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於冰屬性的靈石靈脈對比普通靈石靈脈,其價值相差數百倍乃至近千倍。

偏偏這些一直沒被人開採的,不論靈石還是靈脈,基本都是上品。 如此一來,儘管數量不多,靈石也就勉強上億,靈脈也就不到十條,可真要說起來,抵得上普通上品靈石近千億,普通上品靈脈近萬條。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單隻這一筆,就比他此前手中靈脈總量還要多了,畢竟一條上品靈脈等同百條下品靈脈。

偏偏這些一直沒被人開採的,不論靈石還是靈脈,基本都是上品。

如此一來,儘管數量不多,靈石也就勉強上億,靈脈也就不到十條,可真要說起來,抵得上普通上品靈石近千億,普通上品靈脈近萬條。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單隻這一筆,就比他此前手中靈脈總量還要多了,畢竟一條上品靈脈等同百條下品靈脈。

這樣算下來,這次光得到的冰屬性靈脈,價值就直逼百萬條普通下品靈脈。

強大的妖獸之外,二人還要面對嚴苛環境的考驗,比如說冰風暴。

……

這是深入冰原的第二十天。

這一天,二人遭遇了迄今為止遇到過的最大的妖獸群,那是數量上萬的雪原狼,並有狼王帶領。

如此龐大的狼群,即便放眼整個凍原星,應該也是屬於霸主級別的存在了。

被狼群團團圍困住,伊娜有點興奮,同時也有些害怕。

小血倒是戰意熊熊,只覺得正好,終於可以殺個痛快了。

林昊只當這一切都不存在,只靜靜看著遠方。

他還沒經歷過凍原星的冰風暴,但他知道有冰風暴的存在。

他不知道正在逼近的是不是所謂的冰風暴,但他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天地寒潮,奔騰洶湧,勢不可擋。

也就是這股天地寒流,某一刻,圍困的狼群忽然亂了。

彷彿世界末日一般,原本凶煞的狼群此刻表現得十分恐慌,就連狼王也一樣,「嗚嗚」叫著只想逃。

根本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伊娜驚恐的看見,不少雪原狼還在半空就僵硬了,落地直接摔成了紅色冰渣子。

等她意識到怎麼一回事,一切都有點來不及,冰風暴已經很近了。

林昊倒沒想太多。

這冰風暴不可謂不強,只是在他而言,想要撐過去辦法還是很多的。

只是還不等他開口,突然間一道仙光從天而降,緊跟著一道絕美出塵的身影降落身前…… 「別慌,冰風暴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只要我們一起努力,肯定能撐過去的。」

天降救星。

女人的聲音十分柔和,帶著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如同她的長發和背影一樣,給人一種極美的感覺。

伊娜有點懵。

也不知是被那可怕的冰風暴嚇到了,還是被這突然出現的女人驚艷到了,總而言之看上去傻乎乎的。

林昊也有點懵。

哪來的野女人,這麼管人閑事真的好么?

這點小陣仗,不論硬抗還是藉助仙器,他都能輕輕鬆鬆扛過去,用得著有人來英雄救美?

況且,做這種事之前都不過過腦子,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實力的么?

自己都說了,要一起努力才能度過,也就是她明白其實她沒有那個救人的本事,如此一來,為何還要冒險出手?

想不通。

只能說修真界狠人多,異類其實也多。

不過話說回來,不管怎麼說,這種行為是值得欽佩的,易地而處,他自認未必會出手相助。

就在他沒事瞎捉摸的時候,伊娜已經回神,高聲道:「姐姐,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說完便將自己的真元注入,進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林昊也沒遲疑,象徵性注入了一些真元到那抵禦著冰風暴的仙器珠子中。

得到兩股力量幫助,女人的壓低減輕了許多。

似乎沒想到二人實力不弱,可以一起承擔這麼多,她笑道:「實力不錯,我叫尹天瑤,你們呢?」

「尹天瑤?」伊娜一驚,下意識道:「據說天瑤星來的天瑤聖女也叫尹天瑤,莫非姐姐你就是……」

「是啊,我就是那個天瑤聖女尹天瑤,不過我不喜歡別人叫我聖女,不嫌棄的話,你可以叫我天瑤姐姐。」

尹天瑤眨了眨眼,目光帶著些許狡黠。

跟在林昊身邊久了,對於所謂的聖女,伊娜其實也沒有太多敬畏,是以她也沒客氣,稱呼了一聲天瑤姐姐,而後又笑道:「我叫伊娜,這位是我家少爺,姓林名昊,別號紫霄,多謝天瑤姐姐仗義出手,要不然我們可能要糟。」

