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的女兒,一副想聽下文的樣子。

凌島看着她這樣的眼神,最終不得不妥協。“是!他叫區煊澤。”提到這個名字,凌島的心裏便不由的暖了起來,她望着蘇苑,脣角微微上揚着,“一個眼睛長在頭頂的高傲男神!”聽到她對區煊澤的形容,凌遠朋很認同的點了下頭,“確實!”,說完,他轉頭看向蘇苑,一副嫌棄的表情,“一個恨不得把眼睛長在天上的臭小子!”蘇苑

凌島看着她這樣的眼神,最終不得不妥協。

“是!他叫區煊澤。”提到這個名字,凌島的心裏便不由的暖了起來,她望着蘇苑,脣角微微上揚着,“一個眼睛長在頭頂的高傲男神!”

聽到她對區煊澤的形容,凌遠朋很認同的點了下頭,“確實!”,說完,他轉頭看向蘇苑,一副嫌棄的表情,“一個恨不得把眼睛長在天上的臭小子!”

蘇苑看着他那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有那麼誇張嗎?”

“有嗎?”凌遠朋冷笑一聲,轉頭看向自己的女兒,“問你女兒不就知道了?!”

蘇苑聽完,有些擔心的看向凌島,“小島啊,你怎麼會喜歡那樣的男孩兒啊?!你這樣會被欺負的。”

雖然她對區煊澤毫不瞭解,但凌遠朋的性格她還是清楚的,能被他如此嫌棄,想必那個男孩兒一定並非善類吧?!

如若真是這樣,那凌島日後可怎麼辦?!

“不會的!”凌鳥笑着,又盛了一口米粉遞到蘇苑面前,“他不是那樣的人!”

蘇苑沒吃米粉,卻是更加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女兒,“那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你到是說來聽聽啊……”

“想聽是嗎?”凌島故意賣着關子,“先把這份米粉粥喝了,我再告訴你!”

蘇苑一怔,沒想到女兒竟然拿這事兒來威脅自己,一瞬間,不由無奈的笑了。yuyV

“你呀……”蘇苑搖了搖頭,“真是不吃虧!”說完,張開嘴,將那一勺米粉粥喝了進去。

看着自己的計謀得逞,凌島開心的笑了,“所以呀!”她又盛了一勺米粉粥,遞到蘇苑面前,“誰還能欺負的了我?!”

聽到女兒如此豪言壯志之後,蘇苑終是放下了心來,“那就好……”

正在這時,凌遠朋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很自然的接了起來,“喂?”

可他的聲音纔剛響起,眉頭便不由換皺了起來,隨即他轉頭看了一眼病牀上的蘇苑,然後向外走了兩步,這才低聲道,“怎麼會這樣?”

他的聲音雖然壓的很低,但蘇苑和凌島卻都聽到了。

她們不約而同的看向凌遠朋,而這時的凌遠朋卻已經掛了機。

他停頓了半秒,這才轉頭看向蘇苑。

雖然他努力的掩飾自己的情緒,可臉上的擔憂卻將他出賣,最終他不得不實話實說,“有個項目出問題了,我得去一趟公司。”

蘇苑心裏擔心,卻爲了讓他放心,於是微微點頭,“去吧!”

凌遠朋有些放心不下,於是走到她的身邊,輕輕的吻了她的額頭一下,然後望着她,有些愧疚的道,“我很快回來。”

蘇苑點頭,“快去吧,不用擔心我。”

凌遠朋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凌島,“好好照顧你媽。”,說完,轉身向門外走了去。

病房裏瞬間安靜了下來,像是突然失去了什麼一般,母女倆望着凌遠朋消失的方向良久,最終還是凌島打破了那份寂靜。

“來,我們喝粥吧……”她轉過頭來,盛了一勺子米粉粥遞向蘇苑,事實上是爲了分散她的注意力。

蘇苑卻再也無心喝粥,原本看起來輕鬆的臉色也緩緩的沉了下來,“公司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不會的。”凌島將粥放到了一邊,安慰道,“就算有什麼事也是正常的,再說了,淩氏那麼大,怎麼可能一帆風順?!多多少少都會有些事的,您別太擔心了。”

“但即便有事,也不需要你你親自去處理啊!”蘇苑有些擔心的看向凌島,“而且你爸的臉色那麼難看,一定是公司出了什麼事,我的感覺不會有錯的。”

凌島也發現了,凌遠朋接電話時的神色確實有些異常,那種震驚程度是她前所未見的。

雖然她也擔心或是懷疑出了什麼大事,但當着蘇苑的面,她只得將這個疑惑暫時收了起來,並繼續安慰她。

“蘇苑女士,您什麼時候變成神算了?”凌島故意打趣的看着她,一副想要採訪她的樣子。

蘇苑被女兒那樣的神情都笑了,可心裏卻依然擔心着,“希望公司沒什麼事吧,我現在病着,萬一公司再有什麼事,你爸可怎麼辦?!”

