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句話用的很不正常啦……” 不少人都提前恭喜。

秦家四爺聲音謙虛且謹慎,「雲光財團還沒下結論,一切尚早。」 不遠處,秦苒正慢悠悠的從兜里拿出耳機,不知聽到了什麼,她朝那邊看了一眼。 翹著二郎腿,漫不經心的笑了笑。 「怎麼了?」程溫如很關心她的狀態。 秦苒把耳機塞到耳朵里,開著音樂,往椅背上一靠,「就聽了個笑話。」

秦家四爺聲音謙虛且謹慎,「雲光財團還沒下結論,一切尚早。」

不遠處,秦苒正慢悠悠的從兜里拿出耳機,不知聽到了什麼,她朝那邊看了一眼。

翹著二郎腿,漫不經心的笑了笑。

「怎麼了?」程溫如很關心她的狀態。

秦苒把耳機塞到耳朵里,開著音樂,往椅背上一靠,「就聽了個笑話。」

九點半。

雲光財團的負責招標的經理拿著一份合同出來。

他站在最前方,稍稍側身,手一劃,背後就出現了四維投影,他轉身,微微彎腰,聲音自信且有力度:「我是IT總編部楊……」

說話的時候,他目光下意識的掃了一下十幾位投標的企業管理人,目光掃到第一排第五個位置的時候,他的聲音忽然有些卡殼。

「……??!!」

對著那張臉……

他要怎麼說下去……??

坐下時,秦苒就把鴨舌帽放到一邊椅子上,這會兒又面無表情的把鴨舌帽重新戴上。

手指搭在一邊的扶手上,微微敲著,五指骨節分明,白得晃眼。

程溫如看了秦苒一眼,她聽程木說過,秦苒脾氣不太好,最怕吵,雖然兩個多月,程溫如也沒有發現秦苒脾氣不好在哪。

看秦苒這樣,她壓低聲音,安撫著,「再等一會兒我們就走,你看看他們公司的的四維投影,很逼真,其他地方看不到。」

她覺得秦苒可能是時間待得太長了,有些耐不下性子。

程溫如今天帶秦苒過來,也有是帶秦苒看這四維投影的意思。

這東西程溫如第一次看到都很驚艷。

秦苒小聲的回:「謝謝。」

她稍微抬頭看了看,楊紹琦正划著新聞,似乎是感覺到了目光,他手指有些僵硬,划著投影屏幕的時候,手非常明顯的抖了一下。

「楊、楊紹琦。」楊紹琦終於介紹完了自己,沒敢再看第一排。

他伸手又在虛空划著,一條條新聞滑過,然後停在了產品頁面。

板正著一張臉,介紹的既官方、又嚴謹,一絲不苟。

像是在跟領導彙報工作。

一番介紹后,楊紹琦才翻開文件,略微鬆氣:「經過總部決定,這次加投的人選是——」

座位上,秦家四爺不動聲色的理理衣服,嘴角盡量往下壓,但眸底卻是很明顯笑意。

程溫如已經拿好手邊的挎包,準備離開。

「程溫如程總。」楊紹琦宣布完,朝程溫如那個方向看過去,稍稍鬆了一口氣。

秦家四爺臉上的笑容微滯。

「恭喜大小姐啊。」場上其他人投資者也反應過來,雖然說秦家四爺在領域上遠勝於其他人,但云光財團選擇程溫如也不難理解。

畢竟程溫如是程家人。

程溫如只愣了三秒,就迅速整理好表情,端著大小姐的態度,氣場全開。

蠱夫Ⅱ 抬手,官方跟人道謝。

楊紹琦跟其他投資人打完招呼,才朝這邊走,禮貌又小心,「程總,請到這邊來,我們需要重新簽合同。」

程溫如跟楊紹琦握了手,然後看向秦苒:「苒苒,你先回車上,我十分鐘后出來。」

雲光財團對進入的人控制嚴格,程溫如有了解。

楊紹琦微微笑了一下,他溫和的到:「程總,雲光財團今天對所有人開放,這位小姐完全可以跟您一起進去。」

是嗎?