笑得很甜。

私底下都叫主人,有外人的時候,她喜歡稱呼林昊為少爺。

至於那所謂的天瑤姐姐不出手可能要糟,則純粹是騙人的謊話。

當時是嚇到了,所以顧不上多想,而今細細想來,即便沒有人出手相助,以她家主人的實力,擋住這場冰風暴也並非多大的難事。

尹天瑤也不知這些。

對伊娜感官不錯,聞言她便笑道:「原來是伊娜妹妹和紫霄道友。

謝就不必了,我這可不是單純的救你們,我也在自救呢!

實話實說,若你們不幫忙,單憑我自己的力量也難以支撐的。」

這話也不盡其實。

儘管單憑她自己的力量,未必能一直堅持到最後,可當時的情況,她完全還有另外一種選擇,那就是遠遠撤離開去。

雖然憑一己之力擋住冰風暴她做不到,可置身事外她還是沒問題的。

所以歸根結底,她是為救人而來,為了救人,她不惜讓自己置身險境。

深諳這一點,聞言伊娜還是堅持道謝,而後又往嘴裡塞了一把丹藥,一邊持續輸出真元,一邊好奇問道:「天瑤姐姐,你不是去寒鐵星么,怎麼好端端跑來凍原星了?」

尹天瑤怔了一下:「誰說我要去寒鐵星了?」

「難倒不是?」

「可寒鐵星的人都這麼說的啊,都說你是乘坐星際艦船而來呢!」

伊娜一臉錯愕。

尹天瑤失笑:「當然不是,我原本要去寒鐵星不假,可我到寒鐵星的真正目的只是為了緝兇,並非特意到寒鐵星。」

「緝兇?」伊娜好奇。

尹天瑤笑道:「聽說過龍道人嗎,那是個很兇惡的人,殺了我聖地不少兄弟姐妹,我這次就是為追殺他過來的。」

又是龍道人。

伊娜還沒想好怎麼開口,尹天瑤又道:「龍道人就是為了躲避追殺,所以才離開中央修真界,來到寒鐵星。

得到他的下落,我便趕過來了,只是還沒到,就收到消息,說他已經前往凍原星,所以半途我就下了艦船,直奔凍原星而來。」

這麼一說倒是很清楚了。

原來根本就不是要去寒鐵星,原來真正的目的只是為了誅殺龍道人,為聖地雪恥,為那些枉死之人討回一個公道。

如此一來,她沒去寒鐵星卻是出現在這冰天雪地之中,也就不足為怪了。

伊娜恍然大悟:「原來天瑤姐姐是為誅殺龍道人而來,話說要早知如此,當日就不該放過他啊,你說是吧少爺?」

林昊不置可否。

剛聽說的時候他並不確定那龍道人是否就是那日廢墟之上被他斬掉一條龍最後去倉皇而逃的龍道人。

但現在已經可以肯定了,當日那個龍道人,的的確確就是前不久在寒鐵星修真界掀起腥風血雨鬧得人心惶惶那個龍道人。

但不論如何,其實他感覺這一切與他無關。

尹天瑤也沒細想,疑惑道:「聽你們的意思,你們見過龍道人?」

伊娜連連點頭:「見過,不光見過,那龍道人還跟我家少爺打過架呢!」

說罷又神秘兮兮道:「原本那龍道人有兩條金屬龍的,可惜他遇上了我家少爺。

被我家少爺輕描淡寫兩拳打死一條,現在他就剩一條龍啦,你說對嗎少爺?」

林昊點頭:「那龍道人而今的確只剩下一條金屬龍了,戰力大損。」

說完話鋒一轉:「即便如此,他的實力也不是你能應付的。

我不知是誰派你來的,我也不知你哪來的自信,我想說的是,你最好趕在還沒照面那龍道人之前,趕緊放棄離開。」

很直接。

也很不客氣。

龍道人在他眼裡是透明的,實力如何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尹天瑤也一樣,根本藏不住。

