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辭的周身,似乎蒙上了一層血霧。

隨即,好像完成了一個什麼古老的契約,他的口中發出一道嘶吼,接著用力一推,風飄雪整個人便輕飄飄的向岸上飄來。 風飄雪感受到脫離火海,全身說不出的清涼,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在了安全的地方。 興奮的大叫道:「我沒死……我竟然沒死。」 「哈哈哈哈!」風飄雪喜極而泣。 此刻的她,完

隨即,好像完成了一個什麼古老的契約,他的口中發出一道嘶吼,接著用力一推,風飄雪整個人便輕飄飄的向岸上飄來。

風飄雪感受到脫離火海,全身說不出的清涼,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在了安全的地方。

興奮的大叫道:「我沒死……我竟然沒死。」

「哈哈哈哈!」風飄雪喜極而泣。

此刻的她,完全沒有顧及到,把她送上來的人。

她的藍師兄,還在受苦受難。

而風飄雪得救后,一個人在那興奮的手舞足蹈,幼稚的像個孩子。

還朝夜冰依幾人炫耀的看去了一眼,這麼危險,她都沒有死,豈不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千歌實在是看不下去風飄雪這欠揍的模樣,忍不住站出來冷聲道,「拿人家的性命換來的,有什麼資格炫耀。」

「風飄雪,你能不能要點臉了?」

她感覺女人的臉,都被風飄雪這個矯揉造作,不知羞恥的女人給丟盡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風飄雪立即反駁道,隨後才想起了什麼。

下意識向身後看了看,卻並沒有發現她的藍師兄。

以前別人罵她,都有藍師兄在她的背後,幫她出頭說話。

風飄雪這才想起了生死未卜的藍辭,她心中狠狠一驚,「藍師兄……」

小心翼翼的往下面,果然就看到了還在垂死掙扎的藍辭。

風飄雪大喊大叫道,「藍師兄,你千萬不要事!你上來啊。」

本是已經奄奄一息,無邊絕望的藍辭,在聽到風飄雪的呼喊后,他的眼中立即閃過一抹亮光,閃過一抹希冀。

然後,他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量,狠狠的咬了咬牙,一步一步,順著他的冰凝絲線,爬了上來。

那猶如細如牛毛的絲線,將他的手指都勒的鮮血直流,森然見骨。

但是,看著風飄雪那一張絕美的小臉,藍辭咬了咬牙,飄雪在等著他上去呢……

心愛的姑娘在等著他……

他一定不會讓她失望。

藍辭以這個信念,吊著一口氣,硬生生的咬著牙,一點一點,一步一步,爬了上來。

隨即癱倒在一旁。

調了一口氣,盤膝打坐,修鍊了起來。

他不僅手臂受了重傷,全身上下,都沒有一處好的,但只要還有一口氣,他就死不了,坐在一旁調息。

連夜冰依都看得驚奇不已,藍辭的命,還真是大!居然這樣都死不了?

言歸正傳。

風飄雪,藍辭,妖玲兒,段月容幾人已經過去了。

現在,該輪到夜冰依她們四個了。 陳志凡一向都是好脾氣,難得的強硬了一會,唐慕慕只得接下陳志凡給的合同和鑰匙,看清楚租房的面積,唐慕慕驚愕的看向了陳志凡:“這房子我能租的起嗎?”

“當然!”陳志凡氣定神閒,他走到唐慕慕身邊,攬着唐慕慕的肩,語氣溫和了下來:“我知道你不想過於依賴我,但是你得適當的接受我的照顧,錢財都是身外之物,我可沒有辦法還你一個完整的唐慕慕!”

“你是我的女人,有的事情,你只要服從你的男人就可以,意思是無條件!”

和唐慕慕膩歪了好一會,陳志凡離開了唐慕慕的出租房!

等唐慕慕看到了那個地址是別墅的時候,房產證上寫着唐慕慕與陳志凡的名字之時,她的眼睛紅了!

房產證上寫誰的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陳志凡待她的態度,陳志凡給予她足夠的尊重和自由!

她寧願和陳志凡這樣的相處下去,哪怕沒有什麼名分!

陳志凡有好幾個女朋友,她其實早就知道了!

等唐媽媽回來,唐慕慕索性向母親坦誠了自己做的事情!她給唐媽媽看了陳志凡的那本房產證:“媽,以後,他就是你的女婿了。”

“你這個孩子,都怪我,哎。”唐媽媽嘆口氣:“咱們孃兒倆。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唐慕慕抱着母親:“他,除了女人多點之外,真的是好人,媽媽,我很喜歡他!”

唐媽媽抱着女兒,紅了眼眶,沒名沒分的跟了一個男人,她們母女兩居然做了同樣的事情!當年,她也是因爲喜歡慕慕的爸爸,才願意沒名分的跟着他,到頭來,還是被他棄如敝履!

此時陳志凡回到刑偵大隊就被廖漢拉進了停屍房:“我的哥哎,你終於來了,怎麼都打不通你的電話,我就差要貼尋人啓事了!

