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朝着離他租下的別墅最近的一棟別墅走了過去。

這棟別墅相對也算比較完整,至少門窗沒破。 他走到別墅院門外,透過鐵閘門往內瞧,發現裏面別墅大門上,也刻着一個印記,也正是屬於僵王后卿的僵族標識! 見此情形,肖遙不由得心頭一怔, 瑪了個蛋! 要是隻有一棟別墅大門上有僵族標識,還可以認爲或許是那棟別墅的戶主是僵族的狂熱粉絲,這

這棟別墅相對也算比較完整,至少門窗沒破。

他走到別墅院門外,透過鐵閘門往內瞧,發現裏面別墅大門上,也刻着一個印記,也正是屬於僵王后卿的僵族標識!

見此情形,肖遙不由得心頭一怔,

瑪了個蛋!

要是隻有一棟別墅大門上有僵族標識,還可以認爲或許是那棟別墅的戶主是僵族的狂熱粉絲,這兩棟別墅大門上都有僵族標識,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這兩棟別墅是同一位戶主?

等等!

尼瑪該不會這處別墅區裏的所有別墅的門上都刻着這玩意兒吧!?

想到這,他立刻朝着另一棟別墅走了過去。

肖遙一連查看了好幾棟別墅,情況居然都一樣,在每一棟別墅的大門上,都刻着一個屬於後卿僵王的僵族標識。

這尼瑪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門上的僵族標識,到底是誰刻上去的?

按理來說,看護這裏的劉子峯最具嫌疑,可問題是,阿祁並沒有聞到他身體散發出來的僵族氣息啊!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忽然隱約聽到身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他猛地轉頭一看,竟然是一個小男孩。

小男孩看起來約摸十一二歲,身形瘦小,臉上髒兮兮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一看就是小乞丐。

肖遙想起來,劉子峯說過,別墅區門口那兩棟別墅現在住了一幫小乞丐,想必這小男孩就是其中之一。

小男孩怯怯的看着肖遙,不敢離他太近。

看到眼前的小男孩,肖遙立刻想到了自己,他是在孤兒院長大,也曾經流浪過,這小孩也不知經歷了什麼,纔會淪落至此。

他頓生憐憫之心,二話沒說,從身上摸出兩張百元鈔票,遞到小男孩面前,笑着說:

“拿去吧,買點好吃的。”

小男孩並沒有伸手接肖遙手裏的錢,而是歪着腦袋,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肖遙忙說:“我沒有惡意,這錢你拿着。”

在猶豫了好一陣之後,小男孩終於伸出手,從肖遙手裏接過錢,

肖遙正想跟小男孩套個近乎,對方卻忽然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竟然衝着他齜牙咧嘴,併發出一陣怪叫。

而且肖遙吃驚地發現,小男孩的嘴角竟然長有尖長的犬牙,顯得有些猙獰。

臥槽!

這尼瑪是什麼鬼!?

肖遙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

不過小男孩在做出這個令人吃驚的舉動後,轉身便跑,不過一溜煙的工夫,便跑進了一棟千瘡百孔,顯然已經廢棄了的別墅內。

肖遙回過神來,立刻朝那棟別墅走了過去,不過他還沒靠近那棟別墅,便瞧見劉子峯匆匆朝他走來。

“你在這裏做什麼?”

劉子峯隔着大老遠衝肖遙問道。

肖遙停下腳步,笑了笑,說:“沒什麼,閒着沒事,四處轉轉。”

“這裏住着一幫乞丐,你最好別進去,裏面可是他們的地盤。”

“謝謝提醒!”

肖遙沒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雖然劉子峯這傢伙相當可疑,但爲了搞清楚這鬼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他暫時還不打算打草驚蛇,所以並未與劉子峯攤牌。

望着肖遙的背景,劉子峯神情有些古怪。

他一直目送肖遙回了所租住的別墅,迅速轉身,朝着那棟千瘡百孔的廢棄別墅走去。

他哪裏知道,這一切,都被又探出頭來的肖遙看在眼裏。

看着劉子峯走進那棟廢棄別墅,肖遙愈加斷定,這傢伙有鬼!

他回到別墅內,冷若冰見他回來,立刻問道:“發現什麼了嗎?”

肖遙淡淡一笑,說:“你老公親自出馬,當然有所發現。”

“快跟我們說說,發現什麼了?”

張咪追問。

“我發現……”肖遙話說到一半,卻又打住了,

“等等!我跟你倆說這些幹嘛呢!總之你倆別管,只管在這裏住着,事情交給我來處理。”

冷若冰嘴脣微微一翹,

“你看不起我和咪姐。”

張咪立刻附和道:“就是!”

肖遙連忙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事你倆也幫不上什麼忙。”

“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們幫不上忙啊。”

“就是!快說。”

在兩個女人的逼問之下,肖遙有些無奈,

“哎!說就說!不過我可得把話說清楚,你倆聽着就行,不用有什麼心理負擔,只管安心在這裏住着就好。”

張咪與冷若冰一齊將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我在這鬼地方,發現了僵族標識。”

一聽僵族,冷若冰臉色微微一變,

“僵族!?”

張咪好奇地問道:“僵族是什麼?”

“就是殭屍一族。”

“僵……殭屍……”

張咪的臉色陡然變得煞白,立刻將趴在一旁的白咖啡緊緊抱在了懷裏。

見張咪神色驚恐,肖遙嘆了口氣,

“哎!我就知道咪姐你會被嚇倒。早知道就不告訴你倆了。”

“這麼大事,你還打算瞞着我們呢!小老公,我們還是別在這裏住了!想想都覺得害怕。”

“咪姐不必擔心,區區僵族,能奈我何。”

冷若冰倒是比張咪冷靜得多,在沉吟片刻之後,她擡起頭來衝肖遙問道:“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剛剛不是說了嘛,接下來,你倆就只管在這裏安心住着就好,事情我會處理妥當。”

三人正聊着,阿祁從外面溜了進來。

肖遙立刻上前,

“怎麼樣,發現什麼沒?”