“您就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就算有什麼事,我爸也會處理好的。”凌鳥緊緊的握住蘇苑的手,“您要相信他,好嗎?”

蘇苑點頭,心裏的擔憂慢慢的放了下來。

凌遠朋的能力她是知道的,她知道他能處理好一切,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能應對。

這次,也不例外!

——

第二天,凌遠朋來醫院看了一眼蘇苑之後,便匆匆離開了。

雖然他假裝沒事人一樣,像平時那般說笑,但凌島去看的出來,他有些不一樣了,但具體是哪裏不一樣,卻又說不上來。

蘇苑的病情有些反覆,檢查下來的結果竟真的是手術接觸不淨,需要做化療處理。

一瞬間,凌島有一種天要踏下來的感覺,便也將凌遠朋神色有些不對的事情給暫時拋到了腦外。

蘇苑對於自己的病情似乎有心理準備,所以當聽說要化療的時候,不哭也不鬧,整個人冷靜的讓人心疼。

凌島在背地裏抹了一把眼淚,也故作堅強的跟蘇苑打氣。

“媽媽,加油!等化療結束,咱們一起去歐洲買買買,好不好?”這是她們之前商定好的事情,只是一直沒時間去實現。

現在她突然好後悔,後悔沒有好好的陪陪媽媽。

“好!”蘇苑溫柔的笑了笑,然後在護士的陪同下,進了化療室。

看着媽媽將強的背影,凌島哭的像個孩子。

可當蘇苑從化療室裏出來的時候,她卻又堅強的像個男人。

她一邊扶着身體虛弱,臉色蒼白的蘇苑躺下,一邊跟她轉移話題的聊着天,“媽,您知道嗎?今天的娛樂八卦炸天了!” (感謝瑪卡巴卡同學打賞的香囊,感謝淡雨思函同學打賞平安符)

這些常年生活在海外的年青人有着他們的小圈子,因爲特令獨行的身份讓他們自覺得高人幾等,所以能被那個圈子接受的都非普通人。

這些人能出席袁家的宴會,完全是因爲袁東方兄長袁東齊這一方。

因爲袁東齊的小兒子袁海浪則是這個圈子裏的成員。

先前不是說過嘛,袁東齊早就移居了美國,在美國的華人圈子裏還是有一些地位的。

而圈子裏的有好些子弟移民時首選的就是美國。

在國外不同與國內,華人抱團比較緊,這些紅色子弟到了國外,單槍匹馬的肯定不能成事,家族式的聯繫才是他們最需要的。

因爲年紀相仿,袁海浪就和這些人混在了一起。

說起這個袁海浪那話可就有些多了,揀幾條主要的信息說吧,那絕對是一個集吃喝玩樂爲一身紈絝子弟,和他混在一起的,嘿嘿,也沒幾個好東西。

袁綵衣的及笄禮說實話就是袁家在向外投問路石,邀請的人非富及貴,在京城這一片都是叫得上號的。

袁海浪特地從美國回來一方面是給自己堂妹撐場子,另一方面也是借自己的圈子爲自己的大哥袁海洋以後踏足國內政界找一些人脈。

袁東齊不知道自己弟弟認識柯小鷗,就算知道了,象他們這種老狐狸也不會把種子全放在一個坑裏的。

四種播種,屆時收穫才有可能更多。

宴會還沒開始,就有人打起了各種算盤,然話題中心的柯小鷗腦海裏卻全然是桃花島的全景設計規劃。

過了年,二期工程就要開始動工了,這一次涉及到了與桃花島主島相依偎着的幾個附島。

數個與桃花島相連的小島,最大的面積約有5平方公里之多,約合8000畝,最小的有0.3平方公里,約合450畝。


規劃中這些大大小小的島會用各種造型的橋樑連起來,工程如能順利,兩年以後二期工程將創建成一個新型的江南水鄉,也酷似與名揚世界的意大利水城——威尼斯。

妻子一路無話,把着方向盤的司馬明柏心中有些疑問,“老婆,在想啥呢…”

