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噓,你小子,這是要讓天下皆知啊?」

朱泰急忙捂住了火工頭陀的嘴巴,湊近對方的耳邊小聲說道:「根據我的推測,林少可能是背景來頭極為恐怖的存在,咱們兩人認識的強者雖然多,可有幾個敢跟三品宗門叫囂?我看,唯一的機會就是林少了,否則,就算是你我搭上性命,也是白搭啊!」 火工頭陀聞言,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那我現在去找林少?」

朱泰急忙捂住了火工頭陀的嘴巴,湊近對方的耳邊小聲說道:「根據我的推測,林少可能是背景來頭極為恐怖的存在,咱們兩人認識的強者雖然多,可有幾個敢跟三品宗門叫囂?我看,唯一的機會就是林少了,否則,就算是你我搭上性命,也是白搭啊!」

火工頭陀聞言,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那我現在去找林少?」

「恩,現在去找林少,我跟你一起去!」

朱泰用力的點頭說道,他跟火工頭陀的關係親如兄弟,自然跟練霓裳就是兄妹了,到還真不願意看到練霓裳落得如斯下場。

一代天驕。

名震仙域。

讓無數人魂牽夢繞。

如果就這麼被魏家拿下了,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那好,我把家底整理一下。」

火工頭陀說完轉身就朝著密室衝去。

撼天宗。

此時,所有人都是一臉茫然,不知道為什麼林逸要把大家集合起來。

不過經歷過之前執法隊在這裡調教之後,翻江龍,龍傲天兩人跟他們的弟子,一個個倒是老實的多了,簡直就像是經歷過訓練的戰士一般一點動靜都沒有,倒是瘦猴,黑熊等人,一個個都是一臉的好奇。

「諸位,今天叫大家過來呢,主要是有兩個事兒啊!第一就是加固我們撼天宗的防禦措施!」

林逸宛如領導一般,站在魏真人的雕像下面,得意洋洋的說道:「從幾天開始,我要把咱們撼天宗打造成一個任何人都不敢小覷的宗門,打造成一個,所有人進來,都要禁錮靈氣的宗門!」

「什麼?所有人都要禁錮靈氣的宗門?」

瘦猴等人一聽,一個個頓時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禁錮靈氣,對於一些弱者來說倒是不算什麼,可對於一些宗門的長老,甚至門主來說,這事兒就有些過了啊!

「不是,大師兄,這樣人家不會不削咱們啊?」

瘦猴有些擔憂的看著林逸問道。

實在是在他們眼裡,撼天宗那是一點地位都沒有啊!

仙域最屁的一個宗門,有什麼能力,命令其他的宗門呢?

「呵呵,你們放心,他們若是膽敢動手,我就炸了他老祖宗的墳!」

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了起來。

站在林逸背後的白雲六仙一聽,都忍不住麵皮抽搐了一下,丫的實在太狂野了。

便是一直跟著林逸的溫玉,此時雙眼都是瞪的圓鼓鼓的一臉的詫異之色啊!

炸別人老祖的墳,這得多瘋狂的人才能夠想的出來啊!

瘦猴等人一聽,一個個也是一臉的尷尬之色啊!

他們要是這樣做了的話,那以後這仙域還能有他們的立足之地?

以後,這北邙山還能夠成為他們的歸屬地?

這些年,他們之所以能夠留在這北邙山,不是別人看不上北邙山,只是別人都不願意當這個掃墓人而已。

可當這個聽話的掃墓人不老實了,試問,誰還願意讓他們撼天宗在霸佔這麼大的北邙山呢?

只是林逸雖然來撼天宗的時間不長,可在大家心裡,林逸這個大師兄還是十分有威嚴的,他們還真不敢冒犯虎威。

「龍傲天何在?」

林逸宛如點將的將軍,瞪著眼睛怒吼道。

「屬下在!」

龍傲天急忙上前恭敬的說道。

林逸見狀手腕一抖,扔出去了一枚儲物戒指,冷笑道:「這裡面有雷霆網一副,足以把整個北邙山包裹起來,你現在帶著你的人,把這雷霆網布置下去!」

「雷霆網?」

眾人都是神情一怔,一臉的茫然啊!

