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爲,兩國邦交之事,乃是最大的事,豈能兒戲?

大秦若這樣,還能撐到今天?早就該亡了。 可是等到今天,她卻後悔了,真真不該不聽老人的話,白白浪費那麼多時間。 不過,也不算太浪費。 這十天裏,鄂蘭巴雅爾用金銀喂足了理藩院驛站的小官兒,然後從他口中,得到了目前神京城朝局的大致情況。 雖然並不是完全瞭解細節,但也知道了哪些人的

大秦若這樣,還能撐到今天?早就該亡了。

可是等到今天,她卻後悔了,真真不該不聽老人的話,白白浪費那麼多時間。

不過,也不算太浪費。

這十天裏,鄂蘭巴雅爾用金銀喂足了理藩院驛站的小官兒,然後從他口中,得到了目前神京城朝局的大致情況。

雖然並不是完全瞭解細節,但也知道了哪些人的話有分量,哪裏些主戰,哪些人主和。

知道了這些後,她至少知道了現在該往哪處去送禮……

鄂蘭巴雅爾的使團進入神京後,並沒有被限制人生自由。

大秦有大秦的驕傲,二十萬蒙古鐵騎都不怕,還怕這區區二百人的使團?

因此,她們可以隨意出門……

待到進入神京後的第十天的清晨,鄂蘭巴雅爾讓吉布楚和用十兩金子找了一個嚮導,而後帶了十名宮帳軍親衛及兩口大箱子,出門兒而去了。

第一站,她去了李光地相府。

毫無疑問,沒能進去。

第二站,陳廷敬府,自然也沒進去。

第三站,張伯行府,被老僕給轟了出來……

第四站,鎮國公府,沒進去,世子牛奔在家出來接待的,收了半箱金銀,屁用也沒有,只告訴她去寧國府……

第五站,奮武侯府,同樣沒進去,被人在門外接待,送出半箱金銀,同樣屁用沒有,只告訴她去寧國府……

第六站……

……

鄂蘭巴雅爾花費了大半天的時間,竟連這些人家的大門兒都進不去。

我的老婆是模特 她上半輩子加起來賠的笑臉,都沒有今天一天的多。

望着靖海侯施世綸家緊閉的大門,鄂蘭巴雅爾心中一片冰寒。

既有對準葛爾前途的絕望,也有……爲下一站將要受到的折辱感到心寒。

“走,去……西城,公侯街,寧、國、府!”

……

這幾日,小吉祥的隊伍又擴大了。

因爲賈環突然有事,忙碌了起來,所以,他就將烏仁哈沁託付給了她。

本來是要託付給賈惜春的,只是賈惜春近來已經開始系統的學習畫畫兒了,沒有太多功夫。

不像小吉祥,整天什麼也不學,只把一本趙姨娘所創的《姨娘心經》熟記於心,其它時間就是耍……

已經很有帶“小妹”經驗的小吉祥,沒半天功夫,便成功的將烏仁哈沁給忽悠到了她的陣營。

然後便整日裏帶着香菱和烏仁哈沁在大觀園裏瘋玩,摘花折柳,抓魚捕蝦的到處禍禍,好不快活……

管事的婆子們腹誹不已,然而卻也沒人真敢說她。

除非遇到了賈探春或者史湘雲,兩人逮住她後狠狠蹂罹一頓,也就撂開了手。

其實拋卻鬧騰沒規矩這點不談,像小吉祥這樣沒有壞心,整日裏嬉笑玩鬧,不和誰爭搶什麼的單純性子,在普遍心深如海的大宅門裏,並不讓人討厭。

薛寶釵之所以不喜歡她,也只是因爲薛寶釵自身是一個很講規矩體統的性子,見不得太野的丫頭。

但她也絕不會說,小吉祥是個壞人……

不過整天瘋玩倒也不是沒有好處,至少,烏仁哈沁初進賈府時的拘謹和不自在,少了許多。

小吉祥爲了讓她認人,還帶着她挨戶挨院的拜門。

甚至,連薛寶釵的蘅蕪苑都沒落下。

也許,她是想讓烏仁哈沁看清,薛寶釵是個多麼清冷高傲的人,要讓她站對陣營……

然而,薛寶釵的心性,又哪裏是小吉祥可比的。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明月歸 閉着眼睛都能猜透她的小心思……

