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也是沒有用的,要知道我們寧家根本不同於其他家族,而是完全有鬼體構成。躲在地下,可以阻擋的只有核彈爆炸時的衝擊波,但是核彈本身帶有的物質,對於靈體來說卻是致命的!生靈還好一些,起碼有個臭皮囊可以阻擋一下核輻射,但是鬼體卻不成,完全是觸之必死啊!”寧宇凡搖頭道。

寧小雨沉默了下來,房間中隨着沉默漸漸凝重下來。 就在這時,一道陰魂從門口飄了進來,然後衝着寧凡羽一陣耳語。 寧凡羽聽完後,微微一愣,隨即揮揮手。 “哥,怎麼了?”寧小雨發覺了寧凡羽的異常,開口問道。 寧凡羽道:“外面來了一個自稱是湘西趕屍人後裔的人來了,說是有辦法可以拯救我

寧小雨沉默了下來,房間中隨着沉默漸漸凝重下來。

就在這時,一道陰魂從門口飄了進來,然後衝着寧凡羽一陣耳語。

寧凡羽聽完後,微微一愣,隨即揮揮手。

“哥,怎麼了?”寧小雨發覺了寧凡羽的異常,開口問道。

寧凡羽道:“外面來了一個自稱是湘西趕屍人後裔的人來了,說是有辦法可以拯救我們寧家!我叫他進來了!”

“湘西趕屍人?莫非是當年那個湘西趕屍人?”寧小雨驚訝道。

“還不可以確定,但是一會兒就知道了!”寧凡羽回道。

話音剛落,一陣沉穩的腳步聲從外面傳來。

柯雲泣站在一個山頭,望着天空中拖着長長的火尾的三千多枚核彈,感慨道:“真是壯觀啊!人類這下子完全是自己作死啊!”

“嘿,我的朋友,現在可不是感慨的時候,還是快點準備離開這裏吧!再繼續呆下去,我們會全部變成廢墟的。”約翰喊道。

柯雲泣回頭,笑道:“呵呵,約翰,你覺得你們國家做的對麼?”

“沒有對不對,我們是軍人,我們只負責戰火和硝煙,至於對不對,還是留給那些該死的政治家吧!”約翰聳聳肩道。

柯雲泣搖搖頭,沒有說些什麼,而是繼續望着天空中,喃喃道:“真的以爲這些核彈就可以消滅外道魔像了麼?太天真了!若是外道魔像就這麼消失掉,那就不會是外道魔像了!”

“恩?我的朋友你說什麼?”約翰沒有聽清,詢問道。

“我說朋友,你們米國知不知道你們發射這麼多的核彈,簡直就是要毀滅地球啊!到時候萬一炸出些什麼禁忌出來千萬不要後悔啊!”柯雲泣大笑道。

約翰微微一愣,想起了當初遇到輪迴者的情景,不由心中升起一絲寒氣,不過很快他不在意道:“哪有什麼?等到地球毀滅的時候,要死大家一起死,有什麼好擔心的。”

柯雲泣聽到約翰的回答,聲音一頓,隨即發出聲音提高,笑的更加大聲了。

……

不僅僅是這些勢力,其他的勢力也察覺到米國的動態,但是幾乎所有勢力的高層因爲鬼城的事情全部集中在雲南大理。

這些勢力羣龍無首,加上時間太短,根本沒有辦法的控制這一切事態的發展。

所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三千多枚核彈劃過大洋,向着東南亞的上空飛去。

“發射!”

海岸邊境線,高射炮臺、戰艦飛機嚴正以待,一排排士兵凝神望着從大洋彼岸飛來核彈。

隨着耳朵中插着的無線電中聲音的響起,無數的導彈升空,和天空中的核彈撞擊在一起。

“轟轟轟轟~”

空中轟鳴的爆炸聲接連響起,一團團蘑菇雲爆炸,慘白的光芒籠罩整片海域。

海水因爲爆炸時產生的高溫快速蒸發,在海面上形成了大量的白霧,讓人看不清其中的景象,但那駭人的威勢卻讓在場的人感到膽寒。

由於當初趙小川覺醒時,破壞了宇宙中的衛星,所有各個國家根本無法瞭解這裏的戰鬥,不過所有勢力和國家的目光卻都沒有從這片海域離開,而是深刻關注着這裏的動態。

“約一百枚核彈成功攔截!”

