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嘯瑾不需要她說得太詳細,已然知道她的想法。

脫身辦法古已有之,只是她肯捨棄蘇家晗小姐的身份,倒是隨了她母親的性子。 只要不和他們失去聯繫,她的想法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蘇嘯瑾還是有些心痛:「有什麼想法保留著吧。不到萬不得已,最好別走這一步。」 安蘇晗有些小吃驚,沒想到舅舅會這麼通情達理。 本打算好好在舅舅面前撒嬌耍賴一

脫身辦法古已有之,只是她肯捨棄蘇家晗小姐的身份,倒是隨了她母親的性子。

只要不和他們失去聯繫,她的想法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蘇嘯瑾還是有些心痛:「有什麼想法保留著吧。不到萬不得已,最好別走這一步。」

安蘇晗有些小吃驚,沒想到舅舅會這麼通情達理。

本打算好好在舅舅面前撒嬌耍賴一番,現在看來不用了。

強忍住喜悅的安蘇晗向蘇嘯瑾告辭。

蘇嘯瑾見到她一臉強忍的表情,一個鋒利的眼神襲來:「這麼勉強就不要裝了,如果我不答應你打算怎麼辦?」

安蘇晗本是要真性情的,但覺得總統舅舅面前不能太放肆,於是虛偽的聳聳肩:「我還能怎麼辦,跟舅舅撒嬌唄,再不然去外婆那裡哭哭鼻子。」

話落,也不管蘇嘯瑾臉上精彩的表情,疾步離開總統辦公室。

蘇嘯瑾痛失和外侄女增進親情的機會,第一次覺得自己太沒底氣,應該再為難為難她。

好想反悔! 童年沒有陪伴她,讓她在自己面前像曾經的羽菡一樣,有恃無恐的撒個嬌……這畫面,想想都溫馨。

蘇嘯瑾揉揉自己的心口處,自責操作不當,痛失機會。

看著她輕盈飄去的背影,突然有些為慕景沛擔心。

這麼狡猾,留在身邊,遲早是「包袱」,有人要,扔給慕景沛也不錯。

這麼一想,蘇嘯瑾心裡好過多了。

慕景沛剛下飛機便接到總統府電話。

蘇嘯瑾的語氣很不友好:「沒什麼打算?」

慕景沛早有準備:「有。」

蘇嘯瑾:……

調他胃口?

蘇嘯瑾:「說!」

慕景沛:「低調求婚,不對外界發布。」

蘇嘯瑾:「娶她沒有嫁妝。」

慕景沛:「不重要。」

蘇嘯瑾:「不許欺負她。」

慕景沛:「辦不到。」

蘇嘯瑾:……

很狂妄,很合心意,就你了。

蘇嘯瑾美滋滋的掛斷電話。

洛熠一進辦公室就見到笑容從臉上轉瞬即逝的總統,這是庄嫚昏迷不醒后,總統閣下綻放的第一個心花怒放的笑容,雖然短暫,但……意味深長。

妃卿莫屬:逆世大小姐 誰家要遭殃了?

慕景沛雖已離開總統府,但蘇羽菡也靠近不了安蘇晗,就算對面而過,總有人「無意識」的將她們隔開。

蘇羽菡雖還住在頡園,但與蘇家的疏離感越來越濃。

在蘇筠的安排下,秦青青在拘留所被人掉包。

原本可以很快把她送走,但因安蘇晗安插的人及時發現,幾個小時后全國通緝。

蘇筠不得不把她交給葉逸澤,並且按照之前的約定,把孫珂傑也弄到她身邊。

孫珂傑不敢不出現在她面前,她手裡還有他的把柄。

想到自己已經買好的機票,在杞室見秦青青時,孫珂傑很想給她一巴掌。

就算不受舅舅待見,但他還有轉移到國外的錢。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他已經去找孫珂燕,照樣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秦青青見到他,臉上一片欣然。

正要上前,哪知臉色極差的男人甩開她的手:「你走不了,也要讓我同你一起過上見不得光的日子。」

秦青青四下看了看,確實……

杞室很大,甚至可以用莊園來形容,但是再大也是地下掩體,至於怎麼來的,她不知道。

來了以後被關在這個小小的房間。

門口站了人,哪裡也不許她去。

孫珂傑見到她,沒有關心她的肚子,反而是一臉的嫌棄,秦青青心裡不是滋味:「阿傑,我是真心喜歡你,想和你在一起的。」

孫珂傑嗤之以鼻:「你的真心給過很多人吧。」

秦青青怔了怔,很失望的樣子:「原來你是計較的。」

似乎她這一輩子也無法找到慕景沛對安蘇晗那般珍視她的男人。

也是,她都未曾珍惜過自己,還能奢望別人珍惜她?