薛寶釵面帶微笑的招待了她們一行人。

薛寶釵對性格跳脫,沒有規矩的小吉祥很不喜歡。

可是,對同樣不懂閨閣規矩的烏仁哈沁,卻又出奇的友善。

因爲她很清楚,小吉祥的不懂規矩,是因爲她恃寵而驕,“不學好”……

而烏仁哈沁的不懂規矩,是因爲她以前根本沒有接觸過這些規矩。

看起來,薛寶釵很喜歡烏仁哈沁,還挑了好幾套名貴的頭面首飾送給她,當然,也不忘給小吉祥和叛徒香菱一套……

富家女養出的生性,一般都比較寬容大氣,在這方面,她從不計較。

不像小吉祥,是被賈環養大的……

除此之外,薛寶釵見烏仁哈沁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很不合身,又挑了幾件新衣裳送給她……

烏仁哈沁現在穿的衣裳,是白荷的。

白荷雖然在賈環的按摩下,已經顯得比較成熟了……

可是天生苗條的她,對比“天生雄偉”的烏仁哈沁,以及身量豐腴的薛寶釵,還是有些距離的。

因此,她的衣裳穿在烏仁哈沁身上,自然有些不大合身。

就在薛寶釵的臥房裏,烏仁哈沁換上了薛寶釵的一件藕黃色的衣衫,頓時鬆了口氣。

舒坦多了!

見她這幅表情,薛寶釵都忍不住噴笑出來,她拉着烏仁哈沁的手,溫柔道:“環哥兒最近有正事要忙,在後宅的時間很少。

白荷也是如此,聽說她正在改良新版的織布機,不用棉線,而是用羊毛。

環哥兒說,白荷的事比他還重要。

大嫂子和秦氏又都病着,可憐見的,你身上的衣裳不合身,都沒人發現。

不如,你先在我這裏住吧?

我這裏地方多,咱倆年紀又相仿,還可以說說話兒,相互照應着。”

烏仁哈沁聞言,頗有些意動,面帶感激的看着薛寶釵,只是,臉上的爲難之色也愈深……

薛寶釵待她不錯,可是,小吉祥待她也不錯,還有香菱。

最重要的是,賈環是讓她跟着小吉祥,而不是薛寶釵。

薛寶釵看她爲難的模樣,“噗嗤”一笑,道:“多大點小事,就值當這般爲難?

罷了,環哥兒畢竟還在東邊兒府上住着,你習慣住在那邊也是有的。

不過,平日裏沒事的時候,可以多到我這邊逛逛,坐着說會兒話,我挺喜歡聽你說草原上的事呢。

不要跟着小吉祥亂跑了,雖然別個不敢多說什麼,可要是被老太太或者太太看到了,難免心裏會不高興的。

就算不被老太太看到,你初來府上,也不好讓人多嘴,對你不好呢……”

這等知心知肺,全心爲人考慮的話,說的烏仁哈沁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臉上的感激神色也愈重,屈膝就要拜下給薛寶釵行草原大禮。

薛寶釵哭笑不得的拉住她,嗔道:“都是自己家人,哪裏要行這般大禮,多不自在!

在家裏,除了給長輩行禮外,其她姊妹間,一概都不用行禮。

不然的話,環哥兒也會不高興的。”

烏仁哈沁聞言,點點頭,看着薛寶釵道:“姐姐,你真好!”

薛寶釵笑的柔和,拉了拉她的手……

外間房子裏,小吉祥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着,看模樣,是想到裏間屋子裏將烏仁哈沁救出來。

不過,一旁處,鶯兒也悄悄的用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小吉祥,防備着,還有些嫉妒。

真是個好運破天的丫頭……

……

天香樓。

瑞珠將賈環引進裏間後,便退了出去。

賈環看着只穿着一層小衣,蓋着薄衿,半靠在牀榻上面色慘然的秦可卿,眉頭微皺道:“只聽說你身子微恙,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一時忙也就沒顧上來看你。

怎地這麼多天過去了,非但沒好起來,面色反而越來越差了?

