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找個合適的位置,到時可以直播。」

說著齊如又朝服務員說道:「你去幫一下她,這是我朋友,想喝啥就給啥。」 一句話說的這管理員也是非常感動。 7點30的時候,人也到的差不多了,這時,酒吧門口林揚三人組也到了. 「哥,真讓我們兩個自己進去嗎?」 望著『如海酒吧』林婉喻突然有些害怕了,更不用提林振玲了,這時她弱弱的

說著齊如又朝服務員說道:「你去幫一下她,這是我朋友,想喝啥就給啥。」

一句話說的這管理員也是非常感動。

7點30的時候,人也到的差不多了,這時,酒吧門口林揚三人組也到了. 「哥,真讓我們兩個自己進去嗎?」

望著『如海酒吧』林婉喻突然有些害怕了,更不用提林振玲了,這時她弱弱的說道:「揚揚,要不就算了吧!」

「你們兩人說了要討要說法呢,這我們都來到門口了怎麼又要說算了?」

林揚哭笑不得:「你們兩人不會現在就想撤吧。」

「倒也不是想撤」

林婉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們就是有點害怕。」

「你記住一點我們是來踢場子的,所以不需要有什麼顧忌,而且哪怕你罵齊如王八蛋不要臉的抄襲者她也得聽著。」

林揚笑呵呵的說道:「所以你們越囂張越好,越憤怒越好,尤其是玲玲,你要記住,你是正派主角啊,用小說來講這齊如就是反派啊,你們兩人這是過去打臉去了,所以不需要有所顧忌,只要把歌一擺出來就成。」

「哪我們直接上來就說砸場子?」

林振玲問道,這時被林揚說的她也有點小激動,當乖乖女這麼多年了,林振玲還從來沒有做這麼出格的事呢,況且她也認為自己這是正義的。

齊如確實抄襲了自己的歌詞啊!

但是哪怕林揚給她說了好多,可是林振玲還是有些不知道進到酒吧怎麼做,難道就是霸氣的說要砸場子不成?

林揚微微搖頭:「如果說上來就這樣說肯定有震撼力,但是還是等這齊如唱完《藍雨》這首歌然後再站出來比較好,畢竟打人要打臉,揭人揭短,不過也可以看看有其它人想打臉不?如果有你等其它人打完之後再站出來。」

「哪什麼時候站出來比較好呢?」

林婉喻則被哥哥說的有些暈了。

「玲玲願意什麼時候站出來就什麼時候站出來,無所謂的。」

林揚擺手說道:「估計快開始了,你們趕緊進去吧,總之不需要有任何的忐忑與負擔,我們是主角,少女們,去討回公道吧!」

不管是林婉喻還是林振玲兩人都是第一次進酒吧,林振玲不用說一直都是乖乖女,自然是不可能去酒吧的,畢竟在很多如林振玲的女孩心裡去酒吧的都是不正經的人才去的,至於林婉喻雖然之前性格比較開朗,但年紀還小自然不可能去酒吧,後來林揚出事了也不會去了。

於是乎兩人進酒吧感覺相當的稀奇,東看看,西看看,服務員則是見怪不怪,畢竟今天來的不少都是齊如的小粉絲,很多一看就是乖寶寶級別的,於是服務員只是上來詢問兩人喝點什麼酒。

林振玲忙說道:「我們不喝酒,來兩杯可樂就行!」

「好的!」

服務員也更加確認了,這很顯然就是齊如的粉絲。

「那個就是齊如啊。」

林振玲指著酒吧中間設備台說道:「本月之前她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因為她活成了我心底想活的樣子,喜歡什麼就去追求什麼,敢愛,敢恨,敢一個人抱著吉它就去旅行,敢因為參加比賽怒而退學,敢在微.博上炮轟當下的大學生除了啪啪就不知道幹什麼,真的,婉喻,什麼歌王,什麼天王,什麼影帝我都不粉,我只粉齊如……」

聽著林振玲的嘮叨林婉喻也是有些無奈,昨天晚上林振玲就彷彿是個被拋棄的怨婦一般朝著林婉喻說自己如何如何,結果本來林婉喻覺得昨天晚上已經向林振玲勸的差不多了,這倒好,今晚見到齊如竟然還是沒有走出來啊.

「玲玲,你就別糾結了,簡單來說你以前只不過是不了解齊如而已,一會你就可以親自替自己討要公道了啊。」

林婉喻待得林振玲說完后說道。

「恩,我知道,就是依舊心理有點不好受罷了。」

林振玲輕輕點頭說道。

「恩,我理解。」

拒愛,獸性老公太難搞 林婉喻說著轉身四處看了一眼然後有些疑惑:「怎麼沒有見到我哥呢?」

「揚揚估計一會再過來吧。」

林振玲四處掃了眼也是說道。

「不管了,一會玲玲你別緊張就行,如果你真的唱不了我就陪你一起站出來,我哥不是說了嘛,最主要就是你一個人唱,但是若是看情況不照那麼我也站出來。」

林婉喻望著酒吧中間的齊如嘿嘿冷笑道:「讓她得意吧,一會我看她笑得出來不?」

此時,酒吧中間的齊如確實相當的得意,她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的粉絲會如此的給力,就在剛剛齊如抽空看了眼自己的粉絲群,發現大家都是在觀看著直播,甚至已經有不少的人開始狂買自己的數字專輯來幫自己刷銷量了。

不單單如此,這位自己粉絲群『如家會』管理妹紙直播在線人數已經破掉了2萬,看起來非常的熱鬧,還有人送著火箭和別墅,還有打賞一萬、十萬魚丸的,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位知名主播呢。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齊如的粉絲凝聚力如此高超!

