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地符,金光符,挪移符……都是關鍵時刻能保命的東西,也確實夠資格收進這裡。」

「……」 並未表現出太多異樣,這裡的東西一樣一樣看,林昊不住點頭稱讚。 其實就是做給那些人看的,要不然未免給人的感覺也太過妖孽了些。 而事實上,這些東西可能對於靈劍宗許多人乃至妙音真人來說都不錯,在他眼裡卻不過如此。 所幸也不完全都是這些「垃圾」,最後,一個擺放「雜物」的角

「……」

並未表現出太多異樣,這裡的東西一樣一樣看,林昊不住點頭稱讚。

其實就是做給那些人看的,要不然未免給人的感覺也太過妖孽了些。

而事實上,這些東西可能對於靈劍宗許多人乃至妙音真人來說都不錯,在他眼裡卻不過如此。

所幸也不完全都是這些「垃圾」,最後,一個擺放「雜物」的角落裡,他發現幾樣頗有趣的東西。

「無名玉牒,殘破,三千年前出土於一處無名散修墓葬,疑似記錄著珍貴的修鍊法門……」

信息都是明明白白標註出來的,是以也不懼念出來。

拿在手中顛了兩下,林昊點頭道:「不錯,很趁手,就你了。」

咚——

聞聽此言,暗中有人大跌眼鏡,直接撞牆。

儘管不知這小子為什麼那麼好運,竟被准允來此挑選三樣重寶,可他此刻的表現,還是讓人頗覺無語,也頗覺惋惜。

畢竟不是什麼人都有這種機會的!

畢竟,過了這一次,也不一定還有下一次的!

如此草率的選擇,跟買肉一樣掂分量,在暗中一群元嬰化神修士看來,完完全全就是浪費機會。

林昊卻不想那麼多,直接拿到就不放了。

看了幾樣破爛,不怎麼感興趣,很快他又看上一個破盤子。

盤子不明來歷,只註明來自上古遺迹,材質特殊,千年不朽,萬年不腐。

感覺也挺趁手,是以殘破玉牒之外,他手裡又多了一個破盤子。

儘管不是第一次了,但這種兒戲的選擇,依舊讓暗中關注的一群人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好在第三樣選擇了一件比較正常的,乃是一卷可修鍊到化神期的木屬性修鍊功法,《萬木心經》,這讓暗中關注的目光不那麼奇怪。

也沒多留,三樣東西拿到手,林昊轉身就走。

此後不久,他出現在妙音真人面前。

妙音真人也沒問他拿了什麼,直接帶著離開寶庫,有離開藏劍峰。

等回到山谷坐下來,才問道:「都拿了些什麼?」

又道:「若是覺得不方便,就當師伯沒說。」

顯然,這種事情一定程度上也是存在忌諱的。

林昊道沒想隱瞞什麼,果斷三樣東西亮了出來。

妙音真人一臉痴獃!

緊跟著勃然色變,拍桌而起,怒斥道:「林紫霄,這就是你選的東西?」

生氣了。

火氣還不是一般的大。

林昊好笑:「不至於的吧,我覺得……」

「林紫霄!!!」

好吧!

不說就不說,林昊果斷閉嘴。

妙音真人依舊氣呼呼道:「你以為不說話就行了?

難道你不覺得應該給我一個解釋?你知道這機會多難得嗎?

你知不知道,就連周揚身為下一任宗主繼承人,截止目前也沒有資格進去挑選一樣東西?」

好生氣。

多少年沒有這樣發過火了,現在卻硬生生氣得肝疼。

林昊摸了摸鼻子,拿起那捲《萬木心經》道:「這個好像沒什麼問題吧?

好歹也是能修鍊到化神期的功法,屬性也契合,就算我沒打算修鍊,給韓雪小丫頭也不錯。」

本來是沒太大問題,可最後那句自己沒打算練,給韓雪不錯,著實又將妙音真人給惹毛了。 好不容易壓下怒氣,《萬木心經》拋到一邊,妙音真人冷冷道:「《水月心經》乃水屬性修鍊功法,對於小雪來說的確不太合適,所以這個選擇,師伯不與你計較。

