狹小溫馨的廚房,兩個人在洗著碗。

「周老師,我有個問題想要問問你,希望老師不要介懷。」林牧組織了下語言,開口說道。 「哦,什麼問題,你問吧,如果不方便回答,你就不要刨根問底哦!」周老師輕鬆笑道。 「老師,你是一直希望當老師嗎?你有沒有其他的夢想啊?」雖然和老師談夢想什麼的,好尷尬,不過林牧也只能通過這個來說出自己的目的

「周老師,我有個問題想要問問你,希望老師不要介懷。」林牧組織了下語言,開口說道。

「哦,什麼問題,你問吧,如果不方便回答,你就不要刨根問底哦!」周老師輕鬆笑道。

「老師,你是一直希望當老師嗎?你有沒有其他的夢想啊?」雖然和老師談夢想什麼的,好尷尬,不過林牧也只能通過這個來說出自己的目的了。

「哦,這個啊,我的職業規劃並沒有一定是當老師,之前我是因為筱嵐還小,需要時間照顧,所有就找了個老師噹噹,畢竟,當大學老師還是比較輕鬆的,除了上上課,做做研究,我都可以陪著丫頭呢。」周甄雅輕鬆說道,彷彿上上課,做做研究這些在她眼中就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果然不愧是學霸,學霸中的戰鬥機。

「但,夢想吧,這個東西以前還有,不過在擁有筱嵐后,一切都不重要咯,隨遇而安就好!呵呵……」周甄雅說著,眼眸中閃過一絲痛苦,一絲母愛,一些期待,不過也只是一閃而過,但一直盯著她看的林牧,卻知道,她以前肯定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過去,有自己的無奈。

想到,以前她在京都輝煌集團當過執行總裁助理,還非常出色,難道周老師還是喜歡在商海中馳聘,大殺四方?而不是在這書海中暢遊? 化龍天尊 林牧心裡猜測著。

「那你以前的夢想是什麼?」林牧不動聲色問道。

「我說我以前想要當一個霸道女強人,女總裁,你會不會要笑話我?」周甄雅捂著嘴笑了笑道,一笑傾城。

「不會,不會,想不到溫婉爾雅的老師,你以前竟是想要當霸道女總裁哈,呵呵……」果然!

林牧輕輕笑著,不過並不是笑話她。

「那你的夢想是什麼?不要說你真想當虛擬遊戲職業玩家一輩子哈!」說完自己的夢想,就想要知道林牧的夢想了。

「我說了你也不要笑,我的夢想是: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林牧一臉正氣道,重生后的林牧,夢想改變了,要是以前,說不定就會說想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廝守一生等等這些……

「哈哈,哈哈……你這,你這夢想……」周甄雅本來聽著前半句還覺得很霸氣的,但是,你後面是什麼鬼!笑死我了……

「你的夢想,霸氣中有樸實,樸實中也充滿霸氣,哈哈!~~」周甄雅原本還以為,是當個什麼宇航員、科學家、市長、省長這樣的夢想,想不到是要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一時轉不過來,笑得肚子都彎了,調侃道。

「你看,我一說出來,老師你就笑了,不過也好,很久沒有見過你笑得怎麼開心了!」林牧在旁邊,無語埋頭洗碗。

等周甄雅笑的差不多了,林牧問道:「老師,如果有一個人想要出人頭地,揚名萬里,不被人隨便欺負,有能力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你覺得應該怎麼做,就比如我,要是我想要增加自己的社會影響力,社會背景,讓一些宵小之輩不那麼輕易惹我,你覺得應該怎麼做呢?」林牧說出了醞釀已久的問題。

「你想要幹嘛,是遇到什麼事情嗎?你可以和老師說說的!」在林牧說出想要出人頭地的時候,周甄雅就疑問道,今天小牧突然過來,而且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雖然和丫頭玩的很開心,但是眉間不時流露出的微微蹙眉,聰慧的她還是看的出來的。

「沒事,就是想要擁有保護自己親人,保護自己的能力而已。暫時沒事的,真的!」望著周甄雅關心的神情,林牧心裡暖暖的。

「那好吧,有什麼事情,你可以和老師說說,說不定我也能幫上忙呢!」周甄雅見到林牧並不想多說,就沒有勉強。

「你說的想要增加社會影響力,社會地位,社會背景,在現在,有很多選擇的,例如:科研。現在國家大力發展科學技術,對待科技人員非常優厚,甚至還有很多隱藏福利,對於增加社會影響力,社會地位有很大的幫助,同時,國家也會大力保護科研人員親屬的安全。要是能研究出一兩樣高新科技,說不定揚名全世界哦!」

