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通過老屁知道了如何給這個姜天治療後,就開始與姜天談起了報酬。

“不行……” 姜天的聲音有些雌性,搖頭苦笑了一聲後對着大虎道。 “爲什麼?” 大虎很奇怪,用一塊玉換他一個好雞……此等好事應該搶着上杆子換啊?難道這小子腦子壞掉了,嗯……有這可能,畢竟那玩意被人給割雞了,的確打擊不小,大虎想到這裏有些瞭然。 “爲什麼?哼……像你這樣的人,我

“不行……”

姜天的聲音有些雌性,搖頭苦笑了一聲後對着大虎道。

“爲什麼?”

大虎很奇怪,用一塊玉換他一個好雞……此等好事應該搶着上杆子換啊?難道這小子腦子壞掉了,嗯……有這可能,畢竟那玩意被人給割雞了,的確打擊不小,大虎想到這裏有些瞭然。

“爲什麼?哼……像你這樣的人,我見了不少,大都是一些過來騙我錢財或東西的!像你那種手裏噴火的小把戲我也見的多了,是個魔術師都會,還特馬的神仙?是神仙你就不會在乎我這裏的東西,更不會來給我你個紈絝看病,好了,小爺我要休息了,你……你走吧!”

姜天說完將腦袋再次埋在胸前,開始沉默起來。

“額??”

大虎聞言一愣,心說感情他這是把我當成騙子了。

“唉唉唉……我說老屁啊……你還有別的什麼其它辦法沒有?你的這個什麼火焰術不靈啊?”

大虎沒有其它辦法於是向腦海裏的屁老問道。

“什麼?火焰術不靈?嗯……”

屁老聞言後開始思索起來,過來片刻後屁老嘿嘿一笑的再次說道;“火焰術不行的話那就來個枯木逢春術,對就這個了,要是這個不行的話我……我在想其他的吧。



“枯木逢春?這是什麼術法?”

大虎疑惑的問道。

“這個嗎……其實也是醫術的一中,其中玄妙無比我一時也無法與你解釋清楚,總之你先用這個試試吧!看看這小子的反應……”

屁老聞言解釋道。

“哦,好吧,你把這個枯木逢春的使用方法交給我吧!”

大虎聞言哦了一聲。

“嗯……好的。”

屁老說完之後緊接着雙手連彈打出了一道法決,瞬間大虎的腦海裏就有了對枯木逢春術的口訣,大虎按照法決開始再次的演練了幾遍後,就對着姜天道。

“那個姜天……剛纔的你不信可以,不過這回我給你看樣真的真正的法術……”

大虎說完就四下的看了看,然後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裏拿來了一盆乾枯的花,放在了姜天的面前



“姜天,看好了,這是一盆枯萎的花,這盆花可不是我帶來的,它在你這裏有多長時間,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如果我能使得這盆花恢復旺盛,並且讓他開花的話……你是否相信我呢?”

姜天聞言看了看大虎拿過來的那盆花,又看了看大虎那副不堪入目的摸樣,撇了撇嘴道;“你,就你,將這盆花……恢復旺盛,還開花……你是在騙鬼呢?還是在騙我呢? 舊愛重生,明星的嬌妻 我以前是不懂事,是個紈絝,也沒少給我父親招惹了麻煩,但是我的智商是正常人,你以爲這麼多天,我自己在這裏玩呢?實話告你,我寧可相信蛋蛋開花,也不肯能相信你將這盆花開花,因爲我每天都會陪在這盆花的旁邊,所以呢,你想動手腳,就別想了,還是那句話,沒事就快離開,省的讓小爺我見了生氣……”

正在姜天喋喋不休的講個不停之時,大虎已經開始運氣法決往那盆枯萎的花裏輸入靈氣了。那盆花在大虎靈氣的滋養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恢復着生機,原本已枯萎發黃的葉子,也開始慢慢的變得發綠起來,不到片刻的功夫,那盆花已經恢復到旺盛時期,而且還開始出現了花骨朵,花骨朵慢慢的開始綻放,又過了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就變成了一朵小黃花。

小黃花再次在大虎靈力的滋潤下慢慢的綻放成一多豔麗的大紅花。姜天原本不相信的態度,此時一臉的驚訝無比,什麼魔法什麼魔術,此刻在他的腦子裏根本就不能與此相比。

“普通”一聲,姜天直接跪倒在地,然後對着大虎道;“你,你果真是仙人?”

