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都既為鬼城,那自然不可能在人界。

寢殿內外足足被貼了八十一張黃符,意為守護和引路。 等一切都準備妥當后,鳳綰月平躺在榻上,摸摸男人的手安撫道,「大淵淵,我會在五日內回來,這期間黃符不可落地,我的身體也不可能離開寢殿,若真有意外……」 「不會。」 「嗯?」 墨塵淵俯身在她眉心落下輕輕一吻,低聲道,「有我在就不

寢殿內外足足被貼了八十一張黃符,意為守護和引路。

等一切都準備妥當后,鳳綰月平躺在榻上,摸摸男人的手安撫道,「大淵淵,我會在五日內回來,這期間黃符不可落地,我的身體也不可能離開寢殿,若真有意外……」

「不會。」

「嗯?」

墨塵淵俯身在她眉心落下輕輕一吻,低聲道,「有我在就不會有任何意外,早點回來,我等你。」

突如其來的煽情讓鳳綰月感覺有點不自在。

她餘光瞥了眼不遠處一個抬頭看梁一個低頭看腳尖的赫連霄和蘇子邈,小臉一紅,「可以壓制火毒的符在暗盒裡,那是我特地為你研究出的,你痛了就燒一張兌水喝,我……那我就先走了。」

或許是怕戀戀不捨耽誤時間,說完這話的鳳綰月連忙閉上眼躺平,而後絳唇不斷開合默念咒語。

只眨眼的功夫,接近透明的魂魄就離開了身體。

墨塵淵自然看不見,可從蘇子邈來回揮手的動作看,他們已經走了。

……

……

羅酆山,酆都。

此處本是陰陽交界之地,三界中除去人界,幾乎什麼都可能出現。

赫連霄穿著剛買的新錦袍,自戀無比,「唉,遙想當年,我也是個迷倒萬千少男少女的花美男,不得不說,古人的絲綢錦帛穿在身上就是舒服!」

鳳綰月將有些歪的帷帽扶扶正,一點都不顧及情面就開始拆台,「師兄,你口中的少男少女只是些三四歲的奶娃娃。」

「……」

「聽聞這裡還有不少生前沒有過男人的女鬼,師兄打扮的如此招搖,就不怕被女鬼或是女妖盯上?」

「不怕不怕。」

赫連霄用胳膊撞了撞鳳綰月,眨眼道,「咱倆誰跟誰啊,要是真有女鬼和妖怪,月兒你抄傢伙將它們趕跑不就行了?」

「對不起,我只是個弱不經風的小女子,不喜歡打打殺殺。」

「呵呵。」老子信了你的邪!

雖然過去從未來過鬼城,但鳳綰月看上去卻是熟門熟路。

一路上,到處是奇形怪狀的鬼魂。

當然也有鬼嗅到新鮮的生氣后,想要吞了他們的,可還沒來得及靠近就已經被混元珠給打散了。

兩人走到城中的告示牌前停下,上面僅貼著一張冥紙——

鬼界大門於三日後子時開,屆時請各位憑通關令牌入內。

看到這個,赫連霄的眉心緊皺,「月兒,我記得從酆都去鬼界是沒有任何要求的,怎的現在又是限時又要令牌了?」

不等鳳綰月回答,旁邊就有一道聲音緩緩響起,「因為這幾日老閻君在商議閻君和妖族公主的婚事,閑雜鬼等太多。」 「婚事!?」

赫連霄驚呼,側過頭才發現答話的是一隻縊鬼。

縊鬼就是弔死鬼,所以自然難看。

雙目凸出,血紅色的長舌頭一直垂到地上。

見他們似乎是剛死沒多久,善良的縊鬼解釋道,「目前還在議親,不過據小道消息稱,老閻君有意先將親事定下,等閻君受罰結束回來就即可成親。」

「為何是與妖族而不是天界?」

「這我就不知了,估計是看妖族公主長得漂亮吧。」

「……」當了鬼也這麼膚淺,真是服了!

有帷帽遮掩,赫連霄也看不清鳳綰月此刻的神情。

說到底當初這兩人其實也並沒什麼,如今也已經時過境遷,幽祀娶妻也屬正常。

既然彼此都已經有了歸宿,那他以前說過的那些話就當……是『童言無忌』好了!