現在你給我解釋解釋,這破玉牒破盤子到底什麼東西?」

又道:「你可以編,使勁編,若能騙得過去,師伯我也不跟你計較。

但是,若不能讓我滿意,你就老老實實去地火洞住上五年,時間不到不準出來。」

火氣還是那麼大,可不得不說,林昊還就吃這一套。

難得的乖巧了一回,他主動給端茶,又主動起身幫著捏肩膀。

當一切的努力在橫眉冷對下告吹,他又重新坐了回來。

妙音真人冷笑中,他拿起殘破玉牒,一本正經道:「其實這是一樣寶貝!」

妙音真人冷笑:「編,接著編,我看你能編出花來!」

林昊摸了摸鼻子,道:「真不是編,這東西看著殘破,實際上我能感受到它在呼喚我。」

「是嗎?那為何這麼多年過去,就你感受到了,別人就沒感受到?」妙音真人繼續冷笑。

儘管她也不能隨便去靈劍寶庫拿東西,可裡面有些什麼,又大抵怎麼一回事,她知道得清清楚楚。

在她看來,林昊這會根本就是騙人,這小子純粹就是欠抽。

林昊哈哈一笑:「因為我比較特殊啊,如果隨便一個人就能讓它生出感應,那也輪不到我了。」

越說越像那麼回事了。

而且本質來說,這話也對,有些東西的確會擇主的,並非什麼人都能讓其產生感應。

儘管如此,妙音真人還是冷笑。

林昊搖了搖頭,嘆道:「不信是吧,那行,讓你看看這玩意的真面目。」

其實他也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是什麼。

他就知道這上面有一層十分玄奧的禁制,封鎖著裡面的信息阻止來自外界的窺探。

而以這種禁制所處的層面,裡面記錄的東西應該不一般,搞不好就能超越修真界這個層面。

心中一樣帶著些許好奇,裝模作樣閉目凝神感應了一陣,暗中卻悄悄抹掉那一層禁制。

很快妙音真人驚愕的眼神中,殘破玉牒化蝶重生,華光璀璨。

便是那璀璨卻又不失柔和的氣息中,恍恍惚惚,她聽到海鳥的鳴叫,聽到海潮的涌動,似乎這一刻天地變幻,她已不在這小小的木屋裡,而在海浪澎湃的大海之濱。

好奇特的感受!

令人震驚!

林昊一臉天真,眨眼道:「《天水樂章》,貌似是能修鍊成仙的水屬性功法。

不過殘缺了,目前只能修鍊到大乘之境……」

心裡也是很古怪的。

《天水樂章》一共八篇,在仙界來說也算是不錯的水屬性修鍊法門。

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那是因為這門功法是以琴音方式施展的,而且旋律聽起來特別美妙。

就因為此,這算是為數不多讓他記住的仙界非頂級功法。

妙音真人卻沉默了,半天沒說話!

她不確定林昊說的是不是真的,但從感受到的氣息來看,這是一部十分高深的水屬性修鍊功法無疑。

然後,她正好是水屬性靈根!

見她不言,林昊一邊把玩著漸漸斂去華光的玉牒,一邊說道:「師伯,這應該算是寶貝吧?」

妙音真人氣苦,一項怒火憋在心裡硬是發泄不出來。

寶貝!

這自然是寶貝!

恐怕整個靈劍宗都不會有人想到,原來那堆廢物裡面還隱藏著如此重寶。

可是……

再寶貝拿了又能有什麼用?

不能用來修鍊,還不敢拿出去,天天放在手裡還要提心弔膽,還不如不要!

便是這般,心裡糾結得厲害。

林昊也沒多想,隨手玉牒往她面前一推,道:「反正我也不能用,就便宜師伯你了。

不過師伯你還是小心一些為好,千萬不要讓人知道了,不然會很麻煩。」

一部能修鍊到大乘期的功法,等同於一條飛升仙界的康庄大道。

這樣的存在,即便放眼整個古玄星修真界都罕見,若是讓人知曉,自然而然會有不小的麻煩。

妙音真人根本沒有理會這一層,愕然道:「給我?」

林昊點頭:「是啊,不給師伯你難不成我自己修鍊?」

自己修鍊不是不可以,反正靈根這東西對他的限制其實不存在。

可他現在展現出來的畢竟是木屬性靈根,同時也不太有興趣練這玩意。

妙音真人更愣了,下意識說道:「可這是能修鍊到大乘期的功法!」

能修鍊到大乘期的功法怎麼了?

真是少見多怪,別說大乘期了,腦子裡成修鍊到仙帝境界的功法都不知多少呢!

林昊很是不以為然。

不過話不能這麼說,想了想,他笑道:「雖然是大乘期功法,可對我來說它沒有任何用處是事實。

況且這樣的東西傳出去就是禍,連靈劍宗恐怕都守不住。

如此,與其整日戰戰兢兢擔驚受怕,不如師伯你來練。」

又道:「能修鍊到大乘期的功法不會那麼弱的,裡面肯定不光有修鍊心法,還有對應的攻擊法門。

師伯只要照著修鍊,實力必定突飛猛進,到時候去尋找更進一步的機緣也會容易得多。

若有朝一日師伯也能修鍊到大乘期飛升仙界,不論對於你個人,還是對我對整個靈劍宗,都是好事……」

所言句句在理。

儘管如此,這世上卻又有幾人能守得住,又幾人能如此豁達?

伸手觸摸著殘破玉牒,感受著傳來的陣陣澎湃浪涌,妙音真人百感交集。

終究她也沒拿,因為太過沉重,沉重得讓人喘不過氣!

雖然此前也一而再再而三受了不少好處,讓她感覺虧欠良多,可那些跟眼前這片玉牒帶來的壓力是完全沒法比的。

而本心來說,看到成仙的希望就在眼前,要說不想要,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便是這樣沉默著,掙扎著,某一刻,她忽然笑了。

「紫霄,你覺得師伯怎麼樣?」

問得莫名其妙。

林昊倒沒多想,隨口道:「挺好,美麗大方,主要是性格,很讓人喜歡。」

「很讓人喜歡么?」妙音真人笑,微微臉熱,眼波流轉道:「意思是,你其實也喜歡咯?」

什麼意思?

林昊怔住,一臉茫然。

妙音真人也沒覺得多麼羞澀,大大方方道:「收下這東西可以,但前提是,師伯必須與你結成生死與共的道侶。

否則,這東西師伯寧可不要……」 除非結成道侶,否則寧可不要……

看著妙音真人一臉認真,林昊頓時頭疼了。

他可沒那意思!

他就是單純自己拿著沒用,加上對妙音真人感官不錯,所以順手就送了。

他也清楚妙音真人所謂結成道侶,並非是那種傾慕。

這完完全全就是拿自己的一輩子來交換,來報答,其中也有守護之意。

問題是他根本不需要啊!

想著,他便無奈道:「師伯,不至於此,說來你可能不信,但事實就是,區區一部大乘功法,我還不放在眼裡。」

「那是你的事,與我無關。」妙音真人異常堅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