“呵呵呵……仙人?這個還算不上,不過會那麼一點小法術或者治好你的病,應該沒問題的。”

大虎見姜天的態度,大虎就知道這小子肯定相信了,於是就點了點頭說道。

“好,我願意接受大師的治療,不管大師要什麼我都會給的。”

說話間姜天將自己身上的那塊玉佩摘了下來,然後遞到了大虎的眼前。

大虎見狀也不客氣直接收了玉佩,對着姜天道;“那就開始吧,首先我先看你的那裏還有多少能用的東西?”

大虎說完就讓姜天躺到牀上,然後褪去了衣服,大虎仔細的看了看姜天的那裏,除了那兩個蛋蛋沒有問題外,其餘的都沒有了,好像比那個太監還要切的乾淨。

“嗯,好了,你去到你家的廚房,找根蓮藕過來……”

“額……什麼蓮藕?”

姜天有些疑惑,不是給我治病嗎?怎麼還要吃的?

“對,蓮藕。”

“哦……”

姜天見大虎也不多做解釋,於是他也不在多問,直接出了房間。來到房外見到了自己的那個父親



“父親,我要蓮藕,你派人去廚房看看,拿些蓮藕過來吧,大夫說了,要用那東西治病。”

姜天擔心父親不明白他的意思,於是就一口氣解釋了個清楚。

姜老聞言倒是覺得有些怪異,不過聽了是大虎說的後,就再也沒有猶豫馬上對門口的兩個保鏢命令道;“朱龍,朱虎,你們去廚房拿些蓮藕過來……”

“是,老爺……”

兩名保鏢聞言很是快速的答應下來。

兩名保鏢的動作很快,一會就反了回來,其中一名身材稍胖的保鏢說;“老爺,蓮藕沒有了……”

“沒有了……”

姜老聞言自顧的嘀咕了一句,而後看了一眼姜天道;“天兒,蓮藕沒有了,你看?”

“沒了!那好,我進去給大夫說一下。”

姜天說完之後就返回了房子。

“那個什麼蓮藕沒有了,你看……”

“沒有了……”

大虎聞言也是一愣,不過只是瞬間大虎又道;“蓮藕沒有了,那蘿蔔有吧或者黃瓜也可以,這次你親自去,蘿蔔,黃瓜……有什麼拿什麼……”(。) 姜天聽了大虎的話後,整個人像是一隻兔子一般飛快的朝着廚房跑去,不一會,姜天手裏拿着一根大蘿蔔回來了,而且是最大的一個,好像是他精挑細選的一般,不僅大而且還很粗。

“那個……你看這根可以嗎?”

姜天跑到大虎近前喘了兩口粗氣道。

“嗯,不錯,你很有眼光……”

大虎說着接過了那根大蘿蔔,然後指了指牀示意姜天躺在牀上,而他自己卻盤膝而坐,將蘿蔔放在了腿上,兩眼微眯,開始運氣了屁老所教的那個古木逢春術。

按照屁老所說,這叫給蘿蔔通靈氣,以便在給姜天嫁接之時,能夠很好的起到連接作用。

過來一刻鐘後,大虎起身來到躺在牀上的姜天身邊。

“我說什麼你做什麼,能夠做到嗎?”