將落在公告上的視線移開后,鳳綰月淡淡的道,「走吧,先找客棧住下,等三日後再去鬼界便是。」

「好咧!」赫連霄送了縊鬼兩張冥錢才走。

等進了鬼群,他才忍不住感嘆道,「這鬼城居然比人間還要熱鬧,要不將來咱死後也搬來這兒住吧?」

聞言,鳳綰月挑眉,「我以為師兄想繼續修道,然後早日飛升。」

「若沒有邈邈或許會想,但現在不一樣了,他可沒有修道的天份,所以啊,我得陪他共白首。」

「唔,那師兄可得好好賺錢了。」

「為何?」

「若是要常住酆都,那就必須要有功德庇護,蘇子邈又笨又傻,除了拿數不清的錢做善事攢功德,好像也沒其他法子吧?」

「……」

鳳綰月眨眨眼,「說起來,上輩子的師兄好歹也是億萬富翁,怎麼在西涼國卻只能當個一窮二白的遊魂?」

被扎心的赫連霄頓時感覺腦袋疼。

他嘴角抽搐了兩下,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月兒,給師兄點面子行不行,以後別老擠兌我了。」

「喔。」

酆都城又名極樂城。

城中也僅有一家客棧,名曰:極樂客棧。

據說這是黑店,店家還是個活死人。

愛情說了點謊 赫連霄將剛打探到情報說出來,「月兒,店家叫孟長清,至少活了有五百年,從前在人間時是個當官的。」

鳳綰月抿了口茶,抬眸看向在櫃檯后認真撥弄算盤的青年。

她點點頭,「從面相上看,孟長清並不壞,若說黑店估計也是城中那些鬼嫌他要價太貴了而已。」

「月兒真聰明!」

「別急著誇,說說他背後是誰。」

「……閻君幽祀。」

聽到這話,鳳綰月覺得有點意外卻又不意外。

也是,若想在酆都開客棧還不被那些鬼怪欺負,除非背後是它們惹不起的人。

思及此,她笑著搖搖頭,「酆都是老閻君的地盤,而客棧則是收集情報最快的地方,幽祀收攬孟長清的確是明智之舉。」

「不過,這也只是他背地裡的身份。」赫連霄露出神秘一笑,「明面上,他可是老閻君的義子,幽祀不在的百年,孟長清已經快取代幽祀在鬼界的地位了。」 義子?