你幼娘嬸嬸看後怎麼說?”

秦可卿見賈環進來後,眸中浮起一層水霧,眼神哀憐、委屈、複雜,她呼吸間嬌喘吁吁,道了聲:“是叔叔啊……”

說着,竟要掙扎着起身行禮。

許是因爲身子骨太弱了,她手剛一扶着榻邊用力,胳膊卻一軟,上身就朝地面栽倒而去。

秦可卿驚呼一聲,u看書(www.uuknhu.om)閉住了眼,然後就感到身子飛了起來,靠在了一個堅實的胸膛上。

她沒有睜開眼,眼淚卻不停的從眼角溢出,雙手反抱,輕輕的喚了聲:“叔叔啊……”語氣幽怨,悽苦……

賈環的心裏此刻卻沒有一絲情.欲,清冷的眸光閃爍,他輕輕的伸手,捏着秦可卿的下巴,將她的臉移到自己面前,看着秦可卿劇烈顫抖的睫毛,輕聲問道:“可卿,可是外面有人,傳進什麼話進來與你,嗯?”

秦可卿聞言,面色登時煞白,嬌軀輕輕一顫,她掙開眼睛,眼神有些惶恐的看着賈環,道:“叔叔,你……你怎麼知道?”

……

ps:這像不像薛寶釵的手段……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當賈環從天香樓出來時,臉色肅然,目光也極爲凌厲。

轉頭向東方看了一眼,眼神凜冽,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好,好的很!

到底還是將手伸到了家裏來,竟然還想玩殺人誅心這一套……

再想起秦可卿這個傻女人,賈環又是輕輕的一嘆。

爲了他,她差點又走回了老路,魂斷天香樓……

若非賈環隱約還記得,鐵網山打圍似乎與政變及……廢太子有關,纔想起來有之前一問,怕是,秦可卿便凶多吉少。

賈環擡手,看了眼手中那封飽含“父愛親情”的家書,冷笑一聲,輕輕一搓,手中的信便化爲了紙沫,露出指縫,隨風而去。

只是……他又微微皺起眉。

那邊這樣做的目的,並非是現下就立刻置他於死地。

等待下一世花開遇見 而是……想等到執掌大權後,再以此名義抄家問罪。

到時候,就連軍方都沒有話說,還能再給隆正頭上倒一盆髒水。

只是,他們就這麼有把握麼……

呵呵,倒是自信的緊。

可惜,就算他們能夠得逞,但他們卻想不到,秦可卿會甘願在寧國府裏守寡,

也看不上他們所說的“金枝玉葉”的位置,而出賣誣陷賈環逼.奸於她……

對於一個連二門都輕易不出一步的女兒家,尤其是,她還從未缺少過錦衣玉食,又沒有什麼權勢野心,“金枝玉葉”這個名頭對她而言,是沒什麼分量可言的。

然而,“情”之一字,卻能教人生死相許……

若非中間有一個“孝”字相攔,秦可卿根本不會這般痛苦煎熬。

所以,當賈環告訴她,這封信並非是其父親所寫,因爲她父親已經過世了許多年了。

而這封以“父愛如山”的口吻所書的信,只是其同父異母的兄長所寫時,秦可卿的心便瞬間開解了。

至於那個從未蒙面過的兄長……

若是同父同母的兄長所做這欺騙之事,她或許還是理解,然後寬容。

但同父異母的兄長,還害得她差點喪命……

秦可卿沒扎個小人詛咒他都是善良的了。

在這個時代,這種關係的親人之間,仇人的比例要更大一些……

解開了心結,秦可卿身上的病也就恢復了一大半,而後再也堅持不住了,趴在賈環懷裏,沒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三爺,前面李總管讓人帶話進來,說外面有個韃子公主求見。”

一個小丫頭子跑來,對正往前宅走的賈環說道。

賈環聞言,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吧。”

小丫頭子卻沒去,又道:“三爺,那公主說了,她還想見楊梅姐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