周甄雅在思忖了下,緩緩開口說道。

林牧在一旁認真聽著。

「然而,科研需要一定知識儲備,需要天賦,需要運氣,需要耐心,還需要一定的經濟基礎支持。」

「但是,如果科研成功了,收穫的不單是社會影響力、社會地位、社會的認同,豐厚的財富,還有就是國家高層的關注,這樣的成功價值連城!」

「小牧,你聰慧機敏,有自己的個性,也有天賦,你在機械方面有天賦,不過就是懶了點,也不好學,如果你能靜下心來專註於此,有機會,可以稍微推薦你選這個!」

「而如其他的,還例如:武術。常言道:家有萬貫家財,不如一技在身。一身武藝在手,低可以養家糊口,高,就可以發家致富,揚名立萬!新時代下,武術格鬥項目發展蓬勃,這個行業的格鬥武術明星比那些影視歌手明星更受歡迎,一參加什麼比賽,那真是萬人空巷,粉絲無數!所以這個也可以增加社會影響力,有的格鬥明星還能直接成為公務員,享受的權利也非常大。不過這個武術方面的發展,需要天賦,需要武術底子,需要各種營養液藥液支持。」

「這個武術方面,我不知道你的天賦,不過以你目前的實力,發展的機會渺茫,不建議你選擇這個。」

「例如:考公務員……」

「例如:參軍……」

「例如:做慈善家……」

……

一連串,周甄雅把自己知道的一些資料,通通說給林牧聽,甚至還結合他的情況,為他分析,究竟適不適合,前途怎樣,發展潛力怎麼樣等等……可謂勞心勞力!

……

「這幾樣都需要一定的基礎和根基。小牧你現在的情況,我覺得你的希望都不大!」

「好了,前面那些都只是舉例子,最後,我給你的建議,就是:創辦公司! 萬法梵醫 開公司,聚攏人才,提供崗位,增加你的財富,讓你和公司裡面的員工有牽扯,有羈絆,那麼有些人就不會那麼輕易對付你,至少在不破壞商海底線原則的情況下,對付你,商界有其潛規則,很多商人不會輕易觸碰底線,否則萬劫不復!」周甄雅一臉認真地看著林牧說道,林牧被看的有些拘謹,彷彿面前的佳人能看穿自己一樣。

嘆了口氣,她繼續說道:「創建公司,也需要一定的基礎,不過對於你來說,是目前最適合的了,聽你說,你擁有一些資金和技術,甚至還知道一些落魄的高級人才,有這幾樣,就能創辦公司了!讓你和你公司、和你的員工有羈絆,國家政府等,不會輕易看低你的,政府還主動交好你呢,甚至,在公司發展期間,可以與更多公司合作,增加自己的話事權,增加你在社會的名望、威望,增強這種羈絆關係,從而提升你在社會的地位和影響力,這樣,就不會有阿貓阿狗來欺負你了!」望著林牧,周甄雅彷彿知道他心中的擔心,把自己最好的建議說了出來。

「不過,最重要的,是認清自己,人貴有自知之明,要認清自己,知道自己的優缺點在哪裡,可以揚長避短,專攻長處,摒棄缺點或者改變缺點。同時,也需要認清自己的條件情況,認清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最好知道,自己擁有哪些優勢,缺少哪些優勢,擁有的,可以發揚光大,缺少的,不管是追求爭取學習回來,還是自己培養,都需要努力……」

……

林牧非常認真聽著周甄雅的一字一語,非常重視她的建議意見,周甄雅的話語,如金字良言,對自己的未來有巨大的幫助。

(求訂閱求月票求推薦票!) 周甄雅像一個親人一樣,孜孜不倦地教導著林牧,眼中滿是親切與關懷。

在其位,謀其職,行其事,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欠缺很多。

「看你在我說到開辦公司的時候,就目光閃亮,你是不是早就想要創建公司,聚攏財富,招募人才,凝聚人心了?」周甄雅眯著眼笑著問道。

「哈哈,知我者,老師矣!老師果然厲害,哈哈……」林牧尷尬笑道,彷彿被揭穿秘密。

「就你嘴貧,看你今天這架勢,還跟我談什麼理想,夢想,甚至還請教我增加自己的社會地位,這些東西,你以前可是一直都不會講的,今天這樣異常,想要請我出山,去你公司幫你管理業務吧!想要忽悠我是吧!恩~~?」周甄雅一臉促狹笑道。

