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龍界第一,殺人如殺螻蟻一般。

現在,更是能夠得到整個百龍界天地之力的堅持,試問,他的戰鬥力該會恐怖到了何等的地步啊! 這簡直讓人無法估算! 這簡直就是無敵於世間的神明! 可以說現如今還活著的這些人,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能夠在龍王的手中活下去,他一動手,他的一個意念,便是整個百龍界的意念跟實力。 雖然因為他

現在,更是能夠得到整個百龍界天地之力的堅持,試問,他的戰鬥力該會恐怖到了何等的地步啊!

這簡直讓人無法估算!

這簡直就是無敵於世間的神明!

可以說現如今還活著的這些人,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能夠在龍王的手中活下去,他一動手,他的一個意念,便是整個百龍界的意念跟實力。

雖然因為他只是凡人之軀的原因,能夠藉助的力量並不多,不過用來誅殺這百龍界內的強者實在太過輕鬆簡單。

龍王,顧名思義,便是這百龍界內的王!

至高無上。

捨我其誰。

四海八荒、天上地下、八荒六合、唯我獨尊。

這便是龍王。

秦嵐已經確定,林逸必死無疑,絕對不可能有一絲絲的活下來的機會。 甚至,在這一刻便是一些宗門的老一輩強者進入這百龍界也無法得到絲毫的好處,更無法從龍王的手中救下林逸。

「劉淼,怎麼辦?」

有五部的人,利用五部的神通,悄悄的質問劉淼。

林逸的火焰如何恐怖,林逸的戰鬥力如何驚駭世俗,他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這絕對是統領五部的不二人選啊!

如果龍王不出,林逸那幾乎是能夠在整個百龍界橫著走的人物啊!

可現在……能否活下去都沒有人敢說啊!

劉淼的面色在這一刻,也陰沉到了極致,他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搞出這麼大的動靜,連百龍界的主宰都給弄出來了。

他們雖然實力不俗,各自都能夠算的上天才,強者,妖孽,甚至是巨擘,可是在龍王這種絕代妖孽面前,他真的不夠看啊!

同時,他的心裡對於君家也充滿了好奇,不明白為什麼龍王竟然會願意為君天陽出頭。

要知道,龍王在這裡幾乎如神明,珍寶對他而言,都只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不是每一屆都會誕生龍王,可一旦有龍王誕生,那麼最後的大贏家一定是他。

甚至,百龍界歷史上,還出現過兩次無比荒謬的事情,一次,所有人都空手而歸,被龍王洗劫一空,另外一次就更加的恐怖血腥了,所有人都被殺。

被龍王一人,藉助這百龍界的力量擊殺。

可現在,很明顯,龍王的出現就是為了幫助君天陽啊!

他在百龍界內是怎麼通知龍王的?

他跟龍王到底是什麼關係,這一切都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

他想要振興五部,便只能跟天下英豪結交,而龍王這樣的存在更是英豪中的英豪,強者中的強者,是絕對招惹不起的。

當即,劉淼的目光又落在了林逸的身上,低頭沉吟了一翻之後,嘴角抑制不住的泛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說道:「事不可為!」

「什麼?劉淼,林少都已經答應你了你們的要求,你們怎麼能見死不救?」

燕別離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慌了神兒,盯著劉淼激動的呵斥道。

「是,是啊!劉少,你幫幫林少吧!只要他能夠活著離開百龍界,將來能夠給你們帶來怎樣的好處,我想你們也應該非常清楚,絕對會讓你們五部起飛的,這賭你們絕對值得一搏啊!」

紫嫣也慌了神兒,焦急的說道,林逸的強大,是徹底的讓她芳心暗許了,林逸的潛力,也讓她不惜一切代價想要讓林逸活下去。

劉淼看著無比激動,緊張的兩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苦澀的冷笑道:「我何嘗不知道林少對於五部的意義呢?只是……我們上去,除了徒增傷亡之外,不會有任何的意義。」

五部的人一聽,同時一臉羞愧的低下了頭。

他們都很清楚,劉淼絕對不是在危言聳聽,龍王有多恐怖,他們真的知道。

上古五部,威名赫赫,便是因為在這裡得罪過龍王,五部皆被斬殺了大量的強者,才導致一蹶不振,但凡是有一丁點的辦法,他們都不會放棄林逸的。

燕別離跟紫嫣一聽,同時面色蒼白到了沒有一絲血色。

「本王問你話呢。」

在無比緊張壓抑的氣氛中,龍王盯著林逸再度問道,他的情緒依舊沒有什麼波動,好似,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能夠讓他的情緒產生一絲一毫的波動一般。

林逸抬頭看了一眼龍王,隨後繼續保持沉默,這次可是踢到鐵板上了,還說個鎚子?

