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尊聽后,瞬間沖向顧銘。

就連顧強和那位老者也沖了上去,而東北顧家的神尊們,也沖了上去。 顧銘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心中卻是疑惑不已。 為什麼東北的神尊會這麼多,就算這裡有一部分是顧強從國外請來的,可僅顧家一家就有達到了一手之數。 這種情況在其他地方,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就連西北曾家也僅僅只有一個曾

就連顧強和那位老者也沖了上去,而東北顧家的神尊們,也沖了上去。

顧銘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心中卻是疑惑不已。

為什麼東北的神尊會這麼多,就算這裡有一部分是顧強從國外請來的,可僅顧家一家就有達到了一手之數。

這種情況在其他地方,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就連西北曾家也僅僅只有一個曾貢明是神尊罷了。

看來顧家的那處祖地一定不簡單呀!

這時,眾人的攻擊已經來到顧銘面前。

收回思緒,顧銘冷笑:「來的好,那就一次解決吧!」

瞬間一股強大的威壓釋放出來。

砰砰砰……

一片跪地聲接二連三的傳來。

一分鐘之後,整個大廳內沒有跪下的,只有馬小香一人。

而她依然在吃著東西。

只不過,這次換了一隻燒雞!

「這,這怎麼可能!」

顧強跪在地上驚恐的看向顧銘。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顧強,成王敗寇,你自己選擇個死法吧!我當著先祖們的靈牌說過,我只殺該殺之人。」

說到這裡,顧銘停了下來,目光再次從所有人身上掃過。

在強大的搜魂術面前,任何人也不別想逃過。

「咦!我怎麼能動了!」

「我,我也能動了!」

「真的,真的能動了!」

……

一個接著一個驚訝的聲音傳來。

可是他們能動之後,卻沒有站起來。

一雙雙恐懼的眼睛緊盯著顧銘,身體開始顫抖。

「給你們兩分鐘時間,馬上離開這裡,否則,別怪我誤殺!」

不等顧銘的話音落下,頓時那些能活動的人,立馬便朝著門口衝去。

眨的功夫,門口便被堵住了。

砰砰……

一聲聲破窗聲響起。

門口跑不出去,不少人直接破窗而出,比走門快上了很多。

轉眼,一千多人剩下三百多人。

這些人中,有一小部分是顧家的人,另外的人都是東北各家族中的強者。

而那些神尊,除了顧家離開一人外,其餘的全部都被留下了。

「顧銘,有本事你和我打上一場!」

顧強陰沉著臉,陰森的可怕,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可是心中卻深深的恐懼,他沒想到顧銘的實力會這麼強大。

僅僅憑著一股威壓,就將他們所有人全部給震住了。

這要是動手的話……

顧強不敢想像下去,此時他已經後悔,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

「好,那你就來吧!」

顧銘手一揮,解除了顧強身上的威壓,冰冷的來到他的面前。

直接將單手將他提起,另一隻手握拳,重重的打在顧強的胸口上。

咔嚓……

骨碎聲響起。

而這還沒完,伴隨著顧強的慘叫聲,顧銘直接將他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大理石地面瞬間炸裂,碎石四濺!

「顧強,有沒有感覺這個場景很熟悉?」顧銘慢慢的走向已經被摔的七昏八素的顧強。

顧強忍著劇痛,口吐鮮血,絕望的看著顧銘。

「對,就是這種眼神!看來你是想起來了!」顧銘冰冷的說道。

「求你,放過我!」

顧強從牙縫裡,艱難的擠出這幾個句來。

「放了你!當初我爺爺好像就是這樣求的你吧?可是你呢? 寵妻之老公太霸道 你放過他了嗎?」

顧銘一把抓住顧強,將其舉過頭頂,再次扔了出去。 砰!

顧強重重被砸在地面上。

這次,他再也沒有起來,鮮血直流。

「這是我爺爺的死法,我還給你了!」

說完,顧銘手指一點,一道火焰飛出,直接落在了顧強身上。

不過就是眨眼的功夫,火焰迅速蔓延,顧強被成了一縷青煙,連一塵灰都沒有留下。

火焰並沒有熄滅,而是飛到顧銘身上,懸浮在空中。

一片死寂。

顧強死了。

眾人驚恐的盯著顧銘,冷汗直流。

他們想像過許多結果,但是這個結果,已經超出了他的想像範圍。

馬小香嘴裡叼著一隻雞腿,驚訝的轉過頭,獃獃的傻住了。

修真者!