只有溫玉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猜測應該是林逸從傳承者手中搞到的好東西了,不過倒也沒有開口。,

「是!」

龍傲天雖然不清楚這雷霆網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可倒是不妨礙他去執行,很快就帶著自己的子弟轉身離開。

林逸見狀,繼續咧嘴得意洋洋的笑道:「這防禦工事做完了,那接下來就是獎勵了,我撼天宗的弟子在這為了撼天宗的傳承,受盡屈辱,才保證撼天宗沒有毀滅在歷史長河之中,功勞甚大,所以大師兄我決定每人獎勵一件仙器。」

「轟!」

人群中就像是丟了一枚原子彈一般轟然炸開。

每個人都驚呆了。

仙器啊!

整個撼天宗包括牛德勝在內,也沒有一件啊!

甚至是連一件像樣的命器都沒有,到現在牛德勝最強大的法寶,也不過是一件道器啊!

道器啊!在這仙域幾乎是就是小孩子的玩具了啊。

可見這撼天宗是何等的貧窮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說要給他們每人發一件仙器,眾人如何能不震驚呢?

只是震驚過後,便是訕笑了,顯然,根本沒有人相信。

「大師兄,你就別拿我們開涮了嘛!」

「可不是我們都知道……」

眾人話還不曾說完全部愣住了。

仙焰跳躍,釋放著五彩斑斕的色彩光芒,給人一種強悍到了極致的視覺衝擊,數件仙器漂浮在了眾人的面前。 「仙……仙器,竟然真的是仙器?」

所有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仙器他們沒有見過,可是有關仙焰的傳聞他們卻聽過不少,而且,這跳動的仙焰是如此的迷人,高貴,彷彿天生就是凌駕於眾生之上的一般,就算是用腳指頭想,也知道這東西一定是仙器。

「這……大師兄,你在哪裡弄到這麼多的仙器啊?」

瘦猴驚呆了,結結巴巴的盯著蘇武問道。

「呵呵,這些都是我在火工頭陀的兵器鋪買的,你們一人一件,以後給我好好修行。」

林逸咧嘴笑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林逸還是十分清楚的,一旦他在北邙山得到仙器的事情傳出去,到時候,引起整個仙域人所有強者的注意,便是他林逸也擋不住啊!

可如果說在兵器鋪購買的那就不一樣了,到時候如果真的有不開眼的人想要找麻煩的話,也只會找他林逸的麻煩而已。

「不不,這太珍貴了,大師兄,還是你留著自己用吧!我們現在的修為不適合用這個!」

瘦猴一聽林逸竟然真的把要仙器給他們,頓時慌了神兒,急忙擺了擺手,焦急的說道。

「呵呵,我是你們的大師兄,我說的算,這些東西你們拿著,我不缺修行資源,如果真的覺得不好意思,就好好的給老子修行,給我給撼天宗掙點面子!」

林逸咬著才槽牙,神情猙獰的怒吼道,現在,他在仙域,在白雲城,都算是小有名氣了,可牛德勝竟然還沒有歸來,很顯然,絕對是出了什麼問題。

就算是牛德勝命不該絕,恐怕也會遇到了一些不小的麻煩,這讓林逸非常的不爽。

他的師傅,怎麼能被人隨便欺負呢?

瘦猴等人,看著林逸那堅定的目光,最終還是咬著槽牙走到了林逸的面前,恭敬的接下了比較適合自己的仙器。

「吾等對天起誓,此生,必定努力修行,一報大師兄恩典,二報撼天宗的養育之恩!」

眾人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同時跪在地上,抬頭看著蒼穹,無比認真的說道。

赫然是讓人最為恐懼的天道誓言,靈氣越發充裕的地方,天道誓言的威力就越發的恐怖。

現在瘦猴他們這樣發誓,那麼此生是一定不可能背叛撼天宗跟林逸的,那種後果他們承受不起。

「哈哈,好,都起來吧!下去修行,如果有什麼不懂的可以找我,也可以找白雲六仙!」

林逸見瘦猴等人的決心如此堅定,這心頭的殺機倒是淡了一分,修行資質的確很重要,可決心對於一個修士來說更加的重要。

現在瘦猴他們有林逸守護著,修行資源功法,這兩大難題已經迎刃而解,只要他們願意努力,將來,必定能夠名震仙域。

「謹遵大師兄法旨!」

瘦猴等人恭敬彎腰行禮說道,口吻也在不知不覺間發生了一些變化,以前,林逸在他們眼中就是大師兄,是他們的親人朋友。

可這一刻,林逸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卻上升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地步,不單單在是他們的大師兄,而是一位如同神明一般恐怖可怕的存在。

「都散了吧!」

林逸淡淡一笑道。

「是!」

眾人紛紛吐了一口濁氣,恭敬的轉身離開。

剛剛的一幕,很多人到現在都還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仙器啊!