龍王的實力,便是他現在都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啊!那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抗衡的存在。

不過,他的心裡並沒有一絲的後悔。

修行講究的便是念頭通達,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就算是在給他一百次,一千次,一萬次機會,他也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斬了君天陽。

「瑪德,逃是不可能逃走了,只能一拼啊!」

林逸咬著槽牙,在心裡嘀咕道,作為一名戰鬥經驗極為豐富的強者,他實在太清楚逃走之後帶給自己的可怕後果。

只要他一逃,那麼就是兵敗如山倒,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便是拼,用自己的命去拼,對方是龍王,那麼,他曾經造下的殺戮也肯定是非常恐怖的,所以,上古版本的紅蓮業火,對他來說殺傷力也同樣無比的恐怖可怕。

只要紅蓮業火能夠落在對方的身上,那他能夠得到的好處簡直多的無法言喻。

龍王的儲物戒指就不用說了,到時候,他甚至能夠掌控整個百龍界啊!

在這裡,無數的天才,妖孽,可都要成為為他挖寶的奴隸啊!

雖然機會不足百分之一,可畢竟有成功的幾率啊!萬一走了狗屎運呢?

到時候,他能夠得到的好處,幾乎足以讓他在整個仙域內成為最富有的人,沒有之一啊!

也就是這一刻,龍王再度開口說道:「你我是同一類人,只可惜,你的運氣不佳,也註定無法成為我的朋友,否則,君臨天下,有你一份!」

「呵呵,你的廢話真的很多,今天如果能夠殺了我,你可以高枕無憂,否則……你死定了!」林逸狂妄不羈的冷笑道。

你若戰!

那便戰!

便是死,林逸也一定會咬下一口敵人的血肉。

而不是坐以待斃,那不是他的性格。

話落。

「轟……」

林逸體內的力量在這一刻瘋狂的跳動起來,猶如幾百頭巨龍一般,就連神府此時似乎都感受到了林逸的艱難,直接爆發出了無比磅礴的生機。

在那濃郁磅礴到了極致的生機之下,林逸甚至忍不住生出一種錯覺,自己,彷彿永生不死的存在了!

「瑪德,不枉老子當初拼著被雷劈的危險,創造了你啊!」

林逸在心裡狂笑,神府這東西簡直逆天到了極致,此時,他的力量竟然隱約突破到了四百龍之力的恐怖地步,同時那昌盛到了極致的生命氣息更如同海嘯一般,在他的經脈之中嘩嘩作響。

遠處,圍觀的強者哪怕隔著數萬米,此時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的恐怖跟可怕,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的盯著如長生神王一般的林逸。 天帝拳。

萬獸甲。

逍遙遊。

荒天劍法。

玄龜寶甲。

神魂絞殺。

血脈之力。

金剛不壞神通……

這一擊,林逸可謂是傾盡一切而出。

戰意猶如開水一般在天地間沸騰,在他的雙眸之中閃爍跳躍。

無盡的力量也讓林逸的氣息不斷的節節攀升,竟然隱約有一種能夠跟天地持平,能夠跟龍王相抗衡的感覺。

圍觀的眾人全部都驚呆了,沒有人能夠想到林逸竟然牛比到了這種地步,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膽子,還有實力爆發出如此經驚天動地,震撼蒼穹的攻擊。

眾人的腦海中,彷彿突然間多了一個畫面,一尊足足有七八百米高的巨猿,正齜牙咧嘴,雙手用力的捶打著自己的胸膛,發出一道道能夠撼動天地的恐怖悶響,彷彿要宣戰蒼穹,彷彿要踏碎大地,泯滅虛空一般。

那種心靈上的衝擊,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每個人在這一刻都感受到了林逸的澎湃戰意。

下一秒。

靈魂絞殺瞬間攻入了龍王的識海中。

「嗡!!!!」

原本普普通通的識海,此時卻像是洪鐘大呂一般發出了一道巨大的翁鳴聲,而後,一下子金光萬丈,直接泯滅了林逸的所有神魂。

讓林逸的腦海中浮現一抹無法言喻的劇痛,也多虧他心智堅韌,血戰了無數次,早就已經習慣了受傷,否則,光是這一擊,都足以讓林逸受重傷。

「殺!」

林逸不敢遲疑,他不戰便罷了,他若是戰,自當竭盡全力而戰。

「轟!!!!」

虛空激顫,宛如氣球裡面裝滿了清水被晃動的感覺,彷彿林逸的力量只要再大上絲毫,就能夠徹底的轟碎這虛空一般。

四百龍之力的一拳,將力量凝聚到了極致,沒有絲毫的浪費,這一拳,除了一開始,引起了虛空激顫之外,便歸於平靜,歸於淳樸,彷彿就是一個普通的莊稼漢打出去的一拳一般。

可圍觀的幾百名強者,此時一個個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全部都是神情貫注的盯著眼前的一拳。

他們相信林逸絕對不會做無用之功,這一拳絕對有他們能夠借鑒的地方。

至於……龍王,層次已經太高太高,高到他們根本無法借鑒的地步啊!