現在怎麼還會有修真的存在!

馬小香難以置信,雞腿什麼時候從嘴裡掉下去的都不知道。

顧銘負手而立,神情淡然,目光冰冷的投向一名顧家神話老者。

「接下來是你了!」

顧銘抬手虛空一抓,那個神話老者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

「不,不要殺我!」老者放聲求饒。

顧銘聽后,冷笑:「不殺你?你當時殺我父親的時候,你怎麼就沒考慮過放過他!我父親當時可也在向你求饒呀!」

淚水從顧銘的眼角落下,很是傷感。

多年過去,他一直認為父親是因公而死。

可結果卻是死在這些所謂的家族人手中。

「你還記得我父親是怎麼死的嗎?」顧銘淡淡的問道。

老者微微搖頭。

十幾年過去了,他怎麼可能記得。

「那我就幫你回憶一下!當時,你先打斷了父親的右手!」

咔嚓!

一道乾脆的骨碎響起。

頓時,凄慘的叫聲從老者口中喊出。

顧銘冷笑,「別急!你當時聽到父親的慘叫後放聲大笑,但是我卻笑不出來。因為死的是我的父親!接下來是左手!」

咔嚓!

老者左臂被廢!

強烈的疼痛讓他險些昏過去。

可是顧銘怎麼可能讓他就這麼昏過去呢?

就好像這個人當年對待父親一樣,不讓父親昏死,忍受著這種劇烈的疼痛。

接下來,又傳來兩聲骨碎的聲音。

老者四肢被廢后,直接被顧銘扔到了一旁,淡淡的掃了一眼,就見那懸浮在面前的火焰瞬間撲了上去。

老者的命運和顧強一樣,最後並連半點塵灰都沒有留下。

「給你們一次活命的機會,一起出手吧!」

顧銘淡淡開口,解除了施加在他們的身上的威壓。

這讓一眾強才頓時感覺渾身一輕,但是他們卻是一陣發寒,手腳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動手,不想死的就跟我一起動手!」

那個手拿拐杖的老者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

雖然他叫囂的很厲害,可是此時卻是滿心的恐懼,僅是看到顧銘,渾身就在顫抖。

但是他知道,不管自己這些人動不動手,顧銘都不會放過他們。

否則在剛才放走那些人的時候,也會放他們離開。

「好,橫豎都是死,大家拼了!」

一個神尊站了起來,大喝一聲后,取出自己的武器一把短劍,直接揮舞著朝顧銘刺了過來。

其餘眾人,此時被他的聲音喝醒,紛紛起身朝著顧銘出手,將他團團圍攻。

但是也有怕死之人,趁著他人不注意,縱身一躍,跳向窗外。

可惜他們想的太簡單了,顧銘只是想給他們一個尊嚴的死法,並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

那些準備逃跑的人,還沒到窗戶前時,便被火焰吞噬,化為縷縷青煙。

這時,眾人的攻擊已經到了眼前。

顧銘淡淡一笑,手一翻,九龍劍出現在手中。

一劍斬出!

火龍衝天而起,龍吟聲響徹整個別墅群,向著遠方擴散。

頃刻間,衝到顧銘身前的幾個神尊消失。

奧靈獵人 眾人全部停了下來。

驚恐的看著懸浮在空中的火焰巨龍,目瞪口呆。

這時,火龍迅速下落化成數百道火焰小龍,沖向眾人。

直到死,那些人都沒有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會出現一條巨龍。

死寂!

空曠的房子已經四處透風,大廳內如今僅剩下顧銘和馬家傳人馬小香。

此時的馬小香已經不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了,而驚駭不已,無比恐懼。

「你很不錯,這套功法應該是你們馬家先輩所創,好自珍惜!」

顧銘淡淡一笑,從小天地中取出一本功法,拋給了馬小香。

這本功法是他在緬國納密森林中那個古迹中所得,記載的全部是茅山之術,和東北馬家同源!

對於馬小香這個人,顧銘還是比較欣賞的。

不僅僅是因為她為人正直,更因為的是,她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壞事,反而是樂於助人。

至於今後,馬小香能夠走多遠,那他就不知道。

當顧銘離開這個房子的時候,馬小香還沒有回過神來,特別是見到那本茅山之術后,淚水瞬間流了下來,激動的身體不停的顫抖著。 從一顆蛋開始吞噬進化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