“幹嘛?”陳志凡皺眉:“有事說事,拉拉扯扯的幹嘛?每次看見我都是這麼風風火火的,你就不能好好的和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我這不是着急嗎?”廖漢拉着陳志凡不放,知道兩個人走進了停屍房,看見兩個人進來,法醫說道:“我就要開始解剖了!”

停屍房的解剖臺上停放着兩具屍體,一男一女!

死亡已經超過了四個小時,手臂和麪部已經有淺淺的屍斑形成。

“今天接到報案,有人在公園裏自殺,諾,就是這兩個!”廖漢說道:“之前給你打電話,沒的電話打不通,我就自己去現場勘查的!”

陳志凡摸出手機,發現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關機了,他打開手機,叮叮噹噹數十個未接來電和未讀短信闖了進來:“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動關機了,你繼續說。”來電和短信都是廖漢發的,催促他快點來刑偵大隊!“靠,打幾十個電話,你也真有耐心!”

廖漢嘿嘿乾笑幾聲:“老大,咱們先看屍體,馬上就要開始解剖了!”

陳志凡站在兩具屍體的中間:“你說,這兩個都是自殺的?”年輕男女,看起來年紀差不多,應該是情侶!

“是啊,不過死的挺奇特的。”廖漢指着兩個人脖子中間的淤青:“兩個人都是站在地上,把腦袋卡在樹杈裏!嘖嘖,這樣的死法,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屍體脖子中間淤青,看起來是的確是吊頸自殺,不過把自己卡在樹上,這種死法,簡直是聞所未聞!陳志凡問道:“應該拍攝了現場的照片吧?給我看看去!”

“有照片的,”廖漢轉身在法醫的桌子上找了找:“就是這張,你看這兩個人,也不像是沒錢的,爲什麼要掛在樹上自殺呢?又不是買不起繩子,就算是沒有繩子,哪怕用電線,腰帶,在不濟還有別的死法!”

聽見廖漢的嗶嗶,陳志凡和法醫幾乎是同時皺眉,陳志凡更是直接的說道:“閉嘴,快點把照片找出來,你都不把照片給我看,叫我看個毛啊?”

“嘿嘿!”廖漢乾笑兩聲,從桌上找出了現場的照片遞給陳志凡:“陳哥,其實我很想不通,這兩個人爲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自殺!”

陳志凡接過照片:“你去核查這兩個人的身份,實地調查這兩個人究竟是因爲什麼問題自殺,調查的越是細緻就越好,查到了什麼,就趕緊給我發信息。去吧!”

“好的!”廖漢當即答應,然後快速的走出了停屍房。

廖漢就是有這種好處,他臭屁是臭屁,辦事的時候絕不會囉嗦!

等廖漢離開,法醫道:“陳老大,還是你有辦法,他之前在這裏嗶嗶很久了,我都要受不了。”

陳志凡道:“其實還可以接受的,那傢伙就是故意搞怪!你開始解剖屍體吧!”他被照片上兩個人的死相給吸引了,兩個人的面相,一個極爲的平靜,另一個死者的臉上居然帶着笑容。

照片上另一個古怪的地方是,一男一女兩個死者都是掛在朝着東南的方向。

“自掛東南枝嗎?”陳志凡自言自語道。

法醫沒聽清陳志凡的話:“陳老大,你說什麼?”

陳志凡壓下心中的古怪,說道:“自殺就自殺了,還要玩一個自掛東南枝。”

法醫湊到陳志凡的手裏,看見他手裏的那張照片,哦了一聲:“還真是,正難爲他們,還能找到外形差不多的兩個樹杈!我現在就開始解剖!”

“確定一下兩個屍體的死亡時間,身體裏有沒有藥物殘留,先給我這兩個結果,其餘的你慢慢確定!”陳志凡放下照片,看向了屍體。

兩個屍體之上死氣和屍氣極其的單薄,應該是死去很久了,死後被人帶離開原本的殞身之地,這公園絕對不是第一死亡現場!

要是帶兩具屍體進入公園,這麼大的東西,又怎麼做到不叫別人發現?難道還有第二個鬼撲滿出現?

屍體之上沒有鬼撲滿的氣息,總之,從死亡現場,到屍體,都給了陳志凡奇怪的感覺。 看到了他們四人的下場,雖然沒死,但是過程,卻讓人不敢恭維。

千歌和皓月不由咽了咽口水。

這讓她們怎麼敢過呀。

說不定,待會她們會比他們的下場,還要慘。

夜冰依也皺了皺眉,前面四個人和她沒關係,她不用管。

可是千歌和大師兄,她不能不擔心。

現在已經確定,這每一個木樁之中,都有可能隱藏著機關。

夜冰依眼角餘光突然瞥到那洞壁上的三個大字:「不沾洞」

隨即又看向那木樁之上反反覆複寫的字,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忽然眼睛一亮!

難道是……「我先來!」夜冰依突然道。

「依依!」

「小師妹!」

千歌和皓月聽到夜冰依的聲音,立即上前拉住她,對她搖搖頭。

千歌道,「依依,我知道你著急,但是這太危險了,我們再想想,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但是還有其他辦法么?

