開守護,有情有義、不吹不黑的主播每天在這裡等你!接下來就是萬眾矚目、萬事俱備、萬國來朝的粉絲福利時間,想看帥哥嗎?飛機火箭走一波!」

「火速開啟我今天的快樂時間!」

「快點、快點,我的屏幕已經消過毒了,隨時可以舔!」

「趕緊的,全寢室小姐妹早就搬好了小板凳,等你開播呢!」

馬天把鏡頭對準江水源,緊接著豎起食指和中指,也不知是說只佔用2分鐘,還是表示OK的意思:「現在有請大佬登場!不過天哥有言在先,大佬日理萬機、事務繁忙,只能出鏡幾分鐘跟大家打聲招呼——」不等他說完,直播間里已經被刷屏所淹沒:

「我叫李萬姬,我身體好,我先來!」

「姐妹們,我都24了,母胎單身,沒談過戀愛,能不能讓讓我?」

「我快到更年期了,還是我先來吧!」

「孩子們,明天我過八十大壽,這個給我當生日禮物吧!」

「請把我跟他關到一個房間,不管我怎麼叫,都別放我出來!」

馬天非常謙恭地問江水源道:「大佬,現在有2463人在線觀看我們的直播,還有不少人正在進來的路上。大家見到您都非常高興,能不能請您跟大家打聲招呼,或者唱首歌?」

「那就唱首歌吧。」江水源覺得上次已經打過招呼,再打招呼挺傻的。他用手指輕叩桌面,看著窗外隨口哼起了一首老歌: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難才能睜開雙眼

我從遠方趕來,恰巧你們也在

……

「好聽!」

「清澈的聲音,完美的側顏,愛了愛了!」

「這不是我失散多年的未婚夫嗎?」

「老公,找了你好久了,你怎麼在這裡!」

「我家在京城有20套房子,賬面上趴著16個億,你們誰也沒想和我搶!」

等江水源唱完,馬天很懂事地關掉直播,然後點開APP找到今天收到的禮物,指給江水源看:「大佬,您看到沒有,這是剛剛直播時網友們送的禮物,短短十分鐘不到,您看收到了多少?我去,這個阿依土別格格一口氣就給你刷了22個火箭!您知道這有多少錢么?」

江水源笑著把他手機推開:「並不想知道。」

「雖然我還沒仔細看,但保守估計,所有禮物加起來至少能賺一萬塊錢。不到十分鐘,就賺了一萬塊錢,簡直比印鈔機都快!」馬天彷彿看到一座金礦在熠熠發光,「當然,這主要是您的功勞,這些禮物咱們四六分成,我四你六。」

「不用,這些禮物就算是喝你奶茶的回禮。」

「不,親兄弟、明算賬。咱們以後合作,都按這個比例來分成,你負責吸引流量,我負責插科打諢兼帶管理運維,咱們強強聯手,保證月入百萬不是夢想!」

江水源笑笑,站起身來:「我之前說過,我一不缺錢,二怕麻煩,而且學習很忙,根本沒有時間,所以很抱歉。現在茶歇時間結束,我要看書了,請吧!」

「三七?」

「請!」說著江水源打開了自習室的房門。

「二八!」

江水源直接把他推了出去,關上門,整個世界又恢復了清凈。 沒想到清凈了不到三分鐘,又有人梆梆敲門。江水源眉頭大皺,心道我都說得那麼透徹了,這個馬天怎麼還不識趣?莫非不懟得你懷疑人生,真覺得我是泥團,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江水源怒氣沖沖打開門,才發現敲門的不是馬天,而是兩個沒見過的學生模樣的年輕人,一男一女,雖然此前從未謀面,但他們的舉止、神情和呂璐都有幾分相像,想來應該也是混學生會的。那個女同學主動介紹道:「你好,江同學,我們是系裡學生會的。我叫歐陽莎,這位是文藝部部長謝青峰謝師兄。」

「有事?」江水源拉著門,並沒有請他們進屋的意思。

「是這樣的,我們想請你參加系裡的畢業生晚會。」

「抱歉,最近比較忙,實在沒有時間。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你——!」歐陽莎沒想到江水源拒絕的那麼乾脆,「江同學,你都有時間參加生科院的晚會,會沒時間參加本系的?你是咱們系的學生,這麼厚此薄彼,恐怕不太好吧?」

「不是厚此薄彼,而是有張有弛,之前放鬆過了,現在該抓緊時間看書了。」

歐陽莎嘴角微垂,顯然是不相信江水源的解釋:「你這才剛進大學,沒必要這麼拼吧?這書早一天看晚一天看沒什麼區別的。再說,參加晚會,上去唱首歌,最長不超過十分鐘,又能浪費你多少時間?」

我信了你的邪!上次有個學生會的也這麼說,結果呢?從綵排到化妝、再到正式唱,浪費了一下午加大半個晚上,關鍵還留下一堆後遺症,比如那個一杯奶茶就想換整個世界的自來熟主播,還有不請自來的你們,所以江水源痛心疾首地拒絕道:「十分鐘已經很多了,夠背一首古詩、能記十個單詞,或者看好幾頁書。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啊!」

「……」歐陽莎被江水源的偉光正噎得直翻白眼。

謝青峰眉頭微皺:「江水源同學,作為系裡的學生,你應該積極配合學生會工作。你每學期的品行表現、評先評優,可都歸學生會管!」

江水源頓時就呵呵了,心道你糊弄誰呢?我也在學生會呆過,還不知道學生會是幹什麼的?當下便笑了笑:「首先,我不是學生會成員,沒有義務服從學生會工作安排。其次,我還不是兩江大學學生,至少現在還不是,所以品行表現什麼的,跟我有什麼關係?最後,我很忙,就這樣吧。」

說完江水源關上門。

謝青峰氣得臉色發白,嘴唇都有些哆嗦:「敬酒不吃吃罰酒!讓我舅舅來找他好好談談!」

下午的時候,系主任仇萬平晃著有些謝頂的腦袋推開自習室的房門,看到江水源在伏案用功,笑眯眯地打招呼道:「小江,又在努力啊?其實不用太擔心,《解析幾何》相對來說還是比較簡單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