“約五百枚核彈成功攔截!”

“約一千三百枚核彈成功攔截!”

“約兩千枚核彈成功攔截!”

屏幕中傳來海面上爆炸的情景和統計員的聲音,華夏高層聽到後,激動地握住了自己的拳頭。

“哈哈,不就是米國麼?我們華夏的科技實力也是不弱的!”

一些高層領導大聲笑道,語氣中說不出的得意。

然而就在此時,一隻巨大的觸手從海底驟然竄出狠狠地抽在軍艦上面。

“轟!”

軍艦瞬間被劈成兩半,屏幕中的畫面頓時變成了雪花。

“該死的,剛纔那隻觸手是怎麼回事?”領導人怒聲罵道。

旁邊的技術員連忙切換鏡頭,然而屏幕上再次顯現的畫面,卻讓衆人目瞪口呆。

幾百只百丈高的巨型章魚在屏幕上不斷揮動着它們的觸手,一掃之下,炮臺和士兵們都飛上天空。

原本整齊陳列的軍艦已經被巨型巨型章魚的觸手纏住,或被掰成碎片,或被舉在空中,完全沒有了剛纔的陣勢。

除了章魚外,還有許多海洋生物和魚類飛躍在空中,遮天蔽日,不斷撞擊着軍艦和攻擊着士兵們,不少人掉入海中便再沒有上來過。 眼前的情景,讓王彪看的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李堂主,這位先生到底是誰?」

王彪詫異問道。

他在西方混的時間也不短,因為飯店生意需要華僑會罩著,所以對華僑會也很了解。

毫不誇張的說,華僑會的重要人物,他都認識,卻從來沒有見過秦穆然,所以,並不了解情況。

秦穆然餘光掃來,讓王彪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不長眼的狗東西,這位先生是咱們華僑會的老大,秦穆然,你敢訛詐他?」

「作死!」

李伯冷冷怒斥道。

華僑會老大?

哇靠!

華僑會的會長不是上官雷闕嗎?

王彪一臉懵逼,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今天,秦先生憑藉一己之力挽救了我們華僑會,雷闕會長主動禪位,將華僑會大權交於這位秦先生,從今天開始,秦先生就是咱們華僑會的秦會長……」

李伯言道。

聽李伯言罷,王彪只覺得眼前一暈,有些發黑。

「秦,秦會長?」

「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秦會長,請看在都是夏國人的面子上,放過我這次吧!」

王彪哀求道,渾身已經被冷汗濕透。

他算什麼東西?

在西方格蘭塞堡城,如果沒有華僑會罩著,他的飯店,恐怕早就被西方本地混混給砸無數次了。

現在,居然得罪了華僑會的當權老大,想想都感到害怕。

「哎呦……我記得你剛才好像說過,你已經不是夏國人了,你現在是西方國籍。」

秦穆然笑道。

「老大,我錯了,我雖然改了國籍,可身上流著的血還是咱們夏國的血,您不看僧面看佛面,別跟我計較……」

王彪焦急道,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求生慾望。

秦穆然眉頭一皺,不禁冷冷一笑,此刻,他腦子裡對王彪的形容只有四個字——恬不知恥。

「秦會長,這個狗東西不知死活,冒犯了您,請您發落吧!」

李伯恭敬說道。

此刻,只要秦穆然一句話,哪怕是要了王彪的性命,李伯都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清理門戶。

秦穆然愜意坐下,端起酒杯,抿了口紅酒,目光溫和,並無殺意。

王彪固然可恨,不過卻罪不至死,這一點,秦穆然還是知道輕重的。

「老頭兒,這個場子既然是你分管區域,這件事情還是你來處理吧!」

秦穆笑道。

李伯沉思片刻,轉身冷冷看向王彪。

「王彪,你打著我們華僑會的招牌,哄抬市價,給我們華僑會臉上抹黑,如今還冒犯了秦會長,你說,你該怎麼辦?」

李伯冷聲言道。

王彪立刻跪在地上,臉色都嚇的有些發黃。

「李堂主,我知道錯了,求求你,給會長求求情,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王彪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說道。

「再給你一次機會?呵呵……」

「如果認錯有用的話,那還要規矩幹什麼?」

李伯冷聲言道。

王彪此刻,大汗淋漓,華僑會能罩住他,同樣能毀滅他,這一點,他心裡很清楚。

「李堂主,我這些年沒少給咱們華僑會繳會費,雖然我貪了點兒,可也是為了多給會裡掙錢呀!」

王彪言道。

他將自己的貪得無厭,和華僑會利益聯繫在一起,可見,他也是個聰明人。

「哼哼……你確實沒少給會裡繳費,可你也沒少給會裡捅婁子,按照規矩,你這個飯店,可以關門大吉了。」

李伯冷聲言道。

聽到李伯的話,王彪整個人身體都僵住了。

關閉飯店?