貌似沒有。

那道詭異的聲音再次傳來,「哈哈哈哈哈!」

「你們的時間不多了,小丫頭,你你先來是么?那就趕緊上去吧。」

那道聲音一落,夜冰依的身體就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給吸扯了過去,直接扯到了半空中,然後緩緩降落木樁之上。

姬流音什麼也沒說,冰寒的一張臉,面無表情,卻是一言不發的跟在夜冰依身後。

千歌和皓月兩人緊張的看著他們。

而對面的風飄雪,卻是死死盯著夜冰依,嘴裡在不斷的詛咒,「掉下去……掉下去!」

千歌耳尖的聽到了風飄雪的小聲嘀咕,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風飄雪!你在幹什麼呢!」要不是現在夠不著她,千歌真的想衝上去揍她一頓。

風飄雪抬起尖尖的下巴,得意的笑了笑,「要你管我?你還是擔心夜冰依有沒有命活著過來吧!」

千歌恨恨的瞪了她一眼,不再搭理這個傻缺。

擔憂的看著夜冰依和姬流音兩人,希望她們,可別像妖玲兒幾個人一樣,直接就踩中了機關……

姬流音比夜冰依早先一步,率先落在了木樁之上。

很幸運的他,並沒有踩中機關。

夜冰依緩緩鬆了口氣。

隨即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身形自然飄落而下。

突然,夜冰依身形一閃,轉移了一個弧度,躲開了即將落下的木樁,落到了旁邊的木樁之上。

……

彼時,充滿古樸氣息的古老山林之中,一抹紫色優雅尊貴的身影,翩然而至。

男子彷彿乘著流光而來,渾身透露著一股狂傲不羈,邪肆,與生俱來的尊威,令人不敢直視。

一雙瀲灧的紫眸美得驚心動魄,寬大的衣袍旋落,翩翩紫色的花瓣飛舞。

帝玄胤蹙了蹙眉,他花費了許久的時間,才遁尋著小女人的氣息而來,終於找到了這裡。

可是他剛剛到這裡,依依的氣息,卻又詭異的斷了。

撇了撇嘴,有些不滿,這小女人,也太不省心了,竟敢來到這凶神惡煞之地。

就算她身邊跟著個大師兄又怎麼樣?若是真的有危險來臨,他真的不敢想……

就不知道他會擔心嗎?

唉……幽幽的嘆了口氣,心中一邊埋怨,紫色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一邊繼續尋找。

更多的卻是濃濃的思念,相思匯成海,快要將他給淹沒!

想要迫不及待的見到他家小丫頭。 與此同時。

千歌和皓月兩人看著正在過關的夜冰依,一顆心都提了起來。

提心弔膽的盯著她。

姬流音的眉頭更是深蹙,緊緊的凝視著她的身影,若是有一個不利,他便立馬飛身出去護著她。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夜冰依竟然牢牢的站在木樁上面,並沒有暗器射出來。

風飄雪頓時瞪大眼睛,忍不住尖叫出聲:「什麼!」

「這不可能,為什麼會沒有事?!」

「風飄雪!你最好給我閉上你的烏鴉嘴!否則我讓你好看!」千歌一手叉腰,惡狠狠的吼道。

她看到夜冰依沒事,還沒來得及欣喜,就差點被風飄雪這賤人的一句話給氣的差點暈倒。

這個該死的賤人,她到底為什麼總是跟依依過不去。

因為姬流音么?

呵呵!也不看看她那個樣子配不配!

風飄雪胸前上下起伏,狠狠的握著拳頭,眼睛惡毒的盯著夜冰依,她恨不得直接上前,將夜冰依給一把推下去!

心中惡狠狠的詛咒著,去死吧去死吧!

反正還有這麼長的路,她一定過不了,她一定會掉下去的!

夜冰依最好掉進這萬丈深淵的濃濃烈焰當中,粉身碎骨!

哈哈哈!

流音只能是她一個人的,夜冰依去死吧。

……

夜冰依見到果然和她想象的一樣,按照她所想的來走,就不會觸動機關,眼睛一亮。

但她才只是走了第一步,所以還不敢確定,掉以輕心,確定自己心中的定論是完全的正確。

姬流音看著她,完全沒有走動的意思,他要等到她先過去,然後才動身。

夜冰依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心中微微嘆了口氣,也沒攔他,畢竟她現在大概有了可以不觸動機關的方法。

對姬流音點了點頭,自信的勾了勾唇。

姬流音立即會意,彷彿讀懂了她心中所想一般,唇角微勾,也對她幾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隨後夜冰依轉過身,邁出第二步。

腳步落到了第二個木頭樁上。

千歌幾人的心,也隨著她的腳步,提了起來。

看到夜冰依的腳落下之後,也沒有發現危險,有暗器射出來,幾人皆是鬆了一口氣。

夜冰依臉上也露出一抹憂忍辱負重的表情,太好了!

千歌的眼睛一亮,暗暗猜測道,難道依依已經找到了破解機關的規律了?

見夜冰依沖她點了點頭,千歌心中更是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應該是這樣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