孫珂傑不看她,不想看:「在總統府下毒之前你就應該想好結果。你有擔心過我會受牽連嗎?沒有吧。你的心裡只有你的目的,什麼時候管過別人。」

秦青青見他如此無情,也不再一味討好,換了一副作死的口吻:「殺了安蘇晗也是為你除患。即使失敗,我們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當然也要同甘共苦。」 孫珂傑忍無可忍,抬手給她一巴掌:「祝瓊鈺比你強多了。」

秦青青勉強扶住牆沒有摔倒,捂著臉,憤憤道:「那你現在出去找她啊。」

孫珂傑對她的惱怒和厭惡到了極點,後悔當初看上了這樣一個女人。

他倒是想出去,只是蒙眼進來時,耳邊的人說了:「來了這裡就走不了。」

也不知道蘇筠會不會真的把他們送到國外去,他不想一輩子呆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

孫珂傑不得以和這個討厭的女人相處一室。

乾脆不再理她。

秦青青有妊娠反應,午餐送來時,孫珂傑一口飯沒到嘴邊就讓她噁心得沒心情吃飯了。

他扔掉手上的筷子,十分厭煩的把頭扭向一邊:「你不能吃就別坐過來,想讓我也跟你一起餓肚子?」

秦青青沒有得到他的關心很是懊惱:「你也有腳,我坐過來,你可以迴避。」

孫珂傑正要和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鬥嘴一番,門口卻突然有人走進來。

二嫁豪門,媽咪你別跑 一身烏黑裝束的男人,一張似帶著硬殼的緊繃臉,就像沒有思維的機器人:「孫先生,我家主人有請。」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孫珂傑冷睨了一眼秦青青,反正對著她也食不下咽,於是二話沒說跟那人出去了。

秦青青見他離開,頗為委屈和無奈,曾經的歡好似乎已蕩然無存。

她一直認為,喜歡的東西不擇手抖得到就好,卻其實什麼也沒得到。

孫珂傑依舊被蒙住雙眼,讓人領著。

好幾分鐘后,有人給他摘下眼罩,他才看清這是一處類似庭院的地方。

沒有自然光線,全靠燈光,讓人內心壓抑。

「沒想到孫先生能為紅顏而棄孫家,連家業也不要,真是一往情深,令人……失望。」

葉逸澤一邊閑散自得的煮茶,一邊冷嘲熱否一無所有的孫珂傑。

孫珂傑沒有見過葉逸澤,只是聽別人說這裡的主人姓葉。

「葉先生有這樣的閒情逸緻挺好,只是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煮茶,視乎有造作的嫌疑。」

葉逸澤並不在意他語言上的回擊,只慢慢說道:「茶不是你喝,造作與否不重要。如果我是孫先生,應該更關心如何離開這裡,而不是太專註於別人的言行。」

換做別人,見到杞庄的主人,應該抓出機會問如何出去的事,但孫珂傑向來爭強好勝慣了,直到現在還沉浸在自以為是的光環里。

所以,孫珂傑這種沒頭腦的人註定會出局。

因葉逸澤的提醒,孫珂傑嘴唇動了動,說不出話來。

葉逸澤並沒看他,只繼續說道:「你們都不是安蘇晗的對手,卻一味飛蛾赴火,我該違心說你們勇氣可嘉還是該善意的批評你們愚昧無知呢?」

孫珂傑高傲的心被葉逸澤肆意揉捏,但想到有求於人,也不能再有睚眥必報的心理。

「葉先生看上去和安蘇晗很熟,不知道葉先生把秦青青幽禁在這裡是不是為她抱不平?」

孫珂傑需要搞清楚對方的立場。

葉逸澤抬起眼皮看向他:「你覺得這種女人值得我動手?不是蘇筠硬塞過來,我倒是想看看安蘇晗怎麼玩死她。」 縱寵將門毒妃 那個印象中笑容即便深沉也乾淨的姑娘,第一次在濱縣見到她,就成了住進他夢裡的人。

