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少,那幾個小子來了。」

周凱幾人看到楊浩等人,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他們那天慫恿「大姐大」去教訓楊浩,結果不僅沒有教訓到,連他們的「大姐大」都給揍哭了,回去以後,他們幾個還被跆拳道給開除了。 更重要的是,當初他們幾個被楊浩踢了要害,到現在還傳來陣陣隱痛,這可是讓他們懷恨在心啊。 「馬少,你說這次軍訓可以狠

周凱幾人看到楊浩等人,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他們那天慫恿「大姐大」去教訓楊浩,結果不僅沒有教訓到,連他們的「大姐大」都給揍哭了,回去以後,他們幾個還被跆拳道給開除了。

更重要的是,當初他們幾個被楊浩踢了要害,到現在還傳來陣陣隱痛,這可是讓他們懷恨在心啊。

「馬少,你說這次軍訓可以狠狠教訓這小子,真的假的?」

一個小弟陰沉著臉說道。

「猴急什麼,這次老子非整死那小子不可!」

馬天宇的內心閃過一抹狠毒,這一次的計劃,他可是策劃很久了。

想到自己那天被逼著在班級裡面學狗叫,顏面盡失,他就恨得牙痒痒,陰森的眸子透露出一抹瘋狂。

恩?

楊浩的眉頭突然一皺,以他那堪稱恐怖的感知,瞬間就感知到了幾股陰森的目光,其中一股竟然還帶著殺機。

是馬天宇!

他都不用回頭,立刻鎖定了目標。

看來上次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啊,希望你這次能夠玩大點,這樣小爺也好陪著你玩點深刻的!

楊浩的心理默念著,嘴角掛著一抹嘲弄。

就在這時,班級前方傳來了一陣輕微的騷亂。

只見唐佳怡身著一聲墨綠色的迷彩裝,帶著軍帽,曼妙的身材配合那股清純的氣質,更顯得英姿颯爽,周圍的男生紛紛眼睛發亮。

在她旁邊,徐瑩瑩打扮得也十分清爽,雖比不上校花級,但也算是個養眼的美女了。

「嘖嘖,校花就是校花,就算穿上軍裝也還是那麼漂亮。」

陳紹峰嘿嘿一笑,捅了捅楊浩,擠眉弄眼道:「你說是吧,老大。」

楊浩笑著說道:「別人我不知道,倒是你,無論穿什麼,都透著一股猥瑣淫蕩勁。」

「切!」

陳紹峰一臉鄙視。

「佳怡,楊浩他們在那,我們過去吧。」徐瑩瑩眼尖,一眼就看見了楊浩等人。

「你這個大花痴,要去你去,我才不過去呢。」

唐佳怡白了閨蜜一眼,眼睛卻撇向了楊浩那邊,不由得有些異樣——

這臭流氓平時品味那麼糟糕,沒想到這穿一身軍裝,還是有點氣質的嘛。

「喲喲,佳怡,眼睛往哪看呢。」

借據新娘 徐瑩瑩一臉揶揄的說道:「嘻嘻,也不知道那天是誰,在班級裡面就跑過去抱著人家。」

「好你個徐瑩瑩,竟然還敢嘲笑我。」

唐佳怡鬧了個大紅臉,伸出玉手就撓了過去。

兩個大美女嘻嘻哈哈的打鬧,可是吸引了周圍的一地眼球啊。

……

等到八點半的時候,操場上已經站滿了大一新生。

和以往一樣,江南大學也搞了個軍訓動員大會。

伴隨著激昂的演講,一輛輛軍用卡車陸續開進學校,隨後車上涌下一大批迷彩軍人,拍著整齊的行列,踏著整齊的步伐向著操場這邊跑來。

嗒嗒嗒……嗒嗒嗒……

軍靴踏在地面上發出響亮而整齊的聲音,配合著軍人的那種剛毅和勇猛,瞬間在學生當中引起了滔天巨浪。

「卧槽,好帥好炫酷啊!」

「就是,男兒自當熱血保家國,這些軍人簡直就是帥炸天!」

「哇!好威武霸氣,我以後找男朋友一定要找當兵的……」

這些大一的新生,尤其是那些男生,看著那些臉色肅穆,目光堅定的軍人,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男兒都有鐵血夢。

沒有哪個男生不曾幻想,自己就是那浴血奮戰、英勇衛家國的英雄!

而眼前這些軍人的那種熱血與激情,完全符合這些學生的願望。

教官隊伍小跑著來到操場前方,為首的軍官對著主席台上的校領導敬了個軍禮,隨後轉身——

「全體都有!立正!稍息!」

軍官猛地大吼一聲:「你們各自的任務,都明白了沒有。」

啪啪!嘭!

恃寵而婚:總裁大人,別放肆 整齊的腳步聲響起,尤其是最後稍息的那一下踩地聲,極為響亮。

「報告總指揮!明白了!」

教官們集體大吼,瞬間將操場上原本喧鬧的環境鎮壓了下去,尤其是靠近前方的學生,甚至都感覺耳膜一陣顫動。

嘩!