程溫如微愣,上次來的時候,都需要打卡才能進去,今天怎麼規則又變了?

不過現在程溫如也想不了那麼多,她跟著楊紹琦往電梯方向走。

楊紹琦刷了卡,進了28樓。

程溫如看著樓層,微微眯眼,上次大部分進的好像是二樓……

28樓很安靜,楊紹琦直接拿出了合同,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程溫如掃了一眼,跟之前的列的條件沒什麼兩樣,雙方都簽的很利落。

整個過程不過10分鐘。

「快午餐時間了,」楊紹琦起身,跟程溫如合作愉快的握了手,紳士的邀請,「程總賞個臉吃飯嗎?」

這種機會難得,若是以往程溫如不會拒絕。

「抱歉,楊總監,我得帶孩子去逛京城風景,早上已經說好的。」程溫如收回手,表示歉意,「下次有機會,我請楊總監。」

楊總監連忙開口,「無妨,您的事重要。」

他說著,還把程溫如送到了樓下車上。

程溫如不動聲色的跟楊紹琦告別,心底卻詫異。

今天的楊紹琦……

熱情得似乎有些過頭了。

雲光財團大門不遠處,等程溫如的車子開走了,楊紹琦才擦了擦額頭十分細密的汗。

「總監?」身側的助理詢問,「您沒事吧?」

「沒事。」楊紹琦搖頭,他鬆了一口氣。

敢叫秦小姐「孩子」的人……楊紹琦覺得都是大佬。

這邊,車上。

程溫如翻了翻合同,丹鳳眼微挑著,「楊總監竟然沒有選秦家……」

開車的李秘書也覺得奇怪,「程總,我們走狗、屎運了?」

「秦家四爺跟歐陽家結盟,我以為不管從哪個方面,他們都佔便宜。」程溫如合上合同。

秦苒翹著二郎腿,打開手機在玩遊戲,只稍微側了側頭,挑眉。

程溫如想起來秦苒是學物理的,應該不喜歡聽這類事情,估計也不是特別懂,她就立馬止住了話頭,換了話題。

詢問弟弟喜不喜歡遊戲機。

秦苒手碰了一下額頭,「很喜歡,就是遊戲簡單了一點。」

十分鐘就通關了。

「這樣?」程溫如估計秦陵跟秦苒一樣,也喜歡遊戲,決定下次去找更加有難度的遊戲機。

**

秦家總部。

秦四爺回來。

他面色顯然不事特別好,眉頭微微擰著。

尹秘書踩著高跟鞋迅速跟上去,「秦總,秦管家等人還在會議室等您。」

秦家四爺腳步一頓,他拿出一根煙來,叼在嘴裡,「還沒走?」

耐心夠大。

「從八點到現在,等了三個小時。」尹秘書一一彙報。

「行,讓技術部的人準備一下,我們去會會秦管家,這一次他要讓多少分成。」 腹黑總裁:別給姐裝斯文 秦家四爺腳步一轉,拿著煙往會議室的方向走。

會議室內。

秦管家坐在左側的首位上,雙眸微微闔上,老神在在的,半點兒也沒有不耐煩的意思。

阿文就站在他身後。

「砰——」

會議室的門被人從門外推開,秦家四爺等人湧進來。

他坐到中間的位置上,朝秦管家看過去,「秦管家,抱歉,讓您久等了。」

話是這麼說,他聲音里卻沒有半點兒抱歉的意思。

技術部的人也陸續拿著優盤跟文件進來。

「開始吧,」秦家四爺首先看向秦管家,「秦管家,這裡面您輩分最大,您要先嗎?」

站在秦管家身後的阿文抿了抿唇,恨恨地捏著手指,秦四爺壟斷了秦家的工作室,秦管家手底下有能力的老人都被他挖走,能不能做出來,秦四爺他這不是明知故問?!

