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你幹嘛?」 此時他揉搓著,並且心疼的望向那顆心臟……莫非華禹風哭了?

他就如此抱著我,我就似一個母愛泛濫的母親一樣抱著他! 「去洗澡罷!」 許久,他的聲響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平靜。 「又洗澡?」 「叫你去便去,那多廢話!」 進入洗浴間我看見鏡子前的自個兒,身上被他蹭滿了水彩,但曲線玲瓏的身子中彷彿有某種異樣的感覺,頸下的波瀾被他摸的比平日更

他就如此抱著我,我就似一個母愛泛濫的母親一樣抱著他!

「去洗澡罷!」

許久,他的聲響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平靜。

「又洗澡?」

「叫你去便去,那多廢話!」

進入洗浴間我看見鏡子前的自個兒,身上被他蹭滿了水彩,但曲線玲瓏的身子中彷彿有某種異樣的感覺,頸下的波瀾被他摸的比平日更加堅挺,身體微燙。

「你怎麼進入了?」

「我也須要洗呀!」

「可是我沒洗完!」

「你身上還有我沒見到過的地方么?你有啥害羞的。」

「呀!」

我的身子他已然不是第一回見到過,可是他的身子我卻沒見到過,他恰在我的跟前脫了衣裳,看見他結實的胸肌便嚇得用雙掌捂住眼眸跑出了洗浴間。

回到房間腦中仍舊是他脫了衣裳的模樣,健碩的身型,應當時常會健身,褐色的皮膚顯得更加結實,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華禹風是個惡魔,他今日的所作所為簡直太奇怪了,倘若不是以前接觸過他,今天我鐵定會被嚇瘋的。

「吳小姐,出來喝湯罷!」

「曉得啦!」

被寧嫂打斷了我可怖的思緒。

「吳小姐,給你煮了點牛奶燕窩,夜間好好睡個覺罷。」

「謝謝,寧嫂!」

深夜非常,小孩的啼哭音再一回貫穿整個公館,我簡直受不了了,取出一個手電筒,仗著膽量走出房間。此時的公館就似是個陳年老宅一樣可怖,時不時會遇見一些帶著血的動物,分散在各個邊角令人防不勝防。

聲響來自華禹風的房間,在門邊踟躕了幾秒,我想推門進入瞧瞧,門並未鎖,聲響模糊還在,但沒方才那麼響亮,除卻華禹風捲縮在床上,我並未發覺其它東西,湊過去才聽明白,原來哭的人是華禹風。

「唔,不要帶走我的夥伴兒,不要……」

聲響逐漸微弱,卻令人覺得不忍!

我上前抱著他,他翻身把我困住,緊緊地抱著我,只是沒了哭音,而後他安謐地睡著了,如一個失去親人的孩子,我幫他擦拭了面上的淚水,默默離開!

「寧嫂,華禹風每晚都會哭么?」

「吳小姐,還是被你發覺了!」

「我昨天進入他房間了!」

「打自小動物都死了,少爺幾近每晚都做噩夢!」

「寧嫂,你是老糊塗了罷?」

一聲恐嚇,打破了安謐的早餐時光,華禹風拽著疲憊的身子走來!

「吳青晨,你要記得你的身份,往後沒我的允准,不準進我的房間!」

「曉得啦!」

「曉得了還不快滾回去換衣裳,工作不要了罷?」

險些忘了,昨夜他講過要要我進集團的設計部學習,做實習生時聽聞集團的設計部可是個關鍵部門,似得人是決對進不去的!

找了身還算正式的衣裳,此時的華禹風已經西服革履,系著精美地紐扣,深青色皮鞋亮的有些晃眼,筆直的西褲托顯出欣長的大腿,倏然想起昨夜看見了他的胸肌,真是秀色可餐。

「看夠了沒?」

「沒,不對!我沒瞧你!」

「那你是在幹嘛?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沒!」

硬著頭皮,上了那輛我再熟悉不過的車,身側的男子依舊是華禹風,我還是不敢直視他的面龐,這是由於簡直太過俊美!

「規則記住了?」

「恩,決不可以透露我們的關係!」

不過我們也確實沒啥關係。一張契約罷了。四年非常快便過去了。

設計部跟辦公間截然不同,沒瑣碎的事,每個人分工都非常明確,我被分配到一個小組。負責帶我的是一個年輕小伙兒,不到30歲。瞧上去非常聰敏,穿著乾淨利落,言語幽默。非常喜歡逗大家開心。應當也是名牌大學畢業,能耐也不會差,否則也不可以如此年輕。就擔此重任。

「你好,我叫吳青晨,請多多關照!」

「我叫Kurt。有啥不懂的就問我!不要客氣,我就喜歡漂亮的小姑娘!」

「謝謝你!」

非常久沒拿畫筆顯得非常生硬,Kurt要我完成一個設計圖,底稿已經做好,可是我改來改去都覺得不夠好,思路像交通堵塞一樣不暢通,心想喝杯咖啡換換腦子,剛走到茶水間門邊,就聽見裡邊幾人在議論自己。

「新來的那吳青晨什麼來頭呀?」

我老婆是大明星 「在辦公間幾日就調到總裁身側去了,後來跟她作對的周思綿莫名地便不上班了,這沒幾日,便來我們設計部了!」

「你沒聽聞她被一個大老闆包養了么?看起來那老闆來頭不小呀!我們千萬不要招惹她。」

「不會罷,瞧她也不像呀?」

「小三兒會在腦門上刻著:我是小三兒么?」

「畢主管親口講的,在上流宴會見到過她,鐵定是被大老闆包養了!」

此時我不知該衝進入解釋,還是默默地忍受,還是忍了罷!如此好的學習機會可不可以錯過,真跟他們撕破臉,這部門我也待不下去了!