“哦…”柯小鷗恍然醒轉擡起頭又道:“我就在想那二期工程呢,如果再建一個鎮,到時候桃上的人口量會不會太多,要知道人一多這環境就給破壞了,而且這建好的房子我們又不賣,這得壓多少錢在裏面啊…”

整個桃花島是屬於柯小鷗的私產,爲了籌集資金,她可是疲於奔命在幾個國家舉行拍賣會,拍賣的不僅有丹藥,而且還有一些空間裏存放的金銀翡翠首飾,就連她自己初學煉器時那些粗糙的法器也被她拿出來拍賣了。

錢雖然籌得挺多,可是這風波鬧得也不小,特別是那些帶有靈力波動的法器,一出現,可是被很多國家的修行人氏搶奪,一個看似很普通的戒指,或項鍊,腰帶,都被拍成了天價。

柯小鷗的話讓司馬明柏也陷入了沉思。

袁家的老宅並不在京城的市中心,而是在京城西南方向的豐臺,這也是和袁家祖上曾在豐臺大營任職有關。要知道那豐臺大營在滿清時駐紮的可是皇家最爲精銳的驍騎營啊…

車子開得很快,但也很穩,窗外的風景飛快的倒退着,司馬明柏此刻卻是靈機一動。

“老婆,你剛纔說的我想到了一個解決方案…”

柯小鷗急問:“什麼方案…”

“桃花島的氣溫是四季和煦,二期工程可以劃一塊地方建療養院或是渡假樂園,這樣的話,你就用擔心有太多的人加入,投資也能有效的回收…”司馬明柏笑道。

“這辦法好,我看看哈…”柯小鷗話音還沒落,手中多了一份摺疊起來的地形圖,只是隨意翻看了幾下,就用手指着一處說道:“這裏建療養院,這塊地方建一個七星級的酒店…”

依着這倆人的手段,這個療養院一但建好開始營業,估計人住上都不肯離開了,因爲他們只要隨意擺弄幾個陣法,在這裏住上半年一載的那身體肯定是吃麻麻香的。

再者,前世的她如果不是因爲那段失敗的婚姻就很有可能繼續從事酒店業,畢竟那裏包含了她所有一生之中最爲美麗的幾年。

這一世,爲了報恩,她也在酒店裏工作了一些時間,而那些時候,也是她最爲歡喜的時候。

能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大酒店,一直以來是她的夢想。

只是先前太多的事情,一件件一樁樁的壓得她幾乎遺忘了自己曾經的夢想。

“七星級酒店?老婆,全世界目前最好的酒店就是五星級吧,你想建七星的?你的志向還真不小啊…”司馬明柏哈哈笑道,俊美的容顏泛出羊脂暖玉般的溫潤光澤。

想到七星級酒店這個名稱,柯小鷗打心底的涌起一股興奮勁,身體都情不自禁的往前傾斜了幾公分。

爲啥,還不是因爲想起了前世阿拉伯國家那個帆船期大酒店唄,那可是舉世著名的銷金窟。小鷗曾帶團去過那裏,那奢靡程度令小姑娘差點迷了眼。

簡單說吧,帆船大酒店內有一個名爲黃金屋的地方,大廳、中庭、套房、浴室……任何地方都是金燦燦的,連門把手、水龍頭、菸灰缸、衣帽鉤,甚至一張便條紙,都鍍滿了黃金。

雖說只是薄薄的一層,嘿嘿,可想而知奢侈到什麼程度了吧…

“我大學的專業可是酒店管理,有什麼能比學以致用更貼切了,我就是想要有一座能吸引全世界富豪都來嚮往入住的酒店不行嗎?”

此時的柯小鷗就象一個頑劣的孩童一般撅起了嘴,烏黑的眼眼閃閃發亮。

“好好好,依你,都依你,不就是建一個酒店的事嘛,明天我就着手找人去堪察出設計圖…”

司馬明柏一隻手把着方向盤,一隻手寵溺着揉搓了一下妻子手。

小夫妻倆絕對沒有想到,參加宴會的路徒之下會有這樣一出,然也就是這樣的隨心而來的靈感在這家七星級豪華酒店真正開業後會使客人瘋涌而來。

甚至有的人入住酒店後就再也不肯離開。

而這家酒店也將一直以來低迷的酒店業足足往前推進了幾十年,也讓桃花島隨之聞名與世,桃花島上的酒店更成了酒店界的行業標兵和帶頭人。

司馬明柏的一句“老婆,前面就是袁家了…”打斷了正在天馬行空裏做鴻偉設計圖的柯小鷗。

擡起頭,看到車窗外漂過的街景,青磚砌成的圍牆足有一丈多高,漆着朱漆的廣亮大門外站着的幾個身穿軍綠色大衣戴着護耳以及棉帽的男子正在不時的跺腳搓手。

今年的北京格外的冷,而今天白天的最低溫度則是零下9度,這種氣溫下站大門迎客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大門兩側還有兩尊石獅子,今個也系着紅繩子,門檐下兩盞大紅的宮燈裏的燈泡雖是白日裏也點燃着。