「呃,呵呵,老師真是明察秋毫,博古通今,傾國傾城啊!」林牧馬上拍馬屁,化作小跟班模樣說道。

「小牧,你這傢伙,雖然執拗,但也陽光開朗,心胸寬敞,做事情有耐心,細緻,有不少優點,但缺點也很多,希望你能慢慢改變,至於什麼缺點,等遇到了在指正你吧!你可要知錯能改啊!不然我就收拾你,有你好受的!」猜測出這傢伙的目的,自己彷彿和他的距離更貼近了,有很多以前不能說的話,都毫無顧忌說出來,慢慢地已經脫離了老師與學生的範疇……

「你是為了季詩婷吧!」周甄雅突然說出了一個令林牧震驚的事情。

「老師你怎麼知道?」林牧是真的非常震驚,自己暗戀,只有自己清楚,就連宿舍那三個傢伙都只是知道林牧與季詩婷是筆友關係,疏遠的不能再疏遠了,老師怎麼會知道呢。

更何況,啊詩與自己只是通過書信聯繫,也許就是害怕觸動某些人的神經,在某種程度上,啊詩就一直在保護著自己,保護自己這個在現實當中毫無底蘊的自己……

想起前世變化巨大的啊詩,就是因為有那些家族桎梏、壓迫,無論是親情還是利益,都壓迫得啊詩喘不過氣來,這些林牧心中一直都知道,所以就一直堅持著,想起最後自己重生的那一刻,冷漠的她何不是在保護著自己呢,因為只有讓自己死心了,才能讓那些人的殺心掩蓋起來。

一入豪門深似海,親情利益羈一生

……

「我是在校園網上看到的,現在校園網都傳瘋了,星海大學女神與神秘男子約會,女神要損落了,校草司馬鷹與神秘男子爭風吃醋,等等,這些在上面都可以看到,點擊量非常驚人呢,我在廚房做菜的時候,無意瀏覽的,而,看那個神秘男子的模樣,有**分像你,我就猜到咯!呵呵,你是一直在暗戀我們大學的女神嗎?其實我也有點八卦呢,哈哈!跟我說說你們的故事吧!」果然,八卦這個屬性,女孩子難免會有,連我們溫婉爾雅的成熟老師都擁有,太強大了。

「原來是這樣,看來瞞不過去呢!」林牧無語,也在他意料之中,現代通訊科技發達,一有風吹草動,就會一秒傳萬里。

在周甄雅八卦屬性下,林牧把自己的故事也說給她聽了。

聽完后,她就說了一句:「想不到,小牧你也挺專情浪漫的嘛,書信傳情,古老又浪漫,恩,不錯,以後我也試試!」

林牧「……」。

「看你的情況,我猜測,你是被那個司馬鷹威脅了吧,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對於這些高高在上的豪族子弟,總是以自我為中心,一副天地之大,唯我最大的模樣。只要自己不爽了,威逼利誘什麼的手段就出來,哼!但是,你和季詩婷兩人之間還是有情分的,他只能使用盤外招了,需要小心點。」

「不過,你暫時不用怕,你和季詩婷還沒有確定關係呢,無須理會,只要你的發展跟得上你惹上的,就不怕!」周甄雅說道。

什麼叫我發展的跟得上我惹上的……林牧大汗。

「恩,我知道,對於這種人,現在和未來我都不會怕的,對於麻煩,我只是嫌棄怕煩而已,並不是怕它!他要是使用其他招數,我接著就是,他橫任他橫,清風拂山崗!」林牧鏗鏘說道。

「小牧,我發現,你最近好像變得更自信,更有底氣了呢,難道你是繼承了什麼三大爺,四大姑的遺產,在國外擁有無數富饒的農場,夠你揮霍一輩子的,或者是得到什麼外星人的遺寶,讓你有叱吒風雲的資本了?」周甄雅一副促狹笑道,眼睛流露出作弄的光芒。

「對啊,我得到了外星人的寶物,從此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走上人生巔峰,娶上如老師這樣貌美如花的媳婦,生出如筱嵐這樣可愛的女兒,享受齊人之福,然後再征服太陽系,雄霸全銀河!哈哈……」林牧看著周甄雅眼中的光芒,知道她要作弄自己,所以開玩笑回應道,嘴角也微微翹起,笑意瀰漫。

