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朱潛說。

那歸因於他身子底子好,總是可以拖延些時間。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麋鹿不由朝雅子那壓根兒是營養不良的小臉看了下。 他能耗得起的時間,雅子肯定耗不起。也就是說同樣中毒,他麋鹿死亡的時間,絕對比雅子要遲。而在這段寶貴的時間裏,或許就是他得救,雅子沒能獲救的最重要因素。 朱潛銳利的眸子讀到他臉

那歸因於他身子底子好,總是可以拖延些時間。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麋鹿不由朝雅子那壓根兒是營養不良的小臉看了下。

他能耗得起的時間,雅子肯定耗不起。也就是說同樣中毒,他麋鹿死亡的時間,絕對比雅子要遲。而在這段寶貴的時間裏,或許就是他得救,雅子沒能獲救的最重要因素。

朱潛銳利的眸子讀到他臉上的一絲表情,冷酷地說:“後悔了嗎?”

如果他一開始,在看見薰他們朝屍體靠近的時候先出聲阻止,雅子不一定中毒。他麋鹿是想拉着人墊背,結果,把這個無辜的小姑娘給拉進來了。

他確實沒有想到這個後果。只想着,自己如果能得救,這個小姑娘一樣能得救。所以說,普通人,和大夫之間的區別在這裏。大夫能想到的後果,他麋鹿想不到。

麋鹿咬了下嘴巴,此刻心頭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滋味。

雅子其實剛剛,可能已經犯困的關係,抱着自己膝蓋頭在打盹了。 梧桐秋光 並沒有聽見他們以下的對話。因此,朱潛才直接和麋鹿說了。

大黑走過去,把她輕輕抱起來。主要是怕她冷,要把她挪到地上鋪的一張毯子上去睡。

摸了一把小姑娘的額頭,大黑掉頭對小主子說:“好像有點要發燒了。”

發燒,等於發作。等於是,毒正式與體內的正氣交戰了。這時候,中毒者開始真正踏入了危險的地帶。

已經沒有時間了。

再耽擱的話,她這條命可能就要損失在他手裏了。

朱潛輕輕地籲出口氣。

麋鹿垂着眸子不說話。他找個地方去拉肚子,即排毒。

拉完後,喝過水。麋鹿盤坐在原地運氣,閉着眼睛對朱潛說:“如果你以後要拿什麼藥試用,盡拿我來。”

朱潛冷冷地說:“你的情況和她不一樣。否則,我還真想這麼做。”

麋鹿抽了抽臉:“我知道我錯了行不?”

大黑不得不回頭,看着他們這兩個孩子終究是像孩子一樣吵了起來。

“要不,由我回書院,給你探探?”麋鹿說。

“你這句話,我等了很久。”朱潛沒有客氣。

麋鹿頓時黑了臉:“你真是冷酷的一點血都沒有。像你爹,不像你娘。”

“噢,你見過我爹孃了嗎?”朱潛彎起的脣角,尖露出的嘲諷清晰可見。

麋鹿哼了哼。

“你該慶幸沒有見過我娘。否則,她一劑藥,直接讓你現在躺在那裏變成半個死人。”

麋鹿詫異地張大嘴巴。

朱潛意味深長地對着他勾起了眉毛。他娘,是什麼樣的本性,只有他這個兒子最清楚。

“這麼說,你們家裏三個人都很毒了。”麋鹿反正氣不過。

“這是我們家的榮幸。對壞人毒,天經地義。”

麋鹿想趴到地上哭。這個小屁孩,嘴巴這麼毒這麼狠的。到現在,他一句話都說不過他。

“南夷人。聽說倉皇堡的少主,是四大才子之一。你應該認得。”

麋鹿趴到地上的腦袋,擡起來,對上朱潛那雙眸子,嘴巴一咧:“你怎麼不乾脆說我就是那個少主?”

“你沒那個膽量。”

“什麼意思?”

“倉皇堡的主子,人稱閻王那裏的鬼大夫。能輕易中毒了?”

麋鹿果然沒有想到這。

“你是覺得我朱潛再毒,都沒有那個鬼大夫可怕。所以找到我這裏來,也沒有想過找他。”

麋鹿嘴角再一歪。

大黑讀懂了朱潛的話,眼下敵方勢力不明,最好,先找同盟。。。 朱潛軼事二三事叄玖

馬維指揮士兵在當地紮營,同時派出巡邏的隊員,除了在四周警戒以外,對外面的情況繼續進行探索。

御鴻書院的院長,施行道,帶着兩個本書院的儒生,通過了馬維佈置的警戒線,進入到軍營中心。馬維向帳幕裏頭的朱璃通報了聲。

朱璃從裏頭傳出話聲說:“讓他進來吧。”

於是,施行道一個人彎腰鑽進了帳幕。

軍醫是給朱寧的胳膊捆上了夾板和繃帶,初步判斷,璃王的這位小郡主是輕微骨折,要養好的話,大致需要一兩個月的時間。好在小姑娘正長身體的時候,只要養的好,基本上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

朱璃考慮是不是把女兒先送回京師。可是,眼下,馬維不可以離開他,讓誰送朱寧回去成了難題。

施行道進來以後,衝他雙手作揖:“草民參見攝政王。”

“施院長,這是怎麼回事呢?”朱璃回頭時,對他淡淡地撇了撇劍眉。

施行道掃了眼旁邊佇立的人。

朱璃揮手,帳內的人都退了出去。

施行道在看了下那個躺在朱璃身邊行軍牀上的小姑娘。

“本王的郡主,施院長不是不認得吧?”