那就是這一方天地內的神明,龍王能夠借用的力量也絕非是他們能夠掌控借用的,甚至,一旦出了這百龍界,便是龍王也要歸於平靜。

當然,龍王本身的力量就已經恐怖到了極致,否則,也不至於被這百龍界的天地之力認可,成為凌駕於所有人之上的龍王啊!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恐怖!」

林逸咧嘴瘋狂而嗜血的獰笑道,這可謂是寧清靈之後,最最危險的一次,跟寧清靈大戰,他雖然也擋不住對方的一招,可好歹還有逃命的機會啊!

而在這裡,在龍王的面前,他想要活下去唯有一種可能,戰敗龍王,除此之外根本沒有第二種可能,只要他不出百龍界,是絕對沒有辦法逃出龍王的手掌的。

至於離開百龍界,呵呵,他林逸不屑於這麼做,老子來這裡就是想法發財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只要不死,就必須要發財,如果沒有這種賭徒的性格,如果沒有這種瘋狂,就算是他機緣不錯,也未必能夠有今天的成就。

一個強者,他的骨子裡註定是瘋狂的,也只有瘋子,他才能夠成為凌駕於其他人之上的存在。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死亡的幾率也同樣是非常恐怖的,最少都是高達百分之九十九啊!

「為何要掙扎呢?你只是一隻弱小到不能再弱小的螻蟻,我若是你,便會乖乖受死!」

龍王輕蔑,無趣的說道,彷彿林逸剛剛的神魂攻擊並沒有給他造成絲毫的干擾一般。

隨後,龍王出手了,他的手很白很乾凈,彷彿從西方極樂世界的蓮花池內剛剛洗滌過後一般,朝著林逸白凈的拳頭上砸了過去。

「轟!!!」

拳出,天地在這一刻都彷彿黯然失色一般,這一拳,彷彿凝聚了整個百龍界的力量,如神虹飛來,瑞彩萬道,銀瀑垂落,驚天動地。

一股如道韻一般恐怖的氣息,在他的拳印之上遊走閃爍,拳印所到的地方,虛空崩塌,空間風暴肆虐,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鐵鎚狠狠的落在了積雪中,強悍到了極致,恐怖到了極致,彷彿這世間一切的阻礙,在他的面前都只是虛無一般。

林逸眼眸瘋狂顫抖,甚至是天帝拳的拳印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一下,他可以肯定兩人的血脈之力絕對都一樣,屬於那種最頂級的存在。

可對方的實力,對方現在擁有的力量卻在他之上,這便形成了一種鎮壓,一種靈魂上那種無法形容的鎮壓。

一種心理上,一種本能上的鎮壓。

「刷!」

左手軒轅劍揮動,猶如一輪烈日一般以無敵之姿橫掃世間,蕩平一切,那一道道能夠輕易要了人性命的空間風暴在軒轅劍之下,就像是被點燃的鞭炮一般,發出噼里啪啦的悶響聲。

兩人的攻擊,幾乎都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幾乎都如同蒼穹深處的閃電一般,能夠直達人的靈魂深處,讓無數人為之顫抖。

這一劍,不但拼盡全力,還伴隨這他那目光一切,執掌一切的王者劍心。

可以說,林逸還從來沒有如此底牌盡出過,就連他一直無法掌控的神府,此時都給與了他無盡的支持。

這一連串的動作,幾乎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不過千分之一個呼吸之後,林逸便像是一尊鎮壓萬古,毀天滅地的神明一般到了龍王的面前。

拳頭對拳頭。

只是林逸左手劍卻也同時朝著龍王的腦袋上斬了下去。

所有都驚呆了,沒有人能夠想到林逸竟然能夠表現出這麼恐怖的力量跟實力!

畢竟,現在的林逸還只是一名渡劫期的小子啊!

這一番強橫無匹的表現,簡直讓不少人都忍不住生出一種活在了狗身上的感覺,他們修行一輩子,資源不比林逸少,年紀不比林逸小,境界也不比林逸低。

可實力呢?簡直千差萬別啊!

便是陰險狡詐的陰靈幻此時都愣住了,雖然林逸的表現堪稱是驚艷,可她也同樣沒有想到竟然能夠牛比到這種地步啊! 如果不是龍王的出現,林逸豈不是要成為這百龍界內的第一強者了?

這是何等恐怖,何等至高無上的榮耀啊!

幾百名從各個古老家族中走出來的絕代妖孽,可都要在林逸的光芒之下苟且偷生了啊!

「可惜了,你終究還是太過稚嫩,若是能夠再給你五年,甚至是三年的時間,說不定你真的能夠逆天翻盤了!」

陰靈幻微微搖頭有些唏噓的嘀咕道。

林逸這一動手,沒有任何的保留,所有的招式,所有的手段幾乎全部都動用了出來。

成敗,在此一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