「好啊,想不到你這傢伙還是個花心大蘿蔔啊,想霸佔季詩婷,又還想要娶我這樣的奇女子,還想要筱嵐,哼哼~~得隴望蜀哦!小心翻船了哦,哦呵呵……」周甄雅笑罵,用白皙的手掩嘴道。

不知道,為什麼,在周甄雅聽到林牧說要娶她的玩笑后,沒有生氣,只是笑意雍然,廚房裡彷彿瀰漫一絲曖昧氣息,兩人彷彿都沒有感覺出來。

「好了,不要開玩笑了,說點正事,既然你已經決定要開公司了,那麼就需要準備很多東西哦,辦證、資金、技術、招募人才等等,都需要做呢,你有時間嗎?」周甄雅對於林牧的能力,還是了解的,一些普通事務,處理也得心應手,不過,他應該是沒有時間。

「沒有,我現在全部精力都放在神話世界裡面,目前在裡面,雖然有些小成就,不過未來變數很多,自己的小小領地如果不勵精圖治,會如暴風雨中的小帆船,隨時會被掀翻呢!」那麼鬱悶道,同時也開始低聲對周甄雅說出了自己在神話世界的成績,不過是刪減版,但也基本都託付出來了。

周甄雅在知道林牧在玩《神話三國》,而且還成績斐然的時候,一張殷桃小口驚訝的合不攏!

周甄雅對這個遊戲,其實也是非常了解的,這個遊戲,前途廣闊,對於現實金融業有巨大的衝擊,稱之為金融最大的變數不為過。一直對於前瞻的信息,她了解關注的非常多,也清楚這個遊戲的影響,只是因為這個學期已經快要結束,很多事務多了起來,所有沒有時間進入而已。

雖然知道林牧在玩遊戲,並且有些成就,但是竟然有領地,這可出乎她的意料,要知道,在泱泱華夏區,擁有的領地數量還沒有超過100呢,而現實中,財團集團數不勝數,都花費巨資進入裡面,都還沒有領地呢,知道這個遊戲潛力價值的周甄雅,明白,林牧這個領地價值千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林牧就把自己建立領地的事情告訴了眼前的佳人。

世界第二個建立村莊的玩家!

華夏區第一建立村莊的玩家!

領地領民破40萬!

領地土地優渥,發展得如日中天,擁有幾樣特產!

軍事力量完爆其他玩家!

……

這些勁爆的信息,林牧一一輕輕地說給她聽。不過對於黃龍神令、龍鱗馬等問題,還有神級武將謀士的情況也暫時隱瞞下來,免得她刨根問底,但是那些聚攏財富的特產,都一一交代出來。

「你竟然建立全華夏第一個領地,還有10億多銅幣,無數資源!」

難得看到溫婉爾雅的周老師這麼震驚,林牧笑語不斷點點頭。

「你知道這個遊戲有多火嗎?你知道在戰網上,你這個領地被稱為當今最有價值的領地嗎?甚至有一些磚家、精算師,還估計你這個領地價值至少達到100億人民幣呢!你小子一聲不吭就擁有如此財富,哇,求包養求包養!」震驚過後,周甄雅的腐女屬性馬上凸顯出來,跳著笑道調侃,原來周老師還有這樣可愛的一面,林牧滿臉笑容。

「啊,想不到你竟然有這樣的奇遇,真是老天瞎了眼,為什麼我就沒有呢,我就小時候中過一次樂樂透,就一直沒好運氣呢,啊哈啊,太不公平了!」聽完林牧的領地情況,周甄雅在震驚過後,竟然不是抱怨自己差別,而是抱怨自己的運氣,林牧一臉懵,在那愣著,好像自己也沒有中過什麼獎啊……喂喂,你運氣不好也不要說出來讓我開心啊!我怕會驕傲啊!

「哼,好了,既然你這麼好運氣,我就沾沾光,我就出山輔佐你吧,主公大人!以後請多多指教咯,嘻嘻……」眼前的佳人,竟然若有其事般扮演起古代的禮儀,有板有眼說道,就是後面有些調皮而已。

雖然看起來搞笑,不過,林牧知道,以後自己的這位老師,就真的與自己共事了。知根知底,如親人般,林牧是非常信任她的,很多事情連季詩婷黎輕語這樣的知己朋友都沒有說,只對周甄雅說了,也不知道為何。

不管如何,開門紅,第一位人才,招募成功!