這個身份顯然在鳳綰月的意料之外。

正好這時候孟長清也抬起頭,在看到不遠處靠窗一桌的鬼魂在盯著自己,若有所思的眯起了眸子。

片刻后,他才放下算盤走過來,面帶微笑的問道,「可是小店招待不周?二位似乎不太滿意這桌飯菜?」

赫連霄沒言語,很顯然,鳳綰月是有意將此人引過來。

若說幽祀是邪魅到極致的狂狷,那孟長清便是溫如暖玉的謙謙君子。

「姑娘?」

「方才聽說閻君即將娶妻,不知,孟公子對此有何感想?」

孟長清一怔,隨後笑著說道,「閻君是在下的義兄,義兄成親,在下必然是給予祝福,不知姑娘為何要如此問?」

聞言,鳳綰月絳唇微彎。

她將一隻杯子放在空座前,慢慢斟茶,「孟公子不愧是君子,我還以為你的夢想是取而代之呢!」

「……」

眼下雖不是用餐時間,但客棧里的客鬼也不少。

幸好鳳綰月的聲音不大,所以並沒有傳到別的桌去。

被逼無奈下,孟長清只能入座,「姑娘如此咄咄逼人,究竟意欲何為?」

鳳綰月懶聲道,「三日後我們要進鬼界,勞煩孟公子幫忙準備兩塊通關令牌,將來若有機會,我會在幽祀面前替你美言幾句。」

明面上,孟長清與幽祀是義兄義弟。

暗地裡,兩人卻是君上與下屬的關係。

正因為被看穿身份,孟長清猶如被捏住了小辮子不敢直接拒絕,只道,「姑娘進鬼界有何目的?姑娘與君上……認識?」

「我和幽祀熟的不能再熟了,當年就是他放火幫我燒生死簿的呀!」

孟長清手一滑,杯子直接倒在桌上,茶水也灑的到處是。

他不敢置信的倒吸氣,「祖……祖奶奶?」

「噗——」

太多年沒聽到這個稱呼的赫連霄,剛喝下去的茶全都噴了出來。

一邊拿抹布給滿臉是茶葉孟長清擦臉,一邊道歉,「對不住對不住,我勸你別叫月兒祖奶奶,小心她錘爆你的腦袋!」

果然,鳳綰月的臉色十分奇怪。

不過錘爆狗頭之類的話自然是危言聳聽,畢竟她暫時還不能暴露身份,否則若提前被老閻君發現,那就又多了樁麻煩事。

尷尬的孟長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閻君早在閉關前就提醒過:若日後鳳綰月出現在此,他必須恭恭敬敬如同對待君上一般對待。

唉,沒想到這一等就是近百年。

孟長清語氣恭敬,「祖……鳳姑娘,鬼字一號房是您的房間,通關令牌屬下也會儘快準備好送來,只是您為何以魂體來了酆都?」

莫非是因為老閻君要給君上定親,所以吃醋來搶人了?

鳳綰月自然不會知道他的腦補,只漫不經心的道,「來抓只女鬼,順便再來錘爆老閻君的腦袋。」

「……」

「喔對了,還得偷生死簿。」

「……」

「總之,你只要知道我是來大鬧鬼界的就對了。」

聞言,孟長清本就毫無血色的臉更是白的像紙一般。

上門狂婿 他顫聲勸道,「鳳姑娘,您先別衝動,要不您再等一段時間再來?」 「為何要等?」鳳綰月不解。

難不成,大鬧鬼界還需要什麼天時地利人和?

況且,人間還有那麼多爛事要處理,她可等不了。

見孟長清欲言又止,赫連霄好心解圍,「他的意思是叫你等幽祀出來后再鬧,到時候也有人能幫你一把。不過,我記得幽祀好像還得一兩年才能被放出來吧?」

「不用一兩年,還有兩個月,天帝知道君上在靜心悔過,已經下旨赦免了。」孟長清急忙開口解釋。

鳳綰月一臉嫌棄,「等他出來添亂,然後繼續被罰?還是免了吧,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要不是他幫倒忙,當年也不至於會被關進去。」

並非她沒有同情心,而是當年火燒生死簿那就是個美麗的意外,唉,反正一句兩句也暫時說不清。

鳳綰月不再想那些傻事,只撂下一句,「令牌最好今晚就能送來,還有,你和妖族公主既然是一對,那就別給幽祀戴綠帽了!」

「……」

最後一句話信息量太大。

觀孟長清秒變的臉色,赫連霄也不難猜測出。

可他卻十分好奇鳳綰月是從何得知,直到兩人進了雅間,才忍不住問道,「月兒,你是如何知曉孟長清與那妖族公主的啊?」

大約是喝慣了宮中的茶,方才飲的那些茶只覺得澀口。

鳳綰月吃了兩粒隨身攜帶的蜜餞,吐詞不清的道,「妖族如今是青丘當家,孟長清手腕上戴著一串佛珠,其中還有一粒便是狐妖內丹,方才他雖在撥弄算盤,實則視線一直都在內丹上,而且……他走近時我還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憑這些細節也不難猜出。」

聽到這些,赫連霄啞口無言。

難怪人們都說女孩子心細,這話可真的一點沒錯。

他正準備說話,餘光卻瞥見窗外冒出一個鬼影,不正是之前的那隻縊鬼嗎?

「我……我想請你們幫個忙。」

「進來說。」鳳綰月專心吃著蜜餞,頭也沒抬的說道。

當然這也不是代表她一心只想著吃,而是因為縊鬼長得實在太丑,當之無愧的無法直視系列之一。

縊鬼似是怕他們後悔,連忙穿窗而入。

豪門圈套:愛妻無雙 赫連霄不明所以,「這裡是鬼城,你資歷看起來也不淺,難道還有需要我們兩個新鬼幫忙的事?」

「我知道你們不是。」

「……」

「這位姑娘手腕上的手串是混元珠,我認識。」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