「看來這次的音樂鑒賞會還真的是開對了啊。」

齊如喃喃自語的說道。

7點40分,活動正式開始了!

「接下來讓我們掌聲歡迎齊如上場!」

臨時客串的主持人這個時候大聲喝道。

齊如!!齊如!!!

嗚嗚嗚!!!

咚咚……

現場則是響起了沸騰聲,不少的人則是邊喊著齊如邊拿著杯子重重的朝著桌子上敲打了起來,氣氛瞬間的熱烈了起來。

這時,傅菲則是對著攝像頭說道:「大家看到了嗎?如姐已經開始要上場了,來,觀看直播的趕緊唰起來,猜如姐接下來要唱什麼歌?」

「哈哈,我猜如姐肯定要趕緊唱自己的新歌《藍雨》了!」

「不可能,這剛開始怎麼上來就唱新歌呢?我覺得她應該唱以前的老歌吧。」

「沒錯,唱那首《小冤家》!」

「滾粗吧,《小冤家》在這個時候怎麼可能帶動氣氛呢?我認為得唱《大爆炸》吧!」

「對,肯定要唱《大爆炸》,說唱《大爆炸》的請扣1!」

……

一時間,直播間里熱度不已,傅菲也是相當的高興,她也算是『如家會』的老人了,而且又是一位管理,又是在成都,因此這次傅菲則是當仁不讓的就來組織這次直播,而且傅菲關於《藍雨》這張專輯也買了20張,這也是她最大能夠支持的了。

「如姐應該走出更大的舞台,如姐應該更火的。」

這是傅菲和不少人的想法,也恰恰如此她們私下則是組織了很多人一起來刷銷量。

歡呼聲下齊如也是緩緩上台了,這時她笑呵呵的說道:「謝謝,謝謝大家前來捧場,很感謝大家,那麼在我唱歌之前有誰想提前唱熱身一下今天的活動沒?」

重生之雍正年妃 一句話也是引得下方討論了起來!

「霸氣啊,齊如果然還是那個狂野的妹紙啊。」

「是啊,她這句話就差說我知道有人肯定想要踩著我上位,那麼你們先來唱,誰來?」

「齊如唱歌向來是在低音與高音之間飆個不停,而且她的《藍雨》卻是把自己的唱功給唱出花了,這時誰跳出來呢?」

「沒錯,《藍雨》這首歌還真的是讓我有些意外啊,沒有想到齊如能寫如此細膩的歌來。」

「對啊,關鍵是《藍雨》這首歌齊如的唱功有了突飛猛進,最後的高潮歇斯底里的吶喊真的太抓人了。」

……

在場有著不少的民謠圈的人,這個時候大家都是討論個不亦樂乎,雖然有不少的人想著踩齊如來揚名,可是大家並不傻,萬一要真的唱不好哪就真的是沒有揚名反倒是丟臉了啊。

一時間,竟然在場的民謠沒有一人站出來!

「這齊如倒真的是自信十足啊。」

林揚這時望著舞台上的齊如也是突然想起了一句話:「卿本佳人,奈何作賊呢?」

至於觀看直播的小夥伴則已經高潮了。

「我靠,不虧是如姐啊,簡直就是霸氣側露啊!」

「哈哈,只有如家能夠如此的霸氣啊,必須點贊。」

「如姐威武霸氣,誰敢不服呢?」

……

直播間在瘋狂的刷屏,至於現場的觀眾反應過來也是大聲的尖叫著,還有很多人則是狠狠的敲打著桌子來宣洩了起來。

舞台上的齊如則是心中有些失望,本來她覺得應該有和自己不對頭的上來唱兩首歌的,如此一來自己也可以輕輕的啪啪打下臉,然後才能讓這場『新專輯鑒賞會』做的稍稍的跌宕起伏一下。

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大家竟然都不冒泡。

還真的是有點失望啊!

就在這時,一個略帶自信的聲音響了起來:「既然都謙虛不上台的話,那麼就讓我來吧!」

「誰?我靠,誰呢?真的有人上台嗎?」

「是啊,這下有熱鬧了啊。」

「誰呢?」

……

觀眾有些疑惑,而前來的民謠歌手也有些微楞,這並不是他們身邊的人說的啊,而當看著從后坐緩緩站起來的男子時也是稍顯錯愕。

這時,林揚也看到了這人,然後突然笑了起來,這傢伙竟然也來湊這個熱鬧了,至於齊如則是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面前這人她並不喜歡,因此也並沒有邀請。

「倒真沒有想到竟然是他來想著踢我場子啊。」

齊如心中有些冷笑。 周勝!