(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各種求!) 這次的成功,存在非常大的僥倖,因為周甄雅與林牧非常熟悉親近。也幸好是筱嵐已經長大了,平時都能稍微照顧自己,不然,就算有巨大的吸引力,她都不會放棄照顧筱嵐的。

周甄雅決定下商海,輔佐林牧管理公司,成為掌舵人。

以目前周甄雅的身份,一個學院副教授的職稱,算是一個享受國家津貼、研究補貼的公務員了,而且,她還這麼年輕,發展前途輝煌,自身知識底蘊深厚,還在經營管理數個科研項目,但是還是在林牧邀請下還是出山了,也算是犧牲甚大,情誼甚重。

林牧心中,對她一直感恩,以後有機會,一定會補償她的,心裡暗暗下決定。

洗好碗后,周甄雅招呼林牧在大廳中喝茶。

之後,兩人一直在討論如果通過神話世界的底蘊來反哺現實世界的公司,最後都一致決定,先建立公司空架子,同時,預計各項業務都涉獵,等待神話世界第一次更新,之後再考慮具體經營的項目,而且,周甄雅也需要一些時間處理自己離職的問題,對於她來說,星海大學老師這個職業,可不是那麼容易輕易離開的,需要處理的手尾很多,盡善盡美的她,也不會讓人失望的。

「小牧,你告訴我,你在神話世界裡面的珍貴信息,你不怕我泄露嗎?」在林牧和周甄雅相談甚歡后,她突然問起來這個,讓林牧一愣。

「不怕,周老師的人品,我一直都相信!」林牧毫不猶豫開口道。

「恩!還行!」周甄雅點點頭,彷彿非常滿意林牧的答案。

「你這個名單上的人才,有科研人才,有管理精英,有國術天才,有玩遊戲天賦極強的,如果沒有誤差,那麼這份資料價值連城啊,至於這份資料來歷,我就不問你那裡來的了,不過,很多信息就一個名字,一些簡單的介紹,住址通訊碼這些都沒,想要尋找可是要耗費很多資源的啊,寫這份資料的人也太偷懶了吧!」周甄雅在林牧給出一份人才收集計劃的時候,抱怨道,林牧也尷尬不已,難道我能告訴你這些是我自己前世的記憶,雖然模糊,但卻都是真實的嗎?

其實這些,都是林牧在空餘之間,努力回想的,有很多瑕疵,不過瑕不掩瑜,還是非常珍貴的。

「行了,行了,等我搞定公司的其他事務后,在找些熟人去尋找吧,唉,真是命苦啊,上了你這小子的賊船咯!」說完,毫不顧忌地往淡灰色的沙發后,舒伸了一個懶腰,雙手高高舉起,把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材凸顯得更緊誘人,林牧看得眼睛都直了……

「老師真是漂亮,不愧是傾世級的老師啊!」林牧很自然的誇讚道。

「嘻嘻,你動心嗎?」聽到林牧的誇讚,周甄雅喜顏流露,誘惑道。

「呃,我想很多男人都想要吧!」林牧不敢正面回答,摸摸鼻子,訕訕尷尬道,這是一個坑,一不小心就掉坑裡了。

「是嘛……」周甄雅沒有繼續為難林牧,只是笑意雍容望著。這個小牧,自己以前因為是老師身份,所以沒有調戲過,但現在,身份一換,非常自然地把以前不敢做的事情表現出來,讓林牧有些應不暇接。自己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些!

今天,彷彿兩人的距離更近了……

「好了,你把這些書拿回去看吧,雖然你不喜歡看這些書,不過,想要出人頭地,必須要有良好的素養與個人底蘊,記住哦!」周甄雅轉身走進書房,把一些關於如何修身、培養自身素養的書籍遞給林牧,叮囑他有空要看。

周甄雅的書房,裡面藏書甚多,林牧也進去過瀏覽,記得很清楚。

修身齊家平天下!

「恩,多謝老師,這些書籍我回去有時間一定看。以後我在公司的時間會非常少,暫時也很難空出手來,希望老師多多擔待,以後必有回報的!」林牧望著周甄雅堅定點點頭道。

就算周甄雅不提,林牧也會去尋找相關的書籍閱讀的,讀書使人明智,以前自己不怎麼讀書,並不是不因為不喜歡,而是因為生活的壓力,林牧其實也很喜歡,一杯咖啡,一本書,悠閑地坐在清風微拂的清晨,靜靜地看著,伴隨時間的流逝,優哉游哉!