這無異於是砸了他的飯碗兒。

雖然,他心裡一百個不願意,但是,李伯的話就等同於華僑會的權威,一旦說出,便不可能再有更改的機會。

「關門大吉?」

「李堂主,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王彪幾乎都要哭了出來。

「這難道不都是你自找的嗎?」

「從明天開始,你的飯店就不用再開門了,否則,後果你是清楚的。」

李伯冷聲說道。

其實,只要華僑會不再罩王彪,他的酒店就已經無法開下去了。

「秦會長,咱們走吧!」

李伯言道。

秦穆然微微點頭,起身在眾人目光注視下,悠然走出飯店大門,只留下一片驚嘆聲。

……

深夜,格蘭娛樂城,野豬辦公室內。

地上,停著一排屍體,整齊劃一,是安格特他們的屍體。

安格斯拖著一條斷臂,狼狽不堪,今日進攻華僑會,他是唯一的一名倖存者。

野豬臉色難堪,嘴角都不禁有些抽搐,身邊的手下,更是嚇的個個臉色鐵青。

「野豬哥,你,你一定要跟我們兄弟報仇……」

安格斯跪在地上,聲淚俱下。

野豬的目光中,彷彿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安格特和這些高手,都是他手下的得力戰將,如今全部折損,他的心情,已經壞到了極致。

「這是誰幹的?」

「據我所知,華僑會裡除了上官雷闕,沒有別的高手,而你們兄弟三人聯手,即便是上官雷闕的雷雲劈,也未必是你們的對手……」

野豬冷聲說道。

對於華僑會的實力,野豬早已了如指掌,他實在想不到,安格特兄弟三人,究竟是怎麼敗的這麼慘的,幾乎全軍覆沒。

「野豬哥,您說的對,我們兄弟三人聯手,確實擊敗了上官雷闕,但我們遇到了秦穆然……」

安格斯解釋道。

「秦穆然?就是那個昨天在賭場,贏走我一個億的東方人嗎?」

野豬詫異說道。

「不錯。」

安格斯言道。

「哼哼……去了十幾名高手,全部折損,就你一條廢狗回來了,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野豬冷冷說道,目光看向跪在地上的安格斯,目光變的有些血紅。

「野豬哥,秦穆然讓我給您帶句話,所以他才沒有殺我。」

安格斯驚恐道。

他心裡清楚,按照野豬的性格,即便秦穆然放過他,野豬也不會放過他。

「哦?什麼話?」

野豬冷冷問道。

「姓秦的說,以後華僑會,由他罩了,讓咱們不要再找華僑會的麻煩,否則他們就是下場……」

安格言道。

話音落下,野豬陡然起身,瞬間出現在安格斯面前,一掌拍在安格斯腦袋上。

啪!

安格斯的腦袋,像西瓜一樣,碎了滿地。

對於野豬而言,斷了一條胳膊的安格斯,已經是一個廢物了,留著他也沒有什麼用。

「秦穆然,華僑會!」

「這個仇,我野豬記下了,等我左右護法到了,我一定讓你們血債血償。」

野豬說道,雙眼中流露出難以掩蓋的仇恨目光,寒氣滲人。 “那到底是什麼怪物?竟然如此的龐大?地球上什麼時候出現了這種生靈!”

“出現這種生靈有什麼好奇怪的!不要忘了那裏可是海洋,即使現在人類也沒有完全瞭解它的奧祕,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它其中蘊含的生命體絕對比陸地上的要多的多!”

在大洋上空,一家獵鷹戰機停在海面上,柯雲泣和約翰相互交談着。

約翰聽到柯雲泣的回答,微微點頭,然後又將視線投向了眼前的景象。

百里之外,蔚藍的海水已經變紅,天空中爆炸沒有停止,依然煙火沖天,而海面上華夏國的軍艦碎片漂浮在上面。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