接下來的幾日同事們表面都對我恭恭順順,背地裡時常說我壞話,莫非這就是職場么?為何會有如此多是非!

「青晨,下班了我們去逛街罷!」一個聲響非常嗲,穿著暴露的女同事湊過來悄聲兒說。

「你們去罷,我不太喜歡逛街!」

「去罷,逛完我們聚聚,你來了之後我,們都沒慶祝呢!」

「好罷!」實在無法推辭就應允了。

「青晨,你穿得衣裳就是這牌子罷,我們進入瞧瞧罷!」

這商場華禹風帶我來過,生怕店員認出我來,我把頭埋在同事背後。

「小姐,你來了?今天怎麼?」

「我跟同事來的!快幫我找一件這!」

我感覺店員就要暴露我的身份了,趕緊堵住她的嘴!而後迅疾轉挪陣地!

「青晨,你瞧我們都買如此多了,你怎麼啥都沒買呀?」

「沒喜歡的!」

「叮! 呆呆總裁萌萌妻 叮!叮!」是華禹風,我躲了個邊角。

「喂!」

「怎麼才接電話!下班不回家去哪兒了?」 「青晨,Kurt被調走了你怎麼辦?」

「調走?為啥?」

「他鐵定是開罪哪個領導了。調去市場中心了。你還不清晰么?」

莫非是早晨的原因,Kurt才被調走的,華禹風想幹嘛?

「你為什麼調Kurt去市場中心?」

「我的集團想調誰還須要跟你彙報么?」

下班后在他的車中,計劃跟他理論一番。不可以讓Kurt蒙冤。

「他可是個設計師,在市場中心他可以幹嘛?」

「我自有安排。你這是在逼問我?莫非他是你心愛的人?」

「當然不是,可是你不應當如此對他!」

「既然不是你心愛的人,你為什麼惶張?」

「你無理取鬧!」

忿怒的我推門下了他的車。倏然發覺自己居然沒任何一個地方可以去。學校還有幾日才開學,自己以前的家早已被銀行機構沒收轉賣,如此大的城市居然沒我的安身之處。

「叮!」

「媽,有事么?」

「怎不開心呢?快回家罷,飯都做好啦!」

我的眼眶剎那間濕潤了,給我溫暖的這人,卻跟我沒任何血緣關係,我哽咽著道:「媽,我過會兒再回去!」

「禹風欺負你了?」

「沒,嗓子不舒適!」

「感冒了罷,快些回來罷!」

扣掉電話淚水便奪眶而出,我是多麼渴望她便是我的母親,我如今多麼期望她可以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跟我說:累了就啥都不要做,乖巧睡一會!

不知不覺便走至了華禹風公館門邊,這家我居然走的愈來愈順路,習慣真的非常可怖!

誘愛99天:司少的天價寶貝 「媽,我回來啦!」

「下班瘋哪兒去了?害我擔憂你!」

華禹風居然先我一步到家,並且講了句這麼反胃的話。

「外邊堵車啦!」

「禹風,往後你負責接送青晨,聽見沒?萬一感冒了怎麼辦?」

「行,曉得啦!」

晚餐過後,這是由於不知該回哪個房間,因此我一人在客廳看了會電視劇,華太太在廚房叮叮噹噹搞個不停,還不令任何人插手。

「青晨,來喝湯,喝完了便回房間中睡覺去呀!」

「噢!」

我順從的喝下了湯,被她攆到華禹風房間,沒過多長時間便覺得全身滾燙,頭暈目眩,索性躺在他床上歇會,睡著了覺得自己愈來愈熱。

「我熱的難受!」

「那你在我的卧室這樣,你想要我怎樣?」

「抱歉,我回去好啦!」

「這樣就想走?」

「不要!」

早晨醒來,我的頭埋在他頸下,結實的胸肌頂著我,我的全身像被推土機碾壓過似得,煎熬難忍,倆人便如此躺著,我望著他超凡脫俗的臉,卻清晰的記得,昨天我並未反抗,莫非我是自願的?不可能,這一定有蹊蹺。

「你看夠了沒?」

「呀!對不起!」

我失措的垂下頭,抱歉地把自個兒裹起來!

「你是在說昨夜的事么?」

「是你先摁在我身上的!」

「是你先脫衣裳勾惹我的!」

「是我喝了你母親的湯太熱了,不脫衣裳受不啦!」

「我母親的湯?噢,我明白啦!」

「明白什麼了?」

「真笨,湯有問題呀!」

「呀?你母親給咱倆下藥了?」

「否則我會上你?你瞧瞧你的身型,我眼還不瞎!」

「華禹風!」

我掀開薄被瞧瞧,確實跟他電腦上的那女人無法比,並且身上瘦的也沒幾斤肉。想到昨夜的事,淚水剎那間劃過臉龐!

「你哭啥?又不是第一次了。」然後眉頭猝然一皺,「我是不是你第一個男人?」

「你自己心裡還不清楚嗎?!」

幾個月前,他在山上的車裡強行佔有了我,那一抹嫣紅,難道他視而不見?

還有,我哭,是因為上次發生關係,是他強迫我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