“說出來主人你可能不信,水底竟然有一口棺材。”

“棺材!你確定?”

“當然確定!而且是一口石棺。”

“那你有沒有打開看看,棺材裏有什麼?”

“棺材蓋早就已經打開了,而且裂成了好幾塊,棺材裏面什麼也沒有。”

被潛以後 肖遙不免有些失望,

阿祁隨即又道:“不過,我看那口棺材有些特別,不像是葬人的棺材。” 肖遙一聽,立刻追問:“這話怎麼說?”

阿祁解釋道:“主人有所不知,這口棺材,與池底是連爲一體的。”

“連爲一體?什麼個情況?”

“這個水池,別看它面積小,卻差不多有十米深,池底佈滿堅硬的岩石,而這口石棺,就是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雕鑿出來的。”

“臥槽! 地書之主 誰TM這麼無聊啊!居然把一塊石頭雕成一口棺材?而且還尼瑪是在水底?”

肖遙有些不敢相信,這事聽起來難度不小啊!

阿祁說:“是誰幹的我不知道,但本大聖認爲,不是凡夫俗子所爲。”

“你怎麼知道?”

阿祁解釋:“在那口石棺棺身上,刻着奇怪的符籙,本大聖仔細查看了那些符籙,應該是棺身神符。”

冷若冰好奇地問:“棺身神符是什麼?”

“就是棺身上刻着神符唄。神符術乃屬仙道之術,豈是凡夫俗子所掌握的。”

“那這棺身神符有什麼作用?”

“本大聖對神符術不甚瞭解,究竟有何作用不敢確定。但如果本大聖沒有猜錯的話,這口石棺之中,原本應該封印着什麼人。”

聽阿祁這麼一說,肖遙微微一怔,

難道十年前這鬼地方發生的離奇事件,跟封印在石棺當中的傢伙有關係?

想到這,他立刻衝阿祁追問道:

“你能看出來那口石棺打開有多長時間了麼?”

阿祁回答:“從石棺內水草的生長情況來看,頂多也就十年左右。”

瑪了個蛋!

看來這兩者之間還真有關係!

那麼問題來了,

那口石棺當中究竟封印着什麼人?會不會跟僵族有關呢?

他心裏正琢磨着,阿祁又摸出一樣東西遞到肖遙面前,

“主人,我在池底還撿到了這個。”

肖遙低頭一看,居然是一柄約摸二十公分長的匕首!

這柄匕首的造型有些特別,歪歪扭扭,像一條龍,刀柄是龍頭,刀尖爲龍尾。通體呈暗金色。

雖然是在池底撿到的,但整把匕首表面十分整潔,既沒有青苔水草附於表面,更沒有絲毫鏽跡。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難道這柄匕首的材質有什麼特別之處?

出於好奇,肖遙從阿祁手裏接過匕首,誰知他剛將匕首握在手中,耳畔立刻傳來系統提示:

“恭喜宿主,獲得神器龍魂之刃。

是否與龍魂之刃融合?

一、融合;二、暫不融合。”

臥槽!

這尼瑪居然是一件神器!

肖遙心裏不由得一陣激動,這可真是意外之喜。

不過,融合是什麼鬼?

系統回答:“神器擁有器魂,與神器器魂融合後,這柄神器才能真正爲你所用。”

“臥槽!那還有什麼好說的,肯定融合啊!”

“宿主確定融合?”

“融合!快點。”

女主她只想佛系 “那就請宿主用龍魂之刃在自己手心正中割一刀,然後將血滴入刀柄處的龍口之中。”

“等等!這融合,還得自傷啊?”

“只有用你自身的精血,才能與龍魂之刃相融合。”

瑪了個蛋!

這什麼奇葩規矩。

不過也就是在手心處割一刀而已,以老子超強的自愈能力,沒什麼大礙,割就割唄。

肖遙右手握緊龍魂之刃,擡起左手,遲疑了片刻,將心一橫,對準左手手心便是一刀。

張咪與冷若冰顯然沒料到肖遙會這麼做,都吃了一驚。

“老公,你這是做什麼!?”

肖遙顧不得回答,立刻將流淌出來的手心血滴入龍魂之刃刀柄處微微張開的龍口之中。

片刻過後,龍魂之刃散發出暗金色的光芒,

張咪與冷若冰看在眼裏,有些不敢相信。

忽然,一條金色光龍從龍魂之刃中飛出,圍着肖遙的身體盤旋了一圈,發出一聲震耳龍吟之後,竟然從肖遙的印堂穴飛入了他身體之中。

肖遙頓覺體內氣場一陣翻騰,彷彿有一股勁氣,在他體內四處衝撞。

我勒個擦!

這尼瑪什麼情況啊!好像跟老子想象的不太一樣啊!

拯救女神系統 肖遙趕緊調理內氣,嘗試着壓制住體內那道四處亂竄的勁氣。

張咪與冷若冰見肖遙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神情痛苦,都被嚇到了。

愣了片刻,張咪回過神來,趕忙上前,將手伸向肖遙,

“小老公,你這是……”

誰知她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完,碰到肖遙胳膊的手指便像是觸電一般,猛地一顫。

她“啊”的叫了一聲,身體打了個趔趄,往後連退了幾步。

冷若冰趕忙將她扶住,關切地問道:“咪姐,你怎麼了?”

張咪一臉震驚地看着肖遙,怔怔地說:“小……小老公的身體怎麼會帶電啊!?”

“帶電?”

冷若冰有些不敢相信。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