“能……”

姜天見過了大虎的神通,也不在懷疑大虎的醫術,於是就盲目的信任大虎。

“嗯……現在你按照我說的呼吸方式開始呼吸,而後我說頓的時候,你就屏住呼吸,在我沒有指示前你不得亂動,明白嗎?”

黴女翻身記 大虎對姜天交代道。

“嗯,明白。”

姜天同意道。

大虎一隻手按在了姜天的丹田往姜天的身體裏渡入靈氣,另一隻手拿着蘿蔔,此時的蘿蔔根部已經被整齊的切去,露出了水嫩。

“好了,開時呼……”

大虎讓姜天開始呼的時候,手裏不知從那裏弄來了幾根銀針,有長有短,大虎按照不同的穴位在姜天的下體開始紮了起來。

在大虎將銀針扎完以後,姜天感覺不到下處的任何疼痛,或者任何感覺。就在此時,大虎手裏的銀針不見了,變成了一把鋒利的小刀,大虎連問都沒有問姜天,在他那已經受過傷到的傷口上,再次的一刀切下,切出了一條鮮紅的傷口。

大虎絲毫沒有猶豫直接將蘿蔔與姜天的那裏對接上,然後嘴裏不知在念叨些什麼,而後又取出了一張符籙,貼在了姜天與蘿蔔的傷口之處。

“合……”

大虎輕唸了一個字,然後奇蹟出現,只見傷口與蘿蔔開始了相容,最後那顆大蘿蔔竟然慢慢的開始變成了人體的膚色。

大虎看到這裏,知道了法術開始起作用了,但是大虎絲毫不掉以輕心,因爲越是這樣,越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屁老說過,凡物化體是一種逆天之道,必須有人爲其護法,否則被人打攪的話,那麼這種法術就會得到反噬,從而這個被施法的人就會變成他與他結合的那個東西,比如姜天這樣的,要是反噬了他就會變成一顆人體蘿蔔。

“吸……”

大虎眼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對姜天下達了第二次命令,乎呢?是指呼出體內的雜氣,而這吸呢就是吸收蘿蔔內帶有大虎的一絲靈氣,當然了,姜天是從上面吸的,但是真正吸收的是他的下體,如此反覆又過了一刻鐘,而那裏與蘿蔔的融合,已經接近了尾聲,大虎見狀嘴角微微翹起。

屁老有過交代,蘿蔔不比蓮藕,蓮藕內有空洞,而蘿蔔沒有,這必須要大虎用人工弄出個洞洞來,否則以後會影響到小便的。

因此大虎體內的靈力全部的集中在了右手的食指,靈氣通過食指形成了一個細小的針狀,大虎用靈氣形成的小細的針,在蘿蔔之上開始了扎孔。

扎孔完畢後大虎長長的呼了口氣,到了這裏幾乎已經治療到了結束,只要讓靈氣慢慢的與之融合就萬事大吉。、

再次過了一刻鐘後,那顆粗大的蘿蔔已經變成了一根真正的命根子,猶豫這個命根子是蘿蔔嫁接的,所以呢它是可以離開人體,也就是說,這個東西可以在百米甚至千米之外的任何地方,查所想查之人,頂所看之物,此乃神之一吊。

大虎看了看依然還在躺在牀上享受的姜天,於是就在那顆蘿蔔的頭上彈了一下,不,不對,應該說是雞頭纔對嗎?

“哎吆!是誰啊?”

姜天感覺自己下體傳來的疼痛,臉色一變的開口罵道。

閨門 “好了,起來吧!你的那裏已經恢復了健康狀態了。”

大虎聞言絲毫沒有生氣,一本正經的對姜天解釋道。

“什麼……”

姜天聞言直接起身看了一眼自己的那裏,心裏很是激動,眼裏的淚水猶如傾盆大雨一般直接而下。

“嗯……你的傷呢,已經好了,並且還要比以前更加的厲害,不過傷雖好了,你的這玩意現在很是虛弱,最好在最近的這段時間不要動用它,否則要是出了什麼事別怪我沒有提前對你說……”