“草民失禮了。”施行道連忙收起目光。

“說吧。”朱璃的手指輕輕彈了下袍角。

施行道明顯是有一絲緊張的,汗珠凝結在他腦門上,牙齒像是咬着含糊不清的字,使得話語有些語無倫次:“實際上,草民也沒有想到,本來,竹清居士,草民以爲,攝政王之前和他交談過,應該已經——”

“什麼叫做應該已經?你管不好你的人,結果來怨本王?”

“不。”施行道趕緊搖頭,“草民誠然不敢。”

朱璃沉了沉眸子:“這麼說,龍潛是被他帶走了?”

“應該是的。其實,本應該是,他前去通知龍潛離開,然後,龍潛在我們設置好的路上被埋伏——可是,龍潛始終沒有出現。只有和龍潛在一起的那些人出現。而現在這些人,基本都落在攝政王手裏了。”

“你埋伏龍潛的事,他知道嗎?”

“草民以爲,攝政王那日已經和他交過底——”

砰!

朱璃突然一拍桌子:“你之前和我說,此人不好說服,讓本王親眼見識其。你認爲,光憑本王與其一面,便能將此人收服?”

施行道一句話都沒有辦法反駁。

“愚昧!”朱璃一揮袖管,可見心頭慍怒之盛。

施行道膽戰心驚,兩腿一跪,道:“草民知道,如果沒有攝政王鼎力相助,草民也不可能當得上這個院長。”

“當初你向京師要銀三萬兩,結果,最終,讓人跑了。”

“草民絕對是效忠朝廷——”說到這兒,施行道都覺得委屈,“費盡心機,勾畫了三年之久。”

“本王知道你誠心誠意想爲朝廷效力,可是朝廷不會要無能之人,更別說,給朝廷帶來麻煩的人。”

施行道趴在地上:“攝政王,如今山腳下,所有通路,都有人把守,所有人都插翅難飛。”

“時間不多。你要知道,這裏終究是誰的土地。”朱璃說到這兒發了一絲狠,“當初,要不是你信誓旦旦,皇上和本王也不會因此千里迢迢來到你這裏。”

“這點攝政王請放心。今年此時,確實是龍潛的劫數。書院裏衆多智者算出來的,不會有錯。不是草民一人得出的結論。”施行道說,“而放眼天下,能壓得住龍潛的龍氣的,自然只有皇上的龍氣了。皇上不來的話——”

朱璃放在朱寧額頭的手放開,站了起身,在帳內徘徊了兩步。回到朱寧面前時,眉頭緊皺。

“有人放毒的事你聽說了嗎?”

施行道一愣,可見真的不知道這事兒。

“不是你讓人放的毒?”

“絕對不是草民。草民對天發誓。”施行道聲音鐵錚。

朱璃掃了他兩眼,沒看出他臉上聲音裏有撒謊的跡象。想想這人哪怕下毒,都不會傻到不先通知他,害得自己人都中毒。畢竟,將來施行道想回京師裏領賞,都還得靠他璃王擔保,把他璃王和璃王的人先毒死的話沒有任何好處。

“你認爲有可能是誰放的毒?”

施行道苦思冥想的樣子,老半天琢磨着:“居士爲人正直,不幹這種事。莫非會是龍潛放的毒?”

“不,他不可能做這種事。”對此,朱璃斬釘截鐵。

施行道看了下他,一絲困惑。他好像很瞭解龍潛?不是以前都沒有見過嗎?

朱璃好像艱難啓齒,吐出道:“他娘本王認得。他娘什麼爲人,本王很清楚。他既然聽說是有繼承他孃的醫術,他娘怎麼教他行醫,勢必不會做出這種他娘絕對不容許的事。”

原諒如此。以前,攝政王和隸王妃之間有交情的事,是真的了?施行道想。

如此想,攝政王能對隸王妃的親兒子下得了狠手嗎?

朱璃眸子一眯,彷彿抓住了施行道臉上此刻的那絲表情。由是,揮了下手說:“你先去把誰放毒的事調查清楚了。其餘的事兒,等龍潛出現再說。”

施行道點頭應命。確實,現在處理中毒的事最爲緊要。聽說這毒都不明來歷的,因此死亡的人,似乎越來越多的跡象。 躁動的青春 要是,真波及到他們身上來,那真的是完全得不償失了。

等施行道走了出去以後,馬維走了進來,低聲衝着朱璃的背影說:“軍醫去看過那幾個中毒的人,不知是什麼毒。”

“本王猜也是如此。要是如此好解的毒,怎麼可能讓如此之多的江湖中人都中招呢?”