林揚倒是真的沒有想到在這裡碰到了PW周啊,這貨上次在『青春酒吧』想著碾壓林揚出名,結果他唱了《人家》之後林揚也唱了《人家》,當然如果單單這樣他也不會離開燕京了。

問題是他當時頭腦一熱竟然跟林揚打賭如果林揚能勝自己他就裸奔,本來如果換作其它人或許直接耍不要臉否認也就矇混過關了。

可是董曉潔是誰?

別看董曉潔在林揚面前猶如是鄰家小妹妹一般,但是哪也只是在林揚面前啊,在二代圈裡董曉潔曾經可是混世魔王有木有?

來砸林揚大大的場子?

來我青春酒吧鬧事?

董曉潔怎麼可能不發飆?

於是事後周勝就被李真給扒光了衣服直接扔了出去,而且拍下了視頻不算,幾乎是一路李真都是派人跟著這周勝不讓他求助穿衣服。

然後視頻以『pw周奔勁爆視頻』標題直接上傳到了論壇上,很多人在和諧之前是人手一份,也恰恰如此周勝根本在燕京呆不下去了。

也恰如此,在事後的第三天周勝就離開了燕京,他準備先離開燕京半年,反正這事等明年估計也就沒幾個人記著了。

最近幾個月周勝一直都是在南方,這邊不得不說他也是靠著自己的忽悠和裝民謠唱歌騙無數,尤其是南方妹紙的溫柔讓周勝都有點樂不思蜀了。

結果前幾天他聽說齊如竟然在CD搞專輯鑒賞會,於是周勝就不請自來了。

沒別的意思,周勝不認為自己拼唱功可以干過齊如,但是不管怎麼說他最近想在CD待一段,因此正好趁勢可以打出點名氣,於是乎在齊如說完之後無人坑聲的情況下周勝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他當然知道自己上台估計被打臉的可能要大很多,但哪又如何?

他周勝要的無非就是名和利,所以今天他第一個上台明天過後他肯定能夠引得不少人的注意,這就足夠了,如果輸了周勝再來幾句果然齊如厲害,我是自愧不如,這樣別人還會說周勝是拿得起放得下?

很多小妹妹不就喜歡這一號的嗎?

「這人是誰啊?」

「不知道啊,完全不認識啊。」

「不過看起來好像很牛逼的樣子啊。」

……

顯然不少的人喜歡民謠也僅僅只是喜歡一位歌手,甚至很多人壓根就不知道啥是民謠,反正人云亦云,就覺得聽民謠的高雅,然後聽神曲的就是低俗,然後一小拔人就覺得自己非常的吊炸天了非常的高雅了,自己把自己騙的高了,這在今天的酒吧也非常常見。

因此有些人只是因為喜歡齊如,然後自己認為自己是民謠圈的才來的,大家對於民謠其它人根本不認識,休說pw了,就是李浮生和范洪安站在這裡恐怕也有不少的人並不認識。

這些CD本地的粉絲只不過是喜歡齊如,然後他們自稱喜歡民謠的,也僅此而已!

但對於周勝這人民謠圈的並不陌生啊!

「我靠,這pw怎麼在這?」

「這貨當初好像是因為林揚的事情丟人丟大發瞭然后離開了燕京,沒想到他跑到CD了啊。」

「如果不是因為裸奔成為了笑料這貨怎麼可能離開? 體驗未來人生 以他的臉皮他巴不得自己出名呢!」

「這倒也是,不過這pw是不是沒改呢?怎麼就第一個出來想踢場子,他的唱功能夠比得上齊如嗎?」

幾位民謠歌手討論不已,但也有聰明的民謠歌手看出來了,這pw壓根不是為了踢場子,他僅僅只是來蹭熱度的。

舞台上的周勝接下來的話也是證明了這一點:「既然各位都沒有人上台,那麼就讓我拋磚引玉吧,剛好我有一首新歌來送給大家!」

一句話也是讓舞台下的齊如醉了!

「還真特么不是踢場子而是過來蹭熱度的。」

齊如心中有些罵娘,對於周勝民謠圈很多人也都知道,畢竟哪怕有些民謠歌手吸X、約X或者是其它骯髒的事,但是像周勝這麼不要臉的可真是沒有。

蹭熱度、蹭關注周勝還真算是奇葩,甚至在一些民謠歌手的心中這周勝算毛的民謠歌手,丫的就是抱著吉它騙炮的渣渣罷了。

可是有些受文藝妹紙就吃這套文藝,怪得了誰呢?

舞台上,周勝則是抱著吉它已經唱了起來自己的新歌。

「還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啊。」

林揚微微搖頭,這周勝的歌詞里依舊是充滿著各種生殖器的髒話,顯而易見受眾群體依舊放到了吊絲男的上邊,當然,最後的幾聲吶喊也是讓酒吧里的氣氛熱烈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