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

「起床。」 帶著新的心情,走出房間的門,感覺這個世界都新了。 簡單,清新,沒有多餘的東西。 沒有多餘的累贅,沒有任何的煩憂。 似乎在這裡我們應該感謝前輩們。 這個盛世和平,都是前輩們的熱血爭取來的。 若是沒有他們,沒有他們為祖國犧牲奉獻,我們如何如此安詳?

「起床。」

帶著新的心情,走出房間的門,感覺這個世界都新了。

簡單,清新,沒有多餘的東西。

沒有多餘的累贅,沒有任何的煩憂。

似乎在這裡我們應該感謝前輩們。

這個盛世和平,都是前輩們的熱血爭取來的。

若是沒有他們,沒有他們為祖國犧牲奉獻,我們如何如此安詳?

說來慚愧,我們就這麼的幸運。

大年初一,我們沒有特別的軍事訓練,都是一些小科目,一些日常科目,常態的軍事訓練。

但是有一件讓我們意外的是,排長給我們發紅包了。

在部隊里收到的第一個紅包。

奇怪吧,在部隊里還有這種事情。

按照社會上的那種風氣,都是下屬給領導送禮,安排飯局。

但是在這裡,這些不容許。

這裡不容許這麼做,這是紀律。

但是領導給下屬發紅包,這絕對是喜慶的,受歡迎的。

紅包雖然不多,但是這卻透露出了很多意思。

你以為我收到的是紅包?

不,我收到的是心意。

雖然只有五元,但是這已經夠我們震驚的了。

平常排長都是在指揮著我們,訓練著我們,不斷的埋汰我們,我們都有奴性了。

臣服,接受。

但是今天排長給我們發紅包了,這麼多人,其實也要不了多少,也就一兩百,但是這個舉動卻讓我們都很高興,絕對是收買了大家的心。

而且我們也心甘情願被收買。

在這裡說到這個事情,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就是似乎每個幹部,都很少帶兵。

因為和平盛世,軍事人才每年都會誕生很多。

每年從軍校出來的幹部太多太多了。

大家也不要想著自己比別人高人一等。

和平相處,相互尊重,你會有很多收穫。

因為從軍校里出來的軍官真的沒有幾次帶新兵的機會。

也就是說,是你一手帶出來的新兵沒有多少。

一手帶出來的新兵是最有感情的,只是這種機會真的不多。

相互珍惜吧。

優秀的人才,帶過新兵之後,就會接到很多其他的任務。

能力不行的軍官,還想帶新兵,別逗了。

看著排長給我們的紅包,沒有一個人會說少。

因為即使給再多也還是這樣。

就像糖果一樣,給一顆,和兩顆是一樣的。

只是有個心就夠了,至少我們的領導還是關心我們,在乎我們的。

但是如果你以為春節就是這樣,那你就錯了。

早上吃飯,吃的是,我們昨天自己包的餃子。

「班長,我昨天包的大餃子呢?」韓大壯還記得昨天包的餃子,我都忘了。

似乎我的太普通,太常見了吧,已經不記得自己包的餃子是什麼樣子了。

「對啊,班長,我們昨天包了那麼多,怎麼就這麼一點。」楊志平也接著說。

「真在煮,急什麼,能飛了不成。」班長說著。

「我們包了這麼多好看的,怎麼都給別人拿去了。」展清昨天也是非常認真的整了很多。

「有的吃就不錯了,想那麼多幹什麼,反正我們也吃不完。」

我說著。管他吃下去的到底是不是自己包的,無所謂了。

「來,韓大壯,這是你包的,你看什麼玩意,都爛掉了。」臧啟運還是很會搞事情的。

「炊事班瞎搞,這麼好的藝術品,都被搞壞了。」韓大壯的樣子,真搞笑。

「還藝術品,垃圾。這才叫藝術品。」楊志平總是喜歡和韓大壯互懟。

「你們是不是沒有吃過餃子,那麼多話,幹什麼。」我們的班副,一臉嚴肅的樣子,總讓人感覺不嚴肅。

但是冷場,絕對能做到極致。

我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總之他做到了,我們又安靜的坐在那裡吃新年第一頓早餐了。

但是我們依然很高興。班副嚴肅的樣子,真像路邊貼膜的。

看著班副,我是一點也嚴肅不起來。

不僅僅是因為新年的氣氛,還有班副的樣子,永遠都是那麼的搞笑加嚴肅。

明明就不是嚴肅的樣子,非要搞的嚴肅,連他自己的內心都不嚴肅,非要為了秩序強裝嚴肅。

吃著自己手工做的食物,感覺確實不一樣。

還在想著,嘴了食物是不是自己做的。

我也沒有想到,大家竟然都會包餃子。

這裡也給大家透露一下,其實你會不會都無所謂,只要你願意加入這個團隊,別人都會帶你飛的。

你不會,別人也樂意去教你。

但是大家別以為,這個都是小事。

野炊,包餃子,你要是以為只是娛樂,也可以這麼理解。

其實裡面也有一件小事,就是炊事班也是要抓壯丁的!