這種城區裏的四合院,院中很少有停車的地方,即使有,象今天這樣的估計內院也不夠停,這小倆口很自覺的將車停在了小巷的一側。

二少今天開着的是德國著名的梅賽德斯——奔馳S系列的黑色轎車,掛的也是黑色車牌。

而這輛車也是目前市面上豪車的典型代表,很多人看重的就是它大氣而不張狂。

黑色車牌在這個年代表示是外商擁有的,這車也是柯宅家用的,對駕駛員的身份沒沒有特殊要求。

這車目前國內還沒有售,也是從國外訂購回來的,整體價值超過50萬,整個北京市也就三輛.

見有車過來,幾個負責迎客的袁家人就迎了上來,雖然不知道這子的價值,但是從外表上他們也看出來了這是輛好車,就是不知道裏面下來的會是什麼人。

“地挺大的嘛…”柯小鷗低聲的嘟嚷了一句,等丈夫停穩車之後給自己打開了車門方纔下車。

司馬明柏俊俏的面容讓幾人愣住了,這貨,穿得也太少了吧,凍不死他?

這是幾人的此時的共同想法。

誰讓某人連遮掩的大衣都懶得拉拉鍊,就那樣大敞着露出了裏面的紫色西裝呢。

可當看到男子打開車門小心的護着車內的女人走下車時,幾個男人的第三只腿不由自主的都硬了,嘴也張得老大,流出的口水很快就凍成了冰渣子。

“你媽,袁二,你掐我一把,我眼沒花吧…”

“仙女,你們說我是不是看見仙女了…”

北京的冬天,普通人上街除了穿棉襖棉褲外,都會套上帽子,圍脖,手套之類的全副武裝,可是面前這倆人吧,男的穿得這麼少,女人還穿着裙子,腳下那鞋還是單鞋。

什麼帽子圍脖的兩人都沒有,這真是怪人了…

“老婆,又有人中你的毒了…”換成以前,司馬明柏肯定恨不得揍這些死盯着自己妻子看的男人,可是現在他已經習慣了,雖然心裏有些不爽,但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和小鷗開玩笑,就證明他不會再那樣幼稚了。

“您二位是?”

倆人都快邁上臺階了,幾人才想到了自己的職責,一個男人忙跑過來問,眼角的餘光還偷偷的看着柯小鷗。RS 祕書聽到辦公室傳來東西打碎的聲音,立刻跑過來敲門。

“慕總,請問需要幫忙嗎?”祕書的關心,將慕月森的心神拉回來一點。

“沒事,不用管。”他平靜道了一句。祕書聽沒什麼事情,便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慕月森說完,腦海裏又想起夏冰傾剛纔說的那句話。手指……驀地彎曲。

“誰回來了?”似乎是難以置信,他再問了一遍。

“米亞……慕月森,是米亞回來了……”夏冰傾的情緒有些激動。

“米亞……”他雙拳驟然握緊,整個人瀰漫起冷冽無比的氣息。

“她現在和慕月白在一起。”夏冰傾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況,告訴給他。在看見他的表情時,又繼續開口。

“我不知道你現在如何想,我也不想知道。我今天來就是想問你,你要不要和我聯手?”夏冰傾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聯手?”慕月森看向她,不懂她什麼意思。

“對,我恨米亞,我恨她。所以我要把她趕出我的世界,用最果斷利落的方式。我要讓她體驗到我當初的感受,也要她知道,她曾經破壞了多麼美好的一段姻緣。”

夏冰傾咬牙切齒的口吻,沒有一點點的壓抑。米亞曾經給了她多大的痛,她就要還給她多大的教訓。

就算不爲她,也要那個從她肚子裏生生流走的孩子。

“冰傾……我……”慕月森有些猶豫。

不論多麼霸道鋒利的男人,在面對感情問題時,都容易成爲意想不到的樣子。猶豫,糾結,是他們最常有的表現。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用勸我,直接給我回答吧。”她坐在椅上,紋絲不動。

慕月森看着她的冷硬,驀然心疼起她。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