便因為此,他才說哪怕只剩下一條龍,尹天瑤依舊不是龍道人的對手。

萬一真的對上,十有八九尹天瑤非但不能復仇雪恥,反而要更進一步遭受屈辱。

尹天瑤是個十分溫和的人,哪怕林昊此言相當無理,她也沒有生氣。

只是也看得出來,她並不信林昊的話,林昊的忠告,她也並未放在心上。 人生就是這樣,總是會遇上很多人,然後又很快分開,然後有的人彼此記住了,有的人,則相忘茫茫人海。

尹天瑤來得很突然,去得也快。

一同抵禦過冰風暴后,簡單說了兩句,她便獨自離開了。

她並未聽從林昊的勸告,她依然對自己充滿自信。

有趣的是,她對伊娜感官不錯,似乎很喜歡這個修為不高但是天賦很亮眼的小妹妹。

她還想拐帶走來著,想將伊娜帶到天瑤聖地去。

而對於林昊,她的印象則很一般,簡單來說,就是有些實力,但是為人過於自大。

伊娜笑嘻嘻拒絕了尹天瑤的提議,表示要跟在少爺身邊一直照顧少爺。

尹天瑤也沒面前,只笑說她的承諾一直有效,若哪一天想通了,隨時可以去天瑤聖地找她,天瑤聖地的大門永遠為她敞開。

林昊也看出自己不討美女喜歡了,但是並沒有在意。

尹天瑤離去之後,冰風暴肆虐過後的冰原就剩下林昊伊娜主僕二人了。

再有就是小血。

「這冰風暴,好壯觀啊,主人你看,那麼多冰原狼,還有狼王,一起全都凍成冰雕了,看上去真有意思,跟活著的時候一樣。」

冰風暴作為凍原星最具毀滅性的力量之一,其可怕性是毋庸置疑的。

莫說外來修士,就連星球上本土土生土長的妖獸,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也扛不住這種奇寒。

這一點尹天瑤就是最好的例子。

尹天瑤是來自中央修真界的聖女,她的實力天賦以及配備的仙器,不論軟的還是硬的,絕對都是首屈一指,在中央修真界都屬於頂尖的一小撮。

即便如此,若只有她一個人,面對凍原星的冰風暴依舊無力抵抗,只能望風而逃。

眼前被徹底冰封的狼群也是例子。

數量上萬的冰原狼,連帶著狼王一起,無一例外,悉數被冰封,生命跡象全無。

區別在於,有些形體十分完好,栩栩如生,有些則摔碎了,一地血渣。

以為這些東西還能要,能換來一筆不小的財富,是以這個時候伊娜很開心。

不過很快她就沒興趣了。

「沒意思,怎麼會這樣呢,皮毛跟肉就算了,凍得沒有用了,為什麼連妖晶都凍得沒用了?」

頗有些掃興。

原本以為有一筆橫財進賬,結果卻讓人大失所望,那冰風暴太過狂暴,以至於所有的一切都凍廢了,脆如紙,一點價值都沒有。

林昊倒是沒覺得意外,有些力量就是這樣,毀滅性超乎想象,相比那些真正恐怖的天地之力,這冰風暴雖強,其實有些不夠看。

因為沒有收集價值,是以很快主僕二人又帶著小血上路了。

冰風暴的肆虐,使得前面很長一段都成為了生命禁區,一路往前,路途無比順暢,一連好幾天什麼都沒有遭遇。

這段路過來,唯一的收穫就是冰靈石,冰靈脈,以及一些深埋冰層之下的珍稀冰屬性礦物等沒有被冰風暴摧毀的東西。

期間林昊也問過伊娜,為什麼不跟著尹天瑤去天瑤聖地,畢竟去到天瑤聖地之後,身份就不一樣了,以後就是被人伺候,而不是伺候人。

伊娜則呵呵笑,表示自己天生就是當小侍女的命,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能一直跟在主人身邊,當一個端茶倒水的小丫頭。

時間過得很快,就這麼一路走著,不知不覺又是半個月。

有趣的是,這裡的人反而多了,基本上都是實力強大的修士。

這些人來這裡的目的各不相同,有的是單純看熱鬧,有的是來追逐龍道人,也有乾脆就是奔著寒鐵聖地所發現秘境而來的。

這一日上午,連日以來的風雪停住,冰封的星球天空頭一次變得清澈明凈,能見度極高。

一處深達近萬米的極寒冰窟之中,林昊剛剛將一條上品冰靈脈收取封印,順便還收穫一朵已經達到仙品的冰晶花,忽然間有劇烈的波動自遠方傳來。

萬界鎖妖塔 「主人……」

伊娜有些不知所措,只怔怔看著。

林昊隨口笑道:「應該是在打架吧,不妨事,咱們慢慢走就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