不多說,說多了沒有什麼意思了。

因為炊事班,別看都是廚師,但是也是戰鬥人員,也是要學會很多技能的!

以後就知道了,因為在以後,我和他們接觸的也不少,甚至還很多。

其中就有幾個故事,望山跑死大鎚,強拉練,無情的浪,多少炊事班人員在痛苦的掙扎著。

當然這是以後的事情。

目前來說的,新年第一天,我們要去參加各種活動了。

從營區出發。

今天的著裝是,冬常服。

平常我們跑的五公里路途,今天特別的繁華。

出發地,我們的營區,終點是團機關。

過年,可不是我們這個單位在過年,而是所有人都在過年。

所有人!

從來沒有見過部隊里是怎麼過年的,今天即將拉開序幕。

遊園!

今天的我們依然走的是隊列。

但是我們卻不是所有人的新兵一起,而是以班級為單位的進行。

沒有叫賣聲,儘管很熱鬧,但是沒有那些菜市場的叫賣,沒有香煙瓜子火腿腸,沒有啤酒飲料礦泉水。

有的只有走過路過不要錯過,有人的捧個人場,比一比看一看,誰的本領強。

本來,我是沒有什麼心思去參加的。

但是他們有獎券。

雖然不知道這個東西是幹嘛的。

但是作為彩頭,必然是有他的價值的。

況且,這麼多好玩的,為何不參加呢? 半歡半愛 “讀書?你們?”

無臉司機環視了一圈,有些懵。

這都變成鬼了?咋讀書?咋上學?難道這世界上還有鬼學校嗎?我特麼存在了三百多年,也從未見過啊,嗯,有了。

那個長生道長坑我幾次,老子不能這麼不了了之,也要坑他。

嘿嘿,這些鬼娃的心願可不好處理,倒要看看,你能怎麼幫。

無臉司機心思轉動,嘴裏說道:“這個沒問題啊,讀書上學而已,考大學都沒問題,我認識一個大佬,他肯定可以幫你們。”

娃娃頭看向鬼娃們:“你們呢,還要不要讀書?要不要上學?”

“當然要,我喜歡上學。”娃娃頭身邊的小女鬼首先聲援。

“我也要讀書,我爸爸說了,不讀書沒出息,以後討不到老婆的。”

“嗯,讀書才能改變命運,我也要上學。”

鳳鳴帝王閣 “學好物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

“我……”

鬼娃們一個個表態。

娃娃頭笑道:“那好,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龍泉二小一年級一班學生,我繼續當班長,你們誰有意見?”

聽到這話,鬼娃們卻是和之前不一樣,直接搖頭表示沒意見。

這時候,租房內。

“叮咚:枉死鬼李小云,二十三年陰靈,完成死願,獎勵一年道行。”

“叮咚:枉死鬼周錦,二十三年……一年道行。”

“叮咚:枉死鬼趙兵……”

“叮咚……”

一連串的叮咚聲不絕於耳,讓正琢磨牛寶寶到底是什麼牛的陳浩,瞬間腦子嗡嗡。

等聲音消停,陳浩面色一變,反應過來。

隨後他意念感知,對着左前方一揮手,不消片刻,一道流光飛來,落在院子中,化作了一個靈車。

車中,無臉司機和一羣鬼娃全部都在。

果然都醒了!

陳浩看的驚喜,然後也有些驚奇。

這應該沒有醒多久啊,居然就激發了死願任務?是這些孩子太需要幫助了,還是無臉司機太能幹了?

陳浩整理了一下衣服,正打算上去呢,然後動作一頓,滿臉錯愕。

因爲車中的一羣鬼娃,全部從車內閃了出來,先一步站在了他的面前,排成了一排。

我擦,它們不受靈車的限制?

陳浩驚奇,娃娃頭卻迫不及待的開口了:“無臉怪蜀黍說你能幫我們,你可以嗎?”

陳浩看了一眼無臉司機,它伸出手,翹起大拇指。

陳浩擠了擠眼睛,表示收到,感謝幫忙。

無臉司機頓時暗樂,趴在了車盤上上看好戲。繼續得瑟,看你等下怎麼辦,這上學,讀書,考大學,對鬼來說,是不存在的。

“當然可以,完全沒問題,只要你們的願望說出來,我就幫你們完成。”陳浩微笑迴應。

娃娃頭道:“我們要讀書。”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