大虎說完又看了一眼正在興奮不已的姜天接着道;“還有一個最爲重要的一點,蘿蔔屬於氣中之氣,所以你不能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否則被什麼修行之人見到的話,那可是一個大麻煩……”

“好好……我知道了。吶,這個給你……”

姜天說完就將自己身上的那塊玉佩取了下來,而後遞到了大虎的手上。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

大虎見狀直接將那塊玉佩拿了過來。

“對,沒錯就是這種靈氣的波動。”

屁老在接過那塊玉佩之時,腦海裏的屁老突然的出聲說道。

“小李啊,有了這塊靈石,哦,也就是你手裏的這塊靈玉,你晉級練氣四層就不再話下了。”

“啊……這就是靈石啊?也沒感覺那裏有什麼不同嗎?”

大虎聞言奇怪的問道。

“哼哼……你用精神力也就是神識,像感應我那樣去感應這塊靈玉試試。”

屁老聞言再次解說道。

“嗯……”

大虎開始按照屁老所說,將自己的神識也就是精神力掃到了靈玉之上,果然當大虎的神識掃到了那靈玉時,仿若有猶如飯菜的香一般,靈氣到處的四處飄散。

“靠,這就是靈氣嗎?光是他麼的看着就夠清純的,要是吸入體內,那該有多麼爽啊……”

“啊哈哈……我終於不再是太監了,我又恢復了往昔的雄風……”

姜天看着自己的那根粗壯,非常欣喜的大吼道。 大虎正自因靈玉而高興時,被姜天那驚喜的聲音而打斷了。

“哼……,我在警告你一遍,你的那個鳥……只可理用,不可濫用。說白了就是不可用強,否則再變成了蘿蔔你可別找我啊……”

姜天聞言立刻臉色一正,來到大虎的身邊,二話不說直接就是三個響頭。

“姜天誓死不忘先生大恩,日後我必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嗯,希望你記住今天的話,奧,對了,那個你最好早些成家爲你們老薑家延續香火。畢竟你父親年事已高,最好讓他在有生之年也抱抱孫子。”

大虎說着說着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對姜天說道。

“是的先生,我一定儘快完成先生交代的事情……”

姜天說完又是三個響頭磕下。

“額??”

大虎聞言一愣,感情這小子把這傳宗接待的事情當作了自己的交代,去他姥姥的,不管了,反正靈玉到手了,自己的事也完成了一半,接下就好是老薑那塊了。想到這裏大虎扶起了地上了姜天。

“走吧,我們出去給你父親報個喜,就說他兒子的鳥又回來了……”

“是,先生……”

姜天聞言想笑,但是忍住了,因爲大虎說的是事實啊!自己的鳥不但回來了,而且還因禍得福,比起以前來不知大了多說了。

大虎姜天二人各自懷着不同的喜悅之情,一前一後的走出了房間。

門口的老薑,現在是油鍋上的螞蚱坐不住啊!這次可是他兒子最後的希望的,也是他老薑家的香火能否繼續延續的唯一希望,要是這一絲希望湮滅了的話……那他無言面下去見姜家的列祖列宗啊。

正在老薑來回不停的走來走去的時候,他兒子的房門打開了,出來的先是大虎,老薑二話沒說直接上前問道;“大虎兄弟,我兒子他……”

大虎聞言直接擺了擺手,“你兒子在後面,有什麼情況直接問他……”、

大虎說完就一閃身,這姜天就出現在了老薑的眼前。

“天兒……你……”

這老薑雖然歲數已經從心所欲,不逾矩,但是他始終沒有忘記身邊還有女性同志在,所以有些話還是沒有好意思問出口。

姜天的臉色一開始還是以前那副模樣,但是見到父親那種關懷尷尬的表情,也不再掩飾自己內心的喜悅,瞬間姜天臉上換做了一副喜悅的表情。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