秦管家臉上卻不見絲毫怒意,他依舊笑得淡定從容,「四爺,您的人先。」

這個結果秦四爺早就料到了,

秦管家能不能拿出內容,沒人比秦四爺更清楚,他似笑非笑地看向秦管家淡定的樣子,然後就讓技術部部長彙報情況。

技術部的部長拿著優盤跟文件,上台將整個引擎模擬了一遍。

這是雲光財團內部大佬之前在網上公布的人工智慧一個公開片段,所有IT企業表面上不說,但暗地裡都在研究這個片段。

秦家也不例外。

只是裡面代碼過於晦澀,很少有企業能短時間內研究出來。

秦四爺這邊也只進展到80%,不過這些也比秦管家那半成品強。

技術人員說完,秦家四爺手敲著桌子,抬眸看向秦管家:「秦管家,到你的人了。」

秦管家沉默了一下,他捏著手中的優盤,看了坐在他一排的三個老程序員一眼。

其中一個******,身上還有略微酒氣的人接過來:「我去吧,秦管家。」

他拿起秦管家遞過來的優盤,走到幻燈片前,直接插入到電腦中。

秦家四爺沒有看他,只是低眸喝了一杯茶,掩了嘴角的冷笑——

垂死掙扎。 秦家四爺皮笑肉不笑的放下了茶杯,「秦管家,這個工程如果你們接不了,今年的分成照例三成。」

他跟歐陽家結盟,有歐陽薇在,秦家四爺早就知道秦管家瞞著他將秦漢秋父子二人接回來了。

更知道秦管家在培訓秦漢秋。

不過秦管家要是打著隨便培養一個人就能打壓他的主意,那就大錯特錯了。

秦管家依舊不動如山,他身後站著的中年男人臉上的憤怒卻掩蓋不住。

「阿文。」秦管家側頭,警告的看了阿文一眼,然後看向站在電腦面前的阿海,「你繼續。」

阿海昨晚喝了一晚上的酒,這會兒還有些宿醉的頭疼。

插入優盤之後,他直接打開投影儀,又打開優盤內的文件夾。

這個半成品秦管家給他們看過,憑藉他們僅剩的三個人,連電腦都不足以運轉這麼大的模擬系統引擎,三個人研究了一段時間后不得不放棄。

這些都是陪老爺子一起奮鬥過的人,沒想到秦家會敗在他們手上。

阿海一邊想著,一邊看向文件夾……

好像多了好幾份文件?阿海有些詫異,不過這種時候也沒有想太多,點開最上面的文件夾,能看到文件夾內,有一片葉子形狀的主引擎。

宿醉有些不清楚的腦海忽然清醒,阿海瞪大了眼睛,研究過這代碼一段時間,阿海怎麼可能不清楚,上次看的時候,主引擎根本就沒有成型,哪裡會有圖標?!

阿海直接伸手點開了圖標。

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動手做,所也秦管家也沒有裝模作樣的打出文件跟設計方案分發給會議室的人。

「秦管家,今年的分成協議你們簽一下吧。」秦家四爺今天的標沒中,心情本來就不好,沒有時間再跟秦管家耗了,他手撐著桌子,直接站起來,「尹秘書,把合同遞給秦管家。」

他一句話說完,全場都沒有動靜。

「尹秘書?」秦家四爺看向尹秘書的方向。

尹秘書正偏頭看著投影儀,不僅是她,全場大多數人都抬頭,不可思議的看著投影儀。

他們這樣,秦家四爺想到一個可能,不由自主的回頭。

投影儀上,旋轉著一個三維繫統,正是半成品的完整鏈接構想……

這半成品的構想最早還是在秦家四爺的參與下完成的,只是後續的解碼複雜繁瑣,秦家四爺這邊這麼多人手跟人才都只解了80%。

他把半成品教給秦管家的時候,根本就沒想過秦管家憑手下的幾個人能成功,可誰知道秦管家還真的成功了?!

「秦管家,我還真是小看你了。」秦家四爺臉上的表情一點點褪去,他走到秦管家身邊,好半晌后,陰鷙的笑了一下。

一句話也沒說,直接走出會議室。

阿海也演示完了,連忙把優盤拔下來,回到秦管家身邊,臉上的頹喪一掃而空,目光熱切:「秦管家,你找到哪個高人了?竟然還瞞著我們!」

秦管家自己臉上也有點懵。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