全場頓時一片寂靜,唯有軍人嘹亮的聲音,回蕩在空曠的操場上。

那個總指揮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隨後解散了隊伍。

緊接著。

上百名身穿迷彩裝的軍人,有次序的分散開來,順著路標來到各自管理的方隊。 負責楊浩他們班的教官,是一位皮膚黝黑,面容剛毅的男子,銳利的眼神充滿了震懾力。

「各位同學好,我叫吳斌,是你們班級的教官。」

吳斌雙手背在身後,雙腿微微分開,腰杆子挺得筆直,臉色冷漠道:

「從這一刻開始,你們將不在是學生,而是我手底下的戰士!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希望你們能夠成功一個合格的軍人!」

說完。

吳斌銳利的眼神掃視了一圈,猛然怒吼一聲:「都聽明白沒有!」

「明白!」

班級的學生全部大聲回應道。

「還有一點,以後你們在回答教官的話語之前,必須要加上報告教官四個字!」

吳斌目光冷漠,依然大吼說道:「聽明白沒有!」

「報告教官!聽明白了!」

所有學生扯著脖子吼道,這種激情澎湃的對話,瞬間就激起了他們心中的熱血。

秦非得已 「很好,現在我選一個人,當你們的代理班長。」

吳斌滿意的掃視了全場,原本堅定的目光有些異樣,好似在尋找著什麼——

聽到這話,不少人頓時神情一震,這代理班長可是個實權職位啊,不僅管理一個班級,在學校的時候還會有額外的學分加。

不由分說,除了楊浩幾個老油條外,所有人紛紛挺直腰桿,期望自己被選中。

吳斌指向人群中的一人,冷漠開口道:「就是你了,給我出列!」

嘩!

眾人的目光紛紛放過去——

馬天宇滿臉興奮的站了出來,嘴角的笑容忍都忍不住。

「你以後就是這個班級的班長了,有沒有意見!」吳斌面容冷峻的說道。

「報告教官,沒有意見!」馬天宇興奮的大吼出聲。

「好,以後我不在場的時候,你就是這個班級的最高長官!」

美利堅縱享人生 吳斌板著臉大聲說道。

聽到這話,班級里的同學紛紛皺著眉頭,他們對於這個高傲狂妄的富家子弟,並不感冒。

「卧槽,怎麼是這個狗逼,這逼不會公報私仇吧。」關堂壓低聲音抱怨道。

「草,決不能讓這小子當班長,難道哥幾個以後要聽這小子的吩咐?」

陳紹峰壓低聲音罵了一句,隨後挺直了腰桿,大聲說道。

「報告教官!這個班長人品有問題,我不服!」

「報告教官,我也不服!」關堂也附和道。

這兩人本就是無法無天的主,根本就看不慣馬天宇囂張的模樣,此時站出來抗議,倒也贏得了其他同學的佩服的眼光。

「報告教官,我也不服,建議重新選舉班長。」

「報告教官,我也建議重新選舉……」

見有人出頭,班級的同學也都紛紛開口說道。

吳斌緊皺著眉頭,偷瞄了一眼臉色難看的馬天宇。

他有些無奈,他也沒有想到這個馬大少的人緣這麼差,不過想到自己上級的吩咐,他決定還是強壓下來——

「都給我閉嘴!」

吳斌怒吼一聲,彪悍的身子重重向前一踏,一股鐵血氣勢瞬間將學生的喧鬧壓制了下去。

「這是部隊!我的命令就是權威,你們必須無條件服從!」

吳斌臉上冷峻,全身散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機。

他雖不是什麼特種兵之類的,但也是常年在軍營磨鍊出來的軍人,那股氣勢直接將騷亂的學生強壓了下去。

「軍人,就是要服從命令為天職!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吳斌扯著脖子暴喝一聲:「你們這是要暴亂嗎?啊!!」

轟!

這聲嘹亮的巨吼,直接將學生震得是一愣一愣的,就連隔壁方隊的學生,都紛紛投過來疑惑的眼神。

「我再說一遍,我的話就是權威,不管你們接受不接受,都必須服從!」

吳斌冷峻的目光掃視下去:「如果不服從,就趁早滾出我這個方隊!」

他這話一出,班級裡面一片寂靜。

這要是在軍訓中被開除了,可是要被記入檔案中的啊。

馬天宇看著眾人的氣焰被壓制,不由得暗暗欣喜。

吳斌給他悄悄投了個放心的眼神,兩人心照不宣的翹起來嘴巴。

「好了,時間已經不早了。」

吳斌繼續說道:「我們必須在下午之前趕到軍營,你們趕緊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上車!」

教官發話,班裡的同學不敢不從,趕緊拎著自己的行李,奔向跑道外面的軍用卡車。

「我去他老母的,這個教官明擺著偏向馬天宇!」

趁著這段時間,陳紹峰啐了口吐沫罵道。

倒是楊浩,嘴角微微揚了起來。

那個教官和馬天宇之間的眼神交流,可全部被他看在了眼裡。

呵呵,這小子學聰明了嗎?不過最好不要來招惹小爺,不然的話……

楊浩陰森一笑,隨後招呼宿友開始上車。

軍用大卡車極為寬敞,加上大學一個班級也就三十來號人,全呆在車上都絲毫不擠。

楊浩幾人不緊不慢的上了車,因為是末尾上車的,他們幾個的位置也是靠近了車門處。

「我去,老大,咱們就坐這?不坐裡邊去嗎?」

陳紹峰歪著腦袋不解說道。

由於軍用卡車的後面是空的,只圍著一個低矮的鐵欄柵,他們的位置,正緊挨著欄柵。

楊浩率先坐下來,意味深長說道:「坐吧,這個位置最好不過了,待會你就知道了。」

「額……這裡有啥好的。」

陳紹峰嘀咕一聲,但還是坐在了門口。

楊浩笑了笑不說話,他當年也算是個京都軍區里的老油條了,自然明白自己選擇的這個位置,有多麼舒服……

果然。

炎炎夏日,烈日高掛。

車廂裡面也開始悶熱起來,這可讓平時柔弱的大學生們吃夠了苦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