只可惜他在還在試探芳心時,另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她身後,她就成了他的。

孫珂傑看穿真相:「你居然喜歡安蘇晗?有意思。」

葉逸澤一點也不想與他討論自己:「想出去嗎?」

蘇珂傑眼睛發亮:「你會讓我出去?」

葉逸澤:「不要以為你們是蘇筠送來的人,我會善待你們。沒有好處,誰送你們出國。」

話里的意思:人,可以接收,但是未必會按蘇筠的要求做。

孫珂傑:「你想要什麼?如果是錢,也得等我出去后給你。」

葉逸澤:「你覺得事情會如此簡單?」

孫珂傑:……

不要錢,難道要他的人?

孫珂傑晃晃頭,應該是身體更恰當吧。

葉逸澤冷睨他一眼,這種人就算送去做活體試驗品,實驗室那邊都會嫌棄他智商低。

「我的微生物實驗室需要胚胎做實驗,你能做主秦青青的事?」

意思很明顯,葉逸澤對他們了如指掌。

孫珂傑從一開始對秦青青懷孕的態度就冷淡,想不到葉逸澤會塞給他這麼容易的交換籌碼,他不佩服自己的好運都不行。

不過……

「你所需要的胚胎是需要取出還是在母體做實驗?」孫珂傑要弄清楚這一點。

葉逸澤:「你擔心會要她的命?」

孫珂傑:「不至於,少一個累贅更好。」

葉逸澤:「試驗成功與否都會有很多種結果,其中也包括宿體死亡。」

孫珂傑思索與自己的關聯大小后,認為交出籌碼,利大於弊,於是和葉逸澤談好條件。

秦青青被拖往實驗室時,一路崩潰狂呼。

她能想到的最壞結果是被孫珂傑拋棄,但是沒想到他竟然會無情到把自己送去做活體實驗。

這就是她千辛萬苦要攀附上的男人。

由狂呼變成傻笑,她的世界就此坍塌。

孫珂傑離開杞庄前,得到孫珂燕在外國失蹤,孫家資產被吞併的消息。

他要求見葉逸澤。

還是那座庭院,不過葉先生有了心病,沒心情喝茶。

安蘇晗不輕易離開總統府,不管用什麼方法,他的人接觸不到她。而目前他又沒有更好的辦法,所以一時間想不清楚的心病,讓葉逸澤有些煩躁。

孫珂傑忽視他不悅的神情,直接說正事:「之前的條件,我能跟換目的地嗎?」

葉逸澤:「你沒有更改條件的權利。」

孫珂傑:「放我回總統府,以後也當你在總統府有內線了。葉先生考慮考慮?」

孫家徹底敗落,連生計都難以維持,他不如回總統府給舅舅認個錯,繼續住在頡園衣食無憂,等待翻身機會。

孫珂傑自私的小心意直接戳中葉逸澤的需要:「我憑什麼相信你的口頭承諾?」

他都不是遵守承諾的人,孫珂傑更不是。

孫珂傑:「秦青青手上有我的把柄,你有本事從她手裡弄到,就能證明我有多麼的信守承諾。」

葉逸澤笑了,為了榮華富貴,孫珂傑竟然把拴在自己脖子上的牽狗繩交給他,愚蠢至極。

不過,這倒是機會,於是葉逸澤吩咐手下人,把孫珂傑不聲不響的扔到總統府附近。

孫珂傑隻身狼狽出現在外婆面前,對往事深惡痛絕的懺悔,聲稱秦青青瞞著他做了很多事,被騙的他直到最近才知道。

畢竟沒有證據證明他做過傷害安蘇晗性命的事,蘇賀珍到底心軟,只當他是被美色迷暈了頭。

沒有太多追究,只教訓幾句讓他收斂以前的劣性,讓人把他送回頡園,但沒有允許,不能隨意離開頡園。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