「恩,記得我的好就行,有空多來看看筱嵐,她非常喜歡你的,老是嘮叨著你,也不見得她喜歡其他人,親近其他人,真是的!」其實,周甄雅對林牧這麼好,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因為林牧與自己的寶貝相處非常融洽,只要倆人在一起,總是歡聲笑語的,要知道,自己的丫頭,那可是非常挑剔的,平時看不出來,等遇到某些事情的時候,那就非常執拗的,自己這個媽媽都拗不過她。

「呵呵,好!」林牧笑著望向筱嵐的小屋子,小丫頭還在裡面做作業呢。

就在林牧倆人望著筱嵐的小屋子的時候,廳大門傳來了震鈴的聲音,有人在按門鈴。

望了下腕錶的時間,才6點多,應該現在是飯點時間,怎麼會有人來呢?

身為主人的周甄雅走去開門,林牧在翻著手中的書籍。

不一會,廳道中傳來周甄雅和某位男子講話的聲音。

「甄雅,你和筱嵐吃飯了嗎,來我家一起吃吧,我媽今天做了好多飯菜,親戚還送了一條深海龍鱘魚,非常鮮美,特地讓我來叫筱嵐去吃,小朋友吃了肯定營養豐富,對她成長有幫助!」男子一臉陽光自然地對周甄雅說道,彷彿這樣的邀請已經做了很多次。

「不用了,我們已經吃完晚飯了,謝謝你的邀請,也謝謝紅姨一番辛苦!」 欲情故縱 對面的男子叫自己甄雅,表示親近,會讓人誤會,不過她也無可奈何,要不是隔壁的紅姨對自己和寶貝好,自己肯定不會理會這個目的不純的男老師。

「啊,已經吃過了,今天怎麼這麼早啊?」這個男老師,就是筱嵐口中的孫叔叔。本名叫孫沅洲,也是一名星海大學的老師,作為同事,周甄雅對他耐煩不已。

「恩,今天家裡有客人,不方便,好了,還是謝謝紅姨的邀請啊!」雖然沒有直接趕走他,不過也委婉拒絕了,希望他識趣離開,可惜,她低估了他的臉皮,孫沅洲邊說,竟然邊走進大廳過道,想要進入裡面。

「你家裡有客人,平時你都不和家裡人聯繫的,是誰啊?」孫沅洲彷彿把這裡當成他的家,很自然地走進來,臉上陽光的笑著。

周甄雅沒有阻止,其實孫沅洲一家人對她們母女倆還是非常好的,當自己剛來這個陌生的城市,紅姨如一個慈祥的長輩關懷著她們,周甄雅一直感恩,雖然這個孫沅洲目的不純,紅姨也一直在牽紅線,因為對這個堅強美麗的女老師,她也非常滿意,稍微有點遺憾的是帶著個拖油瓶,不過瑜可掩瑕,能有這麼優秀的媳婦還是非常有面子的。

孫沅洲走進大廳,看到坐在沙發上認真看書的林牧。

「哦,原來是林牧同學啊!」孫沅洲意外說道,還以為是周甄雅的親戚呢,想要認識一下,所以沒經過同意就厚著臉皮進來了,但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自己能一眼認出他,是因為這個學生在班級里非常突出,差的突出。

聽到的孫沅洲的話,林牧抬起頭,蹙眉著,果然是這個傢伙。

孫沅洲是林牧的體育老師,這傢伙雖然長得人模狗樣,但是卻齷蹉不已,在上課的時候,總是會藉助一些體育老師的便利,吃女孩子的豆腐,不斷搞小動作,女學生也無可奈何,因為他說那是正常的身體接觸,什麼體育教程中,難免會有身體接觸等等,各種理由,而且他欺負的女孩子背景都不怎麼樣,他還是會審時度勢的。

「恩,原來是孫老師來了!」林牧雖然討厭這個人,不過在周甄雅的家裡,自己這個外人不好多說什麼。

其實孫沅洲除了他這個人品格不好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前世就是這個人暴露了自己的信息在戰網上,讓自己的領地信息完完全全暴露出來,各種財閥勢力蜂擁而來,讓沒有絲毫準備的自己當時壓力非常大。

而且,林牧還知道,這個傢伙能知道自己的信息,還是從筱嵐口中得知的,年幼無知的筱嵐,被這傢伙套路了。

上輩子也出現過自己來拜訪周老師的情況,而且當他們在交談的時候,小丫頭就在旁邊聽著。前世,自己也就普普通通來拜訪,如談家常便事一樣,隨隨便便,林牧非常信任周甄雅,也把自己的信息告訴她,但,卻沒有問怎麼增加自己的現實世界底蘊,當時他沒有這種覺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