馬維知道,他們派出去的人,根據薰的人的指引,發現了那些死屍。當然,他們的人是絕對不敢輕易靠近的。

現在,只怕這個毒,散發的越來越遠了,波及到的人會越來越多。

說實話,突然間,死了這麼多人,真是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完全在他們的計劃之外。

畢竟,他們即便是計劃中有讓山洪爆發,瀉水製造混亂,想趁亂劫持人的打算,可都是想着這些人,很多都算得上是名門子弟,自身有能力,護胃又有能力,怎麼說,這點小山洪不在話下,絕對能保住其命。

他們目的只在抓龍潛,根本不想隨意和哪一派爲敵。自然,之前爲了引龍潛上鉤,只得招這麼多人過來放煙霧彈。

像是在睡夢中的朱寧突然囈語。朱璃警覺的,立馬折回牀邊,伸手在女兒額頭上一摸:居然十分滾燙。

以區區的輕微骨折,女兒從小也在王府裏習武強身,本不該如此羸弱。朱璃心裏不禁一驚,再挽起女兒的袖管查看,一看,女兒的手臂上浮現出了猶如薰他們中毒的症狀:數枚斑紅小點。

那瞬間,朱璃猛然滯住了呼吸:什麼時候的事?

不,不是薰傳播的。因爲到現在,他,和跟着他的人,都沒有出現中毒症狀。那只有是,之前朱寧一個人單獨行動的時候,不幸中毒。

馬維一樣心裏突然憂心到了極點。這幾年來,可以說,如果沒有這個小郡主,朱璃的人生裏幾乎都沒有一絲笑容了。

畢竟那個時候,心愛的人離自己而去。父親去世。兄弟自相殘殺。即便有太皇太后的囑咐,朱璃輔佐新皇,不過是責任所在,活得猶如行屍走肉罷了。

可有個女兒,有個孩子還是不一樣的。終究得護着自己的牛犢。

朱璃的手,慢慢的,從女兒的額頭上放了下來。

馬維進言:“讓軍醫先給看着,給郡主延命。人蔘等續命的貴重藥物,屬下都帶在身上。”

“你去辦吧。”朱璃算是允了他這些做法。

但是,不能逃避的是,必須儘早找到能解毒的方法!

同樣的憂心,發生在了山崖下方神祕的天洞裏。

大黑把帕子蘸了水,敷在雅子滾燙的額頭上。

麋鹿因爲吃過了朱潛的一劑藥,感覺還好,於是,對雅子的愧疚更是難以形容。

眼看是等不了了,朱潛抓起地上的包袱:“揹着她走,大黑。”

“要,要去哪裏?回書院嗎?”麋鹿跟着站起來問。

“你要不留在這裏?”朱潛說。

麋鹿眯眯眼角:“怎麼突然好心了?”

“不,我只是生怕你中途又使壞。”

“怎麼可能?我是南夷人。再壞,也不可能壞自己的人。”說着,麋鹿加快兩步跟上他們走,邊走邊對着朱潛的背影小聲問,“你是不是知道有可能是誰下的毒?”

“暫時難以捉摸。你不是不知道,書院裏此次邀請來的賓客之中,至少,三大派的毒系都到場了。”

絲——麋鹿喳了下舌頭。沒有想到小屁孩都知道這個。

天下三大毒系,唐門,五毒教,以及疆毒。這三大毒派,各有各的精通,其所使的毒,更是截然不同。按理說,一般人都能看出來其中的區別。

可這一次的毒,真有點詭異。說不上是哪個派別所使的毒。

“你說,除了三大毒派,還有人能使出這種詭異的毒?”麋鹿摸着下巴,像是自問自答,“可能真的有。”接着,他再次追上朱潛:“我們是去找這三大毒派算賬嗎?”

朱潛瞥了他一下:“你都知道先來找我,而不是找他們算賬。”

青春狂想曲:校草請就範 “你說的也是。如果你想找同道之人,想找南夷那位——”麋鹿有些困難地說,“我還真不想陪你去——”這話沒完,他感覺身上哪裏好像被蚊子叮了一下。

麋鹿頓時詫異地看着對他突然暗中使針的朱潛。

“我救了你的命,你的命就是我的了。帶路吧。”朱潛衝他咧了下嘴。

麋鹿不由頭髮樹立,喊了聲:“我這是上了賊船是不是?!” 朱潛軼事二三事肆拾

雅子渾渾噩噩的,第一次這樣頭暈腦脹的感覺。上次受傷都沒有這般嚴重,讓她突然感覺到,原來,人生的經歷沒有最糟,只有更糟。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皮子的時候,聽到揹着她的人說:“少爺說了,能睡就睡。姑娘現在需要養足精力。”

揹着她的人是大黑。說明,他們現在是要到哪裏去?是準備去找可以給她解毒的人嗎?

連他都解不了的毒,她不知道誰能解得了?

那麼,她這條命是註定要死在這裏了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