在仙域中可以說比較頂尖的法寶了!

他們撼天宗可足足有幾百年都無人擁有過仙器了。

甚至,包括牛德勝都不知道仙器是什麼東西了,可現在,撼天宗的弟子卻一下子一人來了一把。

要知道,就算是在仙域之中,最威名赫赫的一品宗門,也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手筆,敢一人發一件仙器啊!

「小玉,你也回去休息吧!晚上還要加班!」

林逸看著離開的眾人,淡淡的笑道。

「啊! 寂寞寂寞就好 不是吧師兄,你現在幾乎可以用富可敵國來形容了,還要挖別人的老祖?」

溫玉一聽,頓時嘴巴一張,一臉驚訝的驚叫了起來,在他看來,林逸現在的財富,就算是支持他修行到仙人之境也是綽綽有餘了啊!

「你是不當家不知道才柴米油鹽貴啊!現在整個撼天宗那是一點修行資源都沒有啊!全都指望著你師兄呢,我要是不加班,他們吃什麼用什麼?早點回去休息吧!」

林逸搖頭,一臉苦澀的說道,那神情彷彿撼天宗有幾百萬人口等著吃喝一般。

看的溫玉一臉的無奈啊!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人怎麼可以這麼無恥呢?

現在林逸的身價別說養活一個九品宗門了,就算是養活一個五品宗門也不是什麼難事兒吧!

畢竟,之前就已經洗劫了風家,現在又在地下洗劫了傳承者無數年的積累,說是富可敵國絕對不過分啊!

不過對於林逸的性格,他也了解的十分透徹,既然已經下定決心,那絕對不是他溫玉能夠改變的。

「罷了,我回去休息!」

溫玉一臉無奈的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林逸見狀抿嘴一笑,抬頭看向了遠處,如坐雲端一般的白雲六仙,淡淡的笑道:「你們六個給我過來!」

「刷刷!」

六道可怕的光芒驟然在撼天宗的上空出現,宛如六條神龍同時睜開了眼睛一般。

仙人之境的強者,那戰鬥力絕對是恐怖絕倫的,也就是在林逸的面前稍微顯得有點弱小而已,一般人,一般的宗門,能夠有一個仙人之境的強者坐鎮,已經算是了不起的存在了,更不用說一次出現六位仙人之境強者的宗門了。

白雲六仙睜開眼睛之後,同時收斂那宛如巨鯨出海一般恐怖的氣息,緩緩起身落在了林逸的背後。

「白雲六仙見過主人!」

眾人抱拳彎腰,十分恭敬的說道。

這一幕倒是讓林逸的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笑意,白雲六仙如此尊敬他,證明這可是真心跟著他林逸在啊!

「走吧!這個月弄了點好處,總不能只賞賜給弟子,不給我自己的兄吧!」

林逸咧嘴笑道。 「兄弟?」

白雲六仙神情一怔,雖然明知道林逸是在拿話誑他們,可這心裡還真就是想吃了蜂蜜一樣甜,可不正是應了那句老話,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啊!

看著林逸的背影,白雲六仙急忙跟了上去。

已進入院子,林逸便隨手扔出了一個青銅鐘,那青銅鐘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當落在地上的時候,卻驟然變大,竟然足足有一人多高落在了門口,宛如護衛一般。

「主人這東西最少有千年了吧!看來這次主人應該是得到了上古大能的寶庫了吧!」

白老大從青銅鐘上收回自己的目光,看著林逸有些羨慕的笑道。

仙域雖然龐大無邊,可修士也多如牛毛啊!

光是一個白雲城就差不多有上億的修士,所以但凡是能夠被人找到的地方,幾乎都被找的差不多了,想要找到一處上古大能的洞府,那幾率簡直小的可憐。

「呵呵,不是上古大能,是上古大仙!」

林逸一臉得意的冷笑道,魏真人之名,試問天下誰人不知呢?絕對是響徹仙域的存在,稱之為上古大仙,絕對不算過分。

「什麼?上古仙人的修鍊之地?」

白雲六仙一聽,頓時忍不住尖叫了起來,可見是何等的震驚啊!他們可是仙人之境的強者,能夠讓他們的心境都泛起波瀾的事情可已經不多了。

林逸微微點了點頭,六滴天一神水悄然漂浮在了他們的面前,雖然每個人的面前僅僅只有那麼一小滴,可是散發出來的威壓,波動,卻恐怖到了極致。

黃庭 便是白雲六仙此時個